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某高专的不死喵【综漫】──今粥

时间:2021-04-02 16:32:08  作者:今粥

  文案:

  禅院甚也(是也不是尔),咒力为零,身体孱弱,是禅院家的耻辱。后来,他发现自己每次死而复生都能变得更强。
  在垃圾场里变态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吧?
  他要变强,他要毁了禅院家。
  然而计划伊始,5t5突然出现,撞上了他被欺负的现场,然后强行带他去了高专。
  5t5:“以后我护着你!”
  禅院甚也:“……”不,我想变强。
  阅读指南:
  1.CP5t5,是DK悟;
  2.主角每次死亡肉|体都能变强,变强幅度取决于致死原因;
  3.主角看不到咒灵,但能感知到对他有恶意的存在,借此定位。
  --------------------------------------------------------------------------
 
 
第一章 
  2006年初,春雪未消。
  踏着初春的暖阳,禅院直毘人回到了禅院家。
  想到刚和伏黑甚尔口头约定的交易,他心中不禁轻叹:如果那个名叫惠的孩子能继承禅院家的相传术式就好了。
  相传术式,禅院家的相传术式……
  想到相传术式,他又无可避免地想到了家中的小辈们。
  神色不由得沉重了些。
  而此时,禅院家一个不算隐秘的角落里,某个或许已经被他遗忘的小辈,正遭受着习以为常的凌虐。
  ·
  拳头一下比一下更重地落在身上,温热的血顺着眼角流过,禅院甚也已经几乎感觉不到疼痛。
  他被压在雪地里,逐渐模糊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白发少年的身影。
  少年很高,身着黑衣,一双墨镜遮住了眼睛。虽然看不到,但他知道墨镜后的那双眼……瞳色是蓝色的。
  又出现幻觉了啊。
  这熟悉的濒死感。
  但果然,死亡这种事,即使经历再多次也无法习惯。
  他依旧恐惧着。
  不过,同心中如毒藤般不断疯长的恨意相比,这恐惧又显得微不足道起来。
  他看着白发少年的方向,用最平静的表情和最嘲讽的语气挑衅道:“打那么轻?你今天是没吃饭吗?”
  被挑衅的人看不到禅院甚也的表情,他如往常一样轻易被挑起了怒气。
  “废物!你在说什么胡话!今天谁的早饭喂了狗都忘记了吗!”他大喊着,紧攥着的拳上注入了咒力。
  感受到身后之人对自己的无限恶意,禅院甚也却不禁在心中笑起来。
  有咒力又怎样?还不是个傻子。连早上高高兴兴吃的饭是从狗嘴下捡回来的都不知道。
  但可笑的是,这样的傻子在禅院家的日子却过得远比他舒适得多。
  出生时,他们站在一条起跑线上。
  但后来,他被确认毫无咒力后,一切都变了。
  禅院家最重视咒力和咒术,对没有咒力、使用不了咒术的人,他们只会否定。
  曾经母亲爱过他——至少表面上是这样——但自从确认他没有咒力后,她只会一遍遍告诉他,他是废物,他拖累了她,他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他是禅院家的耻辱,是比其他耻辱更加耻辱的存在。
  不止没有咒力,还没有强悍的肉|体。
  是会被问为什么还可以苟活在这个世上的存在。
  为什么呢?
  起初,是因为恐惧,也因为某个已失去诉说资格的理由。
  现在,是因为做不到。
  那天被母亲掐着脖子质问的时候,他想,或许就这样结束也好。
  赋予他生命的人把他的生命回收,也是某种意义上的放他自由。
  那时,他以为他可以彻底离开禅院家这个垃圾场了。
  可是天意弄人,他又活过来了。
  在地狱和垃圾场之间徘徊几遭,渴望许久的念头终于有了实施的可能性。
  而现在,仅仅只是他计划的开端而已。
  快杀了他吧,和垃圾近距离接触那么久,他快恶心吐了。
  然而,预想中的结果却没有到来。
  视线中的白发少年一抬手,他就感觉身上一轻。
  伴随着一声足以让他暂时清醒的巨响,他发现自己被人抱了起来。
  竟然不是幻觉吗?!
  错愕在他本已空洞的眼神中乍现。
  不是幻觉,是真的五条悟!
  “好久不见。”好听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好久不见……
  禅院甚也挣扎着向上看去,却发现白发少年并不是在和他说话。
  缓缓转头,他看到了许多人。
  已经多少年未见过他的禅院直毘人赫然在列。
  五条家的六眼突然出现在禅院家内部,并且闹出了大动静,可想而知所有人都会第一时间赶过来。禅院直毘人的出现倒不让他感到意外。
  只是幼年时曾带他看过动画的人,十几年后再见到他,眼中却带着疑惑?
  是疑惑五条悟为什么抱着他?
  还是因为已经不认识他,正在疑惑他是谁?
  他想,大约多少有后者的成分在。
  至于前者……
  赤红的瞳孔开始扩散,他闭上了眼睛。
  他快要死了。
  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复活。
  在五条悟和禅院家众人对峙之时,他的声音突兀响起。
  “放开我。”
 
 
第二章 
  “放开我。”
  禅院甚也本以为这样的话不会得到回应,然而他没想到的是,五条悟却立刻答道:“好啊。”
  抱着他的手臂突然松懈,坠落的感觉随即而来。
  五条悟真的放开了他,原地放开的那种。
  禅院甚也的瞳孔骤然紧缩。
  不,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就这样摔落的话,他一定会当场死掉的!
  在场有那么多禅院家的高手,再加上还有六眼的存在,他的秘密一定会无所遁形。
  高压之下,快要罢工的头脑飞速运转起来。他试图在这不出一秒的时间里破解这个困局,但还没想到如何解决,他就先意识到了一件事。
  如果他就这样摔死的话……
  应当是判定为五条悟杀了他吧?
  每一次被杀,他的肉|体都会变强,变强的幅度是杀人者综合实力的二分之一。
  而五条悟此人,是最强。
  峰回路转,困局瞬间成了惊喜。
  虽然只是五条悟实力的一半,但那也足够了,足够让他把禅院家这个垃圾场全部拉进地狱中了!
  到时秘密是否被发现就已经不重要了。
  思及此,他心中不由暗笑,对死亡的恐惧被冲淡了些。
  忽然,他眼角的余光瞥到了禅院家的人。
  竟然在朝他跑过来,是想要救他?
  可笑的垃圾,在五条家的人面前要保持伪善吗?
  呵,别想了,来不及的。
  他闭上了眼睛,双手微不可查地颤抖了下。
  可是……
  他没有摔落到地上,停在了在和地面无限接近的位置。
  他没有死。
  第一反应是理所当然的庆幸,第二反应才是恍然意识到自己错失了什么。
  睁开眼,五条悟正朝他笑着,仿佛在说:看啊,我按你说的做了哦。
  一旁的禅院家人原本分了一丝注意力给他,但发现他安然无事后,又吝啬地把这一丝注意力收回了。他们的关注点只有五条悟。
  呵,垃圾果然就该有垃圾的样子。
  “五条少爷大驾光临,不知所为何事?”
  “啊?我只是路过,你们信吗?”
  “自然不信。”
  “那还问什么?你们是不是傻?”
  是,他们是傻子,是垃圾。
  禅院甚也在心中默默补充了句,然后挣扎着想起身离开这个地方。
  既然没能被摔死,一切就又回归原位。
  他要找一个没有人的角落,一个人默默死去,一个人默默复活,一个人默默执行他的计划。
  可是……
  他被五条悟拦下了。
  准确来说,是他还没能咬牙站起来,就先被五条悟拉到了怀里。
  因为长期营养不良,他比五条悟矮了一个头不止。此时被强制靠着,耳朵正贴着胸膛的位置,他听到了少年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他还听到少年说:“别乱跑,跟我走。”
  指尖不由得颤了颤。
  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吗?他要带他离开这个垃圾场?
  不,他不要。
  如果是几天前,在他还没知道自己不是真正的废物之前,他听到这样的话一定会欣喜若狂。
  可是现在,他不需要了。
  他要留在这里,他要把整个禅院家拖进地狱!
  “我不——”
  拒绝的话没能说出口,他被五条悟捂住了嘴。
  至于禅院家的众人……
  五条悟用另一只手将自己的墨镜往下拉了拉,身体微微前倾,他以六眼直视着禅院直毘人,问道:“我要带他走,你们有意见?”
  此时,禅院直毘人已经想起了被五条悟救下的人是谁。这是他记忆中已经离开禅院家的人,却没想到竟然还在,而且很显然过得很糟糕。
  家丑被世仇撞个正着,禅院直毘人只感觉禅院家的脸都被丢尽了。
  如果再让五条悟随随便便把人带走,禅院家的脸就更是被踩在地上碾压。
  但是面前的人是五条悟,是最强的存在。
  哪怕现在是禅院家的人包围了他,禅院直毘人却没能感到一丝安心。
  正斟酌着怎么答复,他就听到五条悟又道:“你们有意见也没有用!这个人我带走了!”
  嚣张的语气中带着唯我独尊的气势。
  这不是威胁,这是告知。
  因为他是五条悟。
 
 
第三章 
  面对五条悟的告知,禅院家众人面面相觑。他们想抬头看一眼禅院直毘人,但是直觉告诉他们,这种事还是不要做的好。
  ——那个方向,好像正散发着低气压。
  周遭很安静,安静到可以听到禅院甚也越来越微弱的呼吸声。
  五条悟收回视线,松开了捂着禅院甚也嘴的手,然后再次抱起了他。瘦瘦小小的少年体重轻得可怕,他比起第一次抱他更小心了些。
  怀里的人已经几近死亡,再不快治疗的话,刚捡回来的命又要丢了。
  五条悟瞥了禅院家众人一眼,扫视得人战战兢兢,自己却迈着大步走了出去。
  五条家的少爷,孤身一人来到禅院家,几分钟后全身而退。
  禅院家损失:丢一人,重伤一人,以及被破坏的围墙数堵。
  至于赔偿,若是禅院家想将这桩丑事宣扬出去,大可找上门去,向五条家,向禅院家的宿敌索赔,同时递上自己的脸。
  >>>>>>
  怀里的人耽误不起,五条悟带着禅院甚也瞬移回了高专。
  一边小心安置重伤的少年,他一边呼喊起家入硝子的名字。
  “硝子!”
  家入硝子不经常外出执行任务,此刻刚好在附近。
  “找我做什么?”她推门而入,就看到了正被五条悟放到病床上的少年。
  神情立刻变得严肃。
  少年小小一只,和一旁的五条悟一对比愈发显得瘦弱。
  一头有些枯黄的黑发不知是用什么工具剪的,长短不一。有几缕似是被雪水浸湿,歪歪扭扭地贴在他脸上。
  但即使是在这种狼狈的情况下,这张脸依旧夺人眼球,就算有五条悟在一旁做对比也不落下风。
  明显的营养不良更为他添了几分病弱美。
  初春的雪后,温度很低,少年却只着一身薄薄的衣服,从破了个口子的位置可以看到和他脸色一样苍白的皮肤。
  衣服同样是湿的,血水已经在上面晕染开,鲜红的一片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这是谁?”她一边询问着,一边快步走到了五条悟身边。
  “啊——”五条悟摸着下巴思考了下,然后答道,“不知道!”
  家入硝子:“……”
  情况紧急,她不再多废话,开始专心治疗。
  一旁,五条悟静静站了一会儿。
  他确实不知道躺在这里的少年是谁。
  记忆中,他不曾知道过这个少年的名字。而他今天收到的关于少年的信息中,也没提及少年的名字。
  不过没关系,反正人不都已经在这里了吗?等人醒了问一句就好。
  但他没想到的是,这一等就是两天。
  家入硝子再次到来,就见五条悟正坐在病床前,一双大长腿无处安放,所以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摆着。
  整个人懒洋洋地,一副无聊至极的样子。
  见到她,五条悟问道:“硝子,人怎么还不醒?你真的治好他了吗?”
  家入硝子瞥了他一眼,反问道:“你是在怀疑我的技术吗?不然你自己来?”
  五条悟“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好啊!我来!但是你得先用我听得懂的话教我反转术式!”
  简单来说就是——说人话。
  曾经家入硝子和他讲过反转术式的方法,但可惜他一句话都没听懂。
  而现在,结果并没有什么不同。
  再次听了一堆家入硝子的讲解,他依旧满头雾水。
  家入硝子朝他叹口气,语重心长道:“你需要一点灵感。”
  五条悟:“……”可能是亿点。
  不,不对,是因为没有一个好老师!
  他可是五条悟,怎么会学不会反转术式!一定是硝子这个老师不讲人话的原因。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