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女配拯救计划【甜文】──渡劫中

时间:2021-04-02 01:08:54  作者:渡劫中

 

 
  世界上有这么一群女配,她们聪慧、漂亮、才华横溢,却得不到好结果,或是横死,或是郁郁而终。
  裴袅袅的任务就是把这些深陷泥沼的女配从地狱里拉出来,还她们一个幸福安宁的人生。
  故事如下:
  一:校园文中的女配。
  简随星因为校草得罪了富家小姐,被排挤谩骂,被侮辱欺负。她从来只是安静的缩在一个角落,满身伤痕。
  直到后来,声名远播的那个校霸,把她堵在了后面那个巷子口,嘴角带着笑:“你亲我一口,我就罩着你。”
  二:豪门真假千金。
  全世界都因为那个假千金误会林捻星,说她无耻恶毒的时候,她的死对头打开别墅门,冲着她吹吹口哨。
  人人都说裴袅袅是端庄的贵族小姐,冰冷淡漠、不苟言笑,可她婚礼上把她的手捧着亲的时候,可真是傻透了。
  三:假驸马。
  驸马女扮男装入朝堂,却被皇帝指了婚。
  大婚之夜,来往的宾客满脸喜色,驸马却满脸苍白,唇无血色。
  她心里盘算着洞房时如何请罪,甚至自己的身家性命都得交代在今天。
  却没想到,尊贵的公主吐气如兰,把她按在塌上亲了一口。
  “我的探花郎啊,你不知道,女子和女子之间,也是可以做那档子事的吗。”
 
 
 
第1章 她被我罩着了。
  经历了一片黑暗之后,裴袅袅猛地被投放到这个世界,她的意识于混沌中苏醒。
  耳边传来一阵极清脆的鸟叫,风从树叶间拂过去,哗啦作响,远处有女孩子嬉笑的声音,顺着微风传来很远,裴袅袅闭上眼睛听了一会,然后睁开了眼睛。
  春阳灼暖,刺的她眯上了眼睛,她喜欢阳光丰盛的时候,就好像世界上没有了一丝的阴暗角落,就好像连她潮湿阴暗的心,都能被阳光给晒的滚烫了。
  只是现在却不是享受的时候,灵魂深处传来一阵轻微的疼痛,一阵轻微的眩晕感在脑海里翻腾,并不难以忍受,却让她不耐的皱紧眉头。
  【系统,这就是你所说的皇家待遇。】
  素来多嘴的系统今日却安静极了,半晌才细细弱弱解释。
  【这是宿主的第一个世界,等到以后能量收集齐了,再次降临到世界里不仅不会有感觉,还会像是按摩一样的十分舒适。】
  它嘿嘿一笑,似乎很不好意思的一样。
  系统说的话,一句只可以信半句,剩下的半句都被吃到狗肚子里去了。懒得跟它计较,裴袅袅闭眼叩齿吞津缓解因为穿越而带来的眩晕感,
  这是一条巷子,隔着一面墙里面就是学校,巷子最里面摆了几张椅子,或坐或站了十七八人,一个个长的倒是青涩,却打扮的奇形怪状,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不良少年。
  能坐上椅子的都是他们团体里有头有脸的人物,而裴袅袅坐的椅子还有软垫,被摆在了阳光最好的地方,一眼就看出了她身份的不一般。
  这个身体十七,今年高二,是这个出了名的好学校里的搅屎棍。但是因为家里有钱,她不仅能在这里呆着,还能一直呆在一班里为非作歹。
  来学校没多久就收服了周围的不良,成了附近出了名的校霸,谁也不敢惹的大姐头。按理来说这样的规模怎么也是得在什么会所里开会的,他们却格外的喜欢校外的这条巷子。
  裴袅袅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身名牌,挂满了各种各样的金属朋克装饰。校霸大姐头是不会穿校服的,不规矩的衣服里包裹着一个十七岁少女青春的身体,长腿纤细,倒是挺美好的样子。
  只是身边人说的话就不那么美好了,聒噪的几个女声很快的取代了刚刚让她稍微感到舒适的自然的声音。
  “大姐,我们今晚上就把那个简随星给堵了,好好教训她一下,艹,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黄发妹妹最靠近她,摩拳擦掌表忠心。
  “就是就是,就是个书呆子,装的一副清纯的样子,还敢勾引校草,我看了就想吐。”这是莫名其妙嫉妒的。
  “哈哈哈哈,这下老大亲自出马,她完了。”这是嘿嘿笑幸灾乐祸的。
  “不过,可不是我们想整她,是她自己不知道得罪了谁,我们只是拿钱办事,什么错也没有,对吧。”
  一伙人互相恭维大笑着,小声的在学校旁边小巷子里商量到晚上的时候如何让简随星好好的吃吃苦头,他们虽然年纪小,但是折磨人得手段却不少。
  有说要把她的书撕了让她吃的,有说让她给自己磕头的,有说要狠狠的抽她几耳光的……
  他们越商量越高兴,兴致越来越高,像是几乎要吵过学校里面上体育课的操场的声音似的。裴袅袅对这群小混混的兴趣不大,只是支着头,半垂眼睛,梳理脑海中的记忆,顺便看看这次的任务。
  她是女配拯救系统的一个任务员,目标是把深陷泥沼的女配从人生的深渊里拉出来,让她们过上幸福美满的日子。
  这次她的任务目标,正是这群不良少男少女摩拳擦掌要好好教训教训的简随星。
  这是一个相当毁三观的世界,无论它披上怎样青春成长的外皮,也改变不了里面包着热气腾腾的粑粑的事实。
  故事以女主的成长为主线,讲述了她改变成长然后获得幸福的故事。
  简随星漂亮、成绩优秀、为人乖巧,但是她却不是女主,她只是女主成长路上一块相当重要的踏脚石,用她的宝贵的生命改变了女主的跋扈的个性,然后男女主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女主是富家千金,从小是被父母娇惯着长大的,脾气十分嚣张跋扈。
  但是因为漂亮且富有,所以学校里好多人都喜欢她,校草还是她的青梅竹马。他们本来毫无交集,但是简随星却暗恋上了校草,暗恋校草的多了,若是他一直毫无回应,也没什么事。
  可他为了气女主,让女主吃醋,假意答应了简随星,还和她做出了一些相当亲密的动作。这引起了女主强烈的嫉妒,还恨上了简随星。
  不仅雇人教训简随星,还雇佣同宿舍的人拍了她的□□,到处散播,被欺凌的简随星患了严重的抑郁症,最后从教学楼上一跃而下,正死在女主面前。
  看到自己的任性造成的严重后果,女主又害怕又后悔,然后改好了自己跋扈的脾气,变得善解人意起来,和父母和解,也不闹脾气了。
  至于因为校园暴力别人而导致别人死亡的事情,解决起来简直轻而易举,几百万一花出去,不仅没人闹事,甚至议论的人都没有了。就连简随星跳楼死掉留下的鲜血都很快被冲洗干净了,似乎从来都不存在一样。
  这个故事甚至跟普世价值观都完全不符合。好人没有得到应有的圆满结局,反倒是坏人幸福美满的生活了下去。
  “艹。”绵延的愤怒从裴袅袅的心头升起,紧紧皱着眉头,吐出一声极短促的脏话。
  讨论的声音戛然而止,周围的不良少年眼神畏惧的看着她,老大脾气不好是出了名的。不良少年们怕自己说的不好惹恼了她,推了他们中最有面子的黄毛出去,黄毛一肚子坏水,是他们队伍里的“军师”。
  黄毛也记得裴袅袅拳头的厉害,吞了吞口水,畏畏缩缩的凑到她的耳边,交代他的好主意。
  “像是简随星这样的好学生,最好面子了,我们不需要打她,只要到时候把她堵过来,拍上几张果照,她自然就得到教训了。”黄毛看老大没反应,脸冒冷汗的继续说道。裴袅袅平日里是相当喜欢这种坏主意的,他说的越过分,老大就越高兴,到时候从她手里随便漏出点什么给他就好了。
  只是他今天没等到老大的夸奖,一抬头,却撞上了一双充满怒气的眼。裴袅袅的眼尾上扬,眼珠如点墨般漆黑,抿嘴不笑的时候相当有气势,浑身上下都是我不好惹的气息。先不说她力气大又学了多年散打,就单说她的身世背景,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敢跟她瞪瞪眼珠子的。
  裴袅袅的手搭上了黄毛的肩膀,把黄毛吓的软了腿,脸上一副似哭未哭的表情,差点就要瘫倒了。
  看他那样,裴袅袅细白的手轻轻拍拍他的脸,红唇轻勾,笑道:“怕什么,你出的是个好主意,只是,谁能惹谁不能惹你不知道吗?”
  “可我打听过了,那简随星就是个穷学生,没被谁罩着啊。”
  裴袅袅懒得和蠢货搭话,站起了身,眼神轻轻的一瞥团着装鹌鹑的众人一眼,嘴里淡淡道:“那,从今天开始,她被我罩着了。以后你们谁敢对她不客气一分,我就对你们不客气十分。谁敢收别人的钱难为她,我就让你一辈子也花不了钱。裴家的女儿,还是有这个本事的。”
  她说完这句话,巷子里安静了一瞬,然后她的那些手下争先恐后的保证起来,收了钱的立刻掏出手机要把钱给裴袅袅转过去。
  裴袅袅不理他们,轻巧的像是猫一样的爬上了学校的围墙。
  **
  裴袅袅抬脚进了一班,正在晨背的一班同学都停了下来一脸纳罕的看着她,上了两年学,这么早到教室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在前面待着的值班老师轻轻的咳了一声,然后不满的看着班上的同学,他倒是不敢跟她发火。
  一班的学生大抵还是优秀的,虽然好奇,但是很快又沉入到了学习中。一班是实验班,人不像是其他的班这么多,只有三十个,其他都是两两一座,只有两个人是分开的。
  一个是她,一个就是简随星。
  这个时候班里人的欺凌其实已经开始了,班里虽然空间还有不少,他们却把简随星的位置搬到了最后面,和垃圾桶与拖把杆为伍。少年人的恶意总是来的那么浓重,有些时候也许并不是因为这个人真的做错了什么,就是因为这个人好欺负,一帮人一起上,做坏事就不叫做坏事了。
  至于老师,老师是不会管的,向来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况且为她这样的穷学生得罪富家女也太不值当了。
  因此在这样的环境下,裴袅袅虽不常来,位置却没人敢动,靠窗,阳光最好,视线最棒。
  以往裴袅袅来到班里都会直接往那一趴开始睡觉,今天她倒是精神的很,她乖宝宝一样的举起右手,认真的说道:“老师,我学习比较吃力,想让咱们班学习比较好的同学跟我组个学习小组。”
  然后她视线游弋,又细又白的手轻轻的指了指坐在教室后面的人:“我觉得简同学学习优异,很不错。”
 
 
第2章 我罩着你02
  班里因为她的话而短暂的安静了一会,后面正在学习的人听到了声音,微微抬起了头。
  作为和男主有关系还被女主嫉妒陷害的人,简随星的外貌自然不差。少女纤瘦,一头如绸缎般的黑色长发被束起,刚好露出如玉般嫩润的脖颈。剪裁并不合身的校服显得她臂膀细瘦,正在发育的少女撑不起宽大的校服,一眼看过去就是单薄之感,细弱的可怜。
  她缓缓抬起脸,眼睫如漆黑的鸦羽,轻灵的绽开,比起常人来说,她的瞳色要更淡一点,显得如赤子一般清澈,如同一片幽远平静的湖泊,被阳光照射,洒下一片金影。
  简随星的眼神循着声音对上了裴袅袅,看清楚她是谁之后,那双眼睛稍微动了动,如石子入湖,涟漪阵阵,幽远不再,湖的主人薄唇轻抿,睫毛上下颤动,看起来十分不安的样子。
  裴袅袅冲她勾唇甜甜一笑,不同于简随星清清淡淡的样子,她本就长了个艳丽的脸孔,虽然尚且青涩,但已经早就能看出张扬的影子。结合上她平日里的那些所作所为,她这个友好的笑看起来竟有了威胁之感。
  隔三差五不来上学,三五不时打架写检讨,曾经三个星期内因为各种臭屁的毛病赶走了七八个同桌,写作校霸,读作一中之耻的裴袅袅,现在居然主动要个同桌。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要同桌是假,弄到自己身边好好教训才是真的吧。谁不知道裴校霸脾气又差又臭,上次她来教室睡觉被后面讨论问题的人吵到,竟直接让人家两个去操场跑上十圈,关键是还真没人敢跟她顶着来。
  所以见她提起,周围更多的人的悄悄的又将目光落在了她和简随星身上,看戏看的不亦乐乎,甚至连背书的声音都低了一大半,裴袅袅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无非就是,哦吼,简随星这个小贱人被校霸盯上了,她完了。
  他们充满恶意的眼神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简随星,裴袅袅把视线淡淡的扫过去,这些探究的视线又齐刷刷的消失了,只留下一片嗡嗡响的背书的声音。
  高二(一)班的班主任并不是好生带差生理论的坚定执行者,她的理论是优胜劣汰,作为实验班来说,向来就没有这种说法。大多数学生自己应付庞杂的学业都来不及,哪会把自己宝贵的学习时间用来浪费辅导差生身上?
  反正实验班本来就是淘汰制,两次考试不及格就会被降到普通班,能留下来的都是好学生,大家的水平要说是相差,也没相差到哪里去,说不上谁帮助谁。
  端坐在讲台后的班主任听到了她的声音抬起头来,看到班里的人看热闹看的魂都丢了,清了清嗓子,眼神一厉,语调冷的掉渣:“和自己无关的事情看什么看,好好背书!简随星,那你今天开始就跟裴袅袅坐一起吧,以后要多帮助裴同学学习进步。”
  转头对着裴袅袅的时候态度却又转了一百八十度,好像她才是那个乖巧不惹事漂亮学习好的学生似的,走下来细心到她桌前交代了一些学习上的问题。裴袅袅本意对学习并不热爱,她只是想让简随星坐到身边来,所以她只是歪着身子斜靠着后面的桌子,长腿翘了个二郎腿,听着,眉间眼间却都是不耐。
  她并不担心班主任会生气,在这个崩坏的厉害的世界里,连学校这个地方都不能保持纯真,因为裴爹是校董,所以老师们对她的态度基本上都十分的亲切。
  更不用说一班的班主任这个在文中也鼎鼎有名的势利眼了,这个世界都是如此,所以在对待贫穷的简随星的时候,班主任的态度就截然不同了。
  按理来说,她这样美好的人,理应被老师当宝贝一眼的看待,也应该获得所有人的喜爱,可是在这个崩坏的世界里,仅仅只是因为得罪了女主,别人就看不到她所有的优点,铆足了劲的可劲的打压她、欺凌她。
  果然那对待班里的人严厉的像是老虎一样的老姑婆对待她这样的态度并没有任何的气恼,面带微笑交代完就离开了,临走之前把简随星顺便叫了出去。
  最近简随星和别班男同学交往过密,都被人告到老师那里去了,她出去少不了一番训斥,果然还没到下课,裴袅袅就看见那精致的像玉雕刻般的可人眼圈泛红的推开了门。
  她无意撞见她的狼狈,所以匆匆的把视线转到了书上。学渣读书的时间总是过得缓慢而痛苦,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有人轻轻的敲了敲她的桌子,清凌凌的女声包裹着一股极清冽的清香闯进她的世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