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琴瑟在御 莫不静好【GL】──曾经远去

时间:2021-04-01 01:19:39  作者:曾经远去

 

 
 
 
第1章 人面桃花
  “剑哥哥,谢谢你来看我,我以后也许不会再出宫了,我们就此告别吧。”天香望着昔日喜爱的男子,双手握在一起,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说道。
  一剑飘红抿了抿嘴,往日犀利精锐的眸子中浮现出不易察觉的悲伤。
  良久开口问道:“驸马还好吧。”
  天香移下目光,嘴角浮现一抹的浅笑:“他对我很好。”附又抬起头看着一剑飘红道:“你多保重。”说罢转过身迈着决绝的步伐在一剑飘红黯然的目光中离开,每一声步调,都重重的踏在他的心上。
  你也保重,天香。
  东方侯一家合墓前,冯素贞迎风而立,发带与长袍下摆随风飘荡,夕阳的余辉洒在她精致无瑕的脸上,平静的像一湖春水,没有任何涟漪。
  “侯爷,菊妃,你们没有错,东方兄弟也没有错,小皇子更没有错,错的是你们和帝王之家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你们一家终于团圆了。其实人生在世,合家团圆是最大的幸福,你们生前没有享受到,死后得到了,你们再也不会分开,永远,永远。”冯素贞说着便蹲下身,拿起冥纸在蜡烛上点燃,放在地上慢慢燃烧,修长英气的双眉平平舒展,静静的看着东方侯一家的墓碑发呆。
  “驸马。”随着一声熟悉的呼唤,冯素贞转过头,看见天香手持甘蔗正不疾不徐的走了过来。
  “哦,公主。公主你怎么来了?”说着便挺身而立,惯性的将右手背在身后。
  天香举着甘蔗晃了一下含笑道“我知道你肯定会在这里。因为,你是好人,如果你是坏人,那这世界上就没有好人了。不过,昨天我在接仙台听你弹降魔琴的时候,我还真以为你是冯素贞呢。”
  冯素贞听到这里,眼底闪过一丝惊慌,顿了一下说道:“哦,如果会弹降魔琴的人都是冯素贞的话,那冯素贞不是太多了吗。”
  天香释然的吐出一口气,满意的点点头:“哦,是啊。嗯——我们回家吧。”天香满眼的柔情,犹如早春初开的桃花般惹人心动怜爱。
  冯素贞敛下眼睑极不自然的笑了一下道:“呃,好。”言罢,两人并肩慢慢的向山下走着。
  “你知道吗,父皇,要给太子选太子妃了。”天香正如是说着。冯素贞忽然吃惊的扭过头,面色焦急道:“什么?这样吧,你先回宫去,我找兆廷兄和绍民兄商量商量。”说完,便急急离开了。
  天香望着驸马渐行渐远的背影,死死握住手中的甘蔗,一种强大的失落感铺天盖地而来。
  从提督府商议完毕回到驸马府已是深夜,冯素贞疲惫的走进卧房。坐在书案前,一手轻捶着额头,一面盯着烛火静静思索着。
  太子选妃,对于梅竹来说,未必就是好事。试想皇上怎会允许太子册立一个丫鬟为太子妃,成为将来的国母?为何两情相悦,却总是会遭到阻拦,自己与兆廷——如今梅竹又——
  冯素贞有些烦躁的站起身在屋子里踱来踱去,忽然想起傍晚的时候自己只顾着先走,忘记了那位公主。也不知道她回去了没有,此刻如何了。
  想到这,心头涌上一丝愧疚,公主待我之情甚深,而我。我不在乎欺瞒整个天下,可是却无法面对一直蒙在鼓里的你。
  微微昂首,忆起公主的那句“我们回家吧”言短但却温馨无比。
  冯素贞垂下眼睑,有一种别样的情绪淡淡的荡在心底,却又说不上来。
  翌日,下了早朝,冯素贞回府换了一身银灰色常服,命人在市集买了些甘蔗,便赶去公主府。
  “杏儿,公主呢?”
  迎面而来的杏儿俯身行了礼之后回道:“公主自昨日傍晚回来之后便一直没有进膳,直到今日,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准奴婢们打扰,驸马爷,您是不是又惹公主生气了?”杏儿略显不满的看着驸马。
  冯素贞嘴角涌起一丝无奈 :“你去准备些膳食送进来,我去看看公主。”
  “杏儿遵命”说完,便兴高采烈的跑去厨房。她相信他们眼中无所不能的驸马爷一定能让公主恢复正常。
  轻轻推开公主的房门,天香静坐在梳妆台前,铜镜中倒映着一张有略些憔悴的脸孔,双唇紧闭,目光滞于桌上的金钗。竟连有人进来也不知道。
  “公主?”冯素贞轻柔的唤了一声。天香身子怔了一下,然后用手背在脸上胡乱的抹了一下,转过头望着来人。脸上未及拭去的泪痕,看的冯素贞心中一紧。
  “公主,昨日——我急着去议事,竟忘记先送你回府,是绍民顾虑不周。”冯素贞直视天香红肿的双眼,心底涌出大片的酸楚,天香啊天香,你一次次的包容迁就于我,待我若此,可我竟总是这样负你。可我总是不知如何待你。
  “驸马你来啦。”天香扬起笑容。站起身走到他面前说道:“男子汉当以大事为重,你又是当朝丞相,当以国家为先,我这不是回来了嘛,只不过是昨个风大,吹的本公主眼睛不适而已,不打紧的。”说完投以对方一个安慰的眼神。
  “真的不打紧才好”冯素贞轻叹一口气,扶着天香坐到椅子上。
  “公主、驸马”
  “进来吧”两人一齐应声,互相对望了一眼,莫名的各自窘红了脸,目光又极不自在的都飘向了别处。
  杏儿放下膳食托盘,正欲离去。忽然想起院里抱着一捆甘蔗的小厮正可怜巴巴的在候着,便又问道:“驸马爷,门外那个——”不待杏儿说完,冯素贞接口道:“我差点忘了,叫他把甘蔗拿进来。公主昨日吹了一个下午的风,你吩咐厨房做些姜汤来给公主祛寒。”
  “我才不喝!那东西辣的人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太难喝了!”天香撅起嘴巴抗挣着,拿起桌上的一小节甘蔗啃了起来。
  “天香~”冯素贞面若梨花,温柔的唤了一声。
  刚还一本正经的人突然换上温暖明艳的笑容,偏偏那生的极美的脸上再挂着这样的笑……你居然使美男计?!哼!天香盯着驸马,霎时一抹红晕袭上脸颊,一直蔓延到耳根。她慌乱的扭过头把玩着手里的甘蔗,大气的挥了挥手。
  “算啦,算啦,本公主喝就是了。”
  “乖,这才听话。”驸马满意的颔首,伸手拿起桌上的青瓷茶盏,悠然的喝着。
  瞥见被放到墙角的那一捆甘蔗,天香蹦蹦跳跳的跑过去,选了一只拿在手里,一下下轻拍着手心,喜逐颜开的冲着他道:“驸马老兄,干的不错。不愧是本公主的《有用的》知道本公主的甘蔗吃完了,送的还挺及时。”冯素贞嫣然一笑,放下茶杯缓缓道:“公主喜欢就好。”
  陪着天香用了午膳,又哄她喝了一大碗姜汤。看着天香躺在床塌上睡熟,给她盖好了被子,理了理她鬓边散落出的一缕头发,便起身离开。
  “驸马爷。刚驸马府来人说张大人和李大人已经在府里等候。”
  “嗯,知道了。”
  回到府邸,一进书房便看见张李二人正在里面来回的踱着步子。
  “绍民兄,兆廷兄,找我所为何事?”未等张绍民开口,李兆廷便抢先一步走到冯素贞跟前急急说道:“皇上已经下旨即刻处死国师,查抄其全部家产充盈国库,并且由张绍民负责剿灭其余欲仙民间的帮众,而你我则肃清朝廷中欲仙帮的余党,为太子日后登基扫除一切障碍。”
  冯素贞面有沉色,低语道:“早朝的时候皇上尚未表态,此时下旨,难道——”语毕,便抬眼望着张绍民,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不错,我听宫里的御医说,皇上他,恐怕是快不行了。”张绍民将双手背在身后,微微蹙眉,叹了一口气答道。
  虽然知道老皇帝已经病入膏肓,接仙台一役后身子更是不如从前,冯素贞敛起双眉,心下沉思,那个称自己为民儿,那个把心爱女儿托付给她,那个把总督天下兵马大权都交给她的老人,终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不论他对皇权多么的留恋不舍,最终还是油尽灯枯。
  “还有就是,皇上,下旨赐死了梅竹姑娘——”
  “什么?!”冯素贞听后一阵眩晕,心口猛然一紧。皇上,终究是不肯放过梅竹。自己的猜测果然成了现实。这命运,还真是残酷。她怔怔的走到书案前,鼻子一酸,眼里噙满了泪水。心中无以宣泄的痛苦压的她几乎窒息,右手重重的捶在书案上,震翻了下人刚刚奉上的热茶,滚烫的茶水冒着氤氲的水雾从茶杯里倾泻出来,冯素贞指尖突然吃痛,回过神时,手指已经烫红了半片。
  李兆廷快步走过来,一把扯过她的手,边唤人拿冷帕子边望着冯素贞急急道“冯兄!你没事吧?”
  冯素贞摇了摇头,轻轻抽回了手,低下头不露痕迹的拭去了眼角的泪水,露出一丝苦笑道:“有劳兆廷兄挂心,小事而已,不碍的。”说罢抬手让进来的刚下人退了出去。
  一时间屋内静寂,三个人都不说话,气氛有些僵硬。
  李兆廷略显尴尬,立在那里正不知如何是好,张绍民轻轻咳嗽了一声,仿佛他对于面前两个男人之间近乎暧昧的现象一直费解,始终不懂为什么李兆廷非认定冯绍民就是冯素贞。半晌道:“二位仁兄,既然皇上圣旨已下,我们还是尽快将国师一派彻底剪除,以绝后患。”
 
 
第2章 同心锁
  送走张李二人之后,冯素贞便陷入了沉默。梅竹啊梅竹,你我虽是主仆,可却情同姐妹,如今你玉殒西归,我却连你最后一面都见不到。泪水带着短暂的余温滴落在宣纸上,绽放出一朵凄凉苦涩的泪花。自小陪伴她一起长大的丫鬟终也躲不过一个情,含笑饮鸠毒。因爱始,以爱终。
  一个人在书房坐到黄昏,直到管家来禀报公主府来人接驸马过去用膳。
  起身整理好,冯素贞换回平日冷峻的面孔,向外走去。
  轿子走到一半路程的时候,冯素贞掀起轿帘向外望去,恰巧看见路旁一家还开着门的玉器店。
  “停轿。”温和的声音响起,轿子随之落下。冯素贞望着鎏金烫字的「宝玉斋」招牌,走了进去。
  见有客上门,正欲打烊的小二没好气的说道:“客官明日请早。我们要打烊了”老板一见来人衣着华丽,一副非富即贵的样子,怕是大有来头的有钱主儿。捋了一下唇边的两撇胡子,急忙上前,一脚踹翻店小二满脸讨好的问道:“公子想买点什么?”
  冯素贞瞥了一眼店老板没有说话,倒背双手,信步向店里走去。
  店内货架上多半是翠玉的花瓶,玉碗。而柜台上则都是一些首饰。
  粗略扫视一圈,冯素贞开口道:“店家,怎么尽是些簪子,如意,手镯之类,可有其他的?”
  店老板走进柜台内,陪着笑脸拿出一个只有半寸的小锦盒神秘兮兮道:“看公子如此贵气,店内俗物自是入不得法眼的,我这有昨日新到之物,请公子一观。”说着便打开了盒子。
  冯素贞伸手拿起盒中物品,眯起眼睛细细观摩,满意的点了点头。给了银两,便取过锦盒揣在怀中放好,出门离去。
  “杏儿,驸马出去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天香无聊的戳完桌上的猪头,使劲扔下筷子不满的嘟着嘴。
  “他正在和张大人李大人商量事情,说马上回来”
  “马上?几个马上啦。”
  “那我现在找他去。”
  杏儿大步向门外走去。未到门口,驸马便推门而入。杏儿回身对着公主喜道:“公主,驸马回来啦!”
  天香眼中绽放着溢彩,急切的几步走上来拉着冯素贞的手:“你谈了一下午的事情,一定很累吧。”冯素贞见状愣了一下,问道:“公,公主,你今儿是怎么啦。怎么这身打扮?”天香发髻高盘,玉面粉腮。身着一套淡紫色无花纹的斜襟儒裙。这,这不是为人妇的装束吗。“美吗?”天香语带娇羞的望着驸马,手指绕着垂落胸前的两束发丝掩饰内心的紧张。
  “美,很美,也很别致。”冯素贞眉间不动,浅笑着答道。不知道公主又要干嘛,突然换了少妇的装扮。天香听后脸喜不自胜,娇羞的拧了拧身子便扯着冯素贞的胳膊走回桌边:“坐下来说嘛,来。你去哪儿了,我都等你好半天了。”
  冯素贞被天香的举动弄的莫名其妙。两人落座后,公主一挥手:“桃儿,杏儿,你们都出去吧。”说完拿起酒壶倒酒,边看着冯素贞边言道:“你忙了大半天了,一定很累吧。”天香望着眼前的男子出神,没主意酒已经洒了一片。惊觉过来忙低头用衣袖擦拭,谁知慌乱中连酒杯都打翻了。口中连道:“哎呀,洒了,洒了。”
  冯素贞看着天香手足无措的窘迫模样,“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你笑什么?”天香红着脸,慌乱的整理着。
  “我笑你一个堂堂的公主,怎么会弄一个红烧猪头来下酒。岂不是很滑稽吗?”冯素贞笑道。
  天香拿起一根筷子敲了下桌上的猪头,忿忿的埋怨道:“那还不是为了你呀!”
  “为了我?”冯素贞一脸费解的望着天香。红烧猪头怎么还和自己扯上关系了。只见天香一本正经的捏着筷子继续说道:“那当然了,别的男子汉都是大块吃肉大口喝酒,只有你,像个女人一样小声小气,每次就吃那么一点,所以呢,我就弄了个红烧猪头,让你找一点男子汉的气概。”说完,得意的望着冯素贞。
  而冯素贞唇边笑容凝滞,随即恢复面无表情的样子回道:“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是九门提督张绍民,还是冷面杀手一剑飘红。”
  天香一怔,呆呆的望着驸马烛火映射下的侧脸,冷峻高傲。一种以前从未见过的冷漠与不屑。顿时词穷,只说了一句“你——”便转头愤哼了一声,不再理会驸马。
  冯素贞回过神来,转头面向一脸委屈的天香:“公主,你怎么了?”
  “你欺负人!”
  “你怎么真生气了?”冯素贞楞了一下,满面狐疑的问道。她不知道怎么天香真的就动起气来了。
  天香站起身踱着步子,边走边认真的说道:“我承认我以前对一剑飘红和张绍民有好感,可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我们只是普通朋友而已。你这么大个男人,那么点小心眼!”说完,又坐回冯素贞身边,望了她一眼后立刻别过头,又哼了一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