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上流之辈【江湖恩怨】──北荒素问

时间:2021-03-31 02:32:26  作者:北荒素问

 

  四海阁的阁主大人有几件烦心事。
  一是师弟过于顽劣天天惹是生非。
  二是下属尸位素餐日日划水摸鱼。
  三是自己大仇未报夜夜辗转难眠。
  四是歹人觊觎自己暗杀接连不断。
  大内的何大人也有几件烦心事。
  有人要杀阿昭?滚远点滚远点!
  有人要抢阿昭?死开点死开点!
  阿昭嫌我烦了?不存在不存在!
  阿昭是光阿昭是电阿昭是我的信念!
  不要脸高手黑切白攻×温和沉稳白切黑受
 
 
第1章 比武招亲(一)
  元一昭在连续工作了八个时辰之后终于忍无可忍掀翻桌子,推开窗户怒吼一声:“所有长老马上到议事厅集合!!!”
  喊声在内力的催动下响彻整座鹤鸣山,余音袅袅不绝于耳,闻者皆是暗道大事不妙,各大长老纷纷使上轻功向议事厅飞掠而去,并在内心深刻反省自己负责的区域有何纰漏。
  不过一刻钟,五位长老便坐在了硬板凳上喝凉茶,效率之快令人忍不住为之赞叹,刚从被窝里爬起来的书生连头发都没来得及梳,唯一的女长老左花花甚至还抱着孩子。
  韩长老小心脏突突的跳,阁主大人这不动声色的表达真的是再清楚不过了,还特地吩咐人把坐垫都收走了,真是好小家子气!
  元一昭坐在大厅首位,手边摆着半人高的文件,笑容十分的和蔼可亲,五位长老心里一惊叫苦连天,死到临头矣!
  “最近阁中事务很是繁忙。”元一昭缓缓开口。
  金长老小心翼翼接话:“是是是,您日理万机辛苦了!”
  “辛苦一些倒也无妨,毕竟身为阁主就是要多操劳一些的。”
  韩长老飞速运转不太灵光的脑袋,试图分析阁主大人的意图:“吾等愿为阁主分忧解难!阁主千万不要累垮了身子!”
  “分忧便不必了,你们不添堵我就心满意足了,”元一昭重重甩了一沓文件到桌子上,“财政!”
  金长老眉头一跳。
  “内务!”
  韩长老嘴角一僵。
  “生意!”
  卫驰抬头看天。
  “情报!”
  书生低头看地。
  “守卫和外务!”
  这次没有人给反应了,两位长老目前正好不在阁中,侥幸躲过一劫。
  “你们令我十分的失望!财政居然出现了十几万两的空缺,金长老,你来说说这银子好好的怎么就没了?”
  金长老有苦说不出:“这,这都是外阁主……”
  “内务呢?韩长老你来说,青天白日丢了十几个丫鬟,这都是去哪了?搭伴离家出走了?”
  韩长老有心装作不知道,奈何演技十分拙劣,瞪大双眼假做震惊的模样很是辣眼:“啊?还有这等事?!”
  “那个混账东西尸位素餐,天天就知道吃喝玩乐云游天下,我阁中基业迟早被他败个干净,丫鬟们也是他带走的吧?不在的两个长老也是跟着他出去鬼混了?真是成何体统!我堂堂四海阁天下第一大派养这么个闲人何用?!”
  “谁叫这人是你堂堂四海阁天下第一大派的外阁主。”左花花不紧不慢。
  元一昭瞪了她一眼,转头问书生:“那个混账现在在哪?”
  书生沉吟片刻回道:“兴许是去了银陵。”
  “银陵?他去哪里做什么?”
  “听闻武林盟主贺兰否要摆擂台为大女儿比武招亲,大半个中原武林都惊动了,外阁主那么爱凑热闹的人,怕是早早就去蹲着了。”
  “比武招亲?这混账东西要是快些成家我也好放心。”元一昭叹气。
  “他怕是不肯,依我看,他也就是去凑个热闹罢了。”左花花道。
  “不肯也要给我肯,韩长老!”
  被点名的韩长老精神一振:“在!”
  “备好车马干粮,明天下午,我要去银陵!”
  韩长老挺挺胸脯表达敬业:“无需明日,即刻便好!”
  元一昭回以微笑:“不必,看了八个时辰文件了,能不能让我休息休息。”
  言罢不待众人有所反应便自顾自的起身离去,留下五位长老大眼瞪小眼。
  左花花拍着怀里的孩子叹了口气:“早知道没有我的事我就不来了,锅里还炖着鸡呢。”
  书生闲闲的扒拉着头发:“兴许他见不得外阁主一个人出去花天酒地,也想出去透透气?”
  卫驰捻了捻两撇小胡子,露出了奸商独有的微笑:“我陪阁主一起去吧,也好相互照应。”
  书生会心一笑:“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
  左花花也了然道:“听说银陵人民富足的很又单纯好客。”
  金长老也欣慰点头:“阁中财政确实紧张。”
  只有韩长老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十分的焦急:“什么意思?”
  几人交换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相继离去,留下韩长老一头雾水不明所以,可怜得很!
  次日,元一昭和卫驰踏上了前往银陵的路程。
  江湖人士,快意恩仇?并不,江湖人士也不过是些普通人,这群普通人的生活普通到让他们闲的脚底长草头上生花,习武之余就喜欢各种凑热闹,轰轰烈烈搞活动,各大门派之间开开心心的互踩,真是好快活!
  四海阁,众多江湖门派中的顶尖势力,势力之大覆盖整个齐南地区,分阁遍布大江南北,主阁坐落于鹤鸣山中。老阁主退位后便把阁主之位传给自己两位爱徒,考虑到大徒弟安稳可靠,小徒弟放浪形骸,遂将阁中事务全权交予大徒弟,小徒弟依旧是日日云游四海寻欢作乐。
  “我都三四年没下过山了。”元一昭骑着高头大马走在山道上,对于接下来的旅程,心里隐隐约约有些期待。
  “其实您应该经常四处走走的,外面特别有意思。”
  元一昭和善一笑:“如果你能说服那个混账东西回来打理四海阁的话,我很愿意像他一样拿着用不完的银子云游四海。”
  卫驰嘴角一抽:“我们的银子也不是用不完的。”
  “也是,用不完的话要你何用。”
  “这……”
  “用完了的话你可太没用了。”
  “……您真直白。”卫驰心里很受伤。
  “自家人客气什么。”元一昭笑容不变。
  日夜不停的赶了小半个月路后,二人终于到达了银陵外围的城市,元一昭准备在此住上两天歇息歇息,也避免太靠近主城引人觊觎,这次出门只带了几个阁卫,仅是江湖中二三流的水平,卫驰又手无缚鸡之力,着实——
  “是个累赘啊。”元一昭叹气。
  卫驰幽幽开口:“您能不能趁我不在的时候说这种话?”
  “那我要说给谁听?”
  “……我们还是尽快和外阁主会合比较好,他应该带足了人手。”
  “对呀,负责阁中守卫的长老都被他带走了,更别提那些阁卫了,一定可以好好保护他的安全。”元一昭笑容灿烂。
  卫驰被他笑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外阁主是我阁第一高手。”
  “幸亏他是第一高手,否则早早便做了我的剑下亡魂。”
  卫驰:“……”
  “我们两个打起来你帮谁?”
  卫驰心中警铃大作,这个问题的无耻程度不亚于问孩子更喜欢爹还是娘!
  元一昭笑容越发明媚:“应该是帮我吧,毕竟,发月钱的人可是我啊。”
  卫驰略一呆滞:“您可真是……通透。”
  二人进入城中,城中的繁华热闹景象瞬间点燃了卫驰的奸商之魂,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在他眼中仿佛一个个长了腿的钱袋,散发着浓浓的诱惑,元一昭了然的点点头:“去吧,好好干,晚上客栈集合。”
  “再会!”卫驰瞬间消失,开始实行他的收购大计。
  元一昭无奈的摇摇头,开始自己体会这个小城镇的热闹街景,街上行人虽大多为普通百姓,但也不乏步伐稳健气势凌厉的习武之人,看来这比武招亲的举办着实吸引了许多江湖中人。
  就是不知道七大上流势力能来几个。
  多年未曾下山,元一昭往日再怎么成熟稳重也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很快便愉悦的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逛了起来,精致的小玩意儿新鲜的瓜果诱人的零嘴吃食,甚至姑娘用的胭脂水粉小孩穿的虎头布鞋都给他带来了无限的新鲜感。
  怪不得那个混账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不在山上呆,原来山下这么有意思!元一昭恨恨咬牙!
  而此时街边茶馆二楼雅间——
  何吾欢装模作样的捧着个茶碗小口喝着,目光始终在外面的街道徘徊,细细观察着过往的习武之人。
  “公子?”身后的黑衣侍者轻轻开口。
  何吾欢摇摇头:“尽是些庸人。”
  他的目光突然锁定了外面小玩意儿摊子前的蓝衣青年,青年背对着他,怀里抱着一堆杂物,手里还拿着一支拨浪鼓,似是在与小贩议价,这个青年身形修长,举手投足之间贵气尽显,最重要的是,此人内力深厚令他不辨修为。
  何吾欢来了兴致,缓缓摩梭着手中的茶杯,内力凝于指尖,猛地将手中茶杯砸向蓝衣青年!
  杯子迅速飞向蓝衣青年,带着强劲的力道划出了破风声!
  正在掏钱准备买下拨浪鼓的元一昭只听耳后有东西砸向他,瞬间放下碎银反手接住,茶杯稳稳停在他手中,茶水一滴未撒,元一昭心中暗惊,顺着茶杯来的方向望回去,只见一位白衣公子倚窗而坐,年纪与他相仿,相貌十分出众,眼角眉梢透着一股子傲气,此刻正低头看着他。
  “上来!”何吾欢道。
  嘶,好不识礼数的人!元一昭倒也想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抱着东西上了楼,在小二的带领下来到了白衣公子的雅间,推门而入,房内除了白衣公子,还有一位黑衣侍者侍立一旁,武学修为似是不俗,令他一时之间无法探知。近看之下更觉白衣公子容貌英挺线条利落,脸上五官分布及其巧妙的构成了一张英气逼人的脸。
  元一昭将买到的东西放在一边的置物桌上,自顾自地拉开白衣公子对面的座椅坐下,给了他一个温和的笑:“兄台怎么称呼?”
  “我姓何。”
  “何公子,在下元一昭。”
  “你也是来参加比武招亲的?”何吾欢询问。
  “游玩而已,早就听说贺兰盟主家大小姐生的花容月貌又有一身好武功,不知会被何等有福之人娶回家,”元一昭露出招牌假笑,“何公子呢?”
  何吾欢两眼放光盯着他:“我师叔年事已高,膝下无儿无女,师父怕他衣钵无人继承,让我来寻个资质好的年轻人给他做徒弟!”
  “哦?我看公子武艺高强谈吐不凡,不知师承何处?”
  “家师隐居,没什么名气,说了你也不知道,”何吾欢挑了挑眉,暗示意味十足,“你有没有兴趣?嗯?”
  “抱歉,我已有师门,此次前来也是要寻我师弟回去。”
  “那就没办法了,”何吾欢遗憾了一番,给元一昭倒了一碗茶,“我蹲了好些天才看见你一个中意的。要不咱们比划比划?”
  “武林之大人才辈出,我也不过是中庸之流罢了,何公子定能找到合适的人。”元一昭婉拒。
  “唉,你别谦虚,比划两招点到为止,我保证不下重手!”何吾欢双眼放光。
  元一昭有些莫名其妙,此人行事乖张谈吐随意,举手投足放荡不羁像个山野武夫,看衣着相貌倒又像个大户人家的公子,不知道到底是个何方神圣。
  何吾欢好好的喝着茶突然一拍桌子:“小虫子们又来了。”
  “什么?”
  黑衣侍者机警的握上了刀柄,元一昭只觉一阵罡风刮过,他已经掠出了门外,三两下就消失在视线中。
  好轻功!元一昭暗赞。
  何吾欢笑眯眯的站起身来,探身过去,元一昭只见这张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停在了他的面前:“我很喜欢你,让我瞧瞧你的本事吧。”
  元一昭还没反应过来,何吾欢已经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拉着他便往外跑。
  “何公子!我自己能走!”
  “那你可要跟上我!”何吾欢放开他嗖一下就窜出好远。
  元一昭心中好奇,又有一些胜负欲作祟,施展轻功追了上去,二人往东掠去,起起落落间元一昭暗暗心惊,这何公子来路不明,自己怎么就脑子一热跟着跑了?转念一想也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还能怕被拐了不成?
  “莫动!”何吾欢对他比了个手势,二人停在了就近的一棵树上。
  只见不远处的废弃大宅子里,那位黑衣侍者正与几人缠斗的如火如荼,元一昭一年到头天天在山上处理大事小情,好长时间没见过这等场面了,心里暗戳戳的激动不已,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问:“这些是什么人?”
  何吾欢也配合他神秘兮兮的回答:“追杀我的坏人!”
  “他们为何追杀你?”
  “因为有仇!”
  元一昭一噎,倒是个很直白的理由。
  何吾欢从树上摸下来一片叶子,瞄准一个杀手射了过去,此人应声而倒,元一昭忍不住暗暗佩服,早就听师父说过,武功厉害之人飞花摘叶皆可杀人,这位何公子的武功可是深不可测。
  “怎样,你试试?”何吾欢递给他一片叶子。
  元一昭接过来,试着将内力用在上面,对准一人射去,终归还是首次尝试,不太熟练,仅仅划破衣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