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闻声道意【成长】──渔行舟

时间:2021-03-28 16:34:44  作者:渔行舟

 =================

 
 
文案   
 
  某皇上因为自己曾经住过的村子,闹鬼,所以想亲自“下凡普度众生”带上了某好友,某将军,某将军手下。前去调查案件。
这个案件极其离谱,谁幸运谁会死,而且和十几年前的作案手法一样!
————————————
预防针:我写剧情不带脑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人设和剧情全都崩塌。
 
==================
 
  ☆、白河镇命案
 
  京城的雨终于停了,已经下了三天了,屋檐上残留的雨滴,还在往下掉。
  可能是因为雨的太久了,地上积攒的雨□□,所以今天的早朝过后,大殿上就下了很多泥土。
  薛意在早朝过后就急匆匆的跑回了逸轩阁,沈卿在后面追着他。
  薛意是这个国家的皇帝,和沈卿是两小无猜的好朋友。
  沈卿的父亲是先帝有力的将军,所以从小在宫里长大。可薛意就不同,薛意是在九岁的时候被接回宫的。
  沈卿从小就在宫里,人人见了都要恭候一声,所以性格很自傲。
  薛意刚被接回来的那段时间,他就很不喜欢薛意,尽管他是皇上的儿子。
  因为不喜欢,看不上,沈卿也经常搞恶作剧去吓唬薛意。
  薛意虽然表面上看着很温和,不争不抢,妥妥的好孩子,但表面就是表面,实际上他也不是什么省布的料子,用相同的办法反击过沈卿几次。
  沈卿被吓到了,也就没有再搞了。
  只不过两个人每次见面,都会明里暗里嘲讽对方一番,谁也瞧不上谁。
  后来慢慢的,因为这种习惯,两个人的关系也慢慢贴合了。
  “不是,你跑什么?急着投胎啊?”沈卿一边追一边喊到。
  薛意跑到了逸轩阁的门口,才停了下来。
  沈卿因为体力不支,跑不动了,慢悠悠的走了进去。
  一进去看到薛意在收拾行李,便上去问道:“你急匆匆的跑回来,就是为了收拾行李?你要去哪?”
  薛意说话收拾两不误,答道:“白河镇”
  “白河镇?沈卿思考了一会儿,又道:“就是你之前住的那个镇子?”
  “嗯”
  薛意在九岁之前是住在白河镇的,因为先帝还不知道他有这个儿子,准确的来说,薛意的出生就是一个意外,薛意的母亲萧氏有幸随着他爹萧老爷进宫。
  因为第一次进宫,不熟悉路,所以迷了路,然后就被醉了酒的先帝给宠幸了。
  第二天早上,萧氏提前跑走了,等会到了家,被萧老爷惩治,怀疑她去和哪个狗男人鬼混去了。
  再到后来,被诊出了怀孕,萧老爷大发雷霆,一气之下。把她给赶了出去。
  赶出去之后,整个萧府,皆大欢喜,每个人的心里想法全都一致:这个东西终于出去了!
  “你去哪里干什么?出什么事儿了?还是你好久没回去,想那个地方了?”沈卿问道。
  薛意沉默一阵,放下了手里正在收拾着的行李,对沈卿道:“白河镇出事儿了”
  “啊?”
  薛意今天在朝上,秦尚书,秦书,禀报说白河镇最近出现了很多命案,那些人死的离谱,死者都是有成就,有喜事的人。
  意思也就是,谁家的姑娘要成亲了,那这个姑娘就会死,谁家的儿子中榜了,那这个儿子就会死,而且,即使是年过七旬的老人,有点什么喜事,都会必死无疑。
  “所以你想去看一看?”沈卿问道。
  “嗯”
  沈卿一听,往木椅上一坐,靠着椅把,扇着他那把扇子,说道:“怪不得,怪不得今天唐闻请求调查这个案件的时候你给驳回了”
  薛意道:“如果我把这个案件安排给他,他去调查,然后我也去调查,他是不会让我去的”
  沈卿:“所以……”
  “所以,我就不能把这个案子给他,这样没有命令,他就不就去调查,然后我在神不知鬼不觉的去那里”薛意道。
  沈卿:“……”呵
  沈卿被他这愚蠢的想法给蠢到了,薛意这个人,打他们两个熟络起来就这样,认定了一件事,想好了一件事,准备去做一件事,即使谁去劝他,都不会成功,不撞南墙不死心。如果别人硬不要他做,他就会像这样,找一个“合适且精明”的方法。
  他这种性格,也有人说过:“你去做吧,等你吃了亏就不做了”
  对于这种话,薛意也就是听听,等人家说完了,就和没有说过一样,还是会去做那件事情,但是人家也从来都没有吃亏过,不知道是该说这人运气好,还是该说做事有分寸,又把握,所以不会出错,难搞。
  所以薛意有时候和沈卿说了什么,沈卿也都是听着,没有反驳过。
  这次也一样,薛意认定了,想要去看看,那么他也没办法,即使内心很担心,可说出来的话却是:“不管就不管,你爱去哪去哪,死那了都和我没关系”
  薛意听了噗嗤的笑了一声,因为他自己也知道沈卿是在胡说八道,如果自己真的死了,沈卿还不知道在那个没有人的地方痛哭呢。
  沈卿突然坐直,说道:“你当他是傻子吗?你,皇帝,出宫,瞒他,瞒得住?”又道“好在你没有后宫,京城也很太平,所以你出去了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唐闻那小子多精明啊,你出去了他能不知道?”
  薛意心道:“好像的确如此”
  。
  正当两人想着的时候,逸轩阁的门突然“砰”的响了一声。
  沈卿一看来的人,立马从木椅上站了起来,然后笑道:“唐将军,你也来了啊”
  来的人正是唐闻,唐闻闻言,冲着沈卿点了点头,道:“沈公子”
  沈卿看着唐闻的眼睛从进门起,就盯着薛意那大大小小的包袱不动,他觉得这个气氛不太对,道:“那什么,你们聊,你们聊,我有事儿,就先走了”
  唐闻闻言,从门口走了进来,给沈卿让出了路,道:“沈公子慢走”
  沈卿道了声:“嗯…再见”然后便走了。
  沈卿走了之后,唐闻便把门关了起来,道:“这就是你不让我调查这个案件的原因?”
  薛意道:“你都听到了?你什么时候来的?”
  唐闻叹了口气,道:“听到了”又道,“从‘所以,我不能把这个案件交给他,我神不知鬼不觉的去调查’的时候来的。”
  薛意:“……”
  唐闻道:“你——”
  “反正不管你说什么,我都是要去的”还没有等唐闻说完,薛意就抢了他的话。
  唐闻笑了一下,其实他想说的,并不是这个。而是:“如果你想去,就去吧,我陪你去”
  “啊?真的?”薛意有点不敢相信。
  “真的”唐闻肯定道。
  唐闻其实也知道,薛意舍不得那个镇子,来到皇宫也是迫不得已,虽然那只是一个并不怎么起眼的小镇子,但是薛意从小在那里长大,感情深厚,所以听到关于这个镇子的消息定是会很急。
  薛意道:“那我们就明天出发”
  唐闻笑了一下,点了点头,道了一声:“嗯”
作者有话要说:  我费尽心思,绞尽脑汁,也只能把案情写成这样了,能力不足……
 
  ☆、厄鬼索命案
 
  第二天临近中午他们才出发去往了白河镇。
  四人,除了薛意和仲斯外,还有唐闻的手下,林楠。和,沈卿。
  “沈温言,你不是说你不去吗?现在怎么又去了?”薛意冲着沈卿道。
  沈卿打了一个哈欠,说道:“计划赶不上变化,我又想去了不行?”
  薛意笑了声,没有搭话。
  马车停停走走赶了好几个时辰,现在已经快酉初了。
  沈卿道:“还有多久啊?什么时候到啊?”
  薛意撩开车帘看了外面一眼,道:“应该快了……诶,到了,前面就是”
  他们四人到了白河镇之后,在镇口就碰到了这个镇子的村长。白河镇虽然是一个镇子,但实际上就和村子没什么区别,只是白河镇比白河村好听一点是了。
  这个村长看上去六十有余,腿脚不好,准拄着一根拐杖。旁边还有两个人搀扶着。
  这个村长薛意并不认识,自己好多年没来了,可能是村长换了吧。
  这个村长走上前去,就握住了仲斯的手,道:“咳咳,你们就是来调查这个案子的吧。”
  林楠走到前面说道:“是的,我们是来调查案子的,这位是唐将军,唐闻,那位是沈公子,然后这位是……这位是薛公子”
  村长看着他们就像看到宝似的,道:“唉呀,都这么年轻,个个年轻有为啊”
  薛意笑了一声,道:“您客气了”
  村长瞅着薛意,脸上的笑容越来做欢喜,道:“我腿脚不方便,就先让别人带你们去镇子上的旅店吧”说着他叫来了一个人,“小唯啊,你就带他们去吧”
  那个“小唯”走了过来,道:“公子们好,我叫温唯,那,我就先带你们去旅店吧。”
  虽然是“公子们”但是是个人都可以看出来,他刚来过来,道说完话,就盯着薛意,眼睛没有离开过。
  去旅店的路上,薛意问道:“这个案子大概持续多久了?”
  温唯道:“大概,一个月了吧,其实之前也有过,但是我娘说是传说,我也就没有当回事儿了。”
  薛意道:“多年前?是不是,多年前一个镇子里有一个药店老板,家里面买药,自己去上山摘草药,制作药方子,还在镇子上很有名,被人们称为‘神医’?”
  温唯道:“对对对,他们就是这么给我讲的”
  薛意又道:“这个“神医”是不是还有一个女儿,长得美丽动人,然后这个女儿喜欢上了一个秀才,秀才也喜欢上了这个女儿,但是由于秀才要进京赶考,所以就和“女儿”分离了”
  “后来神医的药铺出现了岔子,研究的药方子里不小心乱插进去了一味草药,然后导致这个药房不灵了,甚至搭上了一条人命”
  “所以这位“神医”从此便背上了“害人”的罪名,被人们骂,然后就在这时,秀才回来了,身边还有一个女人和一个女孩儿”
  “神医的女儿伤心欲绝,质问秀才为什么不信守承诺,秀才给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你们家不能让我出头了’”
  “秀才现在的妻子,是那个镇子上地主家的女儿,他在返京的时候碰到了这位地主女儿,便产生了情愫。”
  “神医的女儿恨铁不成钢,深夜跑到了秀才的家里,用他们家特制的药房,给秀才一家,妻子和女儿,神不知鬼不觉的迷了药,自己也自尽了”
  “其实人们并没有看到是神医的女儿迷的药,只是因为在秀才一家的床头,有神医家的药粉,那种粉只有神医家有,独制的”
  “对吗?”薛意问。
  温唯已经看呆了,问道:“对对对,太对了,公子是怎么知道的?”
  薛意心道:“能不知道吗?这个故事我小时候听的耳朵都长茧子了”
  “哈哈哈,实不相瞒,我曾经在这个村里住过。”薛意道。
  温唯笑道:“啊,那可真是有缘了!”
  薛意和温唯两个人聊得火热,林楠,唐闻,沈卿三人,并肩走在后面看着他们两个。
  沈卿盯着薛意的背影,把那他那把扇子展开放在他的脸前面,只露出了眼睛,问唐闻:“唐将军,有何感想?”
  唐闻冷淡淡的答了一句:“感想?没有感想。”
  随后直径往前走,追上了薛意他们。
  沈卿还是用扇子挡着自己的脸,露出眯着的眼睛,笑道:“‘没有感想’呵”
  沈卿站在原地看着他们,一动不动,还是林楠叫了他一声:“沈公子,走了”
  他才回过神来。
  温唯道:“后来…好像是因为神医的女儿死了之后,被埋在了一个山坡上,山坡后来被建成了镇子,就是现在的白河镇,刚建的那几年,闹过好多命案,死的人和这次一样,谁家有喜事谁死,所以被人们怀疑是神医的女儿见不得别人好,所以变成厄鬼,来索命”
  薛意道:“嗯,差不多就是这样”
  温唯问道:“薛公子,那……你信吗?你信有厄鬼吗?”
  薛意答道:“不信”
  温唯道:“我也不信”
  “那这次死了多少人了?”唐闻的声音从后面穿了过来。
  温唯惊了一下,随后答道:“不算太多,东头的张大爷,因为今年的高粱大丰收,住他家隔壁的青姑娘因为嫁人,西头的李婶因为儿子中榜……”又道,“还有前天的宋姑娘,因为结识了一位良人…反正都挺突然的,而且只是因为这个”
  唐闻问道:“那就没有办丧事?”
  温唯答道:“没有,村长说先不要办,等你们都解决的,再把重新一起办”
  薛意闻言,问道:“这是为何?”
  温唯答道:“不知道,村长没说,也没人回去猜村长的心思。”
  他们说着说着,也就到了旅店,林唯道:“公子,这就是了,我明天早上再过来,你们上吃什么就和老板娘说,老板娘很热/情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