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北雪南香【因缘邂逅】──初又啦啦

时间:2021-03-28 16:17:09  作者:初又啦啦

 =================

 
 
文案   
 
  在大街上捡到一个美男子,就是有点儿骚气,我该怎么办?南怀卿有点儿愁,
再后来,南怀卿才明白,当初以为是初见的相遇,其实是时隔五年的重逢,
一个在南方闻着桂花飘香,一个在北方看看大雪芬芳。
南怀卿x北怀余。余卿cp,攻受已表明,不逆攻受。两个时间线,五年前与现在,感情线会有虐的部分。不会BE,请放心食用。
 
 
  ☆、任是无情亦动人
 
  南怀卿严重怀疑,他,是不是救错了人。
  看着桌上摞着像小山似的盘子,他的牙有点疼。
  “那个,我说……”南怀卿在看到对面的人吃完了三盘子鸡腿后终于忍不住说。
  “嗯?”那人抬起头,嘴角还挂着一抹油丝。
  “你已经吃了七碗饭了,兄台。”南怀卿几乎是咬着牙说。
  而兄台却毫无愧疚之心的说:“反正花的不是我的钱。”
  南怀卿:“……”  
  他想杀人。
  南怀卿是在大街上遇到北怀余的。
  十六个时辰前。
  “臭小子,敢骗本大爷的钱,活腻了是不是?!”
  几声粗野的喝斥传入南怀卿的耳朵,震得他耳膜生疼,循声望去。
  只见几个穿着侍卫衣服的壮汉正在当街殴打一个少年,少年的旁边还躺着一个箱子,里面的都滚了出来,全都是什么劣质脂粉,劣质烟脂
  劣质…………
  反正是一堆劣质的东西。
  路边还有几个人在议论纷纷:“什么深仇大恨啊,打成这样”。
  “这不是往死里打吗?”
  “啊,这人我知道,好像叫北怀余吧,没家没业,整天就知道骗吃骗喝,我都他被骗了不少钱钱,所以说啊,这种人该打。”
  “还不是这骗子的自找的,骗吃骗喝的不说,还骗到人家大户人家去了,他也不想一想,大户人家是他这种人能惹得起的吗?唉,不知好歹嘛,能有什么办法?”
  ……
  不管怎么说,打人是不对的,南怀卿在心里默默的复习了一遍师长从小交给他的知识,他自幼师承名门望族,看到此现象,自是不能袖手旁观。
  “壮士,再大的怨也不必这样往死里打。”南怀卿绕过几名围观者伸手把地上的人拉起来,护在身后。
  那壮汉真打真有劲儿,不由得被这半路杀出来的人吓了一跳,但他们自认为是大户人家的侍卫,飞扬跋扈惯了,刚想开口大骂,却冷不丁的抬头见了一蓝衣少年。
  那少年眉清目秀,眼里好像一汪湖光滟潋,双眼间还透露着几分令人不易察觉的冷,眉眼美得不可方物,明明是只有二十岁出头的少年,却给人一种不敢靠近的距离感。
  那壮汉被这气势逼得退后了几步,似乎还是有些不甘心的说,“明明是他先骗了我……”,话还没说完,只见那蓝衣少年轻轻地揭下缠在自己腰间佩剑上的剑柄的白布,瞬间反射出一阵恰似清泉一样的剑光,围观的众人脸色顿时一变。
  在道上混的,要是不识得这“坠泉”那就是白在这世上走一遭了。
  那壮汉登时脸色一变,面部表情在那一刹那间变得僵硬,随即转头就跑。
  不要活了,这居然是剑絮道的嫡传弟子,更要命的是,这他妈居然是南怀卿!!!
  剑絮道,顾名思义,乃是培养用剑之人的门派,这门派的师长南亦恻心存救世之道,培养出的弟子一个二个都是惊世绝才。
  拔刀相助,不求回报。
  剑絮道的人都以此为心中的信仰。
  而南怀卿,则是剑絮道中最最出色的弟子,江湖上以一把名为“坠泉”的剑名扬天下,受世人所敬佩,据说此人品性高洁,但高冷非常,不是什么人都能靠近的,而且好像之前还失过忆,
  而他的佩剑坠泉在用起来的时候会反射出一湖像清泉一样的剑光,由此得名。
  南怀卿转身扶住少年,问道
  “你还好吧?”
  这少年似乎是被打傻了,呆楞许久,缓缓地抬起头看向他。
  这一看,可不得了了,这少年也是好看的模样,一身深绿色的衣服,虽然有些皱巴巴的,但不令人讨厌,一双桃花眼尤为撩人,微微向上翘的眼尾里有着不易察觉的狂喜,白皙的皮肤上的淤青分外明显,但是并不显得狰狞,反而有些惹人怜爱。
  南怀卿突然感觉心里被挠了一下,
  怎么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
  但是,这少年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
  绿
  太绿了,一身从头到脚全都是绿的,绑着头发的发带是绿的,身上穿的长衫也是绿的,甚至连脚上的靴子也是绿的,最关键的是,绿,还不算什么。这种绿不是普通的翠绿或者青绿,而是深绿。特别绿,非常绿,总之,总结成一句话那就是绿的不能再绿了。
  还好,南怀卿不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不然就真的怀疑这位兄台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了,
  “兄台贵姓?”
  兄台不说话
  “兄台家在哪儿?”
  兄台还是不说话
  “兄台可有朋友在附近?”
  兄台哑了
  “兄台为何流落于此地?”
  兄台聋了
  南怀卿:“  ………”
  “兄台若是不嫌弃,不如先和我回剑絮道吧,我可以让师尊帮忙找一找你的家人。”
  兄台:“好。”
  ………
  南怀卿:“……”
  我为什感觉他是故意的……
  南怀卿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一直看着他的眼神,似乎是狂喜中夹杂着疑惑。
  南怀卿你不是这样的,你不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手臂不自觉地就搭上了他的肩膀,熟练地不像是刚刚才认识的人,
  样子看上去冷冰冰的,身上还是这么软?抱起来好舒服。
  想着,手臂又紧了紧。
  南怀卿在最开始感受到肩膀上多了个热源的时候是下意识地想甩开的,自从他正式修炼道法之后,他就几乎没有和其他人有过任何的肢体接触,但是仅仅过了一秒钟,他突然发现他并不讨厌这温热感,甚至感觉有一点熟悉,
  而且心底滋生出一丝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他回头看了看少年好看的脸,突然明白那是什么感觉了,
  那是一种庆幸和开心。
  南怀卿感觉到很诧异,他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冰山剑客,整日冷着一张脸,他自己都没想到有一天会有这种感觉,
  而且他的直觉告诉他,救这个人将是他做过最不后悔的事
  此时此刻,南怀卿看了看桌子边半人高的盘子,又看了看自己的腰包……
  他脸疼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第一篇文发表了,
感谢支持
鞠躬
 
  ☆、君戏我来我亦卿
 
  南怀卿现在彻底相信这个人是个骗子了。
  看着一叠一叠摞着的的盘子,南怀卿的面部肌肉有一阵子的抽搐,虽然师长经常教导他“钱财乃身外之物”,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微笑着,安静的,目送钱袋里的银子默默离开,况且还是给别人用的,
  然而某位不要脸的人依旧没有良心发现,吃饱喝足之后一拍桌子,说:“掌柜的,结账!”
  掌柜的来了,掌柜的手指有一些颤抖,掌柜的心里默默祈祷,不过也难怪,毕竟这位兄台的饭量……
  真的,太大了。
  后厨养的猪吃都没有这么多……
  再回头一看,明明是丰神如玉的人,虽然标志的脸上有着明显的淤青,但仍然是俊俏的,身段也是极为的修长高挑,怎么………
  吃的这么多?
  南怀卿把钱袋放在桌子上,看着它一点点瘪下去,那神情感觉就是要撕碎了对面的人一样,导致掌柜的在拿钱的时候手指抖得越来越厉害。
  结完帐出去以后,因为这个人呢,身上的伤还没有好,走路还有点跛,只能勉强跟在南怀卿之后
  南怀卿犹豫了很久,语言组织能力几乎较劲了他的脑汁,终于鼓起勇气问到
  “我是不是之前认识你?”
  少年原本就不是很顺畅的脚步顿住了,“你是不记得之前的事了吗?”少年独有的清亮的嗓音听起来有一点委屈。
  南怀卿说:“是的,之前确实是因为一些原因丢失过记忆,我,之前真的见过你对不对?”
  少年闻言垂下了眉眼,南怀卿明明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无缘无故地感觉他好像在难过。
  看到他这幅样子,南怀卿感觉自己心里也不太好受,刚想说些什么
  “你知道吗?我是你爸爸。”
  南怀卿先是一愣,回过神来后就看到了那少年摆着一副“慈父”表情,
  “你小时候我和你娘亲给你吃错药了,所以你就失忆了····”
  ·······
  他刚刚肯定是疯了才觉得这个人会难过,
  他之前肯定是疯癫了才会决定带着他回剑絮道,
  真的是后悔死了,干嘛要救这个人… 
  南怀卿连看都不想看他一眼,直接快步走开,
  甩他离开,千里之外,他不要回来
  突然背后一热,少年一个小跳,黏在了他身上,紧紧地从背后扒住了南怀卿,动作熟练地有些诡异,
  “走那么快干什么?”
  声音轻佻,是属于那种勾人心弦的类型,更何况是贴在耳边说的,南怀卿耳朵一下子就红了,那抹绯色还悄悄爬上了白皙的面颊。
  咳咳咳,他脸红什么?不都是男人吗?,出息!
  “长的明明这么漂亮,心怎么就那么冷呢,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南怀卿的脸变得更红了,当然,和刚才不一样,现在,那是气的。
  南怀卿的长相确实特别漂亮,没错,是,特、别、漂、亮。就刚刚被师父从街上捡回来的时候就被大师兄叫成了小师妹,小时候如果有的时候大师兄他们心血来潮,还会被迫穿上女装,当然只限于小时候。但是他一直都很反感别人说他漂亮,谁说就会砍死谁,包括大师兄他们,如今居然被一个江湖骗子当众说漂亮,是可忍,孰不可忍!!!
  就在南怀卿气急败坏要拔出剑的刹那,手指上突然传来一丝温热,这丝温热一直从手心蔓延到了指尖。
  温热的有点熟悉,有点让人不想离开。
  “别生气嘛,开个玩笑而已。”依旧是那轻佻而不要脸的声音,
  南怀卿惊呆了,不仅是因为他碰了他的手,而是因为北怀余的手覆在他的手上面后,他居然完全拔不出剑来!除了内力深厚之人,没谁可以在短时间之内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力量,他微微低头,覆在他手上的那双手修长而纤细,完全看不出它所发出的力量,
  他转头看向他,少年也瞬间收了手
  “你也是习武之人?”
  “不是”那少年漫不经心地说,但是声音里添了一丝不爽,
  “那为何你的内力如此深厚?”刚才那一下,看似没用力,实则用了七分内力,南怀卿也是习武之人,并且是其中的佼佼者,自然他感觉的出来。而且···为什么总是会有熟悉的感觉?
  “因为我吃的多。”
  南怀卿“…………”
  吃得多···好吧,这理由他居然无法反驳,
  刚刚还想问什么,却突然闻到了一股劣质香料的味道,然后瞬间软了身子。
  “你…………!”南怀卿的一双杏仁眼顿时瞪圆了几分。
  少年笑嘻嘻地扶住他,说“:我不是什么习武之人,我就是个骗子,我不仅讹钱,也讹人。”
  ………
  南怀清现在特别怀疑人生。
  堂堂一个七尺男儿被劣质软骨散软了身子也就算了,之后被另外一个男人扛在肩上,一路来到了客栈
  最重要的是,开房用的是他的钱!!!
  不过他现在至少确认了一个观念—— 此人是习武之人,之前受的伤是装的,之前挨打也是装的,而且力气特别大,还有,好像总是感觉自己认识他……
  当然,力气大这点外表是看不出来,毕竟那么帅的人,谁能相信他能一膀子把门打飞。
  他总算是认同了师父教导他的“不可以貌取人”这句话,至少这句话用在他身上是这样,谁能想到这么好看的少年力气和牛一样大,吃的和猪一样多…
  但是…吃的这么多,为什么身材还是那么好?
  南怀卿心里有一点不平衡,
  好在劣质的东西就是劣质,不过半柱□□夫那劣质软骨香的功力就散了,
  身上的无力感一消失,南怀卿就从床上跃下来,直奔着出口而去
  “去哪儿?”
  南怀卿被这声音吓得一激灵,心理阴影都被吓出来了,转头看向靠着墙角坏笑的那人,忍住了不知道第几次想杀了他的念头,努力摆出一副高冷的面孔,说:“你管我。”
  少年挑了挑眉毛,说:“那你就别出去了。”说着便轻轻掩上了门,修长的身材抵着门,一副无赖的样子。
  哦不,一副好看的无赖的样子。
  “ 你…能不能要点脸。”南怀卿感觉自己的牙龈都要被被震碎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