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王牌逃生员【灵异神怪】──孤灯

时间:2021-03-28 07:46:40  作者:孤灯
 
  一次测试,所有人被绑定了逃杀腕表,任务持续升级,险象迭生。
  他们为了活命,巴结在洛韫身后。
  只有陌微雨独秀,她一直认为自己生活在深渊里,不配拥有阳光,所有人都针对她,认为她活不到最后。
  岂料,当有人给陌微雨下绊子时。
  第一人想要夺走她的卡牌。
  却被洛韫连同他的家人都送进了监狱。
  第二人,抢了她的功劳。
  却被打肿了脸,成了陌微雨小跟班。
  第三人,背叛了她。
  最后,洛韫让其一无所有。
  后来,在黄道村,遇见了诡异的村民,他们被黄鼠狼追杀,吓得东逃西窜,只有陌微雨和洛韫面不改色,还能有闲情逸致眉来眼去。
  这时他们才明白,他们不过都是这场逃杀游戏的陪衬品。
  陌微雨:你这么帮我,我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
  洛韫:我比较贪,光是身可不够。
  #从那以后,他们都知道,陌微雨就是洛韫心中的白月光#
  ◎本文慢热,只有一个世界
  ◎无金手指,如果不满,轻一点喷
  ◎中期感情线微虐,he
 
 
 
第1章 
  “这孩子居然害死了自己的亲妈,真可笑,要换做是我,我恨不得掐死……”
  周围一片烟雾朦胧,灵堂上一副玻璃棺材里静静躺着一名女子,五官柔和娴美。
  她脸色苍白,即使抹上了厚重的彩妆,依旧难以掩盖显露的尸斑。
  一名女孩静坐在一旁陪伴着,女孩垂着眼,让人看不清里头的色彩,周围时不时会传来哭泣,唯独女孩显得鹤立鸡群,一声不吭。
  灵堂前每次有人进来祭拜完后,都会观一观那女子的尸首,也总会指责着一声不吭的女孩。
  “怎么连哭都不哭啊?”
  “你看她静静坐在那里,连个忏悔的样子都没有,又怎么可能会哭呢?”
  这些人的言语直戳人心,似乎恨不得撬开女孩脑部,看看其里头的构造。
  女孩攥拳:“我没有害死我妈。”
  女孩的反驳,就等于驳了他们的面子,驳了他们的威严,就只能招来更痛恨、更无情的斥责,他们的眼神能将人撕碎。
  “怎么,难道你妈不是因为你才被车撞死的吗?我的话是不是戳中你心窝子了?这么急着跳脚。”
  女孩又沉默着。
  “不说话就行了吗?你看你,一滴眼泪都没有,是我都能从棺材里气得坐起。”
  言语成了千斤重担,令本就孤身一人的女孩垂下了脑袋。
  周围的人喋喋不休,忽然,棺中尸首睁开双眼,眼角之处流淌下血泪,正瞪着呆呆的女孩!!
  房间里的闹铃「滴滴」持续响着。
  昏暗的房间内有着轻微局促不安的呼吸声,床柜上的电子钟伴随着气息一节节跳动着,渐渐地,喘息越来越快,宛若要与电子钟竞速;
  床上的女生惊得坐起,她额上细碎的发丝被汗水侵湿,紧紧贴服着。
  “又做梦了……”陌微雨感觉浑身发冷,好似刚从冰河里爬出,她轻轻捋顺发丝,满眼的血丝显然是睡不安稳而导致。
  梦里的血色双眼挥之不去,似责怪,似怨恨,令她心底的苦涩充斥着味蕾,每吞咽一下就难受一次,陌微雨甩头,将苦涩感甩去。
  她关闭电子钟,下床走向窗口边的桌子旁,轻轻将窗打开缝隙,冬季的冷风吹进,和一盆冰水撒面一样,令她清醒些许。
  她生活在环山环水的雾都,因此水气难散,常常会悄无声息升腾起朦胧的雾气。
  而此刻,窗外的雾气遮掩了周围的景色,只能依稀看清些许人影晃动。
  她深呼吸,将清晨的一抹轻爽感吸入肺中,心情感觉舒适后,她走向浴室快速洗漱着,换上校服,直接去了厨房。
  陌微雨打开冰箱,里面基本空空如也,只剩两个鸡蛋和一片面包干,她迟疑片刻,将其全部取出。
  她熟练开火热锅,倒油煎鸡蛋。
  陌微雨不自觉将目光投向冰箱门上,目光略出神,那里原本贴着几张小相片,现在却被撕毁得干干净净。
  鼻尖嗅到了一股焦味,陌微雨回神,赶忙将两个荷包蛋倒入碗中,最后将面包也热炸了一下,一顿简单的早晨做成。
  她将早餐放在桌上,眼睛瞥向另外一扇紧闭的房门,背起书包离去,当门被关上,家里就像失去了声音。
  暮气沉沉,不在有活力。
  此刻南方的天气将冷未冷,清晨冰凉的气息令忙碌的人群哈出徐徐烟煴,混合着周围的雾气显得不那么起眼。
  陌微雨是雾都高校的高二生,也是雾都最负盛名的高校,聚集着许多达官贵人的孩子,以她的成绩和家世,该校其实已经婉拒过她;
  但却在她妈妈死后,她收到了入学通知书,以体育特长生的名义进入雾都高校就读。
  陌微雨看了眼天空,厚重的雾水就像这件事一样,萦绕在心头,无法剥开。
  她灵巧避开人群,像往常一样,脚步停在寻人电子墙边上,静静地看着,还拿出了手机,翻看之前记录过的痕迹,没有任何变化:“是我的错觉吗?”
  忽然,一阵阵肉香掠过鼻尖,勾起她腹中饥饿,她侧目一看,许多人争先恐后在包子铺排队,明明该是最有朝气的时候;
  可这些人在她的眼里就像木偶,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像是□□控了的。
  就像红裙的张姐,丈夫出轨,这事她小区里的人都知道。
  然而即便这样,张姐依旧如常来此买着肉包,一杯豆浆。
  日复一日,从来没有改变,连基本的愤怒,在张姐脸上也根本看不见,这是陌微雨所不能理解的。
  “喵!”
  陌微雨一愣,低头一看,一只独眼黑猫正盯着她看,似乎有些眼熟,她抬头去翻看电子墙,果然看见一只独眼黑猫,主人正用重金求寻。
  当她再次一低头,黑猫却已不见,她环顾四周,因为雾看不太清周围。
  “微雨,我买多了几个肉包,你要不要……”张姐看见了她,朝她挥手打招呼。
  “我赶着上学。”陌微雨无奈放弃,摇头转身,再次奔跑,“抱歉……”
  就在这时,本就浓厚的雾再次加厚,雾中隐约闪动着灯光,待她停住脚步,一辆动能汽车从她身旁呼啸而过,掠过的凉风扯起她鬓角发丝。
  陌微雨心悸后退了几步,她扶着寻人电子墙,双腿颤抖着,身躯渐渐靠着电子墙,软腿半跪。
  “微雨……”
  张姐匆匆跑来,将她搀扶,张姐个不高,因为穿高跟鞋,所以比陌微雨高出些许。
  “你没事吧?”张姐松开她。
  “没事……”陌微雨摇摇头,回头看了眼电子墙上的时间,“张姐,我要迟到了,先走了。”
  “等等,这个你带着去学校吃。”
  张姐拉着她,热情地将其中一袋包子塞入她手中,陌微雨不想要,又推了回去,说了声抱歉,在转身的一瞬,恰巧撞上一僵硬的躯体,令她摔倒在地。
  “何白白!”她抬眼一看。
  何白白身穿蓝色条纹西服,臂膀上还带着值日生的标识袖章,人如其名,长得是白净阳光帅气的类型,也深受雾都高校的女孩欢迎。
  “你不是体育生吗,好歹跑快点行不行,都快迟到了。”
  何白白一脸怒气,语气更是透着不屑,“别总是拖累你班级,今年说不定你班因为你还要降到C班!”
  陌微雨抿唇。
  雾都高校的纪律很严,每个班级都有排行,通过学生的学习、着装,品行进行加分扣分,每年分数低的班级,都会被评为C班,也就是慢班;但C班又被学生暗自称为渣班。
  张姐似乎是被何白白的态度吓到,她急忙扶起陌微雨:“抱歉抱歉,刚刚都是因为我拦着她,你们快去学校吧,我就先回去了。”
  张姐说完,大步离去。
  “你不是值日生吗,为什么突然跑出来?”陌微雨拧着眉,她可不信对方是好心。
  “你以为我想跑出来,我巴不得你迟到被老师训。”何白白气呼呼,瞪了她一眼,“是洛检委叫我出来找你的。”
  “洛韫?”怎么又是她!
  “对对对,麻烦你以后自觉早起一点,真搞不懂你,住在园林学区房还能迟到那么多次。”
  何白白率先往学校方向回跑,“快点,别害我也扣分。”
  陌微雨皱眉,跟在他身后奔跑。
  周围的雾散不开,陌微雨觉得有点奇怪,平日里虽然也起雾,但从来不会像今天一样,厚重得难辨四周。
  校门口只余三三两两的学生,有些女生身穿运动校服。
  但大部分还是穿着裙装,这也是这所贵族高校的特色,校长考虑有些女生不爱穿裙子,且上体育课又必须穿运动服。
  所以女生校服分为两款,一款像运动服,一款偏淑女,也是雾都高校大部分女孩的着装。
  陌微雨不爱穿裙子,她大部分时候都是穿的运动校服,裙子运动不方便。
  而且有些男生就喜欢掀女孩子裙底,眼神还喜欢往女生大腿处瞥,这令她很不舒服。
  学校门口站着许多执勤的学生,其中一人气质最为令人难以忽视,对方长发随风摇摆,额前有一些发丝鞭成繁杂的蜈蚣辫,亭亭而立令气场拔高,她的左臂别着纪检委员四个字的红色袖章。
  洛韫,也是她的同班同学兼邻居!
  这也是陌微雨在小区无意间撞见她
  才知道的。
  从那时起,洛韫总是有意无意想帮她补习,她总觉得这人热情的有些违和,接触了一年,以洛韫日常对他人不远不近的表现来说,是绝不会主动帮人补习的。
  似乎,从妈妈死后,她周围的人都变得奇奇怪怪,她不明白是人真的会变,还是她至今不能适应现在的生活。
  “别发愣……”洛韫的校服穿得整整齐齐,蓝色条纹的女士西服配套一款杏黄色短裙,足以令人频频侧目。
  陌微雨没有说什么,她踏入校门。
  就在越过洛韫身旁时,手臂忽然被拽,令她错愕回头,与对方的星眸猝不及防相撞!!
  陌微雨心脏遽然跳跃着。
 
 
第2章 
  “你干嘛……”陌微雨忽然被她拉着,心脏遽然慢了半拍。
  洛韫倾身靠近,她的眸子在陌微雨眼底放大,锐利的目光极具压迫感,令心脏快跳着,呼吸变得略急,脑袋与身体更是反应慢了半拍。
  洛韫的力气不大,所以陌微雨的手腕能够清晰感觉到那双柔荑的掌心,是纤细不沾油盐的双手,指尖细长,很适合创造艺术。
  “你……”到底想干嘛?
  “和你说过很多次,衣服穿戴整齐,别害整个班级因为你扣分。”
  洛韫将陌微雨晚起的衣袖一丝不苟抚顺,她低着眸子,“翘起的裤脚需要我帮你放下吗?”
  “不……不用了。”陌微雨感觉双颊发烫,感觉自己无意间给别人带去了麻烦。她蹲下身放下卷起的裤脚,“可以了吗?”
  “恩……”洛韫语气轻似羽毛。
  一旁的何白白见状,咬牙切齿。
  陌微雨和洛韫面对面站着,总免不了高效的回头率,洛韫是美的,不看脸,光是她的双眼放出的视线,就能牵引着人的心房。
  “如果你想说谢谢的话,可以直说。”洛韫眼角一瞥,刚好瞧见陌微雨的那双大眼,像夜空繁星崔瑶,却又深邃难懂。
  盯着别人看,无疑是不礼貌的,更何况还被抓包,陌微雨一下子就处在了弱风。她憋了一会才说:“抱歉,我刚刚是出门太急了。”
  “比起道歉,我更想听声谢谢。”
  陌微雨闻言,抿嘴不再开口。
  “要迟到了……”洛韫见她沉默不语,没有过多为难,她随意说,“快回教室!”
  “你们都先回去。”
  何白白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陌微雨跟在何白白身后上了楼,因为早读迟到,所以她想大步越过他,却被他用肩膀撞了一下,导致她重重碰了墙。
  何白白扬起笑容,满眼嘲笑。
  陌微雨重新站好上楼,不去理会这人,越过他时,她脚边忽然出现一只脚,试图绊倒她,她勾唇,毫不犹豫一脚踏上。
  “啊——”何白白疼得缩脚,弯腰揉了下脚背,恶狠狠瞪了一眼她娇小的背影,起手挥动,“陌微雨,你找打是吧?”
  “老师好……”
  陌微雨没有理会,刚上楼就看见一旁的历史老师正杵在角落,低头愁眉看着手机,手指一直在按着屏幕,好像是在发消息,她礼貌性喊了句。
  “嗯嗯,你先回教室,何白白我会教训的。”历史老师闻言,这才抬起头,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将手机收了起来。
  陌微雨迟疑片刻,还是进了教室。
  教室里充满了朗读与嘈杂声。
  陌微雨一进教室,直奔座位,无视周围同学的异样眼光,她将书包挂在桌子右边,指尖轻轻在桌面点了一下后亮起。
  整张桌子的桌面,有一半是一块屏幕,雾都高校大部分教学都是通过这种电子方式教学,包括写作业以及小测试,这个世纪的国家科技已经得到质的飞跃,像雾都高校这种教学方式不在少数。
  她输入账号,登录了学习界面。
  “给你的……”穆欣然将一瓶牛奶放在她的课桌上,“你个子本来就矮,再不吃早餐,小心不长个。”
  她的身高一米六二,坐在中排,以前是个小胖妹,最近是一天瘦过一天,圆脸拉长了许多、眼睛大了许多,鼻梁高了许多,反倒是成了个小美人。
  陌微雨抿了抿唇,没有接过:“不用,我吃过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