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小瑶枝【甜文】──戏文

时间:2021-03-28 07:44:25  作者:戏文

 

  假纨绔小侯爷攻 x 清流戏子受
  重逢梗,古早狗血味,HE
  1.老狼掉马x野猫沦陷
  2.老狼是装老狼,实则很嫩。
  3.攻最初是逢场作戏,后来陷入了
  4.受从头到尾陷入
  -
  食用提示:
  总体来讲是个甜文!
  1.前期主受视角,后期混合视角
  2.HE!HE!
  3.微虐章24-34,不喜可跳,其余不虐
 
 
第1章 阴差阳错
  “公子啊,这伤寒的药要按时吃的。一日三副,三碗水煎做一碗。”
  沈成玦付了药要钱,拿起药,匆匆离开。
  他熟悉地穿梭在枣花胡同里,一路的香风艳曲。接着一拐,进了里面一间南风馆。
  这是整条枣花胡同名气最大的南风馆。
  “师哥,你怎么样了?”
  他师哥李小园昨儿还好好的,早上却突然病倒,连床都下不来。偏巧沈成玦今日起了一个大早,看他这病恹恹的模样,便着急忙慌出去抓药。
  药抓回来,人却更严重了,已经连话都说不出。
  “你可是咱们的红牌子,这怎么行啊。主人来了要怪罪我没照顾好你的。”
  李小园不说话,还在躺着。单拿眼珠子轱辘了一下,往他那边瞅瞅。
  沈成玦叹了一口气。
  师哥唱正旦,他弹琵琶。牡丹旁边的一片绿叶,说的就是他。现在倒好——牡丹躺下了,剩他一个绿叶,今晚还怎么上台?
  沈成玦就准备打水来洗漱,刚端了脸盆回来,就听到外面一阵骚乱,嚓嚓脚步声里,还混杂着慌张的吆喝声:
  “狗腿子来抓人了,躲着躲着!”
  “抓住就送走,给东厂的老阉唱曲儿……”
  这时辰,整条胡同分明都还没开张。沈成玦刚回来,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回忆了一下,今个堂子里的人确实少了很多,就好奇地起身准备往外面看。结果刚走到正门口,隔扇门“砰”一声,猛地被人从外面推开。
  沈成玦鼻尖被砸的生疼,当即捂住鼻梁,眼中泛出泪花来。
  再睁眼看,几个锦衣卫和十来个东厂番子腰间挎刀,在门口堵着。沈成玦许久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了,顿时像木头一样,僵愣在原地。
  “大,大人有何贵干?”沈成玦有点结巴地问,顺势往旁边让开一大步。
  带头的锦衣卫大步走进来:“你们谁是管事儿的?”他在正堂里站住,四下扫看。
  “主人要入了夜才来,这会儿还在……在城西胡同的宅子里。”师哥一病倒,整个馆子里他最大。他心里虽然憷,却不得不站出来回话。
  “你们红牌是哪个?”
  “是……”沈成玦正要说,却突然想起师哥李小园病了,要是被他们抓走,人可怎么办?
  他支支吾吾,想了半天也不敢说,却看到李小园从榻上支起一只手,颤颤巍巍地指着他。
  沈成玦惊住了,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见带头的锦衣卫吆喝了一句:
  “带走!”
  上来两个番子就架着他往外走。
  “不是我!不是!”沈成玦惶惶地辩解,可是这辩解却显得十分无力。
  右边那番子就轻蔑地笑了:“嗐,都说不是,你们扭捏啥?督公让你去,那是抬举你!还想要命就跟着走!”
  沈成玦还是惜命的,他听了这话,悻悻地闭上嘴。回头瞅了一眼,榻上——榻上的李小园已经坐起来了,看着一点儿不像带病之人。
  沈成玦突然就想明白了什么。
  一路沈成玦都迷糊,跟着番子们进到一个院子里。
  “叫什么?”沈成玦站在一处桌案前,登记造册的人坐在那儿问他,那架势跟审犯人一样。
  沈成玦更害怕了。他抬头往房里看了看,里面还站了几人,看打扮像小唱或是弹琴吹笙的。他讷讷的回:“瑶枝。”
  又突然没头没尾地说:“我,我只卖曲子,不卖别的!”
  “本名叫什么?”登记造册的没抬头,还在册子上写字。
  “沈,沈成玦。”都出来勾栏里混饭了,哪还有问人家本名的?沈成玦一头雾水。
  “都会些什么?”那人又问他,这次倒是抬头看了。边看还边低头记着什么,沈成玦好奇地往他册子上瞄一眼——狗爬字,在“沈成玦”三个字后面跟着“瘦,白,柳腰,眼下有痣。”
  沈成玦:……
  “会琵琶,也能唱花旦。”沈成玦想了想,低低的补上一句:“还会写曲子,会填词……”
  那人正写着,听到此话又抬头看他几眼,没说什么,反拿笔杆往里一指:“进去吧。”
  一进去,迎头看见的是名头戴海棠花的小唱,一身藕色袍子,模样像个唱正旦的,脸上浅浅揉了胭脂,颇妖艳。身上首饰不少,动一下叮当地响。
  沈成玦绕过他往里走。
  里面几个就稍微素了些,但也都长得不赖,瞧一眼就知道,都是美人坯子。
  一共五个人,数他最平庸了。
  本该是李小园来的。也许把师哥放到这里边,才合适些。他在愤然之余,突兀地生出了一点自卑。
  正想着,有两个人聊了起来,沈成玦便转过去听他们对话:
  “咱们是要去哪儿承应?”
  “那个大人说是去,去……水绘别苑。”
  戴海棠那个小唱回头,表情很嫌恶的地说:“什么地方不好去,非让咱们去那儿。”
  听他这语气,不像什么好地方。沈成玦惴惴地问:“水绘别苑是谁的园子?”
  他这话一问出来,其他四个人都沉默住了,像是避讳着什么。
  真·废稿存放。
  人菜又爱写,多谢观阅。
 
 
第2章 相遇
  马车一停,沈城玦几个人便从车上姗姗下来,跟着领路的婢女,往别苑里走。
  穿过一片郁郁的冷竹林,便有玉白的石阶垫在草上。再往前,是一方波光粼粼的池塘,旁边错落有致立着好几处水榭。
  沈成玦抱着琵琶,不禁多看了几眼这雅致的园子。
  正看着,前面过来一人快步往外走,旁边还带了两个长随。
  而沈成玦还沉浸在这院子里,有些走神。他没看前面,光顾着看池塘里的睡莲了。身前四人都已避开,只留了他站最后,还在池塘旁边缓步神游。
  来人见到打头的那名小唱头戴海棠花,打扮得花枝招展,便停下脚步,皱着眉头问旁边长随:“他们来做什么的。”
  长随低声回他:“督公想听曲儿,让他们来承应。之前那几个……”小厮又压了压声音,别有意味地说:“病死了。”
  沈成玦听到有私语声,才回过神往小径上看。
  一回头正瞧见这人,约莫二十出头,一身玄袍带着暗云纹,池水把日光返上来,那料子便流光溢彩的。在往上瞧,是很年轻的一张脸,被锦衣华服衬得俊朗,透着一种贵家子弟的倨傲神情。
  这人正在打量最前头簪海棠的那名小唱。听到长随回话,原本寡淡的眉目中透出一丝瞧不上的鄙夷。
  可仅此一瞬,又换回方才的不咸不淡的神情。
  沈成玦把这些瞧地真切。于是他往旁边挪了挪,让出道路。
  长随复又低声说了几句话。这人便拧起眉头,开口了:
  “干什么不好,非要干这个。”
  前面四个小唱像是司空见惯,都低下头,不出一言。
  可他沈成玦不习惯。
  师哥都干啥他不清楚,但他就是个弹琵琶的,缺人了顶个花旦唱一唱。他作曲子、写词儿。他的曲子,教坊司的正旦都唱过。又不是出来卖身,这有什么可丢人的?
  被抄家那年,他还是个半大孩子,不然谁想来勾栏里混呢。
  沈成玦虽然低着头,却用鼻子重重出了个气。
  这人显然也听见了,迈着步子过来。走到他跟前,像是在打量他。停了好一会儿才说:
  “你好像有意见?”
  沈成玦左手托琵琶,头依旧低着。他望着这人的缎面靴,赌气似的不回话。沉默见一道光晃眼,沈城玦不自觉得把眼眯起来。这才瞧清楚,是那人手里的折扇,前后扇面儿都泥了金粉,正展开着,来回扇。
  “叫什么,多大了。”这人又问他。语气寡淡,听不出来喜怒。
  沈成玦不太高兴,正在想他是要说真名,还是花名。还没想明白,旁边站着的小厮凶神恶煞地就吼他:“我们候……”
  这人一抬扇子,截住了小厮下面的话。
  沈成玦被这一嗓子给吓着了。他定了定神,才说:“小瑶枝。十六。”
  “年龄不大,脾气不小。”是很轻蔑地语气,“抬头我瞧瞧。”
  沈成玦不欲与他纠缠,便低声说:“草民就是个弹琵琶的。容貌丑陋,怕是要污了大人的眼。”
  那把金扇子不摇了,唰地合上,直直去挑他下颌。
  沈成玦随着他的动作,不驯地回望过去。
 
 
第3章 贵客
  这回真真四目相对了。
  沈成玦才把人看清——这人正偏着头瞧他,一双柳叶眼里透着冷厉的目光,还是刚才那种不屑的样子,却也带了一丝好奇。
  看了有一会儿,才放下金扇子,轻笑了一声:“长得不怎么样,但也谈不上污了眼。”视线又对着沈成玦上下扫了扫:“身段儿还成。”
  沈成玦听了,脸上先红又白,说不出话来。只恼火的瞪了他一眼。
  一番讽刺下来,这人总算是满足了,手在后面背着,转身像是要走。
  沈辞卿白了一眼他的背影,低低说了一句:“老、纨、绔。”
  那人背影滞了滞,稍稍偏过头瞧他一眼。
  沈成玦被原封不动的送回了枣花胡同的馆子里。送他回来的番子一路都不与他说话,像是在刻意保持着距离。
  临走了,番子回头撂下一句:“得罪了侯爷,你好自为之。”
  侯爷?
  沈成玦笑了。那都是天上的人,能特地下凡,跑来跟他一个泥巴里打滚儿的计较?
  晚上馆主人知道了,把他叫到正堂里劈头盖脸一顿骂,荤荤素素的,沈成玦就那么听着。脸没红,就是耳朵疼。
  “你以为你弹琵琶就高贵了,就不是个倌儿?不是个戏子?”
  主人最见不得他这副油盐不进的模样,跷着二郎腿,抿一口茶继续开骂:
  “你当自己是个什么狗屁?还以为你是沈家小公子呢?醒醒吧!你现在就一癞蛤蟆,天鹅肉在前边放着,你还敢上去吐唾沫?!”
  沈成玦不吭声。
  “我看你真是活腻歪了。你跟你师哥没一个省心!一个跟我装病,一个跟我作死!”
  沈成玦稍微抬了抬头——主人也知道师哥装病了。
  “今晚有个大人要来,你俩给我好好表现!搞砸了大家伙儿就一起去喝西北风!”
  馆主人“哐”一声把茶盏搁下,临走前还拿指头点了点沈成玦的脑门儿。
  沈成玦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撩开帘子要出去。
  夕阳斜照进院子里,把院子里那颗老槐树照的金红一片。沈成玦觉得有些刺眼,就把头扭开了。
  沈成玦知道,这抹夕阳在这条街就是晨光。外边吉祥街的小摊贩已经收摊儿往家走了,但枣花胡同的一天,现在才刚开始。
  天色一暗下来,枣花胡同就明亮了。从挨着吉祥街的胡同口,一路张灯结彩的亮到最里边儿。
  一整条枣花胡同里,基本全是南风馆,不管生意是荤的还是素的,名字却都风雅。什么赏月阁,仙人斋,琼花台。最大的一家是沈成玦所在的这家,偏偏还就没写名字,一块大白牌。干这一行的,都叫它“寒馆”。
  朝廷不让狎妓,但凡是个女的,连侑酒都不让。可一换成男人,朝廷就不管了。唱曲儿的戏馆因此兴盛了起来,枣花胡同就在这行里颇有盛名了。
  沈成玦洗漱去了,隐隐约约听到外面的小唱谈话:
  “今晚有大人要来,主人说他没点名,只说要听最好的曲儿。”
  “最好的?干脆把杨雀仙请过来唱,再让沈二哥弹琵琶。”
  寒馆的小唱都师从曾经的秦淮名唱“杨雀仙”。杨雀仙每月初才来寒馆一次,其他时候不露面,神神秘秘的。
  按照辈分排,首席大弟子便是“李小园”,沈成玦的师哥。沈成玦排老二,有些小辈不好意思叫他花名“瑶枝”,都叫他沈二哥。
  沈成玦刚收拾好,就看见他师哥李小园打扮的花儿一样,施施然从里面走出来。
  他看见沈成玦,先是愣了愣,接着就支支吾吾说:“那天……是师哥对不住你。”
  沈成玦瞥了他一眼,带着点赌气的意思:“没事儿师哥。我命贱,死不了。”他又想了想,李小园身世也颇为凄惨,就宽慰了一句:“都过去了,别想了。一会儿要上台呢。”
  李小园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还是老二待我好。”
  李小园长的艳,总有人嫉妒他。沈成玦倒没什么想法,还愿意跟他玩儿。
  沈成玦“噌、噌”的拿指甲击了两下弦,稍微调调音,就准备去前边台子候着。
  寒馆分前院与后院,后院的堂子是馆主人、小唱们的地盘,不待客。前院是待客的,三层高的露天大茶馆半围着,中央的梨木架子搭着大红布,事整个枣花胡同最气派的戏台子。
  沈成玦随意往上扫了一眼,就看见二楼东厢房进去一个人,一身宝蓝的袍子,看身形好像在哪儿见过。这本来没什么,可后面乌泱泱跟了十几个人,这就有点夸张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