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风声需还情债【校园】──沐风辰

时间:2021-03-28 06:52:32  作者:沐风辰
 
民国时期的李宁玉顾晓梦,处在那个时代,短短相处却又要分离,独身几十年,重新遇见,李宁玉,该还的情债,该兑现诺言了。
 
 
第1章  大梦初醒
  “不要!” 顾晓梦再一次惊醒,看了看手机,才凌晨三点,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了,一次次梦见有一个人抱着自己,下一秒却躺在了冰冷的床上,盖着白布...这些场景太过真实,真实到自己都分不清这是影视剧还是亲身经历。
  顾晓梦起身倚靠在床头边,擦拭干净额头的汗珠,目光呆滞的抱住自己的双腿试图回忆更多梦境的内容。
  一条船?一身红裙子?一栋古老的建筑别墅?还有一个模糊不清的人,一个女人。军装?还有什么?她想不起来了,眉头更加紧皱着,迟迟无法舒展。
  被惊醒时心脏还在狂跳,休息了好一会,拿起手机在网上查阅,是否曾经有过一部电视剧,让自己看过印在脑子里?这不是第一次查阅资料,父亲的书房里有她的专柜,她放置了大量民国时期的资料。还没看完罢了。这些梦境是在顾晓梦很小时候之后一直反复出现的,只不过十四岁之后愈演愈甚。
  再次入睡,不知道又会出现什么场景?
  “爸爸,早。” 顾晓梦从楼上下来,家教使然,在餐桌上,有些礼节还是不可少的。偌大的房子里只有他们父女二人有真正的血缘关系了。
  顾民章看着初长成人的女儿,出落得越发伶俐美貌优秀。不禁欣慰自己一个男人照顾孩子总算没辜负晓梦妈妈临终前的嘱托,这些年身边不是没女人,只是她们都比不上晓梦的母亲。那样温柔聪慧 。晓梦像极了她。每每看着女儿平安出现在自己眼前,心里会很踏实.
  “没睡好?”顾民章看着晓梦揉着太阳穴,一身疲惫感~
  “是,还是那些场景。”晓梦没说太多,跟父亲也总会保持刻意距离。或许母亲在会更好些,不过已经习惯了。
  顾民章想说些什么,不过还是住嘴了,他担心,晓梦会不会也有前世的记忆?如果和自己一样,可是若没能碰见这一世的李宁玉,自己的女儿晓梦又要再次经历上一世的痛哭,他于心不忍啊!
  吃了点东西~
  “爸爸,我该去学校了。” 顾晓梦起身离开餐桌,已经大二开学的晓梦并不住宿,这所学校每天下午三点就不再有课了,偶尔排课一天都没有自己的课。
  “公司还有会议,今天不送你了”顾民章经历上一世后,怕女儿再次出现危险,总会亲自去送,不管是密码船还是裘庄都危险极了。
  “爸爸,我长大了,放心吧。”晓梦临出门前冲父亲微笑了一下。晓梦这一世没有那么活泼开朗,倒有些,有些沉闷,像极了她后来的那些日子...
  踏进校园~
  晓梦感觉到自己好像有一个人需要去寻找,可会是谁 又在哪呢?
  “晓梦!” 林修齐在后面突然摸上了晓梦肩膀。
  “哎呦!嘶!疼,疼啊!”林修齐疼的龇牙咧嘴,一副痛哭不堪的样子。
  “条件反射,说过很多次,是你没记性罢了。”顾晓梦放开他,自顾自的往前走,一点没有看见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林修齐的喜悦。
  “喂!晓梦!你等我一下好吧!”林修齐这个人阳光热情,面对顾晓梦这个多年好友更是获得了一个唠叨的称呼。其实也不是,如果林修齐对别人这么热情,估计这学校女生应该都得开心的不行。林修齐也看不上她们,就一个劲往顾晓梦身边凑,顾晓梦越不搭理他,他越来劲,直到她烦了瞪他了,他才消停会......
  真不知道林伯伯如此一个稳重的人怎么生出这么个不着四六的儿子来??
  “快走!迟到了!” 数学系金融学的功课在大一更加繁忙,进入大二看了排课表不知为何反而轻松些。不想跟林修齐多做纠缠,但果不其然,有了林修齐,一切都变得慢节奏 。
  “报告!”林修齐倒是无所谓,反正有晓梦陪着呢。
  没进错教室吧?这老师是?只有一个侧脸,有些严肃清冷,美,是那种清秀却带有凉意的冷艳美。
  “嗯,请.....” 台上的教师抬头看着说话的林修齐却转头盯着旁边的顾晓梦
  这种感觉对于李宁玉来说并不好受,似曾相识,可确实应该没在哪里见过?
  深不可测的眼底里透露着疑惑,这是第一次如此失态的看着别人。
  “老师?”林修齐看着这位漂亮的女老师一直在盯着顾晓梦那个眼神看,还以为她俩认识呢,出口提醒。
  “嗯,请进吧。”李宁玉意识到不妥,收回了那失礼的眼神,恢复了以往的高冷形象。
  李宁玉
  黑板上的三个字,是不是在哪听过,有些耳熟却不知何处听来。
  一堂课下来,总有一个声音缠绕在李宁玉的耳边~
  
  (原谅我生时移情别恋,死后不辞而别)
  
  甩了甩几下脑袋,继续授课。
  李宁玉不习惯点名上课,但她的课堂向来座无虚席。南城大学的中心校区,李宁玉刚来就成了学生们讨论的话题,学生,无非是讨论那张脸,虽然她的课也不错。
  这高冷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却又想走近她细细观赏。顾晓梦心想着却又听见一句:“晓梦,你要好好活下去”
  顾晓梦猛的转头,谁?哪来的声音?
  
  
第2章  重遇故人
  “上课还想着我的帅气啊,不用偷看,大大方方的就行。”林修齐挑了一下眉,是他自认为的帅气。不差,但是对于顾晓梦来说,像个白痴~
  嫌弃的白眼给他后,慢慢转头回去,没有人在说话?什么叫好好活下去?
  “这节课最后的时间,我们点名。”李宁玉不知哪来的心思,有人叫苦连天,有人兴致勃勃,各怀心思。其实没必要,毕竟这个教室人数来看不会少人
  “顾晓梦!” 李宁玉念出了花名册第一个名字,看着这三个字,心口莫名疼了一下~
  “叫你呢!喂!”林修齐碰了碰走神的晓梦。
  “啊,到!” 坐在第一排,李宁玉很容易看见她,原来她叫顾晓梦。“林修齐。” 他笑嘻嘻冲着老师没个正经样子,李宁玉抬头看他只是不自觉看旁边而已。又点了几个人,觉得无趣。“算了,放过你们了,下课 。” 既然知道她是谁了,就可以了,至于为什么给自己带来那么强烈的熟悉感,日后再说吧
  “李老师真的好看,果然名不虚传”林修齐路子比较野,知道的消息比女生可是多了。 “晓梦,我怎么觉得,她好像认识你似的,总看你?” 林修齐说的这句话让顾晓梦小小脑袋大大疑惑?转头看着李宁玉离开的背影,气势与气质并存,自己倒真没见过如此清冷的女人
  “嗯,也许见过吧。” 顾晓梦自顾自收拾东西。
  “那晚上有安排吗?”林修齐比较喜欢玩,不过还好,功课没落下。
  “有事,不约!”顾晓梦真的有事,跟朋友新开业了一家静酒吧。这个地方装修了五个月,一次次修改才达到顾晓梦心里的标准。在这占地几百平的馆内,分上下两层,这块地皮,是她特意曾经向爸爸要的。大家都知道,顾晓梦想要什么,他那个女儿奴的爹一定不会摇头的!
  取名 雕刻酒吧
  “苏沫,嗯,我会去。”晚上八点,正式营业,这个点,上班族才能真的轻松一点。静酒吧里,没有那么嘈杂的音乐和疯狂的舞曲。
  “前期宣传影响还不错,今晚人丁兴旺啊。”苏沫看着不断进出的人们,在这个夜晚,终于变得柔和些。
  顾晓梦端来了两杯酒,互碰杯后才说:“是,也许他们这些人会更喜欢这样安静却也有些乐趣的地方。”
  说话间,撇见了一个角落处的双人座椅,一个女人,在那里看着一本杂志,有些眼熟。走进过去,李宁玉?
  “老师,晚上好。” 顾晓梦对一个人热不热请活不活泼全凭心情~
  是她,那个叫顾晓梦的学生。
  李宁玉看见顾晓梦端来了两杯酒,低头看了一眼酒杯,又抬头与她对视道:“我不喝酒。”
  “嗯?怎么了?”在酒吧,虽然是静酒吧,但是来这喝一点点放松也很正常吧。
  “酒精会麻痹人的大脑,我需要保持清醒。” 李宁玉不急不忙说了这么一句话。
  顾晓梦那双疑惑的眼睛里像突然照进了光亮,肉眼可见的长大了双眼看着面前的李宁玉老师。(保持清醒...)
  “顾晓梦?”李宁玉看着眼前的学生有些失神,也有些疑惑。
  “哦,没事,稍等我一下吧” 顾晓梦转头去吧台,心思有些凌乱,再见到她依然是,这是巧合吧?
  过了一会,顾晓梦端了一杯回来,放在李宁玉的面前。
  “这杯名叫 迷人色彩 ,徒有其表,没有酒精,我特调的。” 顾晓梦懂她的眼神,举起自己的酒杯,触碰了一声响。
  听见她这么说了,李宁玉才举起酒杯抿了一口,很香的玫瑰气味。沁人心脾,不会特别甜腻。她很满意。
  “老师,来酒吧看杂志,有些特别啊” 顾晓梦起初是疑惑,现在是玩味~
  “顾同学,你的夜生活也很丰富。”李宁玉不长与人打交道,只知道别人冒犯她,她自然也要回几句。顾晓梦一点都不生气,还低头忍不住笑了一笑。
  “别介意,只是一问。” 看着顾晓梦眼神有些随意,李宁玉脑子里一瞬间闪过,顾晓梦穿一身红裙子洋服的样子。很美,很熟悉...李宁玉眼神有些恍惚,随机闭上了眼,又有些头疼了。
  顾晓梦看着她有些不舒服,取下了她手里那杯特调。扶了一下。
  “老师?您对玫瑰过敏嘛?”
  李宁玉睁开双眼,轻呼了一口气,“没事,我休息一下就好。”
  “跟我来吧,我带你去休息,这里一会就要有驻唱的来助兴了 。”
  李宁玉没有拒绝她,只是顺从本心,她想弄清楚自己脑子里的声音和那个人是谁,那么迫切的想找到她。
  “二楼,是休息室,老师如果平时没有去处了,可以来这休息。” 二楼的每个房间都是一张大床,一个投影电影的房间,各类设施也不缺乏。房间隔音用了最好的材料,旁边即使有人在放电影 ,也绝不会打扰李宁玉休息。
  “你?”李宁玉知道,如果顾晓梦只是这里的顾客,应该不会这么熟门熟路,毕竟这里今天新开业,更不会是老顾客吧。
  
  
第3章  熟悉的感觉
  “这里是我的会所,你放心在这里”顾晓梦确实是这里的老板,朋友苏沫负责打理这里的经营。
  李宁玉点点头,有些头疼,这毛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大约在19岁吧。看到脑中记忆碎片,更是会引发头痛。
  李宁玉闭眼休息了一小会,才缓缓睁开眼睛,看见顾晓梦并没有离开。当然也看见她正用一种自己都无法形容的眼神看着自己。“咳”出声提醒一下,顾晓梦回过神来,这一幕似曾相识......
  “抱歉,只是觉得你跟一个人很像”
  意识到自己的失礼,顾晓梦回过头打开了投影荧幕,“如果不介意,留下来看会电影,放松一下。我这里确实有很多外面已经找不到的经典和未上新的影片资源。” 说话间就已经打开了。并没有给李宁玉拒绝的时间和机会。见状,李宁倒是没有推辞,只单手扶额,
  揉了揉太阳穴。
  “咚咚咚。”顾晓梦没接着去,回头争得了一下李宁玉的同意,才去开了门
  “打扰了,晓梦,来了很多朋友,去招待一下吧。” 苏沫对着李宁玉点了下头。表示打扰。
  顾晓梦回头看了一眼她,随机也就出去了。应该一时半会走不了吧。说不清为什么会主动靠近一个人,但是她身上确实有她的熟悉感。
  “hi。晓梦!恭喜!” 来了不少朋友,都是父亲和合作伙伴家的孩子,认识的年数也不少了。利益来往,他们还要仰仗顾家,这种场合自然不会缺乏。“谢谢!” 杯杯相碰,顾晓梦今晚喝了有几杯了。
  “晓梦!”林修齐这家伙早就知道今天开业,之前还说不来呢觉得静酒吧无趣,这不还是屁颠屁颠的跑来了。顾晓梦微微一笑打了他一拳,还是朋友,准确的说应该是林修齐比那几个需要招待的更加是朋友。
  “苏沫!我说不来你们还真不叫我!” 林修齐不开心
  苏沫笑看了一眼顾晓梦:“得了吧你,你这双耳朵,送给别人,别人都不要,怕招风知道吗”
  林修齐与苏沫算是冤家,每次聚头都要互相怼一番才觉得舒服。顾晓梦也是十分头疼这一对活宝。
  “酒吧驻唱找了几位?”这事一直是苏沫安排,她没过问。
  “五六个人,都是单独演唱,不会太乱的。”苏沫知道顾晓梦开这家会所的宗旨是安静的栖身之所,收留那些劳累不愿回家的疲惫之心。
  顾晓梦只是这么一问,想到了李宁玉还在上面,“失陪了,沫沫,帮我招待一下吧 。” 顾晓梦再次上了二楼。
  “嗯,明早把计算数据交给我。”李宁玉接了个电话。正好最后一句话被顾晓梦听见了。
  “这么晚了,还不让人家休息?”只是一番打趣,在李老师手下工作真是辛苦吧。带教老师这么严格高冷。
  “该考核了,放松只会害了他们”李宁玉还是这么不苟言笑。整个人紧绷着没有丝毫放松。一直保持这个状态。
  “很晚了,我该回去了。多谢款待”很客气,大概在别人眼里,她就是那种可以认识,但绝不会靠近的人吧。
  “我送你回去。”顾晓梦立刻起身。
  “顾上...顾晓梦,你还真的是不怕我?” 一般学生见了老师都会躲着走吧
  偏她硬上赶着要去送。
  为何想叫她顾上尉?应该还是刚刚的电影影响到了,民国时期的军阀战争
  这些称呼很容易被影响的。
  “怕?嗯?老师会吃人吗?” 顾晓梦难得跟人开玩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