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殿下非要我娶他【逆袭】──郎不知

时间:2021-03-27 14:09:15  作者:郎不知

   文案:

  穆勇是个差等天赋的废物。却突然被传入王族的宫殿就职,惊掉了所有人的下巴。
  王族居高临下的说:“宫里的奇殿下,是个无心无情的怪物。他不知怎得待你略有不同,你要小心侍奉,好自为之。”
  可是穆勇看着这个对他言听计从的奇殿下,实在是害怕不起来,甚至觉得他有点傻乎乎的。
  宫内贵族不屑的告诉他,“反正奇殿下早已失了天赋,再也无缘王位。无需在意。”
  可是穆勇却发现,这奇殿下其实灵气诡异,瞬息间就能徒手斩杀妖龙。
  穆勇看着眼前被雪藏的真正王位继承人,“你难道是绝佳天赋?!”
  奇殿下紧张万分,不敢回答。怎么办,我比绝佳厉害多了,他会不会因此不喜欢我了?
  穆勇就这样被卷进了王族争权的漩涡中,各路贵族却不屑一顾。
  “不过是个市井小民,不足为惧。”
  直到他们发现了穆勇手中的妖兽骨,才后悔不跌。
  “这是何等的骨器天才?!绝不能让他成长起来!”
  穆勇下定决心,要带着这傻皇子,开拓一番伟业。
  可是傻皇子却总是往他身上贴。
  他忍无可忍,“殿下还是娶个皇妃吧!”
  “不,只要穆。”
  “我不给你当皇妃!”
  殿下有些急了,“那我给穆当皇妃?”
  野心勃勃 起点男攻 vs 只想恋爱 晋江男受。
  本文又名怪物皇子。
  排雷
  穆勇是攻。主攻,前期很弱,还有点渣。
  受不傻,但有些交流障碍。天赋极其逆天,前期也被雪藏。
  走剧情先抑后扬,不是一路苏爽的文,有狗血。
  世界观主要架空私设,但和修仙有类似之处。
  有绿茶女配,有百合。主角本身也有缺点,我有后来修一下。
  1v1 HE
  
 
第1章 
  在改写了穆勇整个人生命运的那个晚上,他过的并不好。
  几乎一整晚,他都蹲在地上的一个冰桶前,麻木的用他手上的小刀重复着一样的动作,指尖早已被冻得没了什么知觉。但是胸腔里,却憋着一股气,烧的他心口疼。
  诺大的偏门厨房里,其他的帮工多数已经扔下了手上的活,开始小声交谈。
  “庆典已经结束了吧。隔壁大厨那边好久没起火了。”
  “好饿啊。之前那阵味道可香。”
  “哎。人家贵族吃的东西,这辈子也就闻个味道了。”
  “吃的算什么,我就希望,这辈子,能亲眼看一眼公主的神颜。哪怕就远远的一眼。”
  “你想的到美。”
  “嗐。说这些干嘛。古龙节开心点。”不远的一个男人用力的拍了拍同伴的背。
  多数人听到了这一句,帮工间里短暂的安静了一下。
  大家都佝偻着腰,穿着带有污渍和水痕的简陋制服,手脚冰凉的干着出力不讨好的活计。没有人的脸上有开心的意思。
  “都谁被选进了主厨间啊?”不知谁小声地问了一句。很快交谈的声音又多了起来。几个名字被小声的交换着。谁谁有了什么路子,哪家省下了钱打通了什么关系。
  “真的吗?”“哎,我要是能进去就好了”
  穆勇低着头,又从冰桶里拿出了一个大贝壳,抿着唇用小刀利落的撬开,本是已经做了一晚上的动作,这次刀尖却在被冻的有些僵硬的手指中多划了半寸,穆勇手心便出现了一条淡淡的血线。
  这时,就在穆勇身边,但是早就放下手中的活的唐远,突然转头问穆勇。“穆勇,你不是说你能进去的吗?”
  穆勇皱眉,这才把手里的活计放下。闭上眼睛。心里的火烧的更旺。
  他好不容易买通了一个主厨间的管事,对方答应他,今晚,只要能拿着贵族的盘子,混进主厨间,找到他。他就能给穆勇安排一份活计。可惜,来了才知道,帮厨的帮工根本不被允许出门,更别说进到有贵族的内院了。
  那人怕是一开始就看准了他不了解情况,在坑他。即使知道是这样,穆勇却还有些不死心。
  “这不是还没结束?”
  唐远笑了,“得了吧。和哥一样等下回吧。”
  穆勇却不甘心。没有下一次了。
  古龙节庆典五年才举行一次。唯有在这个时候,这座城中最大的武斗场才会变成一个华丽的大型庆典场地。大小贵族会从国土的个个城池赶来,极尽可能的抓住这难得的能和王室共处一地的机会。
  很多本来在贵族府中的有名大厨也会临时聚集在这武斗场的简易的厨房内为庆典准备美食。路途遥远的贵族们自然不可能带上全部的仆人,像厨房帮工这种无所谓的下手还是就地雇佣更便宜和方便。这些职位就变成了所有底层厨艺学徒梦寐以求的机会。也是他们就业最好的跳板。
  可惜,就算古龙节庆典规模宏大,被选进主厨间也是学徒们们需要挤破头的机会。大多数人只能像穆勇这样在最外层临时搭建的棚子里处理基础食材。根本无法见到大厨一面。
  穆勇怎么甘心再熬五年。
  “许甜是不是进了主厨间?”唐远又问道。
  “是吗,我不知道。”穆勇擦了一下手上的血痕,并没有看唐远。
  唐远上下打量了穆勇一下。撇撇嘴转回了头。
  这手心的血刚刚擦去,另一滴又慢慢的在他泡白了的手掌上成型。穆勇抹了几次,反而让这红色花了手,他皱眉,只得把手放到嘴里吸了一口。略微的刺痛感反而让他麻木的手指鲜活了起来。
  穆勇用冰凉的手指揉了揉眼睛。吸了一口气。
  想一想啊,别放弃,怎么办呢。就这样没戏了吗。
  这时,门突然被吱呀的一声的打开了。“你们这活不用干了。”一个大腹便便的监工嚷嚷道,“谁去前面帮忙收拾下桌子吧。”
  大家都等着拿钱走人了,这一下并没有人立刻应下。
  穆勇不甘的咬了下下唇,却一下站了起来。“我这就去,大人。
  那胖监工上下打量了穆勇,眉头对着他又湿又脏,已经破了一个洞的布鞋皱了起来。“你这不把泥都带进去了。”
  穆勇的把牙咬紧,脸上却勉强的牵出一个笑来,伸手拿出一个抹布就擦起来自己的鞋底。“不会的大人。我手脚很勤快的。”
  那人不耐烦的点了点头,“在没人的地方收拾知道吗。冲撞了谁你可担待不起。
  “是是。大人。“穆勇扯下来身上半湿的围裙。暗暗的撇了几眼对他姿态露出嗤笑的其他帮工。低着头就跑了出去。
  “还有你,和你。”那人接着又点了几个人。“不许往里走知道吗!”
  穆勇头也没回,心里一股气憋着,脚下就固执的继续往人少的地方钻。
  穆勇最先看到的就是外围还有一些酒足饭饱的富商在他们的位置上继续攀谈不愿离去。古龙节的其实是一个该举国同庆的节日。所以在武斗场的最外围有一些平民富商会被邀请。古龙节的一纸邀请函是一个平民最至高无上的地位象征。这也是他们改变家族命运,攀附贵族的绝佳机会,因此他们基本是最后离开的。
  但是即使在这离武斗场中心最远地方,也可以看见整个庆典早已结束。穆勇的心又凉了一分,但是他的脚步却倔强的加快了往里层走的步伐。
  穆勇一路低着头,缩着肩,祈祷不会被人叫住。
  他越往里走,心跳的越来越快,头压的越来越低,他担心自己粗鄙的服装在越来越精致高雅的装潢下会变得格外显眼,越想越觉得有如芒刺在背。他也不敢抬头看,只管往人少的地方走。好在他不知道拐进了了哪个贵族区,周围基本没人了。
  穆勇急忙欠身走进了一个空掉的包间才稍稍出了一口气。他在裤子上擦了擦手掌里的黏湿,也没看那是血还是汗,就直接看向了餐桌上的盘子。贵族的盘子确实和平民是不一样的。穆勇都不知道拿着贵族的盘子就能混进主厨间是不是真的。但是不尝试一下,穆勇实在是意难平。虽然现在再说什么都可能晚了,他还是想拿着贵族的盘子,找到那个人理论一番。
  这些桌子上的盘子带了一层银边。里面还有一层淡蓝色的花纹簇拥着四个像骨头的标志。穆勇并不认识这是哪家贵族的标志。但是既然是贵族,穆勇也不在意,伸出手便开始收拾这些碗碟。
  大多数没动几口的佳肴还散发着香气,随着穆勇弯腰捡拾的时候飘进了他的鼻子。他的手在伸向一盘肉的时候顿住了。
  他下意识的咽了下口水。干了一晚上的活,他还没吃任何东西。这盘肉外面金黄里面鲜嫩,能上贵族的桌子,一定是灵兽做的。穆勇都能感觉到他的胃饿的抽动了起来。
  他不得不又咽了一下口水。
  刚刚他没看到外面有任何人。但是他知道这附近还是有一些贵族的仆人在收拾残局。即使是贵族家里最低贱的仆人,他见到也是要鞠躬叫一声大人的。
  穆勇狠狠地摇了摇头。不行。万一被人看到了。肯定会被大骂一顿扔出去。那就功亏一篑了。
  穆勇忍着胃的抗议,快速的把一些碗碟收拾了出来,转身向门外走去。正当他脑子里打算着要如何带着这摞碟子回到主厨房,又有多少可能再找到骗他那人。却突然看到门后的阴影里竟然站着一个人。
  本来以为这屋子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穆勇汗毛倒立,被吓了一跳,差点就摔了他手里精致的盘子。
  穆勇下意识的就想骂人。但是看到那人身上的衣服。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的憋了回来。
  就这人脚上这一双发亮的黑皮靴。估计就比他的命都值钱。
  “大人……”穆勇的只得低下了头,把手里的盘子又都放下,做好了被责骂的准备。
  但是等了半天,那个人一句话未说,而且一动不动,穆勇却能感受到那人的目光确实在他身上。
  穆勇心下忐忑,不得不向这位极可能是贵族的人看去。目光交汇。穆勇不禁愣住了。这个站在角落的年轻男人有一双漆黑的眼睛。穆勇仿佛第一次才见到真正的黑色,纯粹的毫无杂质,从没被任何光明污染过的黑色。这眼睛一下子吸住了他全部的注意力,让穆勇几乎忽略了这男人其他的五官。穆勇直勾勾的望进这黑色里,甚至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只想试图找出这无尽的黑色可能含有的其他的任何东西。
  一直等到这男人向他走了过来,穆勇才猛地眨了一下眼,意识到了自己在干什么。“阁下恕罪……
  这年轻男人品貌非凡,穿着讲究,加上他浓黑的头发和眼睛。穆勇可以确认他起码也是有古老血统的贵族。穆勇觉得自己应该是闯了大祸,但是神奇的是他的身体却并不紧张。
  “对不起,冲撞了阁下您。”穆勇还是打起精神来屈膝要跪。
  年轻男人却出乎意料的伸手扶住了他的胳膊。穆勇眼睛一跳,跪不下去,只好抬眼再次观摩这人的脸色。
  这年轻男子只是出神的望着穆勇的手,仿佛并没有听到穆勇的话。
  “阁,阁下?”穆勇皱眉,试探性的呼了一声。
  男子还是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要不是黑色的眼睛还能转动几下,似是在他脸上游走了一番,简直不像是一个活人。穆勇想到这个人估计在他进屋的时候就在了,却一直一言不发,心里更觉得怪异。
  穆勇皱起了眉头,仔细打量这年轻的男子。“您还好吗?”
  年轻男子又和穆勇对视了起来,虽然还是面目表情,不过硬是被穆勇读出一丝茫然。
  穆勇突然豁然开朗的意识到这人的脑子怕是有些不正常。他松了一口气。怪不得这人给他的感觉很奇怪,让他全然没有在贵人面前的紧张感。
  “您是不是。“穆勇揉了揉鼻子,不禁笑了。”是不是走丢了啊。”
  男子对他的话还是没有反应。但是穆勇这次却意识到了这人的注意力似乎在他的的手上。穆勇看了一眼手掌,虽然不是什么严重的伤,但此时确实是血红一片。“刚被刀划到了。”他试探的送到这男子眼下给他瞧。那男子就真的乖乖的看了起来。
  穆勇又笑了一下,仔细看,这傻子更显的年纪小,脑子也不好使。他整个人放松了下来。这次没有躲开,任这傻子伸手轻轻的摩擦了下他被割破的手掌。
  手心痒痒的,又有点暖。
  穆勇的心脏没由来的跳了一下,立刻就把手抽了回来。又仔细地上下看了看这傻子的衣服,虽然从未听说哪家贵族里有这种有脑疾的少爷,但是看他这身衣服就知道在家里肯定还是受宠的。走丢了带回去多半是有功。若是能和贵族家里的仆人搭上话,卖个好,说不定就能多条路子。这傻子本就好看,想到这些,穆勇看着他又顺眼了一些,不禁对他咧开嘴笑了。“没事。我帮你问问你是谁家的。”
  傻子看着穆勇的脸,还是没甚反应。穆勇更加觉得这人傻的彻底,怕是还不如孩童。他低头看了眼这屋子里的盘子,迟疑了下,到底还是看回了这傻子少爷。
  找那骗人的管事只是赌气,这少爷却是实在的机会。穆勇分的清轻重。
  “来……”穆勇下意识的牵住了这傻子的手,拉着他出了这隔间。被牵着的人顿了一下,就颇为乖巧的被穆勇拉着走了。
  穆勇知道这事若是告知监工,只会被骂自己逾越,就算贵族有赏也不会关自己什么事。他再次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傻子身上的华服,希望能找到像盘子上图案一样明显的家族象征。
  贵族注重家族传承,很多只凭衣着就可看出是一家。穆勇只希望能把这傻子直接递到他家仆人手里,这样要是那仆人送回少爷有赏,心情一好,怕不是也能答应给他找个活计干干。
  可是还没等穆勇研究出个头绪。身后一身“殿下”就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穆勇能听到身后有人大步走来,他们这四周又无人。
  穆勇惊疑不定的撇了眼这还是一脸淡然的傻子。
  难道这人是王室?
  眼看身后有一位年长贵族疾步走来,穆勇再也不敢犹豫,跪在了地上。
  赶来的贵族果然停在这傻子面前,躬身行礼。“您在这啊。叫老臣好生担心。”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