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家里来了位田螺姑娘【完结】──野生果子糖

时间:2021-02-23 11:15:02  作者:野生果子糖

   

  一句话简介:
  结果发现田螺姑娘是只雄的兔子精
 
 
第1章 池鱼思故渊
  崇和二十三年,漠北。
  池渊从军中回到自己的屋子,他在漠北已经呆了一年多。圣上派他前来镇压,让那些突厥人领略领略镇北大将军的威名。但说是镇压,实际上每个人心里都门清儿,他这所谓的镇北大将军已经是个弃子了。
  兵权被收回,拿回了一堆不知所云的赏赐后,就被一道圣旨送到了这荒芜之地。漠北官员定是听到了京城的风声,划给他一个占地虽大却破破烂烂的茅草屋。还以边疆人烟稀少为借口,没有为他配备奴仆。
  想来他池渊戎马一生,驰骋疆场,最后却是落得这种被犬欺的下场。
  期间偶有突厥来犯,也只有在战场上,他那颗失望麻木的心才能暂时地活过来。
  也好在圣上还知做些表面功夫,在他屡屡获胜后,给他拨了些赏赐。也是借着这些赏赐,他才将那破破烂烂的茅草屋修葺得有了些可以住人的样子。
  赏赐虽有了,但圣上却绝口不提让他回京的事。他自己也从未主动提起,若不是这突厥来犯苦的是百姓,他早就想撂担子不干了,左右他一直都是孤身一人,了无牵挂。
  今日军中无事,池渊便早早地回了屋。一推门,挑挑眉——门自己开了。
  难道他出门时没有关门?
  池渊疑惑地抬脚走进去,看着一尘不染的院子与挂在院子中滴水的衣物,感到一阵无奈。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一月有余。
  他池渊一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儿,对于这种打扫整理之事实在是八窍通了七窍——一窍不通。
  让他上阵杀敌部署军事他在行,但这内务之事,他着实束手无策。是以他也就得过且过,院子房间经常弄得一锅糟,每每从军中回到这“狗窝”,他都要头疼许久。
  但在某天,他回到这宅子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宅子变得异常整洁。起初他还不相信这焕然一新的宅子是自己的,左左右右上上下下好一番确认打量后,才犹豫着确定了这也许可能大概的确是自己的宅子……吧。
  难道是军中的将士看不过自己住的是“狗窝”就来帮他打扫了?
  这念头刚起,就被他给摁了回去。别开玩笑了,那群人可是比他都要糙的!那会是谁呢……
  池渊疑惑满满,一推门,一阵饭菜香便将他的馋虫勾了起来。同样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桌子上放着简单的饭菜,色香是俱全了,味儿还没尝。但看那模样,口味定然是极好的。
  池渊本不是重口腹之欲的人,但那色泽诱人,香味浓郁的蔬菜还是勾得他咽了咽口水。
  但也只是咽了咽口水。
  想要他命的人多了去了,虽不知道这些菜是从何而来,又为何摆在这,但终究是要防患于未然,若不是战死沙场,那他池渊算是白活一场了。
  这样想着,池渊就将那些菜肴都给倒了。左右他在军营里已经吃了一顿,虽口味清淡,却也让人安心得多。
  菜肴一事让池渊心中烦闷,在院子中舞了好一会剑出了一身汗才沐浴入眠。
  在歇息之前,他还特意检查了一番宅子中是否有物品遗失,最后检查来检查去,只少了自己的一件中衣,贵重物品一个子儿都没缺。
  池渊纳闷,中衣遗失并不算什么大事,而且很有可能是他自己弄丢的。钱财分文未少,但这家中是怎么回事儿?
  池渊想不明白,夜深就生了瞌睡,熄了蜡烛后和衣睡了过去。
  而自那以后,他的宅子每天都变得干干净净地迎接他的归来。饭桌上的菜式也变着花样的来,只不过它们的归宿都是被他狠心倒掉。
  池渊闲暇时也在军中提过一嘴,有将士笑闹着说该不会是家里来了位田螺姑娘吧?
  当时都是一笑而过,但回了宅子的池渊左思右想,竟觉得这个荒谬的答案是对整件事最好的解释。
  原来这世上真有田螺姑娘?
  睡前池渊又想了想,而复嗤笑一声,他怎么也相信这些神怪之说了。
  将这念头甩出脑海,池渊也不再纠结这事儿,左右自己是没有什么损失的。除了晚上睡觉要更为小心外,能住在整洁干净的宅子里还是很舒服的。
  回忆结束,池渊凝眉走进院子,一把扫帚倒在院子里,旁边还有一堆树叶。他走过去将扫帚拾起,身后忽地传来一阵窸窣声响,只见他手腕忽地一翻,佩剑带着破竹之势,擦着身后人的脸颊钉在院墙上。
  池渊施施然站起,转过身,一个身材矮小的白衣人正贴着院墙侧站着,鼻尖前端几寸是还在微震的剑锋。
  他皱皱眉,抬脚走过去将佩剑拔出,握着剑柄的指节泛白,嗓音冷冽:“你是何人?”
  难道是来刺杀他的?
  那人立在原地不做声,池渊不动声色地后退一脚,摆出防御的姿态。
  谁知那人并无反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尴尬。池渊拾起一颗石子,朝白衣人弹去,明明力度不大,却见那白衣人一颤,贴着墙直直地往后倒。
  事情出乎他的意料,还没等头脑分析出一个所以然,身体就先一步接住了白衣人,让其不会与大地母亲来一个亲密接触。
  白衣人身子又轻又软,还带着一股雨后青草的清香,软乎可爱的小脸惨白,眉头微蹙,双眸紧闭,像是晕过去了。
  池渊后知后觉地发现好像是他吓着了这人,倍感无辜地摸了摸鼻子,怀着那一丝愧疚将白衣人带回了房间。
  池渊站在床边看着晕厥过去的人一筹莫展,想着要不要去请个大夫过来瞅瞅。刚准备出门,就听床上的人轻哼一声,幽幽醒转。
  白衣人懵懵地环视四周,目光落到门口的池渊身上时突地一声压抑的呜咽,躲进被子里微微发抖。
  池渊满头问号——他有那么吓人吗?
  他走过去,想拍一拍被窝里的人,却又觉得这恐怕会吓到他,只得退后几步开口道:“小兄弟,我并无恶意,只是家中来了陌生人,难免行为有些过激,你……”
  “不是的!”
  被窝里的人急急地探出头来,小脸憋得通红,水光涟涟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崇拜敬仰与感恩。
  嗯?
  池渊觉着有些不对劲了,还没等他发问,床上软软糯糯的人就奶声奶气地开口了:“我、我是来报恩的!”
  “报恩?”
  池渊更为疑惑,迅速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自己的生平,然后很明确地表示自己并没有救过他。
  “救、救过的……”
  小少年羞答答地垂下眼,却支支吾吾地说不出到底是如何救的。
  池渊抬手抚上小少年光洁的额头,脸也凑了过去,认真道:“你的脸好红好烫,是染了风寒吗?”
  他刚刚就看到他是赤着脚的,身上也只穿了这一件不合身的中衣,宽大的衣物显然没有御风保暖的作用。且看他这单薄的身子,底子肯定是不好的。
  “啊啊…将、将军……”
  或许是池渊凑得太近,小少年的脸更加的红,又见得眼前白光一闪,池渊手下一空,低头看去,一只浑身上下还冒着烟的小兔子昏倒在床,不省人事。
 
 
第2章 小傻子
  池渊看着眼前羞怯怯的人,有些头疼。
  斟酌再三,还是将话说了出来,“我并不需要报恩,救你不过是无心之举,不必放在心上。”
  兔子精说自己叫白诺,还解释了这所谓的报恩发生在几年前的珩北山。
  池渊稍一思索便想起来了。
  珩北山是圣上秋猎的地方,几年前他刚被授予镇北大将军的称号,正是威风凛凛的时候。
  圣上对他满意,言说要他先去珩北山猎来一头虎,作为秋猎开始的彩头。
  池渊领命,骑马拿弓只身前往。
  在山林中转悠了三日后,才见着正追赶鹿群的大老虎。池渊双眼微眯,直身立于马上,弦如满月,弓箭势如破竹般正中老虎眉心。
  虎口脱身的鹿群四散逃开,池渊下马往瘫倒在地的老虎走去。
  视线不经意间一瞥,瞧见倒地老虎附近窝着一只白兔。兔子似是被吓到了,双耳耷拉着蜷成一团毛球。
  池渊轻笑,蹲下身摸摸兔子的脑袋,“别怕,没事了。”
  那兔子便是已修出神智的白诺。
  尽管已经成了妖,但对天敌的恐惧依旧被刻在骨子里,即使老虎看不上塞牙缝都不够的自己,白诺依旧被吓得两股战战,腿软得不行。
  也就是这时,池渊如同天神一般,将老虎击杀,附带救了白兔子一命。
  自那以后,白诺便用法术掩去自己的身形,时常偷偷摸摸地从将军府墙角下的狗洞里钻进钻出,藏在草丛里满眼痴迷地偷看池渊。
  用餐的将军、练剑的将军、沐浴的将军……
  沐浴的将军他不太敢看。
  不知为何,每每看见将军赤着上身练剑时,他就觉得自己满身的血液都烧了起来,每一个毛孔都在散发热气,连带着呼吸都有些困难。
  更别说要他看浑身赤裸的将军了。
  一、一定是符离害的。
  落荒而逃的白兔子边跑边想。
  符离也是山林中为数不多的妖精之一,本体是只狐狸。
  符离最喜欢的就是拿人间话本来逗弄啥都不懂的白诺,听闻白诺与将军的这段渊源后,更是来了劲,从他的狐狸洞里翻出几册话本,开始给白诺出馊主意。
  “你说将军救了你,想报恩?”符离靠在树上,边翻话本边挑眉问道。
  白诺坐在一边,敏锐地从符离身上嗅到了些香火味儿,却没提起这一茬,只是乖乖点头。符离是妖精里最聪明的一个了,一定有好点子的!
  符离眼珠子转了又转,看了眼天色,便将手里的话本全都塞到白诺怀中。白诺只觉得眼前一花,符离便消失不见,只有一句话留在原地。
  “把这些看完再来找我。”
  许是又去找那位小和尚了。
  白诺抱着书摇头晃脑地想着。
  珩北山上有一座寺庙,香火旺盛,符离似乎与里头的一位小和尚私交甚好,每天这个时候就火急火燎地往山上跑。
  寺庙的主持也知珩北山里住着精怪,却并未伤害他们。只有在有精怪害人时才会出手阻挠,平素对他们都十分友好,故白诺有时甚至还会跑到寺庙里吃斋饭。
  白诺拿着话本回到自己的洞里,低头看了起来。
  只是这话本他有些地方看不太懂。
  明明是报恩,怎么就变成两个人一起睡觉了呢?难道睡觉也可以报恩的吗?
  还有那本被翻得起了毛边边的他最不懂,里头写着恩公把什么东西插进了妖精的身体里,一人一妖颠鸾倒凤,快活得不行。
  难道报恩还要被什么东西插身子吗?
  白诺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若真是这样,希望将军不会插得太狠才好,毕竟他最怕痛了。
  白诺走马观花般将几本书看了一遍,次日便去寺庙里寻符离,想跟他讨教一下书中自己还不太懂的地方。
  他轻车熟路地走到符离经常住的那件屋子,还未敲门,就听见里头传来奇怪的声音。
  他有些疑惑地皱皱眉,扒在门上从门缝儿往里瞧。接着,他便见着了两具交叠纠缠的身体。
  符离穿衣不规矩他是知道的,但小和尚的衣服一直都妥帖地穿在身上,但这会儿两人却都是赤条条的。难道不喜欢穿衣服的习惯也会被传染吗?
  白诺眨眨眼,十分认真地想了想自己以后要不要离符离远一点。
  小和尚的腿被符离架在肩上,那奇奇怪怪的声音正是从小和尚嘴里传出,偶尔还能听见隐约的水声。
  白诺不知怎的有些口干舌燥,化作原形后蹦跳着下了山。
  直觉告诉他,不能敲门打扰符离和小和尚,更不能继续待在那听墙角。
  白诺在符离的洞口从清晨等到傍晚,才等来满脸餍足的符离。
  当他拿着话本问符离时,符离轻笑一声,“这个你不用知道,你那将军肯定明白的。”
  符离又眨了眨眼,似是随口问道,“小诺子,你喜欢那将军么?”
  白诺歪歪头,“喜欢呀!”
  符离失笑,拍拍白诺的脑袋,“小傻子,你懂喜欢是什么吗?”
  白诺皱眉,抬手理了理被符离拍乱的头发,嘟囔着明明是你问我的,却还是认真道,“知道呀。你给我的话本里都写啦,我对照了一下,发现是喜欢的!”
  白诺抿着唇笑,白皙的脸上甚至泛起淡淡的粉红,“我每天都想看见将军呢!看到将军就会开心,没看见将军就会不开心。”
  说到这,他顿了顿,好奇地问符离,“话本里说这就是喜欢,符离,你说是不是?”
  符离微怔,旋即轻笑,抬眼看向天边被天狗咬了口的月亮,喃喃道,“是的呢…但是人妖殊途……”
  人妖殊途白诺懂。
  符离给的话本里,就有一个坏道士用这理由把书生和花妖拆散了。
  “没有人妖殊途。”白诺鼓起脸反驳,“喜欢就是喜欢。”
  符离一愣,脸上的寂寥散去,伸手又将白诺的头发揉乱,“小傻子。”
 
 
第3章 将军,我来报恩啦
  符离说既然他喜欢将军,那就可以按照话本上的来做。还给他出主意,道是可以先扮成小厮入府,再这样那样,最后成功报恩。
  虽然白诺不懂符离说的这样那样是哪样…但他的报恩一开始就卡在了第一步。
  将军府倒是有要招买下人,但他们对肩不能挑担手不能提篮的白诺熟视无睹。白诺脸皮薄,红着一双眼也不知该怎么办。
  还是符离出马才让白诺和买人嚒嚒说上话。
  不过也仅仅是说上话,买人嚒嚒说这次招的标准是要力气大的汉子,白诺这细胳膊细腿的,买回去都怕他折。
  无法,扮小厮上位这一法子只能胎死腹中。
  两只妖怪铩羽而归,琢磨了几日后妄图来个英雄救美的老把戏。
  由符离扮坏人,在池渊每天的必经之路装作欺压白诺,按池渊的性子,定是会出手相救,那么目的就达到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