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我怀了龙族大佬的崽【穿书】──公子若风

时间:2021-02-22 13:56:14  作者:公子若风

 

 
  文案
  叶玄穿书了。
  原著是本娱乐圈爽文,主角受玛丽苏的天怒人怨,粉丝遍布全球,娱乐圈的无冕之王。
  然而很不幸,叶玄穿成主角受的炮灰弟弟,是个被亲爹故意养废的小可怜,因为陷害主角受不成反被设计身败名裂。
  叶玄穿过来时,药效正上头。
  然后,他就多了两个甩不掉的大小麻烦。
 
 
 
第1章 
  还未到七夕,坐落在A市大山中的清远古镇就热热闹闹的办起了庙会。
  今年的庙会比往常更加热闹,因为镇上来了个小神仙,能掐会算,特别灵验。这不,天还未亮,月老庙前就排了长龙。
  直到九点,小神仙才姗姗来迟。
  来人很年轻,大概二十岁,身着格子寸衫加牛子裤,个子不高,大概一米七出头,长得阳光帅气。一边走着一边往嘴里塞小笼包,两颊一鼓一鼓的,显得十分可爱。再吸一口热腾腾的豆浆,微微眯着眼,神情满足。
  “小神仙来了,大家快做好准备。”不知是谁嚎了一句,一个长相憨厚的汉子猛地挤过去,一屁股坐在刚摆好的椅子上,讨好的问:“小神仙,你给我算算,俺啥时候能抱上大胖小子?”
  叶玄随口道:“这位大哥,你才刚结婚吧?”
  “嗯,嘿嘿嘿……”汉子有些不好意思,伸手骚了骚脑壳。
  叶玄心中忍笑,面上却不显。“你现在就回去,带你老婆去医院好好瞧瞧。”
  “真的?”听懂话外之意,汉子眼睛一下子亮起来,激动的语无伦次,临走时还险些带翻了椅子。“太好了!我现在就去。”
  汉子那手舞足蹈的模样,看的叶玄会心一笑,摇摇头,扬声道:“下一个。”
  老婆孩子热炕头,果然是世间真理。
  “小伙子,我家囡囡就要结婚了,麻烦你给算个好日子。”老婆婆笑的一脸和蔼,将孙女往推了推。
  看着那女孩的面向,叶玄心下一沉,暗道可惜。
  渣成这样,也算世间少有了。
  “小神仙?”看着叶玄面色不对,老婆婆的心一下子悬起来。
  “老婆婆,您先别急。”叶玄安慰道:“您孙女姻缘好着呢,不过不是现在。”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要不了多久,那混蛋就该倒霉了。
  “这……”婆孙两人对视一眼,脸色有些不好,他们求姻缘的,就是图个吉利,小神仙这意思,是说她孙女的婚事要黄?
  老婆婆到底是过来人,又并非蛮不讲理,片刻之后就想明白了,轻叹一声,说:“小神仙,我老婆子不懂什
  么大道理,你能不能给我个准话,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小神仙既然这么说,总会有道理的,所幸囡囡的婚事还没有定下来,只是刚刚在议亲,拖一拖还是可以的。
  “婆婆,您先别急。”叶玄想了想,说道:“不如您现到旁边等一下,不出半个小时,您就能知道答案。”算算时间,那人渣的克星也该到了。
  “那就好。”老婆婆点点头,带着孙女忐忑的坐到一边,“小神仙,谢谢你了。”
  这时,人群中就传来一声不屑的气音。
  众人回头一看,只见一个面容稚嫩少年人神色桀骜,一脸嫌弃的看着这边,俊美容貌在一群庄稼人中尤为显眼。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被这么多人看着,少年人只觉得浑身不自在,脸色有些难看,语气色厉内荏,像只受惊的刺猬,正团成一团,竖起尖刺保护自己。
  一个老大爷看着他摇摇头,语重心长道:“小伙子,举头三尺有神明。你可以不信,但是不能不敬畏。”
  “我不敬畏又怎么样?”少年人脖子一梗,有些愤愤看着叶玄,敢让他丢脸,他不会就这么算了。“小子,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怎么那么不要脸,扮神棍骗人?”
  “年轻人,你怎么说话呢?”听到年轻人这么说,老大爷不乐意了。“人家小神仙凭本事挣钱,我们也乐意给小神仙赚,大伙说是不是?”
  众人哄然道:“没错。”
  “你们……?”少年人吃瘪,见所有枪口对准自己,登时气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恶生恶气道:“我好心好意的帮你们,你们却当我是驴肝肺?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他这是哪根筋不对,舒舒服服的大都市不待,大老远的跑到这种破地方受气!
  “小朋友,你是离家出走的吧?”叶玄突然开口,笑意盈盈道:“喏,你家人来找你了。”说完,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泥巴马路。正好,那人渣的克星也来了。
  少年人刚要说“胡扯”,就听见熟悉的车鸣声,吓得寒毛直竖,掉头就走。
  “大家快拦住他,别让他跑了。”叶玄故意大声喊道,看着少年人在人群中寸步难行,幸灾乐祸的笑了。
  他可是很记仇的!
  “你们快让开!”少年人挤不出去,记得面红耳赤。在一阵推搡中,被人捏住了后颈皮。感受到那熟悉的姿势,熟悉的力道,登时吓得腿软。少年人咽了咽口水,战战兢兢地转过身来,看着怒容满面的男人,眼神飘忽,看天看地,就是不敢看眼前这个男人趾高气扬的小公鸡瞬间变成焉了吧唧的小鸡仔。
  少年人怂哒哒的盯着脚尖,好一会儿没见男人有动静,胆战心惊的抬起头来,尽量避免和男人对视,小声嗫喏道:“大伯。”
  听到这句话,男人像吃了炮仗一样,张口就是一通数落:“周旭阳,你长本事了!闹绝食不算,还敢离家出走!”
  男人名叫周兴耀,是禹州刑警大队的队长,刚值夜班回来,就被告知自家那个不省心的侄子离家出走了,害的他们担心了一整天,才查到这小子的行动轨迹。
  “周旭阳,你倒是挺会躲啊?”周兴耀气的咬牙切齿,如果不是动用特殊手段,还真找不到这深山老林来。
  “我就是想进娱乐圈,谁让你们不答应的?”听了周兴耀的训斥,少年人——也就是周旭阳瞬间不怕了,梗着脖子反驳,他不过是想离自己偶像近一点,难道这也不行吗?
  “你还敢提娱乐圈?”周兴耀气笑了,“你现在才十五,连初中都没毕业,进什么娱乐圈?”
  “初中没毕业怎么就不能进娱乐圈了?我偶像还小学毕业,不也照样混得风生水起?”周旭阳不服,他就是喜欢唱歌跳舞,就是不喜欢读书怎么了?
  “就是那个连自己的姓都能读错的花孔雀?”周兴耀气的不行,就算真要追星,喜欢德艺双馨的艺术家不行吗?非要喜欢个搔首弄姿的花孔雀?那样的人,怎么当得起偶像二字?还不得教坏别人孩子!
  “那是时尚!”一听到自己偶像被贬低,周旭阳一下子就炸了,“再说了,谁知道‘任’字作姓的时候读二声,他是为了让我们更了解他,才故意读错的。”
  “你就死鸭子嘴硬吧!”周兴耀冷笑一声,“回去就给我关禁闭,考不上禹城一中就别想出来。”
  “什么?”周旭阳傻眼了,“大伯,你这是想要我命啊。”禹城一中是禹市最好的高中,就他那
  稀烂的成绩,艺考他都上不了。
  “你那点鬼把戏我还不知道?”周兴耀不为所动,强硬道:“想活命,就给我考。想死,我现在就成全你。”
  周旭阳只觉得头皮一麻,大声道:“我考,我考!”他心里明白,大伯不会真的要他的命,但是绝对会让他生不如死!不过,他还是想在挣扎一下,伸手指了指叶玄。“那个,大伯,你看,我给你抓住一个搞传销的神棍,你能不能通融一下,别这么整我?”
  站在旁边看戏,没想到战火会蔓延到自己身上的叶玄:“……”
  他这算是躺着也中枪吗?
  搞传销的不法分子?
  “在哪儿呢?”听到这话,周兴耀一下子严肃起来,顺着周旭阳所指的方向看过去,见着一张苦瓜脸的叶玄,顿时乐了。“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没想到这么偏僻的小山村也能碰到老熟人。
  叶玄尴尬,苦哈哈道:“生活不易,来混口饭吃。”
  见叶玄这副模样,周兴耀心中了然。摊上那么大的事儿,任谁都得崩溃,真是苦了这孩子了。
  “大伯,你认识这个神棍?”周旭阳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心中很是蒙圈,他大伯不是罪恨骗子的吗?
  “什么神棍?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周兴耀看到自家侄子就来气,“但凡你有小叶一半懂事,我们也不至于那么操心。”
  再次被cue,叶玄有些无语。趁着叔侄俩还在争辩,悄悄的退后了一步。
  他不是叶玄,准确的说,他是叶玄,却不是这个世界的叶玄。这个世界的叶玄已经死了,他是一个月前穿过来的。
  这是一个小说世界,剧情狗血到一言难尽。
  主角是原身的哥哥叶宗,娱乐圈的无冕之王,而原身则是书中的一个小炮灰,被当成货物卖给一个老男人。
  原主不忿,也为了报复,就想先下手强,将叶宗送给老男人,不想被叶宗的弟弟叶祖识破。至于后面的事情……
  叶玄抽了抽嘴角,场面太过混乱,不想再提,总之一言难尽。
  忽然,一阵怪异的感觉袭来,忍不住寒毛直竖,惊的叶玄拔腿就想跑。然而脚步还没迈开,就被一只温凉的大手捉住手腕。
  “你跑啊,继续跑啊!”
  低沉冷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夹杂着隐忍的怒火,恍如低音炮一般响在耳畔,听得叶玄胆战心惊。
  该死的,他怎么在这儿!
 
 
第2章 
  “你怎么来了?”叶玄缓缓转过身来,脖子卡的一顿一顿的,尴尬的憋出一个僵硬的微笑,显得有些心虚与谄媚。
  当然这只是别人眼中的叶玄。
  事实上,叶玄自认是很淡定的转身,但在陆珩眼里,就像一只被拔了爪子猫,正张牙舞爪的虚张声势,妄图吓退步步紧逼的敌人,却不知浑身炸起的毛发,已经泄露了心中的胆怯。
  陆珩看着,忽然觉得有些手痒,忍不住想rua。
  “你想干什么?”叶玄下意识的往后一仰,眼神警惕的看着陆珩,小动物的直觉告诉他,现在的陆珩很危险,最好离他远远的,否则将是生命不可承受之痛。
  看着叶玄躲闪的动作,陆珩还未扬起的微笑僵在脸上,眼神变得有些恐怖,浑身冒着冷气。离陆珩最近的叶玄忍不住抖了抖,无他,实在是太冷了。
  看到这一幕,陆珩浑身的冷气越发的重了。
  “怎么?”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人,周兴耀有些意外,开口打破两人之间越发古怪的气氛,诧异道:“你们这是……认识?”
  “见过几面。”叶玄有些尴尬,刚回答完,又觉得有些敷衍,便补了一句:“不是很熟。”
  不过他倒是没撒谎,除了知道这人叫陆珩,是他419对象,家里挺有钱外,其余一概不知,满打满算也就见过三次。
  “不是很熟?”听到这话,陆珩斜睨了他一眼,冷气一收,慢条斯理的掏出手机,找到录音软件,暖玉般好看的指尖轻轻触了一下屏幕中间的暂停符号。
  叶玄看的莫名,刚想嘲讽两句,下一刻就僵住了,只听见手机说:“……我答应你,只要帮我摆脱他,就和你结婚!”
  沉默,诡异的沉默。
  叶玄尴尬,直觉的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倒不是因为这句话的内容,而且因为他一个黄花大闺男,竟被别人知道这么私密的事情,给羞的。
  “怎么样?”陆珩似笑非笑,晃了晃点了暂停键的播放界面,“现在还说我们不熟吗?”
  “年轻人,你不讲武德,竟然偷偷录音?”叶玄瞪大眼睛,也不觉得羞了,用不
  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陆珩,就着这偷偷录音的举动控诉,“有没有人跟你说过,这样做很不礼貌?”
  “我现在倒是很庆幸录了这段音,否则你岂不是又要耍无赖否认?”陆珩轻嗤一声,露出八颗白森森的牙齿,看着叶玄一字一顿道:“小--骗--子!”
  神态看起来非常恐怖,至少叶玄和周围的不少围观者都由被吓到。
  “我什么时候骗你了?”叶玄一个激灵,下意识反驳,“我骗你什么了?”事关个人盛誉与人格尊严,这种罪名可不是能乱认的。
  陆珩没有回答,而是指了指手机,叶玄秒懂,然后尴尬了。
  “我是身不由己的。”叶玄挠了挠鼻尖,虽然说的理直气壮,可眼神飘忽,气势已经弱了三分。不过他也没说错,原主的好弟弟叶祖见他没死在床上,打算将他抓到野外做掉,他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
  至于录音中的内容,不过是被原主那倒霉老爹逼急了,他狗急……嗯咳咳,是兔子急了也要咬人,陆珩既然主动提出帮他,他也没有理由不答应?
  而且,他只答应了结婚,可没答应立马就结,是他自己理解错了。
  没错,就是这样!
  有些心虚的叶玄立马理直气壮起来。
  陆珩身为商场巨鳄,察颜观色那是看家本领,哪里会看不出叶玄这小白兔心里的小九九,当下险些气笑了。
  “阿珩,你跟我们说的结婚对象就是他?”周兴耀听了半天,总算听出点苗头。
  陆珩臭着脸点点头。
  见陆珩点头,周兴耀脸色瞬间变的一言难尽,倒不是他反对这门婚事,相反,若对象是叶玄,他非常赞成。
  只是叶玄那狗血复杂的家庭环境,任谁都会觉得头疼。
  他认识叶玄的时间不长,也就一个月前,那天他有事在市人民医院,亲眼见证了一起父子纠纷,终于知道叶家的事情,为何会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