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崽他爹每天都在装穷【甜文】──哒哒哒哒哒哒哒

时间:2021-02-22 10:27:02  作者:哒哒哒哒哒哒哒

 

 
  文案:
  谢亦舒,南溪大学7621级优秀毕业生。
  毕业当天想跟男友求婚,结果意外穿越。在古地球磕磕绊绊生活五年,又穿了回来。
  一切似乎没什么变化。
  就是工作难找了,男友也不见了。
  谢·感觉被命运玩弄·亦舒:……
  为了生活,谢亦舒成了一家幼儿园的生活老师。
  班里有个叫啵崽的小孩,肉乎乎的,又萌又软,长得还特像他小时候。
  别的老师告诉谢亦舒,小家伙身世很可怜。
  “他来自单亲家庭,爸爸照顾他,没有妈妈。”
  “他爸爸好像是修车工。”
  “听说在外头欠几笔钱,经常搬家,给小家伙换幼儿园。”
  谢亦舒怜惜得心都要化了。
  直到一天夜里。
  小家伙打了个视频电话过来,眼泪汪汪请求他陪他去找爸爸。
  谢亦舒看着小家伙发来的照片。
  照片上的男人长了张跟他大学男友一模一样的脸。
  【小剧场一】
  谢亦舒从来没想到再次见到顾延之,会是以这么一种方式。
  在他们大学同居的出租房里,斑驳的壁纸,黄晕晕的灯光。
  一如五年前。
  怀里的小胖墩对着顾延之喊“爸爸”,顾延之置若罔闻,只是盯着他。
  然后小心翼翼伸出手,用力抱住他。
  出租房里淡淡的酒气。
  抱着他的男人红着眼眶,脆弱得像只被抛弃的家犬:“你去哪儿了?”
  “我找不到你了。”
  【小剧场二】
  谢亦舒想着,既然一家团聚了,日子就要好好过。
  他可以靠他在古地球学的知识,卖专利养顾延之和啵崽,成为他们的依靠,一家的栋梁!
  于是他问顾延之在外头欠了多少钱。他们一块儿还总能还上。
  没发现顾延之的神情有些奇怪。
  首富之孙·顾家最年轻的掌权人·从不缺钱·顾延之低头看向儿子。
  欢欢乐乐嗦面条的小胖墩,一脸沉重地放下小筷子。
  [胖崽不知道.JPG]
  [不关胖崽的事.JPG]
  谢亦舒迟迟得不到回复,扭头看父子俩:“到底欠了多少?”
  顾延之看着干劲满满的恋人,迟疑报数:“……五、五千万?”
  #他没欠过钱啊#
  #报多少合适啊#
  【很久很久以后的小剧场三】
  胖崽:小爸爸发现他的专利都是爸爸买下的没?
  胖崽:发现了√
  胖崽:所以啵崽今晚会跟小爸爸一起睡[记日记本上.JPG]
  ***
  1、生子文。
  2、主受。1V1苏爽甜HE。感谢未来高科技,啵崽依旧是谢亦舒和顾延之的亲崽。
  ------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穿越时空 星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亦舒 ┃ 配角:顾延之,啵崽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顾先生和沙发更配哦
  立意:甜!
  作品简评:
  谢亦舒毕业当天想和男友求婚,结果意外穿越,在古地球生活五年后,又穿了回来。他找到昔日恋人,发现对方为了他和他们的孩子负债累累。为了让恋人和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谢亦舒靠在古地球学的知识,做直播、卖专利。贷款还清,日子也一天天地变好。一天,谢亦舒突然发现自己的恋人身份不简单。他是首富和影后的独子,是星际千亿少女的梦。
    这是一个主角之一在掉马边缘仿佛试探的故事。文笔自然流畅,行文轻松可爱。剧情线丰满,感情线齁甜,人物刻画生动细腻。肉嘟嘟的小胖崽让人直呼可爱,靠泡泡浴球、软糖皂发家致富的设定新颖有趣。剧情引人入胜,值得一读。
 
 
第1章 
  “姓名?”
  “谢亦舒。”
  “所属区?”
  “二十一区。”
  “身份编码?”
  “STN77991621。”
  “滴——”
  代表办理失败的电子音引来大厅很多人的目光。
  在这个仿生人跻身各行各业的智能化时代,很多事务都可以在仿生人的协助下自助完成。
  比如个人终端的办理与更新。
  大厅里的人基本上都是来更新终端信息的,他们的个人信息过了有效期限,需要重新录入。
  也有几个是弄坏了个人终端,前来维修补办。
  他们的速度都很快,在仿生接待员的帮助下,不出三分钟就能走完所有流程。
  毕竟他们都是普通公民,不是什么大人物,也不是什么星际逃犯。身份信息简简单单,一目了然。
  听到三号窗口传来办理失败的提示音,几乎所有人都好奇地望了过去,想看看是谁。
  他们看到了站在三号窗口前的青年。
  青年单肩背着包,人高腿长,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看上去二十岁出头,干干净净,有几分书卷气。
  像是在校大学生,又或者是刚刚毕业……总之,不像什么大人物,也不像在案逃犯。
  可仿生接待员的话又表明青年的身份的确不普通。
  “档案异常,无法自助办理个人终端。已为您转至人工服务,请领取单号。”
  “好的。”
  青年伸手接过纸条。他声音温和,听起来很舒服。
  有人开始回忆最近在荧幕上出现过的小明星,有人猜测自己会不会是见到了哪个大家族的小少爷……青年转过身,众人纷纷收回了视线。
  谢亦舒对周围人的反应习以为常。
  过去五年在古蓝星,他经常因为缺乏常识而被古蓝星的人当成稀有动物打量。
  只是没想到现在回来了,还会遇到这样的状况。
  谢亦舒有些无奈,垂眸扫了眼纸条,记下人工办的门号,随手折起纸条塞裤袋里,背着包目不斜视地穿过人群。
  等他进了电梯,大厅里才有人喃喃出了声。
  “我还是头一回见到要转人工服务的……”
  “我也是……”
  “他是谁呀?我好像没在全息屏上见过他……”
  大厅二楼206,许桃在利用最后的时间补妆。
  作为一区服务大厅人工办的接待员,许桃的工作还算清闲。虽然面对的都是些经常出现在新闻里的大人物,工作上容不得犯错,但那些人在来前都会让助理预约,给足他们准备时间。
  像今天这样毫无预告地收到接待通知,在她不算长也不算短的职业生涯里还是第一次。
  “滴—滴—”
  上妆仪发出两声短促的滴响,提醒许桃选定的妆容已经上好。许桃飞快取下仪器,打开抽屉,有些粗鲁地将上妆器塞了进去。
  显示屏上显示文档已接收。
  许桃点开系统传来的文档,没等档案加载出来,就听到电梯门开的声音。
  来不及了。
  许桃推开椅子站起身,一边整理着装,一边快步走向门口。
  敲门声响起。
  年轻接待员深吸一口气,按下门把手,露出专业又得体的微笑。
  看到门口站着的青年,许桃的一声“请进”卡在了嗓子里。
  她每天都会看新闻和热搜,再加上工作的缘故,认得不少脸。眼前这位青年面孔很好看,却也很陌生,无法和她印象中任何一个有特殊档案的大佬划上等号。
  许桃开始怀疑楼下的三号机是不是出了故障。
  想想也是,上一次检修还是一年前,该通知技术部的人再来检修一下了……不过偶尔这么故障一下也挺好的,能碰上这么养眼的人……
  如果说人类的本质是颜狗,那许桃就是把这一本质贯彻得最彻底的一类人。
  谢亦舒虽然习惯了被人当做稀有动物打量,但也还没习惯被人直勾勾地盯这么久。
  他扫了眼门上的号码,的确是206,又看向面前穿着制服的年轻女性,缓缓问道:“请问是在这里补办个人终端吗?”
  许桃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件多么有违职业素养的事,脸颊腾得蹿红:“是的,请进。”
  她该改改自己这个习惯了,万一对方真的身份特殊……想到这一层,许桃匆忙侧过身,让谢亦舒进办公室,“请坐……先生,您喝茶还是咖啡?”
  “饮用水就好,谢谢。”
  谢亦舒在单人沙发上坐下,将背包放到一边,接过许桃递过来的一次性纸杯,礼貌地抿了一口。
  许桃也回办公桌后坐下。
  文档已经加载好,许桃终于看到了谢亦舒的个人档案。
  姓名谢亦舒,年龄二十五岁。身份编码STN77991621,双亲早亡,被木桐福利院收养。5521年6月毕业于南溪大学……许桃一目十行,在最后一栏看到了标灰的特殊备注。
  【于5521年6月30日上午9时在一区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也是有这种情况的。身份虽然不敏感,但因为经历特殊,无法自行办理个人终端。
  5521年失踪,也就是整整失踪了五年。在这个科技高速发展、绑架拐卖都销声匿迹的时代,能避开警方消失五年……许桃微微咋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谢先生,档案显示您于5521年6月30日失踪……”
  “是的。”谢亦舒接过许桃的话。
  他在听到仿生人说他“档案异常”时就猜到了原因,临时编了个理由:“五年前,我的生活发生重大变故。一时想不开,选择了轻生。”
  他不能说自己在五年前穿越去了另一个世界,又在半个小时前穿了回来,只能编这么一个小故事。
  谢亦舒微微低头:“轻生时出了意外,我弄坏了个人终端,陷入昏迷。被一个老人捡回了家。她说我长得像她孙子,收留了我。这五年里,她一直开导我……”
  青年长得好看,声音又好听,让人生不起疑心。
  许桃忍不住询问:“那位老人……”
  谢亦舒想起古蓝星那位很照顾他的老人,眉眼温和:“她年级大了,女儿不放心她住那么远,把她接回身边照顾了。”
  许桃松了一口气,也忍不住笑了。
  她对谢亦舒的故事深信不疑,很高兴老人能有这么一个结局。
  “那谢先生,这边没什么问题了。请您看向这边的摄像头。”
  “请将双手放在您面前的触摸板上,过会儿可能会稍微有点刺痛……好了,信息采集完成,感谢您的配合。”
  “更新后的个人信息如下,谢先生,您看一下还有没有哪里需要更改。”
  谢亦舒看着档案里的联系方式,目光流露出怀念。
  当时南溪大学为新生们统一办理了的通讯卡,他和顾言一前一后领卡,号码也就只差了一位。后来他和顾言在一起了,朋友们还戏称他俩这是情侣号码……
  只可惜他回来得突然,终端和光脑都留在了古蓝星,没能带回来。
  谢亦舒指了指联系方式那一栏:“我的光脑还没买,通讯卡也没办。这边到时候能自己修改吗?”
  “可以的,我先帮您清空,到时候让营业厅那边帮您重新绑定一下。”
  “好的。”
  “对了,谢先生,您过几天记得抽空去一趟警局。失踪人口回归那边也需要报备一下。”
  “好的。”
  ……
  谢亦舒走出服务大厅时,手腕上多了一只个人终端。
  熟悉的金属质地让谢亦舒多多少少安了点心。
  他不知道自己五年前为什么会穿越到另一个世界,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今天又突然穿回来。
  现在也没有时间让他来想这些。因为他也不知道能在这里呆多久、还会不会再穿去古蓝星。
  补办终端只是第一件事。
  接下来还要买光脑、办通讯卡。要联系上院长阿姨,告诉他们自己回来了,这五年里一切安好。
  还要去找顾言。
  谢亦舒点开终端,看了眼五年前的账户余额,准备先去附近的购物中心买部光脑,脑海里突然响起一声细小的电子音。
  “咦?”
  声音很轻,像是幻觉。
  下一秒,放大数倍的声音证明了刚刚那道声音不是谢亦舒的幻觉。
  “宿主您不是土生土长的古蓝星人吗?为什么会有这个世界的银行账户?”
  明明是平平的电子音,听起来却像要哭了。
  “是001选错了吗?是001把身穿选成魂穿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古蓝星即古地球,顾言是顾延之上学用的化名)
 
 
第2章 
  宿主、身穿、魂穿。
  谢亦舒想起他在古蓝星看过的几部小说、电影,有些迟疑:“……系统?”
  脑海里的声音带着哽咽:“是。”
  谢亦舒试探地跟它打招呼:“你好?”
  他这句话不知道碰到了系统的哪个开关,这个自称001的系统情绪没绷住,“哇”得一声哭了出来。
  哭声在脑海里回荡。
  谢亦舒觉得自己像是被关在一间四面装着立体环绕音箱的小房间里,循环听着同一段音频。有点头疼。
  但和头疼比起来,谢亦舒更多的是松了口气。
  他一直担心自己下一秒就会再次穿去别的时空。现在多了个系统,过去的很多疑问应该都会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