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不合【年下】──NINEZZZZ

时间:2021-02-22 09:58:10  作者:NINEZZZZ

 

 
  第1章 
 
  季知许一天的坏运气从早上一锅煮坏的牛奶开始。
  他只是觉得天气有点凉了想喝点热牛奶,但并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短短的洗漱时间里牛奶就溢锅了。
  灶台上,地上…他心烦意乱地处理完带着奶腥味的白色液体,完美地错过了他平时坐的那趟地铁。
  于是他还要再等7分钟。
  非早高峰时段的地铁车厢内座位也所剩无几,他坐在两位女生旁边,不明白大家默契补觉的时刻两个人为什么能聊得这么开心。
  季知许不经意一瞥,看到旁边的女生手提包的口大剌剌地敞着,地铁再刹次车,里面的化妆品就要掉出来了。但他选择扭过头闭上眼睛,保持沉默。
  楚行坐在车后座,拨通了自己父亲的电话。
  “你很少会为一件事浪费时间。”
  楚行沉默了一下:“只是想问您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现在很需要这笔钱。”
  “这是你爷爷的遗愿,你照做就能拿到属于你的那份,就像你的哥哥一样。”
  “知道了。”
  楚行挂了电话,打开笔电开始处理国外邮件。
  “为什么停车?”楚行抬头,发现左右车道移动缓慢,唯独自己车道一动不动。
  司机打开导航,毫无感情的女声播报着前方五十米处发生了交通事故。
  楚行的脸沉了下来。
  耽误了将近二十分钟司机才在交警的指挥下驶离了事故现场。楚行打开自己的日程表,给自己的秘书发消息说让她打包一份早餐到办公室。
  季知许到了公司,按照习惯打算先去放个包开个电脑再去地下一楼餐厅吃饭,结果电梯一开,就遇上了从地下车库上来的楚行。
  “楚总早。”季知许一扫疲态,露出了好看的笑容。
  楚行淡淡应了一声,便没了下文。公司那么多人,他又不能全记住,至少对这张脸没什么印象。
  季知许盯着电梯上升楼层,捏着提包的手却越收越紧。他尝试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心里默默吐槽着身边老板的冷漠无情。
  楚行,互联网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大学期间开始创业,海外名校硕士毕业后回国成立宇鸿科技,公司成立三年以来发展良好,在一众互联网公司中站稳了脚跟。很多人夸他是神童,未露锋芒的竞争者,未来互联网的领头人…但他们公司的大多数人都知道自己大老板不过是一个面瘫工作狂罢了。和他开会就是条理清晰,效率高,但会议结束后每个人都像是被扒了层皮。听说就连他表扬人时也板着脸,冷冷地说一句做得不错,在外人听来和嘲讽没两样。
  而公司副总许总就是来和他互补的,按公司的说法楚总让员工觉得自己像头不停产奶的牛,而许总就是天天给你做马杀鸡让你以为自己在享受贵宾级服务。
  又是牛奶,季知许有些烦心地想,今天还能不能好好过了。
  不能。
  原本应在19楼停下的电梯此刻却显示了停在16楼,等了几秒钟门也没开。就在季知许想要上前查看情况时电梯却突然下坠,他一个激灵条件反射似的贴紧了墙壁。
  电梯急速下降,两个人都不得不忍受着失重的怪异感。
  最终电梯停在了地下二楼。
  楚行推了推眼镜,然后看表,发现已经8点45分了,按照日常计划,此时的他应该在工作。他打开手机,发现信号微弱,只能通过电梯内的紧急呼叫按钮求救。
  季知许在他身后瘫坐着,浑身是汗。
  “你好,宇鸿科技电梯发生故障…”
  电梯厢内的灯管啪啪响了两声,也停工了。
  只剩下通话按钮还亮着诡异的红光。
  楚行身后响起了急迫的喘息声。
  “请尽快派人来维修。”
  楚行打开手电筒,转身发现,是与自己一同搭乘电梯的员工,瘫在电梯角落,满脸是汗。他大口呼吸着,但每一次都会比上次呼吸更为困难。楚行蹲下来凑近他身边,发现他脸上布满恐惧、焦虑,双眼都有些失焦。
  楚行把手机放到地上,手电筒的光在在狭小的空间里显得更为明亮。他一把扯开季知许紧扎的领带,没什么耐性地连拽带解脱下了衬衣,却没想到这人里面还有件防狼小背心。
  “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季知许嘴唇发白,没有多余的力气维护自己的体面了,他摇摇头:“我想出去。”
  楚行抬手看了眼表:“快的话救援队应该五分钟就能过来。”
  秒针一圈圈地转,分针一点点地移,楚行心情也没有好到哪去。
  更何况身边的人抱住自己的腿,双手止不住地抖,嘴里不停小声念着:“我想出去。”
  楚行也跟着一起焦躁起来。
  “你不要害怕。”
  声音突然停止了,季知许抬头看着楚行的侧脸,一时间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
  楚行摸摸鼻子,他只想季知许不要再念念叨叨了,没想到还有这功效。
  就在季知许稍稍镇定一点时电梯门外响起呼喊声,楚行沉着应答,而季知许想要快速到门边时却发现自己双腿无力。
  门很快被打开了,楚行一步跨上地面,季知许还未能站起来。
  他刚想再进去拉他一把,却被救援人员拦下。
  季知许是被救援人员抬出来的。不整的衣衫,憔悴的面容,还有零星几个围观人员,他觉得自己脸都丢尽了。
  他向楚总道了谢,看着楚行没事人一般坐上另一座电梯,自己却在角落里缓了好久。他从楼梯间回到一楼,钻进洗手间重新整理自己的仪容,直到与日常无异,他才心有余悸地与同事坐上电梯。
  这一通折腾,季知许也没了吃饭的胃口,整个人蔫蔫地趴在桌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另一层楼,楚行坐在办公室里,摸了摸有些放凉的早饭凑活着吃了,并且告诉自己的秘书上午所有行程都推后十五分钟。他又算了下时间,发现那些无法补回来的只能占用自己的个人时间了。
  “还有一件事。”楚行叫住了刚要离开的秘书,“帮我找一个人,我要结婚。”
 
  第2章 
 
  “结婚?这么突然?”陶秘书看着他,脸上是再高的职业素养也压不住的惊讶。
  怎么会有人把人生中这么重要的事情说得如此轻描淡写呢。
  “分部新的研发项目审批通过了,现在后续资金跟不上,我需要钱。”
  “不是很多投资公司一直有意向?您看…”陶秘书刚想说她可以把整理好的资料拿过来,但还没说出口就被楚行打断了。
  “和他们谈判费时费力,还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公司发展方向。再说我不是没有钱,只是钱不在我手里。”
  楚行的爷爷为他们兄弟两人留下了一笔巨大的遗产,条件是希望二人能完成他生前唯一的遗憾。爷爷见过了他哥哥的女朋友却没能等到两人步入教堂,遑论一个对感情根本不开窍的楚行。在哥哥眼中这笔钱是爷爷对他们婚姻生活的美好祝愿,在楚行眼中这就是笔救急的投资。
  婚可以随便结,但手里的这个项目必须继续研发。
  ……
  陶秘书无法评论自己老板与众不同的三观,她只知道还想干下去的话就要听老板的话。
  “那您对您的另一半有什么要求呢?”
  楚行看着她,觉得工作状态下的她果然更顺眼些,然后打开了堵车时写的备忘录。
  “从公司里挑,总部优先于分部。”楚行想着总部成立时间久一点,应该会比分部更可靠。
  “年龄小我三岁以内,大我两岁以内。出生年月可以放宽到一月一日和十二月三十一日。”楚行想了想,小一点更单纯更好控制,“比我小的优先级。”
  “过滤掉任何有‘优秀员工’称号的人员。”楚行不需要给自己找一个有野心的结婚对象,他需要一个老实人,甚至笨一点也可以。
  “最重要的是档案里不能有任何不良记录。”
  “出勤方面也要算?”陶秘书多嘴问了一句。
  “当然。”楚行最讨厌的就是不守时的人。
  “那恐怕全公司都没有符合您标准的人了,您想想前一段时间地铁大面积故障和去年夏天的暴雨,您不也是偷懒在家里办公的?”
  言下之意就是那些不得不到公司来上班的人应该情有可原。
  “好吧。”楚行妥协,“一年内最多两次迟到早退,多于的过滤,次数越少优先级越高。”
  楚行关上备忘录:“就这些,最后一条权重最高,其他条件平分。按评分筛出十个人,然后拿给我。”
  陶秘书面有难色:“老板,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别的条件。”
  楚行示意她有话快说。
  “性别是女性,还是男性呢?”
  楚行一时愣在原地,他从一开始就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但其实他也不知道答案是什么。
  因为他25年的人生中从未对任何人动过心。
  “无所谓。”这是楚行给出的答案,紧接着脑海中就浮现出自己父母和哥嫂相处的日常画面。。
  但等陶秘书走到了门口,楚行才开口说:“男性优先级高于女性。”
  陶秘书办事效率极高,一上午不仅协助楚行结束了两场会议,还在午休前把筛选后的人员名单放在了楚行的办公桌上。
  但楚行并没有打开。
  没有人能占用他固定的二十分钟午饭时间和四十分钟的午休,这是楚行日常生活中雷打不动的一部分。
  等他打开文件时,发现第一张就是陶秘书——陶歌的记录。
  的确,与自己同岁的陶秘书一毕业就进了公司,到如今工作勤恳,办事效率极高,而且没有任何不良记录。至于优秀员工称号…那是因为陶秘书不属于任何部门,也不参与评选,但每年拿的奖金都是楚行自掏腰包,比公司发的多多了。
  陶秘书一脸尬笑:“老板,您看能不能…就别考虑我了?”
  “好。”楚行一眼都没多看,直接放到了一边。
  陶秘书有点尴尬,心想也没必要拒绝得这么快。
  “你不想我自然不强迫。”说着楚行翻开了下一个人的记录。
  这个人…怎么有点眼熟?
  今天早上…那个在电梯里快要晕倒的人?
  原来叫季知许。
  楚行第一反应是pass,但转念一想评分第二的人应该是很符合他要求的,于是耐着性子继续翻看他的文件。
  “无迟到早退”
  楚行满意地点点头,把他放进了备选。
  后面的人员楚行也快速过了一遍,排除了部分踩到自己其他雷点的人后,按顺序排好备选三人,交给了陶秘书。
  “拿着我拟好的合同去谈。”他看了眼陶秘书,“我相信你知道怎么做,即使谈不拢,我也不希望假结婚这件事传出去。”
  “下班前我想见到签好字的合同。”
  陶秘书顶着压力接下了这份工作。她明白楚行的意思,实际上是在说一次搞定,不要拖拖拉拉的。她叹了口气,让她一个人和合作方谈判都比做这种事来得有底气。
  老板想假结婚也就算了,怎么还要别人帮他去操办。
  她坐在茶水间,自己看了下手里三个人的资料,排在第一位的是公关部的副经理,一个大老板两岁的男人,证件照上的笑容是最标准的假笑。陶秘书扶额,她如果和这个人说老板想和你结婚,这个人会不会骂自己有病。
  但她只能硬着头皮上,毕竟自己的口号是完成老板布置的一切工作!
  但等季知许坐在她对面时,她还是有些怂。
  “陶秘书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的话我还有些工作没完成。”季知许在心里盘算着这场谈话结束后自己还能不能准时下班。
  “那个…你现在谈恋爱了吗?“陶秘书低着头攥着裙角,活脱脱就是一个娇羞的小姑娘。但她不得不问,虽然已经过滤掉了英年早婚的人,但公司又没有员工恋爱记录,她总不能逼着有对象的人和老板假结婚吧。
  季知许顿了一下:“没有。”
  他还想问公司是在出什么幺蛾子,但他还是要竭力维护住自己在公司的人设,于是闭上了口。
  陶秘书松了口气,脑内措辞着如何和季知许沟通接下来的事情。
  没想到陶秘书隐去事情来龙去脉磕磕巴巴讲完楚行需要找一个人假结婚后季知许神色如常。
  “所以我被挑中了?”
  “是的。”陶秘书点点头,“你很符合老板的选人标准。”
  “原来是这样。那我要和楚总协议结婚是吗?”
  “对,你可以…“
  “是要多久?”
  陶秘书的“考虑一下”还没有说完,季知许表现得像是已经接受了这件事。
  “三年。”陶秘书马上把合同推到他面前,“里面写着你需要做的事情以及酬劳支付方式。”
  办完手续支付一百万,前两年每年一百万,第三年两百万,总计五百万。
  “虽然不是很多…”
  “对我来说已经很多了。”他的出身,他的年龄,他的工作性质…没有一样能让他在这个年纪就拥有五百万,除了自己不知道的什么特性让他被楚行选中,想要与他假结婚。有钱不赚,他就是傻。
  陶秘书还在想怎么能让这份合同看起来更具吸引力时季知许已经在两份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了。
  “季经理,您真的都想好了?”陶秘书不敢相信让她为难了一下午的工作竟然完成的如此顺利。季知许云淡风轻的样子真的让她怀疑眼前的这个人知不知道自己到底签了份什么合同。
  “是的。反悔要支付高额违约金,我没钱,所以不会反悔。”
  陶秘书略带尴尬地笑了笑,这个不熟的人怎么猜自己一猜一个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