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恶犬【悬疑推理】──机智的熊熊

时间:2021-02-22 09:54:46  作者:机智的熊熊

 

 
  文案
  标签:养成 年下主仆 蛇蝎美人受 乡村爱情 二四六早八点更新 进来看看呗反正也不要钱(卑微地凝视
  一桩撩完没跑成功血案,神经质病娇厌世美人攻略指南
  ~~~~~~~~~~~~~~~~~~~~~~~~~~~~~~~~~~~~~~~~~~~~~~~~~~~~~~~~~~~~~~
  我的主人是一个极美的人,纤细,优雅,一头白发相当柔软,身上总带着清淡花香,当然,最好看的要数那双眼睛,狭长,幽深,右眼尾有一颗泪痣,衬得那笑靥格外迷人。
  我将主人奉为神明,我愿将所拥有的一切都献给他,心脏也好,灵魂也罢。
  我明明比谁都虔诚,为什么会想用这双手玷污我的神明呢…… ——失格的信徒
 
 
 
第1章 人面桃花(1)
  少年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粗布衣裳,赤着脚,他那头发好似自生下来就没洗过,黏黏腻腻地糊了一脑门,遮住了眉眼,只露出半张面黄肌瘦的脸,暴露在外的手臂和小腿的皮肤像是直接裹在骨头上,隐隐还能看到些新旧不一的疤痕,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棵饱受摧残、即将枯死的野草。
  温福跟了温老爷二十多年,自然而然带了点温老爷身上的谦和良善,待人总是温和的,平日出府遇上一两个小叫花子,也总会笑眯眯地给点银钱。年纪大了,什么都看淡了,懒得理会那些世俗纷争,只想揣着善意安享晚年。
  可他却打心底里对这个少年喜欢不起来。
  温福这一辈子见识过形形色色的人,却从未见过那样一双眼,深得好像照不进一丝光线。
  少年藏在乱发下的眉眼绝对称得上好看,眉骨恰到好处地隆起,斜眉入鬓,眼窝深陷,衬得那眼神异常深邃,瞳色较常人深了一些,眼型偏圆,眼尾微翘,该是一双顾盼生辉的含情目。
  只是他眼里从未含过什么情。
  他的眼中从未有过任何喜怒哀乐,落在人身上的目光不带一点温度,就好像他面对的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草木沙石。
  他还只是个少年,却没有一点少年人的特质,不吵不闹,没有好奇心。他就好像是一具忘了塞进灵魂的躯壳,对这世界的一切都无知无觉,可他又像什么细枝末节都能察觉到,例如,他一言不发地跟在温福后面时,会故意在青石板路上踩出不轻不重的声响,确保温福知道他还跟着。
  少年身上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特质杂糅在一起,给人一种强烈的违和感,温福想,这或许就是自己无法从心底喜欢上他的缘由,也许这个瘦小的孩子短短十几年人生中,已经经历了他从未想象过的苦难。
  温福带着少年穿越一条长街,停在长街尽头一个有些破落的小院前。
  院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门上的朱漆掉了一大半,低矮的围墙上爬满了藤蔓,半边围墙已经被植物压得变了形,看起来摇摇欲坠也没有人修缮,不知是主人太过不拘小节,还是根本就没有人住。
  只是微风拂过时,能闻见院中传来的阵阵花香。
  温福握着生锈的门环有节奏地叩了几下,门里没有任何动静,温福也不着急,静静站在门外等候,过了好一会儿,门里有什么东西自地上碾过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门才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一边。
  温福并没有进门,先对来人颔首行了个礼,然后侧开身子,让出身后的少年,毕恭毕敬地说:“朗公子,这是老爷给您找来的侍从,以后便由他服侍您寝食起居了。”
  说完,在少年背上轻轻掴了一下,小声道:“快给公子行礼”
  少年来之前并不知道自己要见何人要做何事,被温福突然吩咐了这么一句,不迷茫也不惊慌,学着温福的样子对来人施了个礼,跟着唤了一声“朗公子”。
  他抬头时才透过头发的缝隙看清这位朗公子。
  那人看来不过二十出头,竟然已是一头白发,他坐在一张木制轮椅上,身形有点病态的单薄,脸上亦是一副病容,尽管如此,那张脸却比少年见过的任何一副画中美人都要好看。
  阳光约莫是有点刺眼,那人半垂着眼,他眉眼细长,眼尾上挑,右眼下方有一颗小小的泪痣,眼睑半垂时,便透出一点自然而然的迷离。此时正好有一缕微风经过,吹得他身后那棵桃花树上的桃花纷纷扬扬落下,吹起了他的衣袖,吹乱了他未束的白发。
  一缕白发攀上了他的脸颊,他不慌不忙地伸手撩开那不安分的头发,冲少年轻勾唇角,微微一笑。
  至此,那桃花树下白衣白发的男子便成了少年心中的绝景。
  “有名字吗?”那人轻声问道,声音温柔得像三月春风拂过桃花。
  “这……”温福见少年迟迟没答话,有点诧异地侧头看过去。如果不是少年额前的发挡住了他大半张脸,温福该是能看到少年一瞬间怔住的表情的。
  “姓阮,”少年迟疑了一下,接着答,“十七,他们都叫我十七。”
  少年的声音温润而平静,把一瞬间的惊艳轻易地掩盖了去。
  温福解释道:“这孩子是前些日子老爷在郦城一个破庙里捡回来的,除了自己的姓氏,什么也不记得,十七是聚在那儿的叫花子们叫的诨名,算不上名字。”
  “可识字?”那男子又问。
  少年微微点了点头,答:“识得些许。”
  “很好。”那白发男子撑着头轻轻点了点下巴,没骨头似的斜靠在轮椅上,偏头沉吟片刻,目光在院中懒懒散散地扫了一圈,道:“我姓温名朗,表字初月,你以后就叫我主人。今日阳光最盛,你就叫阮曜,日翟曜,字慕阳,可好?”
  少年还没答话,温福就先替他应下了,两人又往来交谈了几句,少年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却在心中将“温初月”这三个字反反复复默念,像是要把那名字烙在灵魂上。
  温初月,温初月,温初月……
  温福向少年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之后,便要离开了,虽说他一直站在门边并没有进去,少年还是尽职尽责地送他到了门外,温福临走前习惯性地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道:“慕阳啊,以后朗公子就是你的主子了,要好好照顾他,知道吗?”
  少年点头道:“慕阳知道了。”
  温福轻声笑了笑,转身走了——少年当然没这么快适应这个新名字,这么自称纯属是让自己宽心,当然了,既然他有意让自己宽心,便表明他心里是接纳了的,不论是名字,还是温初月。
  阮慕阳送走了温福,再回到院中时,温初月已经自行将轮椅掉了头,背对着他坐在树荫下,听到阮慕阳的脚步声后,头也不回地说:“关门。”
  阮慕阳合上了院门,温初月依旧没有回头,抬手指了指偏房,道:“那里以后就是你的房间,你先去洗个澡,找几件干净衣服换上。”
  “是,主人。”阮慕阳朝着温初月的背影微微一颔首,快步向偏房走去,刚走了几步便被温初月叫住。
  “等等……”温初月背对着他,一只手按了按太阳穴,把他那个看了就不忍再看第二眼的形象在脑子里飞快地回想了一遍,皱眉道:“屋里有剪刀,把你那头发也剪剪。”
  背后没有脚步声,阮慕阳仍然在等他的下文,温初月仍旧没回头,烦躁地摆了摆手:“就这些,快去吧。”
  温初月这句话的语气充满了不耐烦,与方才印上少年心头绝景的那人不似同一人,少年却没什么多余的反应,只淡淡应了声“是”。
  少年的脚步声远去,偏房传来阵阵水声之后,温初月才懒懒地靠回椅背上,将手中一朵桃花碾个粉碎,摊开手,任由轻风吹走掌心的碎花,自言自语道:“啧,这个好像太听话了,失了乐趣啊……”
  温初月到底还是高估了少年的动手能力,阮慕阳洗完澡出来,温初月漫不经心地转过身,一眼看到他那剪得支楞八茬的头发,毫不客气地笑开了:“哈哈哈……你这手法还不如狗啃的水平……”
  少年换上了一身藏青色素袍,那衣服是上一个小厮留下的,对少年来说还有点宽大,不过他把腰带束得正好,倒也不显得松松垮垮,只是袖子比手臂长了一小截。约莫是没找到发带,他还没完全干的头发随意散在脑后,额前剪得并不齐整的头发就乱戳出来,左一缕右一绺的,像个不讲究的鸟窝,配上他那面无表情的脸,就显得更加滑稽了。
  阮慕阳被人当面嘲笑也不显得促狭,仍是笔直地站着,语气平平地解释道:“我不大会剪头发。”
  温初月笑够了,把阮慕阳上下打量一番,最后将视线落在他浓墨重彩的眉眼上。他把脸露出来之后,整个人看起来要成熟一些,虽说轮廓还没完全成形,带了点少年的稚气,但眉眼极深,尤其是眼睛,过于幽深了,与整张脸格格不入。
  少年人的脸上不该有这样一双眼睛。
  温初月嘴角上扬的动作几乎是情不自禁的,他忍不住想,这孩子,或许比想象中要来得有趣。
  “你去把剪刀和梳子拿过来,再去堂中搬个小凳子,把我房中桌案上的小盒子也拿过来。”温初月兴致上来了,眼睑不自觉往上抬了一分。
  “是,主人。”
  阮慕阳领了指示就进了主宅,温初月望着他步伐沉稳的背影小声嘀咕了一句:“我还没告诉你我卧房是哪一间呢……”
  显然,温初月说与不说都不影响阮慕阳办事的效率,他明明是第一次来这宅子,却很快熟悉了宅邸的结构,不多时,就拿来了温初月要的各种物什,还给他添了一杯茶。
  温初月泯了一口茶,有些诧异地问道:“你怎知我常用这种茶叶?”
  阮慕阳答:“只有放这茶罐中的勺子最旧,其中的茶叶也剩得最少,我便猜测是主人经常用的缘故。”
  温初月放下茶杯:“是不错,可惜你茶叶放得太少了。”
  他的声音依然是轻柔的,语气也显得毫不在意,可他放下茶杯时,低垂的眼睑中似闪过一丝冷光,阮慕阳便忍不住抬眸多看了他一眼。
  那双眼却澄净如初,被右眼下方的泪痣一衬,竟然显得分外温柔。
  好像那么看上一眼,就忍不住沉溺其中,再难移开视线,以至于阮慕阳都忘了说那茶叶再多放点该苦了。
 
 
第2章 人面桃花(2)
  “你看我作甚?过来坐下。”温初月指了指面前的小凳子,示意阮慕阳背对着他坐下。
  阮慕阳迟疑了一下,没敢做这么僭越的举动,温初月当即抬高音量道:“还怕我吃了你不成?赶紧过来,我给你修修头发,好歹能见人。”
  “……多谢主人。”阮慕阳同手同脚地走过来,在小板凳上坐得笔直。虽说在温初月叫他拿这些物件的时候已经猜了个大概,但他从没想过是以这么亲昵的方式——温初月刻意靠近了一些,阮慕阳便能清晰地感受到背后有一股热源,想来两人相距不过毫厘,阮慕阳的后背只要稍微松懈便能靠在那人腿上。
  少年人还不习惯与人近距离接触,主人的命令也不好违抗,只好一门心思和自己的脊背较劲。
  温初月看着少年堪比门板的脊背无声地笑了一下,道:“别坐这么直,这样我怎么剪?”
  说着,伸出一只手扶在阮慕阳的肩头,往自己的方向稍微一用力,便让少年挺直的后背毫无障碍地靠在他腿上,然后在少年的身体明显僵硬之后,不紧不慢地拿出梳子和剪刀,挑起他鬓角的一缕头发,状似无意地在他耳畔说:“就这样,别动。”
  阮慕阳果真不敢动了,连呼吸都放得很轻。
  他只觉得那人的手异常温暖,在他发间来回穿梭,动作轻柔得近似抚摸。缭绕在身侧的也不知是花香还是温初月的体香,丝丝缕缕,似有还无,让人忍不住想一探究竟。
  少年人心头忽然涌上一股难以名状的躁动,那是一种他未曾体味过的陌生情绪,很模糊,连他自己也看不真切,不知这份躁动缘何而来又要往何处去。他缓缓闭上眼,只觉得这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绪在这样一个静谧的暖春午后异常聒噪,聒噪得都快叫他听不清温初月的呼吸。
  “今年多大了?”
  温初月的声音倏然在耳畔响起,阮慕阳才睁开了眼,缓缓答道:“我不记得了。”见温初月神色似有些黯淡,停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前年庙里来过一个摸骨先生,说我有十三了,算来今年该有十五了。”
  “十五啊,怎么十五了还长得像棵小豆芽?”不等阮慕阳答话,温初月就自己接上话头:“一准是没吃饱饭的缘故,回头让小梅给你多加点肉——那摸骨先生还说什么了?就我所知,摸骨可不只是看年龄的。”温初月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狭长的凤眼又亮了起来,上半身不自觉地压低了一些,阮慕阳觉得自己几乎要靠上他的肩膀了。
  他的声音懒洋洋的,从咫尺之处传来,带有一种别样的蛊惑味道,阮慕阳几乎本能地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他说我天庭饱满玉枕骨高正,本是富贵命,只可惜桡骨孤尖掌骨霸道,富贵一时,最终还是个凉薄孤苦命。”
  温初月嗤笑一声,道:“你就这么信那摸骨先生的话?过了两年还一字不落地记着。”
  阮慕阳一时哑然,他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把一个没着没调的摸骨先生的话记了两年,许是真像他说的,信了自己是个凉薄孤苦命。
  温初月放下手中的工具,兴致勃勃道:“来,小十七,把你那霸道的掌骨给我看看。”说完,也不等他同意,捞起他的手臂,拉过他的手放在掌心,兀自研究起来。
  那是一双细如枯枝的手,裹着一层干巴巴的蜡黄皮肤,和任何一个街边乞讨的叫花子别无二致——除了手指生得很长。温初月拿自己的手比了比,两人的手指竟然差不多长。
  温初月把那只手来来回回捏了好几遍之后,还不肯作罢,又把掌心掰向自己这边,细细看起了掌纹。他把脸凑得极近,呼出的气息若有若无地拂过少年纤细的手腕。
  片刻后,在阮慕阳被这个别扭的姿势折腾得手臂都快麻了的时候,温初月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他的手,一言不发地拿起工具继续倒腾阮慕阳的头发。
  阮慕阳半个身子靠在他小腿上,头几乎要枕在他大腿上,只要一抬眼,视线就能和他对上,于是温初月就看到阮慕阳微微一抬眼,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之后,又很快垂下眼去,好似在问:“你看出什么来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