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南丞花开时【娱乐圈】──妖姬不妖

时间:2021-02-22 09:51:24  作者:妖姬不妖

 

 
  文案
  【长得像花活得像草的娱乐圈天菜受 X 忙着追妻忙着复仇的总裁大佬攻 】
  整个上流圈都在传:于家二少爷勾搭上了南家总裁,恋爱一年后被弃如敝履,于丞失心疯。
  但没人料到,两年后于丞会叱咤娱乐圈,成了无数男女的梦中情人。
  于丞25岁生日那天,抛弃他的男人回国了。
  本决心报复,却因失忆戛然而止,给了对方趁火打劫的机会,于丞再次沦陷。
  记忆被撕裂后,他决绝离开满口谎言的男人。但对方捧着自己心尖、舔着柔情蜜语、玩着总裁心机、耍着大佬手段,厚着脸皮逼他就范。
  所有人都道南庭冷酷无情、手段狠辣不留余地,得罪他的人没一个好下场。
  但没有人知道,他的心里一直藏了个人。冷若冰霜只为他消融,狠辣也只为护他周全。
  他挟他进了民政局,迫使对方成了自己的南太太。
  他还要伤害过他太太的人,一个个付出成倍代价。
  但那人的失忆扰乱整个计划。
  直到苦心隐瞒的真相有天像揭伤疤一样被揭开,小家伙哭着求他离开。
  南庭忍着锥心刺痛问对方:“从十二岁到二十八岁,我走了整整十六年才走到你身边,你教我怎么放过你….再放过我自己。”
  -
  有架空!有私设!有豪门恩怨!有两对副CP!但全员HE!!!
 
 
第1章
  初夏,凌晨两点,滨海市的夜空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景尚娱乐大厦22楼的窗户半开着,微风撩起青年细碎的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眸愣愣望着窗外。
  两年前的这个点儿,天也下着小雨。那晚,他在南家公馆发疯一样地寻找,后来雨越下越大,雨点噼里啪啦打在他脸上,模糊到他睁不开眼——
  青年突然收回思绪,眨了眨润湿的眼眶,修长的手指滑过手机,面无表情地点开微信。
  「哥哥,你去哪了?」
  「哥,我找不到你,你到底在哪?」
  「你再不出现,我永远都不会再找你。」
  青年机械般地刷着一条条石沉大海的消息,一直刷到底。
  「从今以后,我于丞和你南庭,再无干系。」
  这是于丞发给南庭的最后一条微信,时间是一年前,意思是分手。
  此时,经纪人迟暮推开化妆间的门,缓步走了进来。
  “丞子,今天是你生日,阔儿在辰池摆了个场,赏脸光临一下?”
  于丞深吸口气,关掉手机站起来,白色小西服完美衬托出清贵气质:“我说了以后不过生日,叫大哥撤了吧。”
  迟暮扶了下金丝边框眼镜,默默点了下头:“走吧,我送你回家。”
  “明天是什么通告。”于丞问。
  迟暮微微一笑:“明天放你一天假,做你想做的。”
  “那我回去看大哥,你要一起吗?”于丞说着冲迟暮微微扬颌,两手揣进裤兜,向化妆间外走。
  迟暮愣在原地,默默低下头,浅金色长发顺滑垂过锁骨。沉思片刻后,他抬起头快步跟上于丞:“我就不去了,你转告他,我忙着呢。”
  于丞站在电梯前,回头看向迟暮,笑道:“你就躲吧,哪天我大哥惹急了直接冲到景尚拧你回去,他那暴脾气,完全做得出。”
  “这个我知道。”迟暮无奈笑笑,“整个滨海,只有他一人敢冲到南氏集团,砸了总裁办公室。”
  “南氏集团”四个字让于丞微笑的脸瞬间僵硬,揣在兜里的双手不自觉弯曲。
  “抱歉丞子,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说.....”迟暮意识到自己说错话,急得手足无措。
  “没事,我早忘了。”于丞淡淡说完,转身进了电梯。
  迟暮叹口气,也跟着走进电梯:“你要真忘了,刚才就不会一个人坐在窗边发呆。”
  顿了一下,于丞轻蔑一笑:“两年了,谁忘不掉谁是傻逼,你觉得我像傻逼吗?”
  迟暮:......
  电梯停在景尚大厦一楼,两人并肩走出电梯。一大群粉丝突然蜂拥而至,个个怀抱礼物手拿应援物品,将电梯出口围个水泄不通。
  “崽崽生日快乐!”
  “亲崽二十五岁快乐!”
  “崽儿又瘦了,我求求你别减肥,多吃点好吗。”
  “外面在下雨,迟暮带伞了吗? ”
  “......”
  七嘴八舌,一通嘘寒问暖。
  于丞接过粉丝递上的礼物,左手食指轻放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嘘——太晚了,咱们安静点儿。”
  “啊啊啊——崽崽说话能别这么撩吗?”
  “性感的动作、磁性的声音,于丞又在杀粉了!”
  “崽儿永远这么温柔体贴,一颦一笑都醉到人心尖。”
  “......”
  压不住粉丝的热情,迟暮很是头疼。
  他一手护着于丞,一手给于丞拨出一条道:“请让让,非常抱歉,于丞刚结束录制,现在很累。”
  于丞一边冲粉丝道谢,一边快步向大厅外面走。
  小雨未停,粉丝又太多,为免生出意外,于丞直接冲进雨里。
  “崽崽,我给你撑伞。”一位粉丝跑上前为于丞支伞。
  后面人群涌动,撑伞的粉丝被人推了一把,脚下一滑,人直接扑向于丞,撑着的雨伞掉到地上。
  于丞反应迅速,单手抓住粉丝手臂揽住她:“下雨天,小心点。”
  他低着头,雨水顺着他的刘海滴落而下,精致的轮廓,挺直秀气的鼻尖,漂亮的下颌。
  粉丝瞬间脸红心跳,呼吸一窒。
  迟暮被于丞的举动吓一大跳,急忙提醒他:“丞子,我们该走了。”
  标准式的甜笑,于丞松开粉丝,微微眯眼,转身钻进一辆黑色商务车。
  车子缓缓驶离景尚大厦,迟暮回头看了眼粉丝群:“顶流亲护粉丝,不出半小时,你肯定又得上热搜。”
  于丞没有答话,只呆呆望着窗外雨幕,落寞地望着。
  上这么多热搜有用吗,南庭不是照样看不见。
  又或者是看到了,但根本不想理吧。
  一小时后,车子驶入香槟国际别墅区,弯过一栋栋独立别墅后,停在58号别墅前。
  迟暮拨开于丞打湿的碎发,轻轻拍醒他:“到了,今晚我在这陪你吧。”
  “不用了,今晚我想一个人安静的过完生日。”于丞睁开眼,缓步走下车。
  目送车子远去,于丞收起了所有面部表情,一手松掉领结,一手脱下外套搭在肩头,拖着疲惫乏力的身子走进庭院。
  这会儿的雨已经停了,他站在房门前输入密码,刚推开门,突然,一双滚烫的手掌搭上他双肩,又大力扭过他。
  肩上的外套滑落到地上,于丞来不及反应,对方猝不及防地堵上了他嘴。
  “谁?!唔...唔...”
  于丞用力推壤此人,却被对方死死裹在怀里。
  他借着昏暗的灯光,瞧见此人漆黑浓密的眼睫,凌厉的眉宇,还有那股清冽的冷香。
  是他!是那个人!
  那个曾把他捧在心尖,时时刻刻唤他崽崽,白天给他温柔,夜晚拥他入眠,伏他耳边喘息,撩动他心弦的人。
  一切熟悉的信号都在告诉于丞,消失的南庭,回来了!
  于丞愣了一瞬,心痛了一瞬,迅速反应过来,猛地在南庭唇上狠咬一口。
  南庭吃痛,随即抬起眼帘,如墨般的眼眸依旧深邃不见底:“两年不见,我崽更烈了。”
  于丞拼命挣脱,磁性的声音不再温润:“放手!请你滚!”
  他越是挣扎,南庭越是将他裹得更紧,粗重的气息急切拂过他耳边。
  于丞闭眼深呼吸,用尽全力一把推开南庭:“滚啊——!”
  南庭踉跄后退,又迅速稳住身形,他扯松领带,眉心紧拧,嗓子眼发着抖:“一小时前在景尚大门你连粉丝都可以抱,现在却要推开我?”
  于丞哼地冷笑起来,他拍拍肩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一双眼眸折射出战栗的寒光:“别和我的粉丝相提并论,你不配。他们在我这,比你珍贵多了。”
  这席话刺激到南庭,紧握的双拳不住地颤抖,他沉着声调问于丞:“我刚回来,你一定要这样跟我说话吗?”
  “不然呢?”于丞弯腰捡起地上的外套,抖了抖,搭在肩上,单边唇角轻轻勾起,带着不以为然的笑,“南总,过往如流水,玩过就算了,没必要当真。”
  随之一个冷眸瞥过,于丞转身进屋。
  “我知道你怨我恨我,埋怨我两年前的不告而别。”
  南庭突然冒出的话让于丞的双腿瞬间僵在原地。
  原本不提两年前还好,这一提,压抑在心底的寒冷、埋怨、愤怒和委屈通通涌上心头。
  于丞立在原地深呼吸,闭眼又睁眼,抓住外套的手指嘎吱作响:“抛弃就是抛弃,说什么不告而别,多冠冕堂皇的四个字。”
  “两年前的离开,我有不得已的苦衷,我......”
  “你要死了吗?”于丞没回头,冷漠打断他,“车祸还是绝症?治好了吗?”
  南庭一怔:“我说快死了,你会相信?”
  “信,所以请你滚回去吃药。”于丞说完就要关上房门。
  “于丞!”南庭大喝一声,一个箭步窜上前,左手死死抵住要关掉的门,“今天是你生日,我特意赶回来......”
  生日?!于丞眉宇紧锁,抬眸瞪着他:“那你应该知道,甩我那天也他妈是我生日!”
  “对不起,所以我现在回来弥补。”南庭浑身微颤,说话声也跟着发抖,“希望还来得及......”
  “哼。”于丞冷笑起来,“一声不吭消失两年,现在回来跟我说弥补,你觉得你配吗?”
  南庭微微张唇,喉间上下滑动,挤出几个气音,然后,他什么也没说,缓缓垂下头。
  于丞没有等到南庭一个字的解释,他的心比之前更寒冷,双手比之前更抖。
  “无所谓了南庭,一年前我就跟你提过分手,你要是没看到那条分手消息,我现在可以当你面再说一次。”
  “我看到了。”南庭猛然抬头,低沉的嗓音透出坚定不可抗,“但我不认!”
  “呵,我对你的爱早就随着你的消失一起殆尽,我现在根本就不爱你,你认不认对我来说都无所谓。”
  毫不在意的口吻却明显带着恨,南庭心中一沉,他用力抓住于丞手臂,蹙眉反问:“如果不爱,你又为什么让粉丝唤你崽崽?难道说这不是念想?”
  于丞看着南庭,抬起下颌,傲慢地拂开他左手。
  房门关上的前一刻,于丞露出了轻视的微笑:“想多了南总,称呼而已,谁叫都可以。”
 
 
第2章
  这晚的宁静被南庭彻底打破,于丞失眠了。
  他抱着弯曲的双腿坐在床头,目光呆滞,就这样愣愣地坐着。
  直到旭日射出一缕红光,于丞才撑不住睡了过去。但没睡多久便朦胧中听到有人在大声叫骂。
  “南狗,你他妈还有脸回来,看我不揍死你这孙子。”
  “拦住他。”
  “放开我,南狗你就是个混账东西,我于阔这辈子跟你死磕到底。”
  于阔!大哥!!
  于丞猛然惊醒,蹭地一下从被窝里坐起来,顾不上眼角残留的泪水,迅速翻下床直奔阳台。
  他探头一看,于阔正被南家的保镖按得死死的,于丞当即气疯:“南庭!你放开我大哥,否则我一把火烧了你南家公馆。”
  南庭寻声抬头,见于丞穿着睡袍,眉头紧锁,双拳紧握头发也乱糟糟的。
  “去换件衣服,你下来我就放了他。”
  于阔被保镖按弯了腰,努力抬起头对于丞喊:“丞子别下来,大哥今天就算死也不会把你给卖了。”
  “相信我,你下来我肯定放他。”南庭面色温和,对他平静道。
  “你最好说话算话。”于丞恨恨说完没有一丝犹豫,转身冲进屋换衣服。
  两分钟后,于丞冲出房门,一拳揍向保镖左脸。
  保镖挨了痛却不敢放开于阔。直到南庭扬颌示意,他才松开手,背在背后,站直身体。
  于丞急忙扶住于阔,抬起他的手臂左瞧右看:“有没有怎么着,哪里痛。”
  “我没事。”于阔摆摆手,一把抓起于丞手腕就要往外走,“走,大哥带你出去。”
  “看看周围,你带得走于丞吗?”南庭低沉的嗓音坚决而冷漠。
  两人抬眼扫视周围,别墅已被数十名保镖围起来,个个站得笔直,一动不动。
  于丞冰冷的眼神直击南庭,舌尖滑过一圈牙槽,咬牙问道:“抛也抛了弃也弃了,你到底还想怎样?”
  南庭颤了一下,沉道:“我只想带你走。”
  “你做梦!”于阔上前一步护在于丞身前,“南狗,别以为我于家怕你,真要横起来,大不了鱼死网破。”
  说完,他摸出手机开始打电话叫人。
  南庭一个箭步窜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走于阔的手机,交给其中一个保镖。
  “不必动怒,我没有恶意。”南庭坚定地看着于阔,“等我办完正事,亲自上于家给你赔罪。”
  于阔轻蔑一笑,迅速握起一拳揍向南庭。
  下一秒,南庭死死攥住于阔手腕,一把甩开:“不要逼我动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