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吻颈之交》【完结】──止谈风月

时间:2021-02-20 14:38:27  作者:止谈风月

   文案

  杨怀瑾是青岩帮乃至整个A城黑道的一朵奇葩。
  一流名牌大学毕业,前途一片光明的大好青年,毕了业不去建设祖国,偏偏一头扎进黑道,从最底层混起也毫无怨言。
  他想找一个人,一个标记过他的Alpha。
  结果人是找到了,但对方早就把他忘得一干二净,无论是性格还是外貌也早就跟相识的时候全然不同了。
  他们分开12年,不过就是个吻颈之交。
  两个都是黑道大佬,两个都很专情。
  问:如何找回丢失的另一半?答:先咬再说!
  风流浪荡花孔雀Alpha x人美心狠高智商Omega
 
 
第1章 送礼
  近日,A城最大的事便是青岩帮换了新任龙头老大。
  前任帮主柏青梧过世,A城第一大黑帮青岩帮整整动荡了三个月,最终柏青梧的小儿子,年仅22岁的柏宁得到了帮主之位。
  虽说新帮主太年轻,青岩帮能不能继续柏青梧时代的辉煌还有待观望,但蠢蠢欲动的各方势力总算因此稳定了下来。
  青岩帮的酒会定在A城最豪华酒店的空中宴会厅,请了各方名流、各路势力的主事人来“聚一聚”,其实就是昭告天下、稳定人心。
  朱雀堂堂主杨怀瑾到的时候,宴会厅内众人的神色都有些异样。
  有的远远地观望,状似轻松其实视线总离不开这位瑾爷,有的则立刻满脸堆笑,谄媚地迎上去,“小辈”见了杨怀瑾便都下意识站直行礼,恭恭敬敬叫一声“瑾爷”。
  青岩帮里能被称爷的都是掌管一方势力的大佬,跟年纪无关,比如这位才三十出头的“瑾爷”。
  杨怀瑾倒是一贯地随和,微笑着跟众人打招呼。
  他是个很好看的男人,一身中式休闲礼服衬得他整个人长身鹤立,那股书卷气质更重了,整个人感觉舒适又温和。
  不过现在可没人会真的觉得杨怀瑾温和,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这次柏宁能上位,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杨怀瑾的站队果决和雷霆手段。
  青岩帮帮主柏青梧过世,两位继承人争权,帮内几位堂主接连出了意外,只有杨怀瑾和他的朱雀堂完好无损,青岩帮四堂本是势均力敌的平衡关系,经此一事成了朱雀堂一家独大的局面。
  杨怀瑾平日低调也少管闲事,在帮里简直是个富贵闲人,谁知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直接帮柏宁扳出个胜局。
  众人这才想起,这位年纪轻轻的“爷”可是二十几岁就被前帮主柏青梧钦点的朱雀堂堂主,他手中握着的是青岩帮真正核心的那部分权力。
  杨怀瑾带着朱雀堂的几位管事进了会场,他本人看起来悠闲又散漫,身后的兄弟却个个气势十足。
  “瑾爷。”
  新任帮主柏宁笑着迎过去。
  “宁少。”
  杨怀瑾跟柏宁拥抱了一下,态度亲热,两人看起来交情甚笃。
  正寒暄,有下属过来跟柏宁禀报:“赤联堂的人来了。”
  柏宁对杨怀瑾拱手:“瑾爷,恕我先失陪。”
  杨怀瑾拦住柏宁,口中换了称呼:“我陪帮主一起过去吧!”
  赤联堂是A城第二大黑帮,不像青岩帮老牌悠久,曾经只是小帮派,但近年换了新一拨当家人后蹿起的速度非常之快。
  不只杨怀瑾,青岩帮的四位堂主都跟在柏宁身后去迎人了。
  宴会厅大门口,赤联堂一行人刚好到达。
  领头的两个男人气势非凡,一看便知是两个强大的Alpha。
  年长些的那位举手投足皆是一派军人风范,年轻些的那个有着一米九几的过人身高,却是一副散漫又随意的模样,微卷的半长发在脑后扎起来,模样极俊美。
  正是赤联堂的大当家邢天和二当家封止。
  柏宁有些惊讶,走上前去:“没想到劳动了邢大当家。”
  “柏二少接掌青岩帮,我是一定要亲自来道贺的。
  恭喜。
  !”邢天跟柏宁握手,口中说着恭喜,声音却是一贯地平直,不露任何喜怒。
  “谢过大当家。
  阿宁着实有些受宠若惊了!”柏宁笑着打趣。
  不怪柏宁惊讶,赤联堂堂主虽然是邢天,但邢天为人极低调,赤联堂的事务通常是由封止和其他当家人去处理的,就算柏青梧在世的时候邢天也极少出面。
  有传言邢天有军方背景所以不方便出面,也有传言说他拥有世界级的黑暗商业帝国,并不在乎赤联堂这点事业。
  总之,他今天因为柏宁出现在这里,可以说是给了天大的面子,也代表了赤联堂与青岩帮交好的姿态。
  A城最大的两个帮派亲如一家,新帮主柏宁的位置便更加无人可以撼动了。
  封止在一旁笑眯眯,请得动邢天的当然不会是柏宁,只可能是这位真正掌握赤联堂实权的封二当家。
  他与柏宁是多年好友,柏宁更是赤联堂军火生意上重要的合作伙伴,这时候封止当然要站出来力挺柏宁,把邢天这尊大佛摆到青岩帮宴会上可以说是送了柏宁一份大礼。
  封止这人从来不知谦虚为何物,外表虽然是一副高大俊美的模样,但熟悉他的人便会看出,这人的笑容里写满了“快来夸我”,嘚瑟得像只开屏孔雀。
  大礼送完,还有个“小礼物”,封止让人带了个人上来。
  一个中年男人,穿得西装革履像是来参加酒会,细看却能发现他战战兢兢,在一群黑道分子面前大气都不敢出。
  柏宁一见就乐了:“哟,这不是前些天给青岩帮使绊子的杨局长吗?我青岩帮几个兄弟可被您坑得挺惨啊!”
  封止继续嘚瑟,表示这礼物是他以个人名义送柏宁的。
  这位局长给柏宁添过麻烦,正好这两天从职位上退了下来,他就把人带过来跟柏宁叙叙旧,冤家宜解不宜结嘛!一听就知道杨局长这次的“退位”必然是有人在背后捣鬼。
  柏宁笑得跟封止如出一辙,带着七分虚假的真诚,三分不怀好意,道:“局长请放心,我是守法公民,不报私仇的。”
  言罢,把问题甩给身边的杨怀瑾,“瑾爷,您说这怎么办啊?”
  这Alpha齐聚的肃杀场面,也就杨怀瑾看着温和,像个好人,杨局长立刻投来求救的目光。
  “瑾爷,瑾爷我跟您老师有几面之缘,请一定要相信我,这是个误会,啊,误会!”
  “一定,一定。
  杨局长请放心。”
  杨怀瑾看起来十分热络,佯作关心,“对了,您还年轻,从位置上退下来工作怎么解决?不如来六区码头帮忙?港口搬运那边总是缺人手,正好前几天被您审问的那几个兄弟出来了,我罚他们也去了港口那边,你们抽空好好聊聊,把矛盾解开就好了。”
  听了这话杨局长立刻面如死灰,落到那几个人手里他还有好吗?不过,杨怀瑾没再给他机会说话,命人“请”他下去休息。
  他这才恍然,自己是真瞎,这位面相温和的瑾爷明显是此地最不能招惹的一位。
  礼物“收完”了,众人鱼贯入场,气氛也轻松下来,各自散开到宴会厅里。
  封止踱步到柏宁身边,长臂伸展,搭上他肩膀:“行啊,阿宁,青岩帮可不是谁都能吃下的。”
  “疯子,私下里就不必恭维我了。”
  柏宁笑着与他碰杯,“刚好有贵人相助,我借了个东风。”
  “杨怀瑾?”封止微微眯起眼,“这事我略有耳闻。”
  “跟传言差不多,瑾爷帮了我很大忙。”
  “啧,我人都到你面前了,就让我听传言?”封止假装不满,“传言还说杨怀瑾挟天子以令诸侯,你说我能信吗?”
  柏宁大笑:“瑾爷可并无此意。
  怎么?你对瑾爷感兴趣?我给你们引见一下?”
  “别了,你们这位瑾爷老派得很,看见他就让我想起上学时罚我抄课文的老师,太过一本正经的人一看就跟我气场不和。
  而且,明显他也看我不太顺眼。
  啧啧!”封止连忙摆手,很快转移了话题,“话说最近忙得都见不到你,K俱乐部里来了几个新人,不如这边结束我带你去玩玩?”
  杨怀瑾人就站在不远处,目光也一直若有若无地注意这边。
  封止无论身高还是长相都在人群中格外显眼,先是跟柏宁勾肩搭背相谈甚欢,很快又被淑女名流们围住,晃荡着酒杯,花蝴蝶一样左右逢源。
  杨怀瑾微微皱眉,心中不屑:这人,简直浪荡成性,毫无节操。
  兜里的电话响起来,他走到人少些的地方去接听。
  是信任的属下打来的,跟他汇报着。
  他握着手机愣了愣,转头看向宴会厅人群中,只是这个角度已经无法看到他要找的那个人。
  “瑾爷?瑾爷?”那边许久没听到回应,疑惑着问了几声。
  杨怀瑾敛眸,低声道:“可以,今晚动手吧!”
 
 
第2章 中计
  封止被人算计了。
  准确地说,他被人强奸了。
  当然他自己绝对不会承认,但非自愿的性事,不是强奸是什么?就算他是上面那个,就算这场强奸最后被他变成合奸,最后的最后又变成了他强迫对方。
  总之,他堂堂赤联堂二当家,纵横黑道十余年,今天阴沟里翻船,被人狠狠地算计了一把。
  青岩帮的酒会结束封止便和几个朋友约着去俱乐部玩,喝酒喝到深夜,搂了身边陪酒的Omega去开房。
  一切都再平常不过,封止进了房间先去洗澡,等出来的时候发现房间里没开灯。
  也不知道是喝得有点多还是怎么,封止那会儿头重脚轻晕乎乎的,不熟悉的酒店房间他也懒得去找开关,借着墙角微弱的光摸到床上去,却发现自己带回来的Omega换了人。
  气味不对!陪酒时那个Omega一直在若有若无地勾引他,悄悄释放自己甜美的信息素,但现在怀里的人身上没有任何信息素的味道,衣服上是干净清新的皂角香,整个人的味道也是淡淡的、温和的。
  封止不动声色地亲吻怀里的人,用唇舌逗弄对方的耳朵,直弄得对方呼吸微乱不自在地向后缩,接着,他迅速出手掐住对方的脖子把人按在床上,拉开距离。
  “你是谁?”
  那人不答话,纤瘦的脖颈被人掐在手中也丝毫不见惧怕,只是平静地喘息着。
  封止再问,手中力量加重了起来,那人依然不答,把手搭到封止手腕上试图阻止他继续用力,喉咙间的喘息声急促起来,显出几分难过。
  “说,谁派你来的?”
  只是,这次是封止没等到对方的回答——他觉得头更晕眩了。
  这房间不对!他有些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今天的头晕应该是吸入了使人麻醉的气体,这感觉绝对不是酒醉……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思维在涣散,封止手下的力道变小,慢慢倒了下去,手也随之松开。
  再醒来的时候还是在床上,只是眼睛被人蒙住,双手被绑在床头,身体更加虚软无力,内里却有股欲望迫切又焦躁。
  看来是被下了药,发情诱导剂或者别的什么。
  封止觉得有些好笑,还以为是要杀人,结果是来强奸?这人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他这么没节操,奸他还需要用强吗?
  Omega对Alpha的吸引是致命的,被下了药的身体感知非常敏锐。
  虽然闻不到这人信息素的味道,但封止确定这是一个Omega。
  一双手在他身体上游走,衣服已经被脱得差不多了,那人亲吻封止颈边的敏感地带,修长的手指覆在他腿间揉弄,隔着内裤爱抚性器,这种意图明显又不直接的方式,反而显得更加撩人。
  “滚,别碰我。”
  这不是一句呵斥,封止平静地陈述他的拒绝。
  他现在没什么力气,不想做浪费体力的无效挣扎。
  那人就像没听见一般,继续动作着,嘴唇贴着封止颈侧,呼吸灼热又暧昧。
  封止有些不舒服,他现在的身体太敏感了,声音都沙哑起来,带着浓浓的情欲味道。
  无法反抗,只好口头上讥讽对方。
  “是哑巴吗?让你滚你却往上凑?”
  那人动作微微一僵,显然是听得到封止说话的。
  封止嗤笑:“看来还是有些廉耻心的。
  我想你知道我是谁,不管你有什么目的,背后的人是谁。
  听着,现在把我放开我保你无事,否则让一个人生不如死的方法有很多,别做自己承受不了后果的事……喂!你……”
  一个枕头砸在了封止脸上,接着是卷成巨大一团的被子,把封止压得严严实实,声音被闷在重重棉花下,更没什么威胁力了。
  谈判不成,封止决定暴力反抗,出其不意地猛踢身上的人。
  那人毫无准备,闷哼一声,却迅速反应了过来,反手挡下第二次攻击,屈起手肘狠狠砸向封止大腿内侧。
  封止骂了句脏话,这招太损,他那条腿一阵酸麻,瘫在床上。
  这Omega明显不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挣扎无用,内裤很快被褪下来。
  接着,已经勃起的性器被包裹进温暖口腔,刚刚还在跟封止打得不可开交的人,却伏在封止腿间,用臣服的姿态含舔他的性器。
  封止在性事上本就没什么节操,又被下了药,情欲吞噬着思维,想着:这人是要他的鸡巴,又不是要他的命。
  渐渐也就懒得挣扎了。
  风流俊美、欢场老手的封二当家上半身被盖在重重被子下面,只有下半身露在外面,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被当成按摩棒使用。
  封止是个强Alpha,性器勃起后十分壮观,那人试了几次发现难以容纳,开始给自己做扩张。
  然而,明显没什么经验,他跨坐在封止身上弄自己,扩张做了很久,身体里的水流了许多,蹭得封止小腹一片滑腻——这个Omega发情了,而且明显独自忍了很久。
  那人把封止的性器纳入身体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声音。
  封止在极舒服的交合中想:原来不仅不聋不哑,叫床的声音还这么诱人又好听……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