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破杀》【灵魂转换】──糖甜三分

时间:2021-02-20 14:07:46  作者:糖甜三分

 文案:

 
原来一个人真的会喜欢上另外一个人
 
 
 
  入异界
 
  
  灯红酒绿,喧闹无比的酒吧之中,一名身着常服的男子独自坐在角落,一脸平静。
  “哟,我们的云大总裁居然会在这里喝闷酒,还真是少见啊。”
  “为什么?”云逸尘问道。
  “知道是我了。”常远肯定的道。
  “我们一起长大,我自认为待你不薄。”
  “是,你是待我不薄,但我就是讨厌你,明明我不比你差,但是他们看到的总是你,有你在的地方我只能沦为陪衬。”
  “这就是你泄露我公司机密的理由?”云逸尘道。
  “沦为丧家之犬,从天堂跌入地狱的滋味儿如何?”常远以为云逸尘会发怒,因为那才是一个失败者应有的表现,但云逸尘一脸平静,仿佛刚才的都只是微风拂过,掀不起一丝波澜。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我们的时间还很多,希望你到时候还能如此,哈哈哈哈哈哈。”
  从酒吧出来,云逸尘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曾几何时,自己和常远也是如此,两人形影不离,世事无常,现如今却已是物是人非。
  云逸尘走到楼下,只见一群人围堵在这里,云逸尘迅速躲到一边。
  “你还真是不想我好过啊。”
 
  无极峰
 
  
  云逸尘等到所有人都离去,缓慢的上楼,打开房门,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床和桌子,没有开灯,摸黑来到床边,缓慢的躺下,闭上双眼,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你有什么愿望?”云逸尘迷迷糊糊听到有人这样问道。
  “暴富。”云逸尘斩钉截铁的回答道,之后便完全睡了过去。
  云逸尘醒来,缓缓睁开了双眼,看到的不是白色天花板,他立马坐了起来。
  “我这是在哪儿?是不是追债的人趁我睡着了,把我弄到这里来的,我现在身无分文,肯定会被他们打死的,怎么办怎么办,肯定又是常远搞得鬼,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他。”云逸尘内心想道。
  “不行,我现在得跑。”云逸尘打开门,着实被眼前的一切给惊到了,两只眼睛更是瞪大了,要是眼睛能显示图案,那铁钉是钱无疑了。因为,这里的一切真的太豪了,简直就是土豪级别。
  “外面都这么豪了,那房间里的东西……嘿嘿。”
  “赶紧回去拿点,到时候,还怕那些追债的人吗?”想到这里,云逸尘不禁笑出了声。
  “你们说,这云逸尘怕不是被打傻了吧。”
  “那也是他活该,谁叫他惹我们公子不痛快,我们公子可是云家家主之子,不但没帮我们公子,还胳膊肘往外拐。”
  刚刚醒来,自己一直没注意,现在看到这里的布置,以及人们的穿着,“这是哪里啊!”
  冷静了大半天,云逸尘才接受了自己已经身处异界的事实,但自己内心还是慌乱,毕竟,换了谁莫名其妙的来到另外一个人地方,都是慌乱的吧。
  “你们说,这云逸尘为何会帮文院的人啊?”
  “这你还看不出来,贪图人家弟子美色呗,听说这文院有一位苏甜甜,人美声甜,可是诸多公子追求的对象呢。”
  “云逸尘这小子,不会真看上人家姑娘了吧,为什么要我来背锅啊。”云逸尘心想道。
 
  妖兽
 
  
  此时,书房内,“家主,岭山一带妖兽横行,派去的弟子都没能回来,甚是棘手。”
  “爹,我们现在该如何是好。”
  “云涧,你有何想说。”
  “家主,我们可以事先在岭山布好锁妖阵,待妖兽进入其中,便可一举将其击杀。”
  “那妖兽凶猛异常,锁妖阵怎能困住它?”
  “公子,平常的锁妖阵确是奈何不了,这妖兽最喜食人肉灵,岭山下的百姓也是因此才苦不堪言,我们只需以人为饵,外加阵法加持,必能将其铲除。”
  “你的意思是需要我们的弟子去送死?”
  “妖兽进入锁妖阵,便会妖灵受损,阵中弟子可与阵外弟子合击,趁机将其斩杀。”
  云子玦陷入沉思,似乎在思考让谁成为这诱饵。
  “云逸尘,起来,别装死”云逸尘听到这话,缓慢的从塌上站起身来,“下次进,敲门。”
  “呵,现在还会装样子了。家主要你与公子一同前往岭山,即刻出发。”来人说完后便走了。
  “岭山,我听说最近那里可是妖兽横行,现在让我一个修为几乎为废柴的人过去,指不定是装着啥坏水儿呢,怎么办怎么办,而且这云逸尘还与云子玦结仇了,跟他一块儿去,我恐怕还未到岭山,便要被他搞死了。”
  “宿主,你不用担心,有我在呢。”就在云逸尘不知道怎么办时,脑海里突然出现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
  “你是谁?”
  “我是美梦系统啊,我可以帮助你的。”
  云逸尘听着这个声音,有一些熟悉,顿时想到,这不就是那个问他愿望的吗?原来不是他在做梦。
  “我管你什么系统,你麻溜儿的,送我回去。”云逸尘道。
  “这个我做不到喔,除非你能完成任务,便可以回去了。”
 
  初遇
 
  
  云逸尘听到可以回去,便立刻问道,“什么任务?”
  “这个,我暂时也不知道。”
  “你连啥任务都不知道,你这不是存心坑我吗?不干了。”
  “别呀,宿主,虽然我暂时还不知道任务,但是我可以给您气运值,保你在这里能够平平安安的。”
  “真的?”
  “那当然。”云逸尘相信,如果给系统一个鼻子,他可以翘的老高了。
  不过暂时也只能相信他了。到了岭山,云逸尘悬着的心总算是松了一点,至少没被半路搞死。
  “这蠢统还是有点儿用的。”不知道之后的云逸尘会不会因为自己现在的想法想给自己两巴掌。
  云逸尘内心虽庆幸着自己一路还算顺利,但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云逸尘,你,进去。”云子玦道。
  “为何。”
  “公子叫你进你就进,哪儿来那么多废话,上次你帮文院的人公子就不计较了。”看着不为所动的云逸尘,继续说道,
  “云逸尘,公子都不计较了,你应该心怀感激,所以你就乖乖进去吧,斩杀了这妖兽,你可就是头号大功。”
  “那为何不是你进去。”
  “云逸尘,我云昀都已是金丹五阶,马上就要突破六阶了,你看看你,还不到金丹二阶,如果妖兽来了,你能帮上什么忙。”云昀得意道。
  “不会吧,这云逸尘修为这么差的吗?不过云昀这个名字,云昀,云云,谁取的,太娘了,不行,我不能笑,憋住,我的高冷人设。”云昀趁着云逸尘不注意,踢了云逸尘一脚,被踢入了阵中,云逸尘想出来,只见已针为中心,一股旋风猛地而起,以活人祭阵,不仅能引兽入阵,且阵法的威力更是大大增强。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应该是妖兽快来了,大家戒备。”云子玦握紧了手中的配剑道。
 
  初遇
 
  
  “师兄,妖兽。”苏宴宁朝苏沉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锁妖阵。”
  “不就是平常的锁妖阵吗?”苏沉道。
  “你看阵内。”苏時示意苏沉道。
  “这……”
  “这无极峰也太残忍了吧,居然将人困于阵中。”
  “古籍中有载,以人祭阵,可引兽,力法加持,爆体而亡。”
  “这无极峰向来争强好胜,表面与我文院相处甚好,暗地里却想将我们文院踩于脚底,不知道哪个倒霉蛋被他们这般利用。”
  苏宴宁眉微皱,走向锁妖阵。
  “那是,云公子。”苏時道。
  锁妖阵中,云逸尘一袭青衫,衣衫已渗出点点血迹,更是有鲜血顺着手臂,流于指尖,滴落在滴。闻着血腥的妖兽穿入阵中,似是有一丝狂躁。
  本就头痛欲裂的云逸尘,在察觉到危险的一瞬,往一旁挪去,躲过了妖兽的攻击。
  “我当是什么呢,原来将我当成诱饵,吸引这妖兽。”
  “师兄,我们现下该如何?”
  “除妖,救人。”
  “你们作甚?”云昀怒道。
  “你们除妖兽就除妖兽,干嘛要以活人祭阵。”苏沉道。
  “关你们文院何事,我劝你们少管。”
  说完又继续进行术法加持。
  “趁现在,攻击妖兽。”云子玦道。
  “公子,我们只需进行术法加持,那妖兽便会爆体而亡的。”
  “你别忘了,阵中还有我们的弟子。”
  “公子,牺牲他一人,便可换取岭山百姓的安全。”云昀道。
  阵中的妖兽越发暴躁,云逸尘更是因体力不支,硬生生承了妖兽一击,吐了一口鲜血,摇摇欲坠。
  “你不是说会保我平安的吗?我现在都快被打死了,你还不想办法。”
  “放心吧,我已经将气运值给宿主了,你死不了的。”
  系统刚说完,只见一袭白衣少年郎配剑脱鞘而出,打断了阵外人的术法,锁妖阵的威力减小,但这时的妖兽已经变得十分狂躁,只知道要攻击云逸尘。
  “你们文院还真是爱多管闲事。”云昀道。
  云子玦看向云昀,云昀便低头不语了。
  “靠,这妖兽是暗恋我吗?怎么一直缠着我,你们倒是来帮我啊!”云逸尘内心呐喊道。
  文院众弟子拔出配剑,合力对付妖兽,苏宴宁则是将剑收回鞘中,拿出背后的古琴,盘坐于地。只见他手轻拨,妖兽被定住了,但它还在挣扎,似乎想突破某种束缚。
 
  突破
 
  
  “大家趁现在。”苏時大声道。
  “这妖兽皮厚,我们的配剑根本不能伤它分毫。”苏沉道。
  “我早就说过,这妖兽难对付,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它自爆,可你们文院的人却总以为自己修为高深,是救世主,我看你6们怎么对付。”
  “不帮忙就不帮忙,屁话还这么多。”苏沉道。
  “你……”云昀气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上。”云子玦道。
  “找弱点。”苏宴宁沉稳道。
  妖兽任在不停的挣扎,众人也在不停的找其弱点,但妖兽似乎全身上下,并无弱点,而此时的云逸尘则是更加痛苦,双手紧握,苏宴宁看着云逸尘,晃了一下神,那妖兽趁机挣脱了音控术的束缚,不顾众人的围击,冲出重围,向云逸尘攻去。
  “小心。”苏時大喊道。
  只见刹那间,云逸尘周围灵气涌动,些许时候,灵气成柱向四方散开。
  “这是……突破。”苏沉傻眼道。
  妖兽似乎也被这一幕惊到,云逸尘则是趁此时,拾起配剑。
  边攻击边道:“刺激他张嘴!”
  苏時最先反应过来,配合云逸尘,经过一番争斗,云逸尘终于找到时机,一剑刺穿了妖兽的喉,妖兽撕心裂肺的惨叫,转而更加猛烈的向其攻去。
  一把剑猛的飞来,挡下了妖兽,见势局不利,便想趁机逃走,苏宴宁挡住其后路,本就被伤的妖兽与苏宴宁一番打斗后,便直直倒在了地上。
  苏宴宁收起配剑,缓慢道:“化妖囊。”
  待妖兽被收入化妖囊中,云逸尘有气无力道:“多谢。”
  之后便倒地了,苏時连忙上前查看,“只是晕过去了。”
  “这刚突破,又和妖兽发了这么久,不晕才怪。”苏沉道。
  “哎,你们无极峰的人,没看到你们的师兄晕倒了吗?还不赶紧将人带回去。”苏沉对着无极峰没好脸色道。
  “你不说,我还以为他是你们文院的弟子呢。”云昀讽刺道。
  “走。”云子玦看了眼地上的云逸尘。
  “师兄,我们要把他带回去吗?”
  “你们扶。”
 
  文院
 
  
  云逸尘醒来已是三天后。
  “这是哪里啊?我不会有什么到另一个世界了吧!”云逸尘惊道。
  “云公子,你醒了。”苏時推开门道。
  “请问这是何处?”
  “这是文院,上次收伏妖兽,云公子耗费灵力过度,晕过去了,便擅自做主将公子带回,有不妥的地方还请云公子见谅。”
  “哪里,若不是你们,我命早已丧于妖兽之口,有何来这一说。”
  “云公子,在下还有课业尚未完成,片刻后会有弟子送吃食,若云公子觉得无聊,可以去周围逛逛。”苏時说完便作揖离去。
  “这个世界,能有啥好逛……”云逸尘还未嘟囔完,便被眼前的景色给惊到了。鸟语花香,仿佛置身于仙境,脱离世俗,又充满书香之气,当之无愧文院二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