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迷雾中的晨曦【虐恋情深】──姬岁

时间:2021-02-19 15:06:25  作者:姬岁

 

 
  文案:
  林嘉昀偏过头看向阮雾,却发现她也将目光投向自己。
  ++四目相对,她一时说不出话。
  ++“怎么了?”阮雾靠近她询问道,外面的光映射在阮雾的小小的山茶花耳坠上,触动了她最后一丝涟漪。
  ++暖暖的,亲柔的一个吻落在了阮雾的唇上,停留了一颗雨滴从玻璃窗上滑落的时间。
  ++“我喜欢你,”没有任何的迟疑与胆怯,“而且我知道,你也是。”
  ++不时经过的车辆投射的光将林嘉昀的双眼点亮。
  ++阮雾看着那双直视着自己的双眼。
  ++“是我太自以为是了。”她笑着轻声对自己说道。
  ++回应面前那个女孩的,却是更加缱绻与绸缪的吻。
长与探索
 
 
第1章 
  对于整个周五下午都没有课的大学生来说,周末就变成了两天半,在涌往食堂的人流中,林嘉昀成为了分离出来的那一个。
  顶着烈日,林嘉昀躲在遮阳伞的阴影里走到校门外的公交站台,只不过一分钟左右,7路车就徐徐开进站。
  刷了公交卡,林嘉昀随意找了个靠窗位置坐下,周五的大学站上车的乘客总是比其他四日都要多,如果迟一些上车,也许就没有位置坐了。
  林嘉昀和其他学生的目的地不一样,周末的学生出校无非是去市中心的商场消遣,而她是回家。
  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起,林嘉昀觉得自己的人生第一个阶段落下了帷幕,那个清晰又明了的目标被完成了。
  总算要开始全新的生活了,她最初和所有大学新生一样,都这么想过。可很快,她发现十八年以来,大学就是她所能目及的最远之处,而更远的前方到底存在着什么,好像已经不是单单只靠努力读书就可以看清的了。
  不过好像自己一直都没有非常确切的目标过,大学的志愿也只是随意在参考书上看了一眼,就在饭桌上用来作为回答七大姑八大姨们的盾牌。
  老爸嘴上总是念叨着学习,但其实从来没有了解过她的学习状况。老妈则总是人云亦云,一会儿要她做个医生,明天却改口说教师就职前景不错。
  就在这样随意填报志愿的环境下,林嘉昀最终被本市的大学录取,成为了走读生,于是大学生活成为了高中时期的变迁版,一晃又是两年。
  大学离所住的小区不大约半小时不到的车程,到站时,林嘉昀有些微微犯困,她再次撑开遮阳伞,步入小区。
 
 
第2章 
  走到单元门口时,一位年轻女性朝她微笑着点了点头。两人对视了一眼,林嘉昀立刻下意识地也回笑了笑。
  林家搬入这所小区是四年前,那时这座公寓也不过才刚刚完工,所以邻居们入住的时间参差不齐,互相不算非常熟悉,刚才的女性,她似乎也没有过多印象。
  走到三楼,林嘉昀足足敲了一分钟的门,也没有任何动静,想来是爸妈都不在家。而正好这周,她的钥匙借给了把自己钥匙放在单位的老爸,所以只能自认倒霉,给妈妈发了一条微信告知之后,在自家门口刷起了手机。
  随着一阵脚步声靠近,林嘉昀自觉地在狭窄的楼梯间让出了过道的位置。但是脚步声却停在了离她两三步远的位置。
  “你爸妈好像才出门没多久,是没有钥匙吗?要不然先到我家坐一会吧。”
  林嘉昀抬起头,面前是那个刚才与自己打招呼的女性。
  似乎发觉了她的疑惑,年轻女性指了指楼上:“我就住在你楼上,你平日里不常在家可能不认得我,但是我和你妈妈认识,也偶尔看到过你。”
  说着,她先上了楼,把钥匙插进锁孔开了门,同时朝还在楼下的林嘉昀道:“先来坐一会儿吧,今天外面太热了。”
  不知道是因为这位邻居的亲和力足够强,还是天气确实太热,林嘉昀只是犹豫了一下,跟着上了楼。
  “你随便坐,要吃什么零食就自己在桌子拿,我切一点西瓜过来。”
  “啊……不用不用,太麻烦你了。”
  “都是平辈客气什么,家里冰棍没有了,不然我也懒得切西瓜。”
  趁着邻居去厨房这一会,林嘉昀有些拘谨地在沙发上坐下来,并打量着周围。
  因为就是自己家的正楼上,房屋格局是一模一样的,电视柜上有一个非常简单美观的相框,里面是邻居的婚纱照。房屋的装修也很符合年轻夫妻的审美,非常简约的原木风格。
  唯一略显凌乱的地方,大概就是面前的茶几上堆满了杂志,甚至有几本已经躺在了脚下的地毯上。
  林嘉昀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全部都是名为《月童》的面向儿童和青少年的周刊。
  “听你妈妈说你在本地上大学,可以走读,是不是觉得生活上超省事啊。”邻居把杂志挪了挪,把切好的西瓜块放在林嘉昀面前,坐到了她身边。
  “谢谢……”林嘉昀两只手把玩着自己的手机壳,“也还好了,我在学校也有宿舍,有时候也不会回来。”
  “说起来我算是你的校友,不过我是研究生就读,而且已经毕业好几年了。”
  “真的吗,”突然之间生活的距离被拉进,林嘉昀对面前这位学姐热情了一些,“那岂不是应该叫你学姐啊,我在校园影册上能翻到吗?”
  “叫我这个已婚妇女学姐太奇怪了吧,15级传播学阮雾,我记得我站在第二排最左边,蛮显眼的。”
  阮雾?总感觉这个名字有点熟悉,林嘉昀短暂的思考了一下。
  “嗯?我好像刚看到那个《月童》上面……”为了确认自己的记忆,林嘉昀随手从旁边拿起一本月刊,没错,编辑那一栏的确有这个名字。
  阮雾有些惊讶地笑了笑:“你居然能注意到那么小的字吗。”
  编辑栏的字号确实很小,但是这个名字太少见了,林嘉昀一眼就看到了这个名字,也只记得了这个名字。
  “对了,我记得小林你是汉语言文学专业的,你有空的时候可以多来我家坐坐,一起看看作者投稿,”阮雾叉起一块西瓜递到林嘉昀嘴边,“反正我家白天都只有我在,不会尴尬的。”
  迟疑了一下,林嘉昀接过阮雾手中的水果叉,把西瓜块吃了下去,顺便应和了一声,心里却是不受控制的带上了编辑这个职业来打量着阮雾。
  林嘉昀印象中的女性编辑应当是有着利落的中短发,穿着职业装的干练女性。而阮雾却没有一点符合这个形象。
  发尾微卷偏栗色长发,戴着快要长到肩部的耳坠,穿着露出一大片锁骨的无袖黑色吊带上衣。林嘉昀突然产生了一种面前这个人不是杂志编辑,而是杂志插图模特的感觉。
  她的心底产生了一点小小的憧憬,不知道是否几年后的自己也能成为这样的女性。
  从一句搭一句的寒暄,到逐渐讨论起校园过往,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黄昏。
  妈妈已经打过一次电话了。
  “有空常来玩啊。”阮雾把林嘉昀送到门边,看着她换鞋。
  踏出门槛,林嘉昀轻轻地点了点头:“当然。”
 
 
第3章 
  两个人似乎都没有食言的习惯,自从那之后,每个周末林嘉昀都会去阮雾家中坐坐。
  阮雾的工作属于弹性时间,很多工作她会在家里完成,但也避免不了偶尔的加班。
  比起阮雾,她的丈夫的上班时间非常的固定,但是加班的时间也更多,林嘉昀从来没有正面和他碰面过,倒是看到过几次他出门上班的背影。
  “味道应该还行吧,我会做的花样不多,但是应该能吃。”阮雾把最后一道菜——清炒西兰花端上桌后,开口道。
  林嘉昀边把嘴里的菜咽下去边点头:“不错,比我做的好吃多了。”
  “那就好,”阮雾坐在林嘉昀对面,支起手肘托着下巴看着她,眼里带上了笑意,“好久没人夸过我的手艺了。”
  丈夫事业正处于上升期,下班后的公司应酬与聚餐总是很多,一个人做饭非常的浪费,所以阮雾很少自己下厨,很多时候都是靠711的快餐或者外卖解决。
  偶尔下厨她其实是非常乐意的,看到林嘉昀吃得那么开心,阮雾有一种淡淡的成就感。
  “你也吃啊,我一个人吃,有点不好意思了。”林嘉昀突然抬头对上阮雾注视着自己的双眼,咀嚼的速度都放慢了。
  阮雾扬了扬嘴角,也拿起了筷子。
  钥匙转动锁孔的声音蓦然响起,门被推开了,穿着职业衬衫的男人走了进来。
  “亲爱的,我给你带糖炒栗子回来咯。”
  阮雾放下碗筷迎了过去,接过了纸袋装着的糖炒栗子:“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不是有聚餐吗?”
  “我想我老婆了啊,赶紧吃完就先跑路啦。”赵翌宇嘿嘿地笑道,换了鞋。
  赵翌宇是大学时期和阮雾认识的,是阮雾直系学长的朋友,认识没多久赵翌宇就表明了心意,于是在阮雾大四的时候两个人开始交往。
  互相的父母对两人彼此也很满意,所以在阮雾研究生一毕业后,两个人自然而然的结了婚,并各出一部分钱搬进了这个新小区。
  “别说这些啊,小林妹妹在呢,今天小姑娘陪我一起吃饭。”阮雾制止了夫妻的玩笑,把糖炒栗子带到了餐厅。
  赵翌宇跟着也走了过来,林嘉昀赶紧直了直身子,向他打了个招呼:“哥哥,你好。”
  “小林姑娘,好吃吗,我家这位下厨可是千年难得一回。”
  “很好吃的,哥哥你也吃一点啊。”
  “我已经吃过了,而且你阮姐总是只做这几种菜,你多来吃几次可能就不想来了。”赵翌宇拍了拍阮雾的肩膀,用玩笑的语气说道。
  阮雾没有理会他,把糖炒栗子也放到了餐桌上:“吃完饭一起吃吧,地下商城这家糖炒栗子很香的。”
  赵翌宇则转身去了客厅,重重地瘫倒在沙发上,伸了一个懒腰:“香到你在学校到现在都念念不忘,那个老板都和我们变成熟人啦。”
  “哈哈,这算栗子的浪漫故事吗?”
  林嘉昀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模糊的画面,热恋中的两个人牵着手站在摊位面前等待着栗子出锅,既甜蜜又青涩。
  从学生时代相恋到现在,成为夫妻,看不见的日常里肯定藏着更多类似于糖炒栗子的默契与甜蜜,这大概就是绝大多数普通人最平凡的幸福吧。
  回过神来,阮雾正倒好了一杯水递给赵翌宇,赵翌宇热切地向阮雾说着在公司里遇到的事情。
  这下林嘉昀感到坐立不安起来,平日里只有自己与阮雾两人独处倒没什么,可人家夫妻共处时,自己显得非常多余而尴尬。
  飞快地扒完碗里的饭,她边思考着理由边慢悠悠地走到了客厅。
  “我吃完了,哥哥姐姐,我就先回去了,九点前我还要发一篇作业给老师。”
  “才吃完饭,再坐一会吧,吃点栗子再走。”阮雾出言挽留道。
  “不了不了,交不上就完蛋了,谢谢招待。”说着这话时,她已经打开了门换鞋。
  赵翌宇出声提醒道:“老婆,你给人家妹妹带点栗子吃呗。”
  阮雾答应着,赶紧从餐厅抓了一大把栗子小跑过来塞进林嘉昀的手里:“真的很好吃,拿回去吃吧。”
  林嘉昀没有拒绝,栗子在手心里还微微发着烫。
  “嗯,谢谢,下次见。”
  门被合上了,门里传来细微的谈笑声,林嘉昀一步步下着阶梯,顺手剥开一个板栗。
  确实很好吃,又香甜又浓郁。
  那天夜晚,林嘉昀的梦里填满了糖炒栗子的味道,她看到一对恋人牵着手在糖炒栗子摊前等候着。梦境里的脸总是很模糊,但是她知道那应该是阮雾与赵翌宇。
  栗子炒好出锅,老板将纸袋递给恋人中的其中一位,那个人从纸袋里掏出一颗,剥开送到另外一位面前。
  在另一位吃下恋人剥开的栗子的那一刻,林嘉昀看清了,那正是自己的脸。
 
 
第4章 
  青涩的校园恋爱,林嘉昀是真的没有体会过。
  普通的女孩子当然也会有男生告白过,林嘉昀第一次被告白是在小学,可是那都是小孩子们对恋爱的模仿而已。
  第二次也是真正意义上的被追求,是在高二,林嘉昀也在朋友的起哄下接受了告白,并且与男生进行了交往。
  这段交往只持续了三个月。
  男生以她太冷淡为由提出了分开,而她也毫无波澜地接受了。
  其实同意交往时,林嘉昀心中是有一些欣喜和小期待的,毕竟终于能体会到所谓恋爱的甜蜜了。
  可半个月过后,林嘉昀终于发觉了一些不对劲。
  她根本不想午休时离开朋友们去和这个所谓的男朋友一起散步,假期也并不想应约去和男朋友逛街,甚至在分开后她才发现自己根本一点也不了解他。
  她根本就不喜欢他,也许那个男生也没有那么喜欢自己,这不过是进阶的对恋爱的模仿,和小学时候的行为并没有什么实质区别。
  真正的恋人必须是相爱才行吧,可什么才是相爱呢?
  小说里电视剧中都有很多爱情的表现,现实中也不缺乏例子,可那终究不是自己的切身体会。
  二十年来,林嘉昀并没有对任何一个人产生过强烈的好感。
  这也是她没有接受大学同学交往的请求,她对对方并没有好感,为了恋爱而恋爱,只不过是想有一个人可以总是陪在身边而已。
  这只是用所谓“爱情”去填补了友情的不足。
  不恋爱不代表不期待恋爱,大概是阮雾和赵翌宇使得她的期待被强烈地激发出来,从而做了一个那样的梦。
  “要去买几件裙子了,快放暑假了置办一下。”
  下课铃一响,田谧就把课本合上往桌子上一趴。
  “又去哪里逛啊。”林嘉昀也趴了下来,等待下一节课上课铃响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