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攻玉【宫廷侯爵】──萧寒城

时间:2021-02-19 14:43:40  作者:萧寒城

 

 
  文案:
  满京皆知,当今圣上魏绎将流亡在外的前朝皇帝林荆璞抓了回来囚禁。
  前朝对阵新朝,一山不容二虎,京中各方势力蠢蠢欲动,为了自己效忠的主上要拼个你死我活。
  殊不知,这两位皇帝整日在宫里一起喝茶下棋投壶斗蛐蛐,相处得极其融洽。
  两边的人都急了,于是——
  朝堂上每天都有大臣劝谏魏绎,让他砍了林荆璞的脑袋。
  后宫里也每天有人给林荆璞暗中递刀,让他趁机杀了魏绎。
  直到有天,林荆璞发现了那一柜子想让自己死的奏折,魏绎也发现了藏在被子里数十把匕首……
  两人默契地相视一笑:“你是不是也喜欢朕,才不舍得对朕下手?”
 
  毒蛇帝王攻X狐狸帝王受
  一个狠,一个毒,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高亮:HE】】。
 
 
 
第1章 死敌 “你才是大殷的新皇帝……”
  国将倾覆。
  邺京城黑云欲摧,压不住从国门一路烧至内宫的熊熊战火。数十万启丰兵与叛臣里应外合,连夜攻入邺京宫闱。
  是夜,人喧马嘶,三千禁军寡不敌众,无处败退,宫人们不及收拾细软便纷纷落荒而逃。
  殷帝林尧走投无路,被逼在长明殿上吊自绝。
  “暴殷必诛,大启当立!”
  “暴殷必诛,大启当立!”
  宫外的天亮了,启丰兵不依不饶,嘶吼隔着地底仍能听见。
  殷太子林鸣璋负伤累累,已走不动了。
  太子生得一副好模样,可自这支启丰的乡里流寇揭竿而起,短短半年内如滔天之势吞并各州郡,到今直袭皇城,他苍老了许多。
  这一刻,他像极了上吊赴死前的殷帝。
  他清楚,很快这条密道也会被敌人的战马踏平。而他虽心中急切,与生俱来的矜贵之气并未让他显露出半分仓皇。
  他撑着最后这几口气,定要到那人来为止。
  他吃力地放下佩剑,缓缓褪去被染红的太子蟒袍,摘下破碎的冠帽,显得稍许体面精神了些。
  很快,一长须武将从另一条密道中将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带到了他面前,正是二皇子林荆璞。
  林荆璞的脸上沾了些许灰,衬得他原本的肤色雪白得不似常人,他眼中噙着泪光,可见林鸣璋一脸冷毅,自己也不敢落泪,听到外头的喊声,也不问形势如何了,只是低声唤了句:“皇兄……”
  林鸣璋见他无恙,紧绷的肩头稍沉,并未多说什么,将一物递到了他手上:“阿璞,拿稳了……”
  林荆璞摸到是块玉,低头一看,玉上沾着的血还是热的,手便软了,觉得这东西沉得简直要将他拽倒下去。
  是玉玺。
  殷帝年过半百,膝下唯有两子。
  林鸣璋是嫡出皇长子,生来便是要执掌这天子之印的,他有德行,有战功,亦有赏识人才的气度,百官都说他将来会是个好皇帝。
  而林荆璞自小身子骨弱,性子也跟着斯文娇弱,是个在父兄庇佑之下长大的小闲王。
  他不是帝王之材,与皇兄没得比。
  林鸣璋料到了弟弟会接不稳这方玉玺,早伸出了手去替他托了下,又想到这孩子而今总得学着独当一面,便抽回了发颤的手。
  “皇兄,好沉……”林荆璞止不住地眨眼,眼眶酸得很。
  “沉,才得拿命护着!”
  林鸣璋瞳中布满了血丝,他望向那密道尽头透进来的微弱曙光,强忍哽咽道:“阿璞,你看见了吗?从那出去,会是大殷朝的新道,皇兄……皇兄走不动了……可你要记得,你才是大殷的新皇帝,天下千千万万效忠林殷之臣都将追随于你!”
  他激动地咳嗽了两声,看着自己稚嫩柔弱的弟弟,有些话欲言又止,抚掌叹息道:“邺京城外有人接应,伍相会平安带你离开邺京,他是本宫亚父,以后也是你的亚父,你得敬他信他,就如同敬父皇、信皇兄一般……”
  林荆璞抱着玉玺,啜泣的声音很小:“皇兄,我不想走,我不……”
  林鸣璋眼圈终于红了,他狠心便没再看弟弟,朝身旁的伍修贤一拜:“亚父,有劳了。阿璞若是年纪小不懂事,望你要以大局为重,以大殷为重。”
  伍修贤面色凝重,行三跪九叩之礼:“请太子殿下放心,臣,定鞠躬尽瘁,不辱使命。”
  密道上方的呐喊声与马蹄声愈来越近了。
  “皇兄!皇兄——”
  伍修贤捂住林荆璞的口鼻,便单手挎起他往西边的密道中奔走。他是习武之人,哪怕已过知命之年,也足够应付小儿的哭闹挣扎。
  皇命在身,伍修贤没有回头再多看一眼皇太子,君臣之情、父子之谊只尽于此。可林荆璞忍不住,撕心裂肺的眼泪与鼻涕全纠缠在了伍修贤的厚茧里。
  密道尽头透出来的光越近,离邺京,离亲人,也就远了。
  林荆璞簌簌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他庆幸自己没在皇兄面前哭。
  终于,那道血与光刺伤了他的双目,灼得他睁不开眼——
  ……
  林荆璞一个激灵,从昏睡中惊醒,眼前还是暗的。
  一桶腥臭的污水从顶上浇下,窒息恶心之感犹如野兽一般袭来,将他从梦魇中的冷汗都冲刷了个干净。
  “殷朝亡了都七年了,殷哀帝,还不赶紧醒醒呐?”
  一太监捏着嗓子,嫌恶地扇了扇他身上的味儿,皱着眉头叮嘱身边狱卒:“先拿两桶干净些的水给他醒醒,仔细点别熏着郝总管与皇上。”
  如今的林荆璞早已不是那无辜稚子,他随伍修贤在外流亡七年,辗转投靠夷越三郡、东都七州,逾越险阻追杀,培植势力。启朝年年明里暗里讨伐残杀林殷余孽,时不时还能被反将一军,直至一月前,禁军副统领常岳在聿州办差,无意捉得了林荆璞与他几个随从。
  两桶冰水下去,林荆璞眼前稍亮了几寸。
  狱中皆是噬人的火烛,火盆中的炭烧得通红,却还是照不清站在铁栅栏外那黄袍男子——当今大启朝的皇帝魏绎。
  那是他命中的死敌。
  魏绎的父亲正是当年伐殷的启丰王魏天啸。魏天啸称帝不过数月,便患病暴毙而亡,民间相传是因他动摇大殷千年根基,杀戮无道,乃至于天谴。
  因此魏绎也是年少受命登基,如今也不过才十九,巧的是与林荆璞同岁。
  偌大的中原尚容不下他们同在,如今在这小小的邺京城,更逃不过你死我活的下场。
  “其他林殷余孽藏身何处?宫中可还有人接应你?”
  隔着老远,侍立在皇帝身旁的一个太监先俾睨着开口问话。
  林荆璞隐约认得,这人是以前长明殿的带班太监郝顺,如今是御前大总管,他身量宽胖了不止一圈,紫貂大氅都藏不住他的横肉。
  “小顺子。”林荆璞忽阴阴地喊了他一声。
  听到自个儿的前朝旧名,郝顺的心头咯噔了一下。
  只见林荆璞眯着眼,敛起瞳中星芒,犹如一只慵懒的狐。
  可乍一看,他还是那只乖顺无辜的兔:“我真不知啊。”
  林荆璞从小就是王孙子弟中好相与的,郝顺见他如今也没能长成硬骨头,不觉松了口气,将嗓门提高了些:“那些人死生随护你七年,你怎会不知!早些交代,咱家还能给你寻个体面的死法。”
  林荆璞一阵耳鸣,没仔细听郝顺说什么,又不由望向了魏绎。
  这皇帝纹丝未动,全凭着奴才掌话。
  都说大启的小皇帝出身贫贱,什么都不懂便被接回扶上了龙椅,免不了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傀儡——前有相国持政,后有宦官夺断。
  光线太暗,林荆璞还是看不分明,只是隐约察觉那人也在暗处注视着自己。
  毕竟当了七年宿敌却未曾见过一面,如今只隔一障,岂能不心痒?
  一鞭子狠狠抽在了林荆璞胸前,裂出一道二尺长的新鲜血痕。
  “不长眼的狗犊子!公公问你话呢!”
  林荆璞忍痛暗“嘶”了一下,又低念了声“疼”,娇气得像是随时都要晕过去。
  郝顺见他这般不中用,心中暗笑,也不再审问,似乎只是走了个过场,也没过问身后的主子,便自作主张要草草了结此案:“也罢,王已擒到手,想那几个毛贼成不了气候。派人跟国相爷通报一声,早些将这小子处理干净咯,省得多事。”
  前朝之王,留着总归是祸害。
  “是。”身边的小太监领了命,便急着要去办差。
  “慢。”
  魏绎终于动了,灯影正好投出他年轻的下颚,锋利得像把刀子,刀子淬了火,连声音都是又冷又闷的:“先把他先带上来,给朕瞧瞧。”
  *
  作者有话要说:
  魏绎攻X林荆璞受。
  架空朝代,相关设定糅杂夏商周秦汉魏晋唐宋元明清以及作者瞎编,请勿考据。两位皇帝都不形婚,请放心食用。HE。
  会努力更新,作者强迫症加手贱,总喜欢调整细节和修改错别字。
 
 
第2章 钝刀 “百官皆要杀你祭天。”
  一干人等先屏退至牢房外的过道。
  郝顺这才嫌起狱中闷热,一脱下狐氅,后头就有人给他接着。
  小太监弯腰压低了声:“郝公公,外头燕相国派人来催过两次了,都这会儿了皇上还要瞧什么?”
  郝顺拖着慵懒尖细的嗓音:“你是不知,三十年前的殷皇后是个千年难寻的绝世美人,殷太子林鸣璋长得像殷帝多些,也算是少有的英俊了,可这殷哀帝的眉眼身段都是照着他母亲刻出来的,要不是碍着他殷朝余孽的身份,多得是权贵想养着宠着。可就算这样,七年来夷越、东都那些个郡王乡王还不是对其暗中帮衬拉拢,谁知图的是什么。皇上只是想瞧瞧那他长什么模样,不打紧。”
  “可若皇上真瞧上了那余孽,要多留他几日,燕相国那头可要如何交代?”
  郝顺似是有所忌惮,瞪了他一眼。
  小太监忙噤声不言,俯身给他敬上了一盏茶。
  待到他将茶沫吐回杯中,才不紧不慢道:“皇上不爱美人,他晓得分寸。再说咱们皇上大了,不比几年前好管教,在人前也得给他留点面子。燕相国日理万机,哪晓得这其中道理。那林荆璞说白了就是个前朝囚俘,早晚得死,他催那么急作甚么。”
  小太监笑眯眯地给他捶肩:“还是公公思虑周全,谁不知皇上是公公您一手教导大的,公公为大启操的心,可一点都不比燕相国少。否则就凭皇上原先那股贱养出来的乡野子气,怎能妥妥帖帖地坐在龙椅上。”
  郝顺搁下茶杯:“上不了台面的话,也别拿着来哄咱家开心。”
  小太监笑得更甚了:“是,郝公公训的极是。”
  牢内。
  两名狱卒将林荆璞重重丢了上前,背后胸前的伤口裂开,衣衫之下是血肉模糊,连呼吸一时都困难了起来。
  魏绎的金履踏进了湿漉漉的枯草堆,随手拿了盏狱中的油灯,端详起林荆璞的脸。
  灯举得近,魏绎人却隔得远,举止轻佻但不轻浮。
  这会儿光又太刺了,教林荆璞睁不开眼。
  魏绎:“你与你兄弟长得不像。”
  林荆璞有些累了,面无血色,喘了两口,哑声道:“你,怎知不像?”
  “当年殷太子受戮于通往延华门的地下密道中,父皇命将其头颅悬挂于邺京城门示众十日,朕有幸得以见之,是有帝王之相。”
  林荆璞一个寒噤,手脚上的铁链锒铛碰撞。
  “还不止,”魏绎瞥了他一眼,面不改色道:“先父是蓟州启丰人,起兵前做的是屠夫营生,刀工了得,他曾亲手将殷太子的腱子肉切成了薄片,烤熟了给朕吃。”
  这是林荆璞不知情的事。
  铁链止不住地响,很快还是止于平息。
  他低头咬牙,抬头又勾起不明的笑意来:“我与皇兄的样貌是不大相像,但毕竟是同个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想来味道应当差不多。怕只怕你的刀工还比不上你那屠夫父亲,或是连把像样的刀都没有,宰我不得,烤我不得。”
  魏绎嗤:“案上鱼肉,钝刀即可。”
  林荆璞笑:“是了,可不就是一把任人驱使的刀么。”
  魏绎一把抓过林荆璞胸前的铁链,陡然变狠了,迫使他抬起了下巴。
  林荆璞这才算看清魏绎,龙纹金珠挂在额前,挡不住他瞳中暗藏的狠戾之气。
  两人素日里都藏得深,哪知仇敌一见面便露了型,先逞了一番口舌之快。
  谁更动气,谁就输了。这道理连斗气贫嘴的七岁小儿都明白。
  于是魏绎很快便松了手:“燕鸿要杀你,郝顺要杀你,启朝百官皆要杀你祭天,你死一百次都不够,又何须朕亲自动手?”
  林荆璞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眼眸微合,也不再接话,似是无心再与他费口舌。
  魏绎挑眉,了无生气地看了他一眼,猜不透他是要死还是要活。
  蓦的,狱中一阵无名风动,火烛竟灭了大半。
  牢房的草垛中忽飞出两个狱卒打扮的蒙面人,持刀三两下砍断了林荆璞身上繁重的铁链,一脚踹开牢门,拉起他便欲往外跑。
  林荆璞始料未及,动弹之中咳出一口鲜血来。他这一月来受尽了折磨,腿脚都是废的,全得靠人支着,一时也走不远。
  他望着那两个眉眼陌生的人,微微皱眉:“谁让你们来的……?”
  两人并不看他:“吾等是奉伍老之命,劫二爷,杀启帝!”
  话音刚落,不知从哪又多出了五六个黑衣刺客,直奔着魏绎身后杀去。
  “魏狗受死!”
  魏绎反应极快,往后退了几步,他手旁并无军械,便一脚踢翻了身旁的火盆,通红的炭火朝那几人飞去,隔开了数米之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