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引渡执行官【完结】──樊落

时间:2021-02-19 09:24:21  作者:樊落

 

 
  详细文案
  攻生前是特种兵团的教官,执行任务时被受所杀, 
    死后碰巧(?)捞了个灵界执行官当当,专门引渡在人间作恶的死灵,顺便逗弄逗弄他的房东受~ 有开车有剧情有治愈小甜饼,没有虐~(大概)
  「早饭我吃了,你手艺不错,煎蛋是十成熟的。」
  「很容易,多煎个几分钟就行了。」
  「那下次我要七分熟的,我最喜欢的还是七分熟。」
  「你可以自己煎。」
  「我如果什么都做了,那怎么还叫报复呢?」
  「这是你的报复!?」 利用煎蛋实施报复计划? 江鉴开手一滑,举到半空中的书差点砸到沈默脑袋上。
 
 
第1章 觉醒 1
  傍晚,江鉴开下班回到家,拿了一早准备好的供品,去墓园给父亲扫墓。
  正值中元节,沿途有不少人烧纸钱,晚风拂过,灰烬随风从铜盆里旋起,纷纷扬扬的,有一些落在挡风玻璃上。
  江鉴开拨了下控制器,雨刷发出沉闷的摩擦声,来回滑过,将灰烬刷去了地上。
  路边几个孩子在抢食物,最小的那个不仅没抢到,还被推倒在地。
  他放声大哭,忽然看到灰烬,他跑过来一口气都吸到了嘴里,还意犹未尽,在后面追着江鉴开的车跑。
  江鉴开扫了眼后视镜,踩油门的脚又略微向下踏,很快,小孩子就被甩得不见影了。
  一路颠簸中,他那辆快进废品站的吉普终于开到了近郊墓园。
  来祭拜的人不多,停车场一大半都是空的,江鉴开随便找了个地方停好车,拿着供品走进墓园。
  道路两旁栽种着不少松树,夕阳仅剩的一点光芒透过树杈缝隙斜照过来,江鉴开微微眯起眼睛,加快脚步穿过附近的墓地,走到父亲被埋葬的地方。
  那里站了三个人,正在摆供品的是他大哥江云徊,身后还有个女人,手里牵了个三岁大的孩子。
  江云徊在四年前结了婚,那是他老婆和儿子。
  江鉴开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江云徊很快就发现了他,脸色变了,快步迎上前堵住他。
  「这里不欢迎你,马上走!」他压低声音喝道。
  兄弟俩相对站立,江云徊要比江鉴开稍微矮一点,体格却比他壮得多,这要归功于长年劳动的结果。
  江鉴开没动,江云徊直接上手抓住了他的衣服把他往后面推,江鉴开没硬扛,说:「我就是来看看爸爸,给他带点他喜欢的东西。」
  「你这些破玩意儿爸不稀罕,爸什么都不缺,也不想看到你,滚!」
  江云徊用力一推,江鉴开向后踉跄了两步,东西落到了地上,没等他去捡,江云徊先捡了起来,掷去了远处。
  「哥!」
  江鉴开的叫声换来一记拳头,他嘴角被打破了,江云徊喝道:「我没你这个弟弟,你再敢叫,我就敢打!」
  他又挥起了拳头,被女人拦住了,低声说:「别在爸的墓前吵架,他会不开心的。」
  这话起了作用,江云徊放下了拳头。
  江鉴开看看女人,她比江云徊小很多,没化妆,五官清秀,给人的感觉很容易相处。
  孩子有点认生,小手紧紧抓住母亲的裤子,眼睛瞪得大大的,仰头好奇地看他。
  江鉴开的目光掠过孩子的肩膀,一个比他大一点的小孩站在他身旁,把小手搭在他肩上。
  江鉴开走过去拍拍孩子的肩膀,提醒说:「这地方太阴,小孩子别带过来。」
  随着他的拍打,那个凑过来的小孩消失了,他的手也随即被江云徊推开,喝道:「别碰我儿子,滚!」
  附近有几家来祭拜的,听到吵闹声,纷纷看过来,江鉴开没再坚持,捡起被扔掉的供品,转身离开了。
  他走出墓园,身后传来叫声,他转过头,就见女人抱着孩子追了上来。
  女人跑近后,放下小孩,说:「我是云徊的妻子,我叫赵剑凌。」
  她性格爽朗,开门见山做了自我介绍,又指指孩子,说:「这是我们的儿子饭团,刚三岁,饭团,叫二叔。」
  这些其实都是江鉴开很早之前就知道的事了,他只是没想到赵剑凌会主动来打招呼。
  低头看看孩子,孩子也仰着头打量他,怯生生地叫:「二叔好。」
  突然就被认了亲,江鉴开有些无措,叫了赵剑凌大嫂,又摸摸口袋,没找到能送得出手的东西,便把腕上的珠串撸下来,递给饭团。
  「这是开过光的,就当是给孩子的见面礼吧。」
  饭团看看母亲,赵剑凌说:「二叔给你的,拿着吧。」
  他这才高高兴兴地接了,套到手腕上,孩子的手腕太细,一口气撸到了手臂上,他觉得有趣,抓着珠串来回滚着玩。
  赵剑凌由着他玩,对江鉴开说:「你的事我都听妈说了,你别怪你哥生气,他就是心里难受,爸生病后,他答应过爸会带你回家,可最后也没做到,他气的是他自己。」
  「我没怪大哥,是我自己不争气……」
  不知何时,夜幕沉下了,周围愈发显得萧索。
  江鉴开不知道从何说起,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父亲弥留之际,他都没能赶回来看望,别说大哥恼火,就连他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江鉴开把思绪拉回来,问:「妈好吗?」
  「嗯,身体硬朗着呢,本来说要跟我们一起来,云徊怕她来了难过,就找了个借口让她看铺子,她……」
  看看江鉴开的脸色,赵剑凌犹豫了一下,说:「她就是记挂着你,每次跟我聊起你,都说你一个人在外面,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你有空回去看看吧,这是我的手机,你什么时候回家,我找借口把你哥支开。」
  她在纸上写了手机号,递给江鉴开,江鉴开道了谢,她说:「一家人说什么谢啊,把东西给我,我替你烧给爸爸。」
  「这个……我哥看到,又要发脾气了。」
  「不会哒,爸爸不会发妈妈脾气哒。」
  饭团玩够了珠串,对江鉴开说。
  赵剑凌笑了,接过江鉴开带来的供品,说:「没事,我刚才跟他说带饭团去厕所,就过来了,他不知道的。饭团,回头你就说东西是我们买的,知道吗?」
  「知道!」孩子脆生生地说完,又冲江鉴开摇摇手,「二叔你什么时候来我们家玩啊,我请你吃包纸。」
  「什么我们家,那也是二叔的家。」
  赵剑凌斥责完儿子,她的手机响了,她看看手机,说:「你哥来催了,我们先回去了,你一定要记得回家啊。」
  江鉴开点点头,看着她牵着孩子的手匆匆返回墓园,走出好远,还能听到小孩子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很多年以前,当他还是孩子的时候,他大哥也是这样牵着他的手照顾他的,可是物是人非,一切都回不去了。
 
 
第2章 觉醒 2
  江鉴开回到公寓。
  今晚没心思做饭,也没胃口,他在附近的路边摊买了几个包子,往公寓走时,脚下传来喵喵叫声。
  江鉴开低头一看,一只三花猫蹲在那儿仰头盯着他,那还只是只幼猫,很漂亮,右脚上有一片金黄色的毛,像个元宝形状。
  小猫大概饿坏了,见他注意到自己,又叫个不停。
  江鉴开拽了块包子皮,撕碎了丢在地上,它立刻大口吃起来。
  江鉴开往前走,小猫不吃东西了,跟在他身后叫,一副求收编的模样。
  江鉴开没理,苦笑着想他自己都是过了今天没明天的人,哪还顾得了别人。
  他回到家,拿出家里的腌菜,配上包子,就当是晚饭了。
  包子味道还不错,可不管是面皮的韧劲儿还是肉馅配料都不如他们江家包子铺的包子。
  从江鉴开记事起,他就跟着父亲和大哥做包子了,他记忆最深的一句话就是——做人和做包子一样,容不得半点虚假和马虎,稍微偷工减料了,味道就完全不一样了。
  可笑的是,他的人生正是一个谎言接着一个谎言串联起来的。
  江鉴开把没吃完的包子放进冰箱,去洗澡,氤氲水气中有道黑影闪过,默默注视着他。
  江鉴开感觉到了,用喷头冲刷镜子,看到的却是自己的脸。
  眼窝下陷,黑眼圈很深,再加上过度削瘦,看起来像个大烟鬼。
  这是自然,他一直睡眠不好,最近状况加重,不得不靠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所以半夜可千万别出门,说不定……不,是一定会吓到邻居。
  江鉴开自我吐槽,匆匆洗完澡,换上睡衣,去厨房拿了罐冰镇啤酒。
  关冰箱的时候,背后突然啪嗒一声响,细不可闻的轻响,他却全身一震,僵在了那里。
  那是子弹射出后,弹壳落地的响声,这十年中他听过无数次,哪怕到死都不会忘记。
  江鉴开屏住呼吸侧耳细听,声音消失了,他转头看去,房子空荡荡的,既没有怪异响声,也没有外人闯入的迹象。
  他的目光扫过一圈后,收了回来。
  现在是七月半,发生什么事都不稀奇。
  想起去墓园一路上看到的那些抢供品的孩子,江鉴开这样说服自己。
  他拿着啤酒罐来到客厅,按开了音响。
  对面窗帘没拉,透过落地玻璃窗可以看到远处漂亮的夜景,他想去阳台,刚走两步,就又听到了啪嗒的响声。
  这一次响声更清晰,江鉴开看到了落地玻璃窗上映出的人影。
  那不是属于他的身影,而是另一个人的,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墨黑颀长的身影。
  江鉴开猛地转过身。
  果然,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站在他身后。
  男人五官端正,剑眉下一双眼眸深邃如墨,他穿着黑西装,打着黑领带,连头发都是让人感觉不真实的黑。
  他全身上下唯一不协调的是挂在口袋上的怀表,表链纯银色,在灯下泛着漂亮的辉彩。
  和他四目相对,江鉴开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啤酒罐失手滑落,他恍然未觉,目光紧紧盯住男人,脱口而出——
  「教……」
  后面的『官』字半路截断了,江鉴开的心房突突地跳。
  他不相信眼前的光景,这个人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因为他早就死了,没有人比自己更确定这个事实。
  因为射杀教官的那一枪是他开的!
  「sugar,好久不见。」
  男人向他伸出手来,像久别重逢的老友般的打招呼,昵称是一样的,声音也是一样的,甚至连长相也毫无变化,与一年前一模一样。
  江鉴开全身冰冷,目光在对方脸上贪婪地游走,妄图抹掉记忆中那可怕的一幕。
  然而他失败了,记忆就像毒蛇一般地缠住他,让他每一天都生活在地狱里。
  「你……怎么会……」
  望着眼前的人,江鉴开喃喃问道,随即便发现了周围的古怪——随着男人伸出手,周围一切都陷入了空静。
  音乐停下了,掉落的啤酒罐呈倾斜状定格在半空中,江鉴开本能地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如他所料的,挂钟的秒针也定住了。
  超出了正常状态的现象,他反而冷静下来了,看着男人,话到嘴边临时改为。
  「沈默,你是来报仇的吗?」
  「如果我要杀你,你会怎么做?」对方问道。
  江鉴开的眼瞳微微收紧,随即冷风旋来,男人瞬间站到了近前,挥拳击向他的喉咙。
  喉结一旦被击中,绝没有生还的余地,生死关头,江鉴开迅速向一旁闪避,顺手抄起桌上的水果刀,顺势划过。
  要不是男人闪得快,锋利的刀刃已割开了他的喉管。
  一个回合下来,双方都没分下高低。
  沈默眼中露出赞许。
  「很好,看来这一年的休养生活没让你退步。」
  「这些都是你教我的,教官,哪怕是死了我也不会忘记。」
  「呵呵,我以为你会因为杀我而感到愧疚,任由我处置呢。」
  「我也以为我会。」
  江鉴开反握刀柄,平静地说:「可惜反击已经成了本能,任何时候都不可以主动放弃——这也是你教我的,所以你可以杀了我,但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会全力以赴!」
  话音刚落,冷风再度袭来。
  这一次沈默没有动手,攻击江鉴开的是一对他无法看到的武器,所以直到胸口传来剧痛,他才明白被袭击了。
  他忍痛弯腰,随即肩膀和手腕同时被扣住向后反拧。
  总算他反应快,随着拧动的劲道向后翻了个身,缓解了危机,匕首却无法握住,落到了地上。
  紧接着冷风再度向他撞来,他躲过了两次,却没躲得过第三次,双肩被无形的手掌抓住甩了出去。
  他重重撞在墙上,勉强站稳,便听到了利器划过空气的尖锐响声,刚才落在地上的匕首自动弹起,向他颈部狠狠刺来!
  他没有躲避,背靠着墙,眼看着匕首即将刺入喉咙,却在最后一瞬间停下了。
  刀尖停在离颈部大约几公分的地方,发着铮铮震颤,却不再逼近。
  人影一晃,沈默站在了他面前,匕首失去控制,落到地上,沈默盯着他,冷声问:「为什么不反击?」
  江鉴开大口喘息,「我尽力了。」
  「不,你没有,以你的实力,你还可以再撑三分钟!」
  声音冷冽,很像以往那个人,可他又觉得哪里不太像,江鉴开苦笑说:「那样有意义吗?」
  「如果是执行任务,多撑个几秒钟,结局可能就完全不一样了。」
  「可我已经退役了,对现在的我来说,生命长一会儿短一会儿,没什么区别。」
 
 
第3章 觉醒 3
  刚才那几拳打得很重,江鉴开怀疑自己的肋骨都断了,他微微弓起身,下一秒肩膀被按住了,沈默抓住他,禁止他往下滑。
  江鉴开仰头看去,可惜沈默的眼瞳太黑,看不到里面的情感。
  他有点失望,随即便释然了,微笑说:「死在你手里,总算这个结局不太坏。」
  沈默按住他,继续往前逼近,「如果我是怨灵的话,或许会复仇。」
  江鉴开没听懂。
  沈默下力很大,透过单薄的衣料,他可以感觉到对方的体温,也许有点凉,但没有很夸张,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对方说话时呼出的热气。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