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大佬的垂耳兔又跑了【ABO】──菜菜萨玛

时间:2021-02-19 09:21:41  作者:菜菜萨玛

   《

  文案
  1v1双洁he,甜宠打脸爽文,ABO世界观,忠犬冷血宠溺轮椅蟒蛇攻x炸毛乖萌暴躁祖安垂耳兔受。
  新婚之夜,可怜的垂耳兔omega看着轮椅上的男人瑟瑟发抖。“你怕我?”男人全身冰冷,瞳孔暗绿幽深。兔子更加抖得厉害,毛茸茸的雪白耳朵耷拉在半敞的肩头,红彤彤的瞳孔满是恐惧。秦琛是蛇...是这片大陆最强大的alpha,偏偏要娶他这么一只弱小的垂耳兔...阮熙心里有个忘不掉的人,秦琛知道后放他离开,谁知那人是个负心汉,要挖了他的腺体给宠爱的白貂。心灰意冷之下,另一个世界的灵魂进入了他的身体……阮熙三观尽毁地摸了摸兔耳朵和尾巴,发出灵魂的质问:“啥玩意?这啥玩意?”当柔弱小白兔变成暴躁祖安兔,打脸渣攻,收拾白莲,抱老攻大腿一个一个来。后悔的渣攻咬牙道:“秦琛有什么好的?老东西一个!”阮熙耳朵尾巴炸毛了,怒道:“你说谁老东西呢?那是我老baby!”
  排雷:
  1.不虐,甜宠,ABO世界观
  2.会生宝宝,生...蛋?
  3.攻是假残疾,后面会好。
  4.攻受年龄差比较大
  分类:甜文爽文HE都市架空穿越
 
 
第1章 垂耳兔omega
  黑夜席卷而来,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
  一栋暗红色的欧式别墅在阴暗的天气下显得可怖而森然,二楼昏暗的房间里,小小的少年蜷缩成一团,退到大床的最里面,紧贴着冰冷的墙。
  “轰!”震耳欲聋的雷声像是地狱的恶魔,发出咆哮和怒吼。
  少年吓得惊叫一声,用手抱着脑袋,想要隔绝可怕的环境和声音。
  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少年与一般的男孩不一样。
  一头银白色的短发,脑袋上是两只长长的耳朵,布满了白色的软软绒毛,无力垂到肩头,正害怕地颤抖着。
  竟是罕见的垂耳兔omega。
  垂耳兔omega的发情期比一般omega频繁,受孕的几率也很大,是难得一见的绝佳品种。
  小兔子身上穿着一件单薄的冰丝纯白睡衣,仅仅能看见奶油般的锁骨和脖颈,光洁的脚踝和手腕上还拷着银色的锁链,发出叮铃铃的声响。
  与此同时,他脖子后面的腺体正散发着香橙味儿的甜美信息素。
  忽的,兔子耳朵动了动,是门外有了声音。
  他猛地抬头,露出一张惊为天人的脸蛋。
  红彤彤的瞳孔泛着水光,鼻尖和两颊都是发情时才会有的漂亮红晕,卷翘纤长的睫毛在瞳孔落下一片阴影。
  高挺的鼻梁下是嫣红的嘴唇,被咬破了一层皮,下巴瘦削地可怜,仿佛遭受过凌虐和摧残。
  让人不禁心疼,究竟是怎样冷酷无情的人会折磨如此可怜的omaga。
  焊着金色蛇头的门把手被人拧开了。
  一个男人推着轮椅进来,刚好一道闪电落在男人的脸上,幽暗可怖的暗绿眼眸将胆小的小兔子吓得抱成一团。
  “不要...不要过来!”
  男人就这么停在床前,听着少年害怕惊恐的呼救声,面无表情的脸更让人不寒而栗。
  少年的胆都被吓破了,特别是男人散发出的alpha信息素,是他最害怕,最讨厌的烟草味。
  秦琛...是蛇。
  蛇是兔子的天敌,是他最害怕的种族,天生就让他不敢靠近,连臣服的勇气也没有。
  秦琛是这片大陆最强大的alpha,已然突破了二阶分化,就算双腿残疾,长日与轮椅为伴,也可以用精神力秒杀所有一阶的alpha。
  为什么?如此强大的alpha偏偏要娶他这只没用的兔子...
  他的家族在得知秦琛对垂耳兔感兴趣以后,就将他绑来伺候他,企图讨好男人,就能获得一块领域。
  他不肯,他不要嫁给秦琛!
  秦琛看起来好可怕,像是下一秒就会将他拆分下肚似的。
  越是无助、惶恐,他就越发想念他的沈哥哥。
  阮熙滴落两滴晶莹的泪珠,打湿了手背,兔耳朵因为悲伤和恐惧完全垂在脑后。
  沈哥哥和他青梅竹马,是只英俊的猎豹,信息素是他最喜欢的薄荷味。
  他最喜欢慵懒地躺在沈哥哥的怀里,将圆圆的兔尾巴夹到他的腿缝中,特别安心和舒服。
  只需要再等一年,他的沈哥哥就会娶他,在他身上打上永久的标记。
  可这一切,都被秦琛毁了。
 
 
第2章 不要标记我
  今天刚好是他的发情期,不出意外的话,他会被秦琛彻底标记。
  沾染了另一只alpha气息的omega,还有什么资格去见沈哥哥!
  秦琛转动轮椅,缓缓地移到阮熙的身边,刺鼻的烟草味让阮熙的大脑像快要窒息似的。
  他抗拒着秦琛的信息素,却又被秦琛霸道的味道所吸引。
  身体软的没力气,滚烫地吓人,阮熙急切地想找冰凉的物体降温。
  秦琛是冷血动物,体温极低,对此时意乱情迷的阮熙,就是致命的诱惑。
  他咬着嘴唇,眼神逐渐失去焦距,就快慢慢靠近秦琛的身体,却又在关键时刻往后退了几步。
  身体想得到慰藉,可理智却夹在崩溃边缘,折磨着可怜的omega。
  阮熙蜷缩着双腿,股缝白绒绒的圆头尾巴若隐若现,仿佛轻飘飘的羽毛划过秦琛的心头。
  他喉结微动,声音低沉喑哑:“你怕我?”
  阮熙眼角渗出温热的液体,疯狂地摇头哭着说:“求你...不要标记好不好?”
  秦琛的绿眸闪过暗色,伸出手在阮熙的耳朵上抚摸,沉默不语。
  耳朵是兔子的敏感部位,阮熙僵直身体,害怕地同时又有从未有过的快感。
  手感很好,像是棉花糖又热又软。
  秦琛表现出与外表截然不同的温柔,散发出柔和的信息素,安抚受惊的omega。
  不久以后,手心的小白兔就会沉沦在他的怀里,主动献上美妙的身体,直到他彻底将小兔子占为己有,打上他的标签。
  可,他在哭。
  秦琛的嗓音低沉,让人琢磨不透。
  “为什么?”
  阮熙看不清秦琛的模样,就一双骇人的眸子就能让他不敢抬头。
  他抽噎着:“我…我有喜欢的人,可不可以…放过我…”
  秦琛没有回答,而是收回了手,阮熙离了alpha的抚摸,更加难受了。
  房间里的香橙味儿愈加浓烈,刺激着秦琛交出同样浓烈的信息素。
  阮熙的眼神逐渐迷离,难耐地扭动细细的腰身,呼吸急促地加快。
  最后的理智崩溃了,难耐的欲望让阮熙自顾自地撕开睡衣,露出洁白如玉的锁骨。
  他开始红着眼圈爬向秦琛,铁链叮铃地响着,伸出手臂抱秦琛的脖子,让整个人的重量都落到坐在轮椅里的秦琛身上。
  “好难受…求求你…好难受…”
  诱人的晚餐就在面前,秦琛没有不动的道理。
  但他想要的,不是信息素的迷乱,而是垂耳兔心甘情愿的臣服。
  秦琛还是面不改色,一只手护住阮熙的脑袋,另一只手手里却不知何时多了一管抑制剂,趁着阮熙不备,扎进他的腺体,将淡绿色的液体注入。
  “嗯…额…”
  香橙味儿一下子退散了不少,阮熙的身体也逐渐恢复了正常的体温,轻轻呢喃着瘫在秦琛的怀里。
  等他彻底清醒时,羞耻和恐惧让他骤然推开秦琛,又退到属于他的安全区,那个窄小的床角。
  阮熙警惕地低着头,耳朵半竖起来,是缺乏安全感才有的反应。
  秦琛没有继续靠近,而是丢过去一把钥匙,将轮椅转了一圈,背对着阮熙。
  他问:“现在,还害怕吗?”
  阮熙怔了怔,摸不透男人的意思。
  秦琛不是想要他吗?
  不然不会大费周章四处宣扬要娶他的消息,还费尽心思将他弄上床,刚刚秦琛完全可以标记他,为什么…又放弃了呢?
  阮熙没说话,秦琛继续说:“你不愿意,我不会逼你。”
  垂耳兔,是他最喜欢的种族。
  秦琛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衬他心意的垂耳兔omega,直到他在一次宴会上,注意到了阮熙。
  还未分化的少年,头上的兔耳朵时不时欢快地抖动,软乎乎的小尾巴,从剪裁得当的西装裤露出一个毛绒头
  从那以后,他等了两年,阮熙一点也没让他失望,分化成了一只诱人的omega。
  今天是他和阮熙的第一次见面。
  可在阮熙不知道的地方,他已然盯着他的猎物,很久了。
 
 
第3章 你只有一次机会
  阮熙听了这话,才敢微微抬头,只能瞥见一抹黑色的背影,看起来…有些孤寂。
  “我给你选择的权利。”秦琛仿佛恩赐地说道。
  阮熙以为他在做梦,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琉璃般纯净的红色眼瞳,“真…真的吗?”
  他承认他心动了。
  他无比地想要逃离这个阴冷可怕的地方,去找他的沈哥哥。
  “你只有一次机会。”
  是去还是留,是生还是死,皆在一念之间。
  阮熙因为激动和兴奋,手心发颤,他连忙把钥匙捡起来,打开了手腕和脚腕上的锁链。
  刚下地的时候,腿还在发软,阮熙猝不及防地摔了一跤。
  可内心的期待和渴望,让他又站了起来,光着白玉般的脚丫,在木地板上踩出啪嗒的声音。
  他小心翼翼地路过秦琛的身边,还是没敢看秦琛的容颜,以兔子该有的速度,夺门而去。
  别墅里没有其他人,阮熙狂奔在昏黄的长廊,急促地喘着气,脚底冰凉一片也毫无感觉,直到跑出了压抑的别墅才稍微停了下来。
  细雨落在阮熙的雪白兔耳上,打湿结成了块,清凉的雨滴滑过白嫩的脸颊。
  他转过身,望了望二楼的窗户,眼眸中闪过感谢和歉意。
  秦琛…或许没有他想的那么坏…
  可现在,他只想快点回到沈哥哥的身边,用兔耳朵去蹭沈哥哥温暖的胸膛。
  阮熙酸了眼角,神色坚定地淋着雨在空无一人的街道狂奔,消失在尽头。
  秦琛在窗户看着阮熙的背影,幽绿的眼瞳在黑夜的映衬下格外冰冷。
  他确实挺喜欢这只omega,但谁让本该乖巧黏人的兔子,不听话呢?
  真是可惜了…
  秦琛将视线从阮熙身上摒除开来,准备寻找下一只听话的垂耳兔。
  他是冷血动物,还是有洁癖的冷血动物。
  再怎么喜欢一只omega,当那个omega心里装着别人时,他都觉得倒胃口。
  沈忆寒…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知道这只垂耳兔,会不会被吃干抹净呢?
  秦琛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隐藏在黑夜中的毒蛇,伸出了冰冷的信子。
  阮熙是只兔子,奔跑是他的长项。
  他跑进了沈忆寒的领地,躲在一棵葱郁榕树后面,血红双眸警觉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铁栏杆的大门口,两座黄金猎豹的雕塑,是一个家族荣耀的象征。
  在这个世界,只有强大的alpha才有话语权,再稀有的omega也不过是alpha的附庸。
  他的家族徽章是兔子,大多都是omega,被送去与契合度高的alpha联姻。
  契合度,也就是信息素与信息素产生的反应是否激烈,没有一个alpha可以抵过契合度95%以上的omega散发的味道。
  当秦琛突然说要娶他的时候,他很震惊。
  因为他和秦琛的契合度只有80%,不算少但绝达不到一见钟情的地步。
  为什么…为什么要夺去他的生活,让他不得不离开沈哥哥?
  阮熙暗红色的眼眸中,藏着难掩的爱意。
  他不敢直接冲进去,怕又被抓起来,送到秦琛的床上。
  阮熙想到那双深潭般幽深的绿色瞳孔,打了个寒战。
 
 
第4章 挖了他的腺体
  冰冷的雨滴,浸湿了银白色的头发,阮熙甩了甩头,耳朵也跟着摆了起来,将多余的雨水甩了出去,没一会却又淋湿了。
  他冷的抱住了胳膊,抽了抽红彤彤的鼻子,光着脚丫,踩在砾石之中,被割破了一道口子都浑然不觉。
  他要等他的沈哥哥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天变得微微亮堂起来,阮熙嘴唇冻的发紫,牙齿打颤。
  终于,一辆黄色跑车,从大门口驶了出来,阮熙认出那就是沈忆寒的车,欣喜若狂地狂奔而去。
  “沈哥哥!是我!”
  阮熙用尽全身力气,跑到沈忆寒的车前,伸出双臂,用小小的身躯将车拦了下来。
  跑车在千钧一发之际,猛地一停。
  车灯的光芒太刺眼了,阮熙半眯着双眼,却还是执着地看着前方。
  一个男人从跑车里走了出来。
  高大的身形在地面印出一道阴影,亚麻色的短发上,是猫科动物的暗褐色双耳。
  沈忆寒的相貌极其张扬俊逸,桀骜狂狷的轮廓下,迷人的眼瞳墨深似海。
  他穿了一件裁剪极为讲究的白色西装,修长笔直的大腿后面,粗长的红棕色尾巴上点缀着黑色斑点,优雅地来回摆动,全身散发出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
  阮熙在看到沈忆寒的一刻,骤然眼圈发红,委屈又激动地潸然泪下,扑进他的怀里。
  “沈哥哥!”
  沈忆寒眼眸略深,随即淡笑着将用宽厚的手掌抚摸阮熙柔软发抖的兔耳朵。
  他担忧的温柔嗓音响起:“小熙,你怎么在这?”
  “沈哥哥…我好想你…”阮熙抽泣着,吮吸着沈忆寒身上的薄荷信息素。
  怀里的兔子身体冰凉,心脏却热烈地为面前的男人跳动着。
  “先进去再说吧。”
  沈忆寒将阮熙带进了他的领地,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上一件干净衣服。
  阮熙怯生生地走到客厅,银发湿漉漉的,兔耳朵的雪白绒毛粘成一团,下面粉嫩的软肉若隐若现,垂在宽大的白色衬衫上,露出两条细细的颤巍巍的大腿。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