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穿越之种田大户【完结】──陌上花开人如玉

时间:2021-02-19 09:19:50  作者:陌上花开人如玉

 

 
  内容简介
  【1V1双洁】
  刚毕业林夏至就遭遇车祸穿越,本以为捡回一条命,睁眼却是家徒四壁、一贫如洗,最糟心的是他成了哥儿,以后必须要嫁人?嫁人是不可能的!然而打脸来得太快,只怪古人长得太好看,让某人把持不住那颗不太直的“直”男之心。
  且看来自现代的林夏至如何利用脑子里的现代知识和种田金手指,和家人一起摆脱极品亲戚,发家致富奔小康,联合大奸商程闻柳,做吃食、卖良种,成为一代种田大户!
  穿越之种田大户的关键字:穿越之种田大户,陌上花开人如玉,种田,致富,哥儿,林夏至,程闻柳
 
 
第001章 穿越了
  “我的夏至啊,你怎么还不醒,是阿么对不起你,生日当天竟是连一颗鸡蛋都吃不上。”
  “阿么,二弟发烧了,我们得去请郎中来看看。”
  “可是,咱家手上哪有钱去请郎中啊。”
  “二弟昨天流了这么多血,现在又发烧了,不请郎中,万一……”
  “呜呜呜……”
  “大哥,二哥怎么躺着不动呀?”
  “二哥生病了,承宗乖,先去一边玩啊。”
  林夏至感觉自己耳边仿佛有一百只蚊子在嗡嗡叫,头痛得仿佛要炸开了,嘴唇好像也干到起皮。他心想,这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没等他想明白,一阵眩晕感袭来,林夏至再次失去了意识。
  ……
  “这可是最后一个法子了,如果孩子还是醒不来,就准备后事吧。”又一个声音传进林夏至的耳朵里,他下意识皱了皱眉,这么吵,还要不要人休息了?
  紧接着,一阵剧痛从大腿和手臂传来,林夏至混沌的脑袋瞬间清醒,他艰难地睁开沉重的眼皮。
  “哎,醒了!”耳边的声音透着惊喜。
  首先出现在林夏至眼前的是一张中年男人的脸,他脸上蓄着小胡子,头发用一根发带固定在顶部,穿着深蓝色的外袍,他此刻面带喜意地看着林夏至,用手摸了摸林夏至的额头。
  转头看了下旁边的人,他们也是差不多的打扮,林夏至脑子有些懵,难道他还是在梦里?
  紧接着,大量信息涌入林夏至的大脑,他两眼一翻,又昏迷了过去。
  “胡郎中,夏哥儿这是咋了,怎么又昏迷了。”
  “李夫郎不用担心,你等会用凉水给孩子擦拭身体,再给他喂点水,等他身上温度降下来差不多就能醒了,到时候你再给他喝药……”
  林夏至身体昏迷了,但意识还是清醒的,他想起来前一刻,他从一家公司面试出来就看到一个孩子真在横穿马路,眼看着有辆卡车就要撞上小孩,他还没来得及多想,飞扑过去将孩子推向一边,紧接着身上一阵剧痛,他在路人的惊呼中晕了过去。
  卡车压在身上的痛前一秒还在,林夏至想他可能不是在做梦,而是赶上时代的潮流,加入穿越大军的队伍。
  联想到刚才看到的场景,林夏至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又担忧自己能不能活下去,看上去他穿越的身子也不大好。
  没等他纠结完,大量记忆涌入脑海,林夏至被迫开始围观一个十六岁的孩子一生。
  看完这个孩子的记忆,林夏至才了解到原身和他一样是在夏至日出生,名字也是林夏至。如今身处的时代不在历史记录中,坐标景国-郦水郡-江宁县-林家村。
  等看完了所有记忆,林夏至发现了一个让他几乎石化的事,这个地方没!有!女!人!
  只有汉子和哥儿,汉子和男人差不多,而哥儿则取代了女人,林夏至穿越的这个身体,正是一个哥儿!
  明明哥儿和汉子是一样的身体构造,为什么哥儿却能生孩子??林夏至崩溃了,按照这个地方的习俗,十八岁就要定亲成亲,他要怎么办?
 
 
第002章 想喝粥
  从记忆中,林夏至知道自己这具身体刚过十六岁生日,他会受伤,就是因为过生日阿么给他煮了一颗鸡蛋,夏哥儿大伯的小儿子林大宝看到后,不仅抢了林夏至的鸡蛋,还推了林夏至,林夏至就是被他推倒撞到篱笆上,后脑勺磕破了失血过多昏迷的。
  从刚才他清醒的时候看到的情况就能知道,夏哥儿家境不好,甚至可以说很穷。
  但是,这个穷并不是代表整个林家都穷,林夏至的阿爹在家里排行老二,他上面还有个哥哥,下面还有个弟弟,老林家三个孩子都是汉子,唯独他大伯受阿爷宠爱,老三因为读书还行,也还算过得去,只有老二,因为生性沉默,被林老头认为是木讷迟钝,非常不喜。
  在夏哥儿的记忆中,家里的活都是自家阿爹、阿么还有大哥做,大伯一家就会偷奸耍滑。有点好吃的,爷爷和老么只紧着大伯他们,而二房只能吃糠咽菜。
  想到这里,林夏至心情就不好了,作为家里的老幺,他从小可没受过什么委屈,想不到一朝穿越,居然遇到了这种偏心偏到咯吱窝的长辈。
  原本还在担心嫁人生崽的林夏至,注意力很快被转移,他现在最应该担心的是日子要怎么过,反正所谓的嫁人还有两三年,不用急。
  等林夏至吸收完记忆,他身上的烧也差不多退了,饥饿的感觉让他无法忍受,哑着嗓子说:“阿么,有吃的吗?”
  看过夏哥儿的所有记忆,这一声阿么叫得毫无芥蒂,他要尽快适应夏哥儿的身份。
  “夏哥儿,你可终于醒了。”李秀出去换水,回来就听到儿子的声音,他抹了抹两眼的泪花,“你等着,阿么给你拿粥去。”
  李秀放下手中的木盆,转身出去拿他温在灶台上的那碗粥。
  林夏至饿得两眼发晕,目光呆滞地盯着房顶,脑子里想着些乱七八糟的事,有关于现代的还有夏哥儿的记忆。
  他这刚拿到毕业证出来找工作就为了救人英勇就义,也不知道爸妈和哥哥听到这个消息会多难受,还有他的工作,都和公司谈妥了,下周就能上班,现在工作也黄了。
  叹了口气,甩开这些事情不去想,他原本的身体应该都被大卡车碾成一张肉饼了,反正没有了回去的机会,不如在这里好好活下去!
  就在林夏至期待阿么带来粥填饱肚子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争执声。
  “二弟家的,你这个时间拿着粥回房作甚?难不成是偷偷用了中公的粮食。”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这是林大伯的夫郎,林夏至的大伯么刘春华,隔着门板都能让林夏至想到他此时的嘴脸。
  “大哥么,我家夏至醒了,这粥是我中午省下来的,没有动用中公的粮食。”李秀有些局促地说,他是老实人,平时没少被刘春华欺负。
  在林夏至记忆里,他大伯么和阿么对上,这碗粥多半要被截胡了。
  想到自己都快饿昏了,大伯么还在觊觎他的口粮,林夏至身上顿时有了点力气,他张开嘴喊到:“阿么,粥还没拿过来吗?”
 
 
第003章 一棵柿子树
  林夏至喊话就是为了提醒他阿么,你儿子等着你的粥呢,可别给出去了。
  “夏哥儿,阿么来了。”听到儿子虚弱的声音,原本有些动摇的李秀顿时不再犹豫,不再管大哥么端着粥进了屋。
  眼看着到嘴的粮食飞走,刘春华连翻了几个大白眼,在门口骂骂咧咧几句才不甘心地离开。
  听着刘春华在外面说的话,林夏至看着自家阿么眼底的担忧,叹了口气:“阿么,你是不是担心大伯么向老么告状?”
  “夏哥儿,都是阿么没用。”听到林夏至的话,李秀心底难过,他怎么就这么没用。
  “不用担心那么多,咱们没动中公的粮食,就算老么来找麻烦,也是不怕的。”林夏至这个病患反倒安慰起自家阿么。
  李秀见状,收起愁苦的表情,再怎么也要让夏哥儿好好养病,看着五官标志却面黄肌瘦的儿子,生生压住了眼底的泪意。
  将半碗还暖着的稀粥喝下肚,林夏至感觉自己身上才有点力气,这才仔细观察了一遍自己待的地方。
  屋子里空荡荡的,除了一张坡脚凳子和一只补了好几个补丁的木箱就没有其他东西了,身下的“床”是由两张长凳和几块厚木板拼接的板子搭成的,没有被子盖,他身上就搭着一件旧的外袍,上面补了好几种颜色的补订。门窗都很旧了,刚才李秀进出的时候门发出吱嘎声,窗户纸已经破了,直接就能看到外面。
  这可真是家徒四壁,还好现在是夏天,不然就这条件,别说养伤了,不被冻死都是好的。林夏至感觉自己吃了东西后头没那么晕,估计之前脑袋发晕除了因为跌破头失血过多,大部分原因是被饿的。
  李秀出去煮猪食了,林夏至一个人躺在床上无所事事,他盯着窗户发呆,看着蓝天白云感叹古代无污染的空气。
  看了看天上的云,又看看远处的庄稼,林夏至觉得穿越回古代也不错,至少可以天天吃绿色蔬菜,家里虽然穷,只要他身体好些,总能想法子赚钱。
  就在林夏至出神的时候,一串绿色的文字突然出现:“种类:柿子树,状态:开花中,建议:疏除花蕾,多施肥水。”这行字后面还有一个绿色的小箭头指向旁边。
  这是什么??林夏至有点懵,他撑着身体从木板“床”上坐起来,往箭头指向的地方看去。
  一棵大概四米多高的树长在篱笆外面,上面开着不少淡黄白色的花,好像真的是一颗柿子树。
  林夏至以前去柿子园参加过这几年很火的采摘活动,他记得当时听园主介绍柿子习性的时候,就是说柿子树五六月开花,十月果子成熟。在开花期结束时,需要将柿子树枝上过多的花蕾摘掉一些,防止结果过多,柿子争营养长不好。
  当林夏至看向柿子树后,这行绿色的字还在,不过箭头消失,也就是说,这行字真的是在描述这颗柿子树。
  林夏至一下就激动了,难道这就是他穿越附赠的金手指?能够查看植物生长状态和需求?这可在种地上占据了大优势!
 
 
第004章 白米
  林夏至迫切地想要实验自己金手指的效果,可惜从房间的窗口只能看到这颗柿子树,周围除了杂草就没有其他植物了。
  躺在床上向往外界,林夏至在这一刻无比怀念自己原本健康的身体和现代先进的医疗条件。他也知道,以自己目前的体力,未来几天都别想出门去看看的。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现在对林夏至而言最重要的事就是把身体养好,养好了身体,还有个艰巨的任务等着他:如何才能让自家过上好日子。和大伯一家分开,也就是分家是最好的选择,不然有大伯那一家子吸血虫,自己做什么都是枉然。
  太阳渐渐西斜,在外面忙忙碌碌干了一下午农活的庄稼汉们纷纷准备收工回家。
  他们脸上大都洋溢着笑容,说着今年的天气和庄稼,从开春到现在为止老天爷一直都是好脾气,有雨水有阳光,庄稼生长得也好,大家都在心里祈祷着能一直这样下去,等再下个月水稻成熟的时候多点收成。
  但也有个别例外,比如说林夏至的阿爹林虎子和大哥林承祖,他们两边走边低声说着家里的情况,昨天为了给夏至找郎中,花了二十枚铜钱,还是胡郎中看他们穷,刻意少收了。现下夏至醒了还得买药吃,他们手上的银子可不够。
  爷俩愁眉苦脸地往家走,还没走到家门口林老么就开始骂起来:“你们两回来这么早,是不是又想偷懒了?地里这么多活不知道做,就知道偷奸耍滑,还不趁着天色亮多干点。”
  林家有十亩水田五亩旱田,水田都种上了水稻,再下个月水稻就要成熟了,如今正是田里忙的时候,一点都疏忽不得。
  刘春华站在旁边一脸幸灾乐祸,他刚才添油加醋地给林老么说了下午的事,还趁林老么出去的时候从米缸里舀了大半碗白米偷藏起来,就等着今晚看好戏。
  “阿么,我们没有偷懒,田里的事都忙完了。”林夏至的阿爹林虎子听到林老么的话一脸紧张,赶紧摆摆手,他和承祖想早点做完活回来看夏至,今天下午一点都没休息。
  “没有?没有你紧张什么!”林老么见儿老二表情不自然心里起了疑。
  他知道自己二儿子和儿夫朗有几斤几两,没想过他们真的会偷吃,只是二儿夫朗今天为了照顾林夏至那个赔钱货没怎么做事,林老么心里不爽利,想借机训斥老二一番,这样看来好像真的有问题。
  “好啊,老大夫朗说他今天下午看到你夫朗偷吃,我原本还不相信,看来还真有问题啊。”林老么表情顿时凶了起来,家里的粮食他都有数,虽说每天都是老二家的做饭,但是粮食都是他拿出来的,做出来多少他也知道。
  “阿么,没有的事,今天下午那碗粥是我们一家省下来的口粮,秀哥儿没偷粮食。”林虎子的脸色一下就涨红了,他唯唯诺诺地解释道。
  林老么也是看不惯林虎子这幅样子,他转身走进放粮食的屋子,将米缸打开,里面的白米少了点。
 
 
第005章 哭闹
  林老么来不及心疼粮食,他快步走出房间,抄起放在一旁的扫帚就往林虎子身上打过去:“我可不管是不是省下来的口粮,我只知道自家米缸的米少了半碗!你们夫夫两给我解释清楚,不说明白今晚就别想吃饭了!天杀的赔钱货,不就是磕了下脑袋,还真当自己是什么金贵的人物了,喝白米粥,怎么不去抢啊。”
  “可不是嘛,这白米贵着呢,也就过年过节才能吃上点,躺着不干活的哥儿可没资格。”刘春华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
  林夏至是早产儿,从小身体就不好,刘春华这是就是在提醒林老么,林夏至平时没干活。
  林夏至的大哥林承祖听着刘春华的话,心里一阵憋屈,什么叫过年过节才能吃,他们一家人过年可也没吃到过多少白米,反倒是大伯他们经常有白米吃,至于夏哥儿为什么身体不好,还不是当年他阿么都八个月身孕了,还被刘春华挤兑去割猪草,从山上滑下来才早产的。
  他抬头看了眼刘春华,从小养成了沉默的习惯,心里有气不知该如何说,只能走上前替林虎子挡林老么的扫帚。
  “你们一个两个地欺负我一个老么子,我不活了!”林老么见林承祖也走上前,他丢下手上的扫帚,坐在地上哭嚎起来,“老头子你快来看,老二一家要翻天了,管不住了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