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高冷法医遇上软萌痕检员【完结】──Pluto118-

时间:2021-02-19 09:15:37  作者:Pluto118-

   

 
 
第1章 
  H市作为Z省的第一大市,拥有全国顶尖的法医学办公室。
  同时,这里也是全国知名法医学工作者,H市公安厅法医科科长——李宁玉工作的地方。
  李宁玉,30岁,毕业于B大,是全国法医学工作者心中公认的年轻有为。而此时,她正拿这解剖刀站在一具已经被剖开的尸体的面前。
  “玫瑰齿,"李宁玉掰开尸体的口腔看了看,又把目光看向手指甲,“很典型的窒息反应。这就是你们说的死因难以确定?”
  身边的助理小胡瑟瑟发抖。
  “以后这种低级的问题,先学着自己解决,"李宁玉说着摘下了橡胶手套,“剩下的你自己解决,我还有个会。”“哦.......哦好,李科长慢走。”
  李宁玉口中的会,就是省公安厅给从遴选进公安厅的同志们开的欢迎会。与其说是欢迎会,倒不如说是李宁玉的见面会。从进公安厅的第一天起,李宁玉就很低调,抛头露面的事情,都一律被李宁玉以"工作繁忙"的理由应付过去了。
  可唯独这次的欢迎会,李宁玉一定要参加。
  因为这次遴选上来的人中,有一个很熟悉的名字:
  顾晓梦
  “多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李宁玉问自己,“大概,有七八十年了吧。”
  裘庄一事之后,李宁玉的身体留在了裘庄,但灵魂却飘到了奈何桥边。
  李宁玉记得,河边的那个孟婆悄悄把她拉到一边,压低声音对她说:
  “你们凡人的事,我们也都能看到,你和顾晓梦的事我看到了,看的出来,你们俩是真的互相欢喜。我做孟婆这么多年,也拆散了不知道多少对有缘人,这次,我要帮你。
  待会我把汤递给你的时候,你悄悄把汤倒到河里,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样,下辈子你就不会忘记她了。”李宁玉照做了,也成功来了到了这一世,确实,她没有忘记顾晓梦。
  但不知是不是过的时间太久了,李宁玉已经开始慢慢地忘记顾晓梦的声音了。
  “李科长,李科长。"侦查员小郑的喊声把她拉回现实,“人都来了,可以进去了。”
  “好。"李宁玉说罢便起身进了大会议室。
  会议室很大,最前面的一排,坐着公安厅的几位领导。
  李宁玉走到倒数第二排,找了一个低调的位置坐下。
  “李科长,那个,您的位子在前面。"小郑显然有些为难。
  “没事,我坐这里就好。”
  坐在哪里不重要,只要能看到晓梦就好。
  寻找了一番之后,在第二排角落的位置,李宁玉看见了一张熟悉的侧脸:是顾晓梦。
  李宁玉全然不顾周围同事惊讶的目光,一路小跑到了第一排。
  “我可以坐这里吗?“李宁玉指着顾晓梦身边的一个空位问道。
  顾晓梦显然是愣了一下,而后又露出那副天真无邪的笑容:“当然。”
  还没等李宁玉开口,顾晓梦便先问到:“想必您就是法医科的李科长了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顾晓梦,是痕检科的,以后办案有些要指导的地方还请多多关照。”
  还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只是,这个声音的主人好像已经不记得她了。
  欢迎会的流程也就那些,不到两个小时,李宁玉就回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很大,但李宁玉没有摆什么多余的东西,有的不过是一张办公桌,一个巨大的书柜,上面摆满了历史和医学方面的书籍。
  李宁玉缓缓坐下,大概是常年站着解剖尸体的缘故,不过三十岁的她,腰肌劳损却已经分外严重。
  “李科长,这是刚刚那具尸体的尸检报告,请您过目。“助理小胡走了进来,把—份材料放在李宁玉桌上。
  李宁玉连看都没看,就对小胡。说:“我会看的,你出去吧。”
  “好。"小胡对于这样的答复早就习以为常。
  “咚咚咚”
  李宁玉和小胡同时看向门口。
  只见顾晓梦站在门口。见李宁玉回头,连忙露出微笑,说到:“李科长,我可以进来吗?”
  李宁玉看了她一眼,又看向小胡,道:“你可以出去了。”
  “啊?”小胡愣了一下,“哦哦我马上就走。”
  小胡走出办公室的时候上下打量了一番顾晓梦,还顺带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
  李宁玉又把目光转向顾晓梦,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就是觉得李科长挺面熟的....…”
  “客套的话就不用说了,有什么事?”“那个,李科长,我以后可以叫你玉姐吗?”
  李宁玉手中的笔顿了顿,抬起头:“你说什么?”
  “就是,我以后可以不叫你李科长,叫你玉姐吗?”
  李宁玉足足愣了有五秒钟。
  “如果您不同意的话也没关系的,我...…”
  “叫我玉姐可以,但是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想叫我玉姐。”
  顾晓梦大喜过望,又像是不敢相信似的追问了一句:“真的?”
  “你先说原因。”
  顾晓梦又露出了熟悉的笑容,毫不见外地坐在了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
  “玉姐,你知道吗,我经常。做一个梦;梦里我是富商的女儿,还是个破译密电的上尉,梦里有个人,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在梦里我就管你叫玉姐,所以在...…”"
  “你要叫我玉姐,我没意见,你喜欢叫玉姐就叫玉姐吧。”
  “真的? !“
  “你去打听打听,我李宁玉什么时候骗过人。”
  顾晓梦几乎是要跳起来了:“谢谢玉姐,那我先走了。”
  看着顾晓梦走出办公室的背影,李宁玉笑了笑,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缓缓地看向窗外:
  阳光正好。
 
 
第2章 
  公安厅的事情不会因为新来了一个痕检员减少。这不,顾晓梦来的第二天,城西的一处破旧小区就发生了一起凶杀案。
  照例,作为法医科科长的李宁玉是要去现场的。
  “李科长,待会我开车?“小胡问到。
  “好。”
  李宁玉向来不喜欢坐副驾驶,这次也是一样,她照例拉开了后排的车门。后座上却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顾晓梦。
  “你怎么上来了?痕检处没车了?“李宁玉没有表现出欢喜,反倒是一脸严肃。或许是被李宁玉严肃的神情给镇住了,顾晓梦没有说一句话。
  “呃,那个,李科长,"小胡见气氛不对,连忙解释到,“是我让晓梦坐这辆车的。痕检那边就派她一个人去,她又不会开车,反正我们也是要去的,倒不如一块儿。李科长,您看这其他队的车都开走了,总不见得让她走到城西吧,要不这次就...…”
  兴许是看李宁玉的神色略有缓和,顾晓梦试探性地叫了一声“玉姐"。
  李宁玉没有说话,只是坐上了车。
  小胡会意,发动了车子。
  一路上,李宁玉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快到案发地点的时候轻声说了一句:“下不为例。”
  下车的时候,小胡意味深长地看了顾晓梦一眼,让顾晓梦颇有―种被盯上的感觉。
  尸体被发现在小区的绿化带中。李宁玉到了现场也不多说废话,按照惯例开始对尸体进行初步检查。
  刑侦大队的吴逍和李宁玉算是老相识了,见她来了,满脸微笑地朝她伸出了手。李宁玉看都没看他一眼,说到:“尸体还挺完整的,有几处特别明显的外伤,八成是器官破裂,详细的我还要做完尸检再看。”
  吴逍尴尬地收回自己的手。
  李宁玉像是又想起了什么似的,问到:“痕检那边有什么发现吗?”吴逍显然是有些疑惑,但还是朝远处的痕检员喊道:“喂!那边那个,过来。!"
  过来的自然是顾晓梦,走到李宁玉身边时,头发上还粘着刚刚找线索时沾上的泥。
  “那个,新来的吧,有什么发现?"吴逍问到。
  “吴队,这小区绿化环境太差了,昨天还下了雨,有线索也被冲干净了。现在能找到的也就几个不全的鞋印,没什么比对价值。”
  “既然没什么发现,可以把尸体带回去了吧。"李宁玉问到。
  “可以,当然可以,”吴逍又露出微笑,又朝向顾晓梦,说到:“你也回去吧,反正没什么东西。你一个女孩子,这环境又不好,正好和李科长一起。”
  “啊?我?这不好吧?“顾晓梦大吃一惊。
  李宁玉之前一直没有说话,这时她她用很平静的声音说到:“有什么不好的,反正来的时候坐的就是一辆车,干脆好人做到底,把你一起带回去。”
  “听到没有,李科长都说了。"吴逍装作一副很凶的样子。
  李宁玉没有管他们,自己走向停在警戒线边的警车。顾晓梦连忙跟上。
  回去的车上很安静,李宁玉开车,顾晓梦坐在副驾驶。顾晓梦本就喜欢热闹,这种安静的分为着实让她有些不习惯。
  “吴逍不是个严厉的人,你不要怕他。"李宁玉忽然说到。
  顾晓梦显然是吃了一惊,疯狂点头。车里又陷入安静。
  “玉姐,那个我能问您个私人的问题吗?"顾晓梦打破了沉默。
  “问。”
  “就是,您的联系方式能不能....."
  “我手机在你左手边,密码0630,自己弄。"李宁玉专注于前方的路,连头都没有转一下。
  “哦....…”
  顾晓梦拿着李宁玉的手机操作了一番,忽然问到:“玉姐,你这手机怎么不用手机壳?”
  李宁玉终于向顾晓梦这边看了一眼,又很快地回过头,说到:“手机对于我来说就是一样工具,手机壳对我的手机来说没有必要。”
  “哦.…...那,要不我送玉姐一个吧!就当是玉姐今天载我的油钱。”
  李宁玉笑了笑,道:“随便。”
  “那就说定了,那,我送玉姐一个蓝色的;不对,红色应该也不错;要不还是动漫人物的吧.......”
  顾晓梦自顾自地计划着要给李宁玉买什么手机壳。而李宁玉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嘴角不自觉的弯起了一个弧度。车外,阳光明媚。
 
 
第3章 
  案子很快就破了,公安厅也就进入了难得的空闲。
  顾晓梦在痕检科年纪最小,前辈们都宠她,因此这些日子格外空闲。整天就往李宁玉的办公室里跑,美其名曰“学习知识"。
  李宁玉既不同意,也不阻止。
  一来二去,顾晓梦就成了李宁玉办公室里的常客。
  这天,顾晓梦又来了。
  “我说,晓梦啊,你这每天来也不是个事,”小胡一脸无奈地说到,“你要是真想学什么知识,公安厅那么大个图书馆里还没有你要的书?我看啊,学知识是假,找人才是真吧。”
  说完小胡又把顾晓梦拉到一旁,眼底声音,像是生怕被李宁玉听到一般,说:“你呀,找谁玩不好,非要找李宁玉,李科长的脾气你是不知道,自打进这个公安厅以来,那是谁都惹过,上至公安厅厅长,下至哪个科的侦查员,哪个不是...…”
  “胡小年,你在我的面前说我的坏话,未免有点太大胆了”
  小胡只顾着讲李宁玉的“光辉事迹",却完全忘记了李宁玉本人一直在办公室里坐着。
  “呃哈哈哈哈,那个,你们慢慢聊,我有个东西落在解剖室,先走了"小胡像是逃难一样的离开了办公室。
  顾晓梦看着小胡走出办公室,转头看向了李宁玉。
  李宁玉说完话,就低下头继续看材料了“玉姐,你真的干过这些事?”
  “没有”
  “真的?”
  “我说过我不骗人”
  沉默
  “玉姐”
  “嗯?”
  “下班了一起去吃饭吗”
  李宁玉抬起头,看到的是一脸期待的顾晓梦
  一个“好"字刚要说出口,李宁玉却忽然想起,自己这一世,不能再纠缠上顾晓梦了。
  在来这一世之前,李宁玉去看过上一世的顾晓梦
  那时的顾晓梦已经年进八十,却依旧没有婚配。
  听周围的人说,自从顾晓梦从裘庄出来后,便像是变了一个人。顾家不缺上门的金龟婿,可对这些人,顾晓梦从来就只有一句话:“我是一个彻底的独身主义者,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婚姻这种大事,我想还是不要这么快做决断好。”
  至了晚年,卫项晓梦逐渤有二辑的人’但念叨最多的,是一个叫玉姐的人。
  裘庄一事属于机密,一般人根本接触不到,因此,对这个玉姐,人们是充满了猜测。
  “或许没有我,她便能好好的过完一生吧。"李宁玉这样想着。
  “吃饭就不必了,把你那些客套的力气放到看书上,你也不至于这么空。还有,上次你说的手机壳,也不用送我了。"李宁玉用一脸冷漠的神情面对着顾晓梦的一脸热情。
  “玉姐,你怎么了,怎么忽然......”
  “顾晓梦,这里是法医科,你作为痕检科的人,不去好好研究痕检方面的知识,反倒天天泡在法医办公室里,你不觉得不太合适吗”
  “我....…”
  “还有,作为法医科科长我要提醒你,法医科,不是你想来就可以来,想走就可以走的。所以现在,回你的办公室去。”“哦"顾晓梦育拉着耳朵,走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