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鬼家有仙夫【现代架空】──颂尔

时间:2021-02-18 14:21:41  作者:颂尔

 

 
  文案:
  放荡不羁却又超温柔的攻 VS 我只在你面前超乖的受
  冥界少主 祁僮,冥王养子,官二代。
  怎么说也该是个千人吹万人捧的角色,可偏偏这位运气不大好。
  先是少年时出门溜达捡回了一身伤,把一身法力散了个干净。
  后来一朝当公务员,吃瓜群众纷纷怀疑是靠爹上位,喜提冥界社交网络的黑热搜无数。
  最后在公务员岗位屁股还没坐热,便匆匆下台,转行到人界开起了火锅店。
  祁僮乐得清闲,以为自己能这么安逸到鬼生尽头,谁知某天自己那冥王爹给他安排了个结婚对象,通知他8小时后立即结婚。
  祁僮:???
  *
  要说他这结婚对象,居然是天界皇子 赫榛,本跟他一样该是个金贵的角色,但偏偏三界都在传这位其实是天后给天帝戴了绿帽,悄悄带回来的私生子。
  黑热搜无数的少主,流言不断的皇子。
  配!可太特么般配了!
  门当户对,宜合葬!
  可万万没想到,结婚前夜,天帝请他喝了杯茶,岳父(?)疯狂暗示 赫榛 是个危险人物
  祁僮:怎么个危险法?
  赫榛:我会骗财,还会劫色。
  几个月后…………
  祁僮:你怎么还不来劫色??!!!
  赫榛: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超乖的.jpg
  祁僮:来!我教你!
  这文原名叫《百味消融》
 
 
 
第1章 联姻
  忘川河畔,奈何桥旁立着一楼一亭,亭子荒凉破败,牌匾上的“孟婆庄”三个大字已经挂上了蛛丝。
  而另一边的楼内却鬼声鼎沸,香甜的气味飘出窗外,像一把看不见的钩子,勾得阿飘们络绎不绝,连嘶吼而来的阴风吹到这儿都变得格外温柔。
  “一杯断情奶茶,半糖少冰,加芋圆。”
  “三份孟婆泪奶绿打包,两杯去冰,一杯加热,全部加珍珠。”
  一位妖艳女鬼抹着大红唇站在二楼走廊,看着楼下热闹的大堂,支付码付款时扫出的声音交织成曼妙的乐章,听得她浑身舒畅。
  女鬼勾了勾手指,一杯芝士乌龙从操作台飘到了她手里,她用三根手指捏着杯子,踩着小高跟摇曳生姿地走到了二楼露天区的角落。
  “最后一杯。”杯底和桌面碰撞出一道不大不小的声响,女鬼居高临下地看着一旁椅子上的客人——一位英俊的男鬼。
  那桌上整齐地排着三个空杯子,椅子上那位抓过新的那杯仰头豪迈地灌了大半,那架势像是想用奶茶把自己灌醉。
  “我看你眉宇间似有些许忧郁。”女鬼眯着眼装模作样地打量着他,一把抽过他手里剩下的半杯,“出门右拐走八百米,自己找酒吧,你孟婆姐姐的奶茶可没有‘浇愁’的功效。”
  “不了。”帅哥懒洋洋地靠在了椅背上,毫无笑意地勾了勾嘴角,“我最讨厌酒味。”
  孟婆拉过一把椅子坐到了他对面,十分不厚道地笑道:“少主这是又添了什么新鲜的烦恼?说出来让我偷摸着乐呵乐呵?”
  帅哥抢过那半杯芝士乌龙又灌了几口,不咸不淡道:“我要联姻了,八小时分配的对象。”
  “你可拉倒吧。”孟婆笑得花枝乱颤,“就你那脾气?还联姻?上天可能还容易点。”
  “哟,厉害啊。”帅哥似笑非笑,“连联姻对象的家庭住址都猜出来了。”
  笑声戛然而止,拉过一道气声,孟婆僵住了脸,“卧槽?”
  ******
  冥界少主祁僮,冥王唯一的儿子,说是唯一一个,但冥王似乎对冥界的淳朴民风十分放心,于是撒手把自家娃放养到了如今一千六百岁。
  作为一个标准官二代,祁僮倒没有半点纨绔子弟的陋习。虽然小时候没少上房揭瓦,但贵在觉悟不低,知错能改,又有一张从小俊到大的脸,长辈们十分离奇地产生了“这娃长大后会变成个斯文鬼”的错觉。
  祁僮长到少年时,正义感爆棚,误闯风月场所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逼娼为良”,搞得店老板叫苦不迭,解释了半天自家店可是摇号摇了三百年才拿到的牌照。后来冥王收到店老板声泪俱下写的控诉信时,才终于感觉到自家娃好像有一点点长歪了。
  再后来,也不知是不是随着年岁的增长,祁僮虽依旧一副不羁的模样,但棱角磨平了不少,看上去稳重了许多。冥王和昭成王商量着,把负责从收魂到判功过到轮回这整套体系的“冥界轮回办”让他管理。
  谁知不到两年,这少爷居然提议更改现有轮回制度。他建议轮回命数全部随机,不再根据生前功过安排,无论生前大善还是大恶,全部作为判定入冥界后刑罚的计算依据。
  也就是说功德圆满之人,死后能立即投胎,而背负罪孽的人,则要根据判官清算功过的结果,在冥界承受对应强度和时长的刑罚。
  这提议一出,整个冥界都炸了。
  好人抗议这个提议对他们不公平,坏人虽看起来得益,但没了轮回命数来分摊生前罪孽,他们的刑罚可能会成倍的加重加长。
  而另外一些在人界打着“专为缺德之人提供改命服务”广告赚钱的阿飘,这回算是直接被断了财路,气得当即买了黑热搜,把祁僮足足挂了半个月,还鼓动其他居民游·行抗议,最后骂声太大,以至于祁僮的提议不得不被驳回。
  因为这事儿,群众纷纷叫嚣着撤掉祁僮在轮回办的管理人职位,但因为轮回制度并未进行更改,冥王继续保留了他的职位。
  直到四年前,祁僮默许了一位女鬼托梦给公公婆婆,可谁知女鬼刚踏入冥界,后脚公公婆婆便暴毙而死。
  吃瓜群众纷纷责怪是祁僮的放纵导致无辜生命的逝去,虽然这事儿后来查明是另有小鬼作祟,但祁僮却主动提出离职,只留了一块鬼门关的令牌,就把职位拱手让了出去。
  ******
  这孩子不是挺有脾气的吗?怎么就乖乖把终身大事交代出去了?孟婆百思不得其解。
  他们说话间,一阵诡异的笛声自奈何桥头传来,黄泉列车擦着大片的彼岸花停在了桥边,黑白无常把那一车的孤魂引下了车,刚走到孟婆庄前,一道凄婉哀凉的老妇人声突然从四面八方响起,差点把俩大名鼎鼎的公务员吓得摔下了河。
  “赐尔一碗浊汤,爱恨嗔痴皆忘,忘却尘世纷扰,忘却浮生荒唐……”
  祁僮把胳膊架在栏杆上看着无常上班,又问道:“笛子是昭成王吹的?”
  孟婆指了指桥边几簇彼岸花,“诺!可以变形的广播,环绕立体声。还别说,昭成王的笛声居然挺应景的,当然我只录了个片段,怕你叔找我要版权费。”
  矜矜业业几千年,孟婆也舀汤舀出了脾气,不仅台词用广播,前段日子还引进了一批自助倒取孟婆汤的设备,反正这玩意儿不怕你续杯,就怕你不喝。
  为了贯彻用户体验至上的宗旨,这女鬼还为广大投胎的孤魂提供了冷热、含冰量、含糖量的选择,十分鬼性化。
  “说正事儿!”孟婆啧了一声,“你爸都把你推出去和天界联姻了?冥界是凉了吗?”
  “可能是最近找的几首广场舞曲跳腻了,闲得慌。”祁僮毫不客气地“栽赃”道。
  “哪家的仙女啊?”
  祁僮手指敲了敲栏杆,那响声听得孟婆莫名心慌,他沉默良久,开口道:“赫榛。”
  “哦,是男的啊。”孟婆点了点头,两秒后猛地倒吸了一口气,“卧槽!赫榛?那个传闻中是天后私生子的小皇子?”
  众所周知,天界和冥界的关系自一千年前开始就变得很僵,但步入现代化后,网线并没有因此被强制剪断,八卦能畅通无阻地传遍三界。
  赫榛七百前被天帝天后带回天界,对于他的出身,官方给的回答也仅仅是养子。这有限的信息量引发了无限的遐想,以至于三界对赫榛出身的八卦自他回到天界开始就没停过,其中最热门的一个传言,就是赫榛其实是天后的私生子。
  一个是冥界登上无数次黑热搜的少主,一个是天界疑似私生子的皇子,还真特么是门当户对,再过五千年都找不出这样的绝配。
  指尖无节奏地敲打着栏杆,好像能通过这个动作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似的,祁僮转过头看着不远处的其他客人,思绪飘过八小时前自己气得摔了冥王一架子古董的情景,落到了三小时前:
  人界凌晨两点,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咖啡店里,祁僮看着眼前鸭舌帽、口罩和墨镜齐全的男人内心一阵麻木。
  “再过几个小时就要签婚契了。”祁僮靠在椅背上直视对面的男子,“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把我叫出来?”
  “凌晨人少。”对方言简意赅。
  祁僮哼笑了一声,环顾四周,咖啡厅其实还零零散散坐着一些人,凌晨赶工作项目的、赶作业的,甚至还有腻在一起的小情侣,“外面乌漆嘛黑的一团,哪里不比这里人少?”
  “大隐隐于市。”
  “说吧,偷偷把我叫出来的是为了什么?”祁僮觉得和对方不是在沟通,眼前这人就是条沟,“天帝陛下。”
  对面的人终于舍得把墨镜和口罩摘下来放到了桌上,“你马上就要跟赫榛签婚契了。”
  废话,祁僮坐在位子上一动不动,眼前这位神仙容貌看起来不到四十岁,却无端有一种年迈老父亲的气质,这点和自家老爸倒是挺像。
  “您不会是特地来告诫儿子的结婚对象,婚后要对儿子好?”
  “不,我这次来,是来请求你一件事。”
  真稀奇,天帝居然来求人了。
  祁僮:“三年婚契不能延长,不办婚礼,不生二胎,当然一胎也不要。”
  完全没有做爷爷打算的天帝听到他的话,脸色顿时变得十分精彩,“我不是要说这个。”
  “哦,这三年我们努力做到相敬如宾,不让你们中老年人打脸。”祁僮毫无感情地补充道:“三年后绝对和和气气离婚,财产......”
  “我希望你,帮我监视赫榛。”天帝出声打断了对方。
  祁僮眯了眯眼睛打量着对面的人,这“监视”二字就很值得玩味了,“您说什么?”
  “你没听错。”天帝神色不改,仿佛自己说的是晚餐吃什么菜这种平常话,“我让你,帮我监视赫榛。”
  “我猜这个中缘由我不能打听?”祁僮嘴角勾出一个毫无笑意的弧度。
  天帝顿了顿,“没错。”
  “既然如此,您为什么不把赫榛留在眼皮子底下?”祁僮心道你可别说赫榛真是天后的私生子,自己不想每天看着被绿的黑历史。
  “其实你这次就算不是跟赫榛联姻,对象也会换成天界其他神仙。”天帝答非所问道:“对比其他神,赫榛无论是样貌还是性格都和你最般配。”
  祁僮挑了挑眉,这话说的,好像自己还得感恩戴德似的。
  “天帝看小皇子看得紧,我们这些外人只知道小皇子品貌非凡的名声遍布三界,照片却是一张没见过,我也好奇得很。”
  天帝倒也没在意祁僮话里的讽刺,好脾气地笑了笑,“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连天后也不会知道,怎么样?”
  其实对于天帝的心思,祁僮倒是有个大概的猜测。
  自赫榛到天界的这七百多年来,冥界基本只听说过这号人物,连张画像都没见过,如果不是天帝爱子心切,那就只能说明天帝这些年在防备有什么人会秘密接触赫榛。
  祁僮:“我为什么要答应帮你监视赫榛,我有什么好处?”
  “联姻关系是一纸婚契来维系的,而不是爱情。”天帝说道:“帮我这个忙对你没什么坏处,只要赫榛有什么异常的行为,你就告诉我,这甚至不会影响到你们的正常生活,而且只要你同意,我可以答应你一切条件。”
  祁僮抱着手臂,“我不觉得我有什么愿望还需要靠您来实现。”
  “婚契是三年,而我只需要你监视两年。”天帝抬起两根手指,“两年后,提前结束联姻,我可以帮你说服所有人,怎么样?”
  ******
  公务员生涯中断,如今被迫联姻,不仅不知道结婚对象是美是丑,对象他爹还疯狂暗示对方可能是个危险人物。
  祁僮绝望地把那杯芝士乌龙一饮而尽,心里一片惆怅,生活终究还是对他这位“人畜无害”的阿飘下手了。
 
 
第2章 婚契
  人界傍晚时分,祁僮在自家店门口等到了冥王的车。
  “好久没来了,生意怎样?”冥王打开了一边的车门,一副微服私访的架势瞟了一眼儿子的店面,耳朵上一枚黑色的耳钉在他偏头时恰好反射了一道阳光。
  祁僮被晃得眯了眯眼睛,心道现在的中老年真是越来越骚了。他钻进车后座,和他爸保持着一个空位的距离,一言不发地闭目养神,直到司机开动了也不愿意开口说上一句话。
  “哟,还生气呢?”
  冥王的声线冷冽,配上那张脸倒成了幽都最靓丽的风景线。祁僮曾不止一次开玩笑说,他爸这容貌最适合做无常的工作,勾魂一勾一个准,每年的KPI估计在第三季度就能达成。
  “行了,少爷,不就是三年期的婚契吗?你都一千六百岁了,这三年对你来说不就眨眨眼睛的事情?”冥王毫无愧疚感地刷着手机,仿佛把儿子推出去联姻的不是他,十分欠揍。
  “在这个人人提倡自由恋爱的时代,我居然成了包办婚姻的牺牲品。”祁僮看向他爸,“你就没有一丁点的愧疚吗?”
  “没有。”冥王答得飞快,“你长得比我好看,我做梦都希望你赶紧结婚,我好在冥界一枝独秀。”
  “这么坑亲儿子好玩吗?”
  “严谨一点,你是冥界最精纯的鬼气凝成的,被我法力维系了整整十年之后才得以化型,所以儿子,你是一千年六百年前爸爸出门遛弯的时候捡来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