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和宿敌奉旨搅基【欢喜冤家】──唐不弃

时间:2021-02-18 14:20:01  作者:唐不弃

 

 
  文案
  订阅全本的大可爱们,我可以求个完结高分嘛?(小小声)#这世上有一见钟情,也有一日生情。
  永安十五年,小侯爷郝春和那个该死的新科状元郎当街打架,双双扭到御前评理。结果反倒被指了婚???
  郝春横挑鼻子竖挑眼,怎么看这位“侯夫人”怎么不顺眼。手痒痒,想打!
  陈景明:呵呵!有种来!
  两人从长安打到西域,终于……把床栏打塌了!
  尼玛,说好了他是“夫”的呢?从红罗帐底传来郝春怒极的悲鸣声:“陈、景、明!小爷我非得扒了你的皮!”
  *
  又一年。
  小侯爷郝春在函关中伏,红缨枪辉煌不再,肩头箭伤鲜血淋漓。
  于绝境中,突然有铁链拴住燃烧的押粮车,大举冲入谷内。一头头野牛双眼赤红,冲散了蛮子军。
  陈景明踉跄跳下牛车,一把抱住郝春,死命将他护在身下。周遭是烈火熊熊,乱军脚步声纷沓,陈景明声音也哑的像是要哭。
  “侯爷,本官不要‘踟蹰来年春’!我要的是……年年岁岁,度曲飞觞日夜春!”
  提醒:
  △1v1 HE 双c,真甜文。
  △追妻火葬场,有狗血,人物三观不代表作者。
  △架空,朝堂布局沿袭《权臣》,选官由荐举制改为科举,攻是改制后应天.朝第一位状元郎。
  △文案攻的诗句是我自己写(胡诌)的,那个“春”字是双关,攻开窍后,是肉食动物。
  cp:腹黑高冷状元郎(陈景明)攻x c天r地二世祖小侯爷(郝春)受
  ----------------------
  完结文:《反派权臣是万人迷》反派权臣是万人迷:同设定,时间流稍早,大司空程怀憬与暴君秦肃会充当本文朝堂背景板,感兴趣可以当成系列文看看。日常希望被你们喜欢,躺平求宠幸.jpg
  微博:唐不弃
 
 
 
第1章 洗野澡
  永安十年,仲夏。
  郝春摇摇晃晃地走在雾气里,脚下铁链声铃铃,全身轻飘飘,好像哪哪儿都不对劲。
  “走快些!”
  平乐侯爷郝春,眉峰聚翠,一双瞳仁剪秋水,是永安帝身边第一红人。他哪能受这种窝囊气!当场就骂了句娘。
  铃铃,脚下锁链被扯动,脖子上哐当落下个枷锁。
  郝春栽了个踉跄,扑地摔倒,脸皮贴着潮湿的浮板,隐隐然嗅到股腐尸的恶臭味。有人从后头疯狂挤过来,踏压郝春手背。郝春刚要哎呀呀怪叫,那些拥挤的人已经过了桥。
  ……这是哪里?
  郝春艰难地俯身撑着桥,每爬起三分,立刻就被锁链扯的跌下。最可恨他光身被拖曳在浮桥板,阴风吹动屁股蛋,凉飕飕的。
  叮铃铃,金片撞击玉珰的声音响起。
  郝春愤怒地抬头,半空中影影绰绰有银甲铁兵整齐列阵。
  雾气中隐约有七头白象,象背上安置鎏金莲花座,骑象人靓妆锦服,分行两侧,中央簇拥着辆悬挂八角金铃的辇车。辇车后头又有许多人执高旗大扇,旗面绘龙虎山河,一个身穿雪白纻罗纱衣的美少年端然坐在辇车内。那美少年长眉入鬓,眼神漠然,冷风吹动他松墨烟似的长发,露出半张脸,完美如玉人儿。
  艹,凭什么这家伙就能衣冠齐整?
  “喂!”郝春奋力扯直嗓子,咧嘴露出两粒尖尖小虎牙,怒吼道:“你丫是谁?这儿又是个什么鬼地方?!”
  鎏金车辇稍顿,身穿雪白纻罗纱衣的美少年蹙眉朝下望来。那一眼对视,目若点漆,幽深不见底。
  浮桥下浪涛如雪拍岸。
  哗啦啦,大片水花飞溅!长安西郊外明澈的湖水被一群纨绔的嬉游打碎,水波粼粼地倒影出远处青山如黛。在浮光掠影里,鸣蝉撕心裂肺地躁动不休,岸边柳荫最浓处正懒洋洋地斜躺着个裹紫衣镶玉带的十五六岁少年郎。
  “咳咳!”
  少年郎郝春倏地睁开眼皮,梦里水声与眼前交汇。他忍不住以手抵拳,低咳了声。
  连忙低下头,看自己穿了衣裳没。
  旁边跪着替他捶腿的仆童殷勤地爬起,舀了勺梨膏糖喂到他嘴边,低声劝哄道:“侯爷,昨儿个宫里头赏赐的葡萄新鲜,阿奴给您剥几颗葡萄吧?”
  郝春闭了闭眼,敢情方才那个是梦!浮桥是梦,被人锁着、被众鬼践踏,原也是个梦。
  他懒洋洋地眼神下瞥,笑了声,露出两颗雪白的小虎牙。“好啊!本侯爷最爱这些西域果子。”
  “侯爷,你也下水来泡泡吧!这水儿贼凉!”水中一个裹着宝蓝色额带的少年探出头,朝岸边高声喊道。
  郝春头也不抬地挥挥手。“不洗!”
  不多时从湖底又探出个脑袋,生的一张容长脸儿,约莫二十,是这群纨绔子弟里年岁最长的那个,唤做李从贵。李从贵大咧咧地蹚水往岸边走,夕阳金色的光打在他皎白的皮.肉,眉目也像是镀了层暖红色霞光。
  “哎我说小侯爷,”李从贵赤.身走到岸边,呲牙笑道:“咱哥儿几个都下了水,就你不玩!你不是一直嚷嚷着在长安京里头闷,特地来西郊戏水的吗?”
  郝春歪靠在树下,身后两个美貌使女打扇,又有个小童跪坐给他喂新鲜刚剥了皮的葡萄。凉风习习,紫色帛衣上熏的沉水香散入柳荫深处。
  郝春噗地吐出几粒葡萄籽,笑嘻嘻地道:“就你们这几个的姿色也想骗小爷我下水?”
  不待李从贵回答,他就自家咧嘴笑道:“不能够!”
  “哟呵,”说话间李从贵也已由仆童伺候着穿上了夏衫,却是个武将打扮。他边抬手整理官帽边嗤笑道:“下水洗个澡,侯爷你还得寻个绝色的陪着?”
  李从贵原本是陇西李家的旁系,若早生个二十年,陇西李家妥妥都是太子属官。可惜九龙夺嫡时,陇西李家择错了人,本家死的七零八落,也就剩下他这种旁系仍在军中摸爬滚打。
  帝心不喜,他只能吊着郝春这样无实权的新贵。
  去岁,年仅十四的郝春受封爵禄,虽不是世袭罔替,却也是举朝上下风头无二。
  各家士族都恨的牙痒痒。李从贵也恨他,源于古老门阀世家的鄙夷,正噗噗地往外透着股儿酸劲。
  郝春撩起眼皮,故意装作看不出李从贵的恶意,斜靠在树荫下惫懒一笑。“和你们这些烂狗肉一起戏水没意思,要与本侯爷共浴,那必得是个绝色。”
  “哈哈,李从贵你可是坨烂狗肉哩!”湖边有耳朵尖的听见了,顿时拍手大笑。“骂得好!骂得妙!不过李从贵姓李,大约不是狗肉,而是团烂李子肉哩!”
  纨绔们纷纷凫水冒出脑袋,大声笑闹着都起哄。
  “呸呸!一个个狗嘴吐不出象牙!”李从贵回头笑骂道:“侯爷骂的是我们一群人,可不止我一个。”
  “哎,侯爷你这就不对了!咱怎么也成了狗肉了?这狗肉,可不好吃。”
  “小侯爷别听他们的,都满嘴胡唚!”
  “走,上岸找小侯爷算账去!”
  湖面哗啦啦涟漪震散开,一群纨绔少年都站起身,大步流星朝柳荫树下走。
  永安十年,这个仲夏黄昏有的是大把欢愉,有醇酒,有烈马,最主要的是有色相。陪伴郝春的纨绔子弟各个儿都雪白皮肉,纷纷蹚水上岸,在夕阳下抖水珠子。
  夕阳金红色的光秾艳,夏光中一切都染得眉目鲜明。
  郝春自在地跷脚歪躺在树荫最浓处,几缕光线爬了脚扫过他额头,又凝在两条饱蘸浓墨的眉。虽然年幼,却天生具虎虎英气!行止间,轩轩如朝霞举。
  去岁长安西市坊间评选世家勋贵子弟,平乐侯郝春被誉为当朝容止第一人。
  纨绔们此刻都围拢来,争着打趣郝春。
  “侯爷你要怎样的绝色?”
  “咱各家都有‘绝色’的妹妹,实在不行,咱自个儿上也行。”
  李从贵擦干帽脚沾到的水,冷嗤一声。“绝色?侯爷自家就生得绝美,大婚夜掀开盖头,你们这群人中,试问有谁敢有那胆色,又有谁敢夸下海口,说颜色定能胜过侯爷的?”
  郝春闻言果然不屑地勾唇角,方才梦中那美少年的半面在他眼前晃了晃,鬼使神差地,他冒出一句。“小爷我的意中人啊,那必须得如隋侯之珠、和氏玉璧,得让小爷我心服口服。”
  众纨绔起先面面相觑,随即爆发出轰然大笑。
  “隋侯珠!和氏璧!哈哈哈哈哈,那都是个死物!哪比得上咱活人家,”说话那纨绔俯身,用胳膊肘捣了捣坐在树下的郝春。“活色生香?啊?”
  郝春撩起眼皮,也笑了一声。他懒洋洋地站起身,一袭长袍郁紫绸缎料子荧荧地返出夕阳日照,腰间玉带咔嗒发出轻响,眉目清俊到摄人心魄。
  “野澡都洗完了?”郝春口吻也透着股漫不经心。
  “嗯,怎么着侯爷,咱这就回府里头?”
  除了李从贵流落在西郊兵营,其余纨绔都是京里头的,日常混在龙虎贲中,出入皇宫,与郝春关系也更亲热些。现在问话的就是个龙虎贲小头目,姓沈,小名叫做虎头。
  “没意思!”郝春懒洋洋呲牙一笑,率先往栓马处走。“怎么着都不得劲,不如回府里头吃冰瓜。”
  “哈哈!”沈虎头大笑着一挥手。“走!都跟小侯爷回京。”
  众人都纷纷地走了,紧随在郝春身侧的几个仆童侍女也慌忙卷起帘席,挎着提篮,小步快跑着服侍郝春踏镫上马。
  李从贵落在后头,脸色铁青着咬了咬牙,却故意笑得散漫。“侯爷!那,我就直接回西郊兵营了?”
  “成吧,随你!”郝春已经跨坐在马背,夕阳光线照的乌澄澄马镫反射出金属光泽,颗粒里都透着富贵。
  李从贵牵着马立在后头,直待众人走了,才猛地翻身上马,抖了抖缰绳,头也不回地一路奔西郊兵营。
  “驾——!”
  郝春生性好斗,又爱快马飙速,此刻正一骑绝尘地领先于众龙虎贲子弟前头,上身倾伏,快活地奔驰于官道上。驶出去半里地儿,他人在马上扭头带笑骂了声。“都给小爷我快着些,别一个屁匀十六悠放!”
  申末光照打在官道两侧乔木,叶片向阳的那边呈现出金灿灿的斑点,暗影处却幽绿含郁。分明是个极好的天气!可盏茶后,乌云成团爬上天边西南角,云幕里依稀可见数道白光如灵蛇窜走。
  “不好,要落雨了!”沈虎头快马加鞭追上郝春,高声道:“侯爷,咱先找个地方避雨吧?”
  郝春漫不经心地扬鞭瞥了眼天色。“就剩十几里路了,接着走。”
  “哎?这可不行!”沈虎头忙催马与他并辔而行,急道:“侯爷您早年在育婴堂落下的毛病儿可还没好齐全!宫中胡太医说了,您这毛病最忌讳淋雨。咱还是避避吧!”
  郝春最不耐烦别人拿他的病说事儿,但他也同样装散漫装惯了,眼下见沈虎头竟然直接抬臂来替他收马,心下膈应,面上却依旧不显。他斜眼觑沈虎头,歪着嘴角笑了声。“哟呵!你这是……替陛下管起小爷来了?”
  “那不敢,那可是杀头的罪。”沈虎头嘴里赔笑,手却利落地勒住郝春胯.下那匹青骢马的辔头,转脸笑嘻嘻地道:“前头据说有座伏龙寺,咱去寺里避避雨去!”
  郝春漫不经心地眯起秋水丹凤眼,两腿夹紧马腹。“伏龙寺?”
  “前头渌帝第八子的伴当就在伏龙寺出家,如今据说已经升任方丈了。”沈虎头边引着他下官道,边把皇室那些掌故说给他听。“八皇子是个不安分的,与陛下在潼关外斗过一场,结果叫陛下亲自执方天画戟杀了。”
  “哦。”郝春垂下眼皮,想了想,歪着脑袋又问道:“这位方丈,居然没被株连?”
  “嗐,他避祸避的早!八皇子离京起兵之前,他就在伏龙寺了。说起来,这方丈也是个奇人,据说与当朝的程大司空是同科,也录了甲等,出自于士族大家。”
  沈虎头三言两语安抚住郝春,又着意交代了几个子弟,便抢先奔去伏龙寺探路。待到了山下,暴雨已经噼里啪啦地落了,沈虎头忙滚鞍下马,大力用手拍打山门。
  “开门!开门!”
  拍门声响了足有半柱香,才缓缓地从门后传来高齿木屐经过长廊的答答轻响,脚步不急不慢,大约开门的僧人正在晚课。
  吱呀一声。
  山门从内打开,门后立着个穿月白色僧袍的少年郎,蓄着长发,微微低着头恭声道:“敢问贵客是何事来寺中?”
  “驾!驾——!”
  沈虎头还不及搭话,暴雨中渐黑的夜色中如雷般狂奔而来十几匹马。当先那个人也是个未及冠的少年,穿着袭招摇的紫衣,浑身被雨打的湿透,口中大喊道:“快!前头就是伏龙寺!”
  山寺前开门那少年抬起脸,微微皱眉。
  马背上的郝春却也瞅见了他,遥遥地,雨幕都变成了灯罩后头的焰火,忽明忽暗。又像是雨声冲入了他的记忆,那一年,永安十年,郝春只记得自己在伏龙寺外如遭雷击。
  那夜暴雨黑天里,站着个身穿月白色僧袍的绝色少年,僧袍直綴垂至脚面,赤足踏高齿木屐,如松墨烟般氤氲流动的长发轻垂于肩头身后。
  那少年抬眉,一双点漆眸里的光灿若岩电。
  如隋侯珠,是和氏璧。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小侯爷直接露本钱登场。ps开文三天留评有红包。
  备注(可以不看,仅为了jj有关引用的新规)
  1. 郝春长相出自:
  唐儿歌
  ——唐 李贺
  头玉硗硗眉刷翠,杜郎生得真男子。
  骨重神寒天庙器,一双瞳人剪秋水。
  2. 郝春绮梦中攻的仪仗队描述参考《东京梦华录》。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