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不可饶恕g【虐恋情深】──清途

时间:2021-02-18 11:04:43  作者:清途

 

 
文案:
 
跟了方欲杪很久的寇娆,
被踹了,不仅被踹,
还被方欲杪的妹妹一车撞失忆了。
 
方欲杪带着白月光进医院,
偶遇寇娆。
 
白月光看着方欲杪的态度不好,
就质问方欲杪是不是想旧情复燃?!
然后……
方欲杪真的想留旧情复燃。
白月光:我真特么r了狗了!
 
【须知】
一、酒吧驻唱失忆少女V公司总裁酒吧老板
二、随便更,更多少发多少,无存稿
三、破镜重圆
四、洁党勿点!!!!!!!!
点错,别过来扛,我会删评!
 
 
  第 1 章
 
  
  第一章/
  骄阳正好,仿佛全世界都透着慵懒。
  远处河流潺潺,清风扶柳,不知名鸟雀叫的欢畅。
  寇娆被人推出来,轮椅停在一方长椅旁,有人搭把手把她挪到长椅上。
  她眯着眼睛,视线模糊。
  分不清周围的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只知道阳光照在身上十分舒适。
  护士双手插兜,说远处有人在盯着她,一动不动,仿佛死人。
  寇娆很惊讶,摸着蓝色条纹病号服的衣角,垂着头。
  那人长什么样?
  良久,寇娆扶着额头,这样问。
  是个女的,很高挑,不胖,带着墨镜,我看不清她长什么样。
  哦。
  寇娆想不起记忆中有这么一号人物,护士又在她眼前晃着双手。
  她凭着感官顺着虚影看过去,仍旧看不清。
  护士作罢了,说了一句你在这晒会儿太阳,那边有老太太摔了,我送她回病房检查一下。
  寇娆点点头。
  整个世界只安静下来两秒,就有人踩着高跟鞋朝寇娆过来。
  高跟鞋嗒嗒的声音跟响,仿佛与她所处的世界格格不入,突兀非常。
  来人在她面前站定,巨大的黑影笼罩而下,阳光明媚混着浓郁的香水味,是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寇娆仰着脸,涣散的眼睛紧眯了一瞬,看着模糊的虚影在眼前晃荡。
  笑说:“不用试探了,我看不见。”
  “也不用问我别的事,我失忆了。”
  寇娆指着自己脑袋,垂头,笑的明媚。
  寇娆看不清东西,自然也见不到面前人脸上那一瞬错愕。
  “我是方欲杪。”
  这人很没礼貌,大马金刀抢了她旁边的座。
  寇娆又哦了一声。
  两人就这么坐着,几乎没有什么话题,一坐就是两个小时。
  说送老太太回病房的护士一看就是在渎职,一走就没再回来,光明正大欺负她这个半瞎子。
  模糊能看见一半,可不就是瞎了一半。
  “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吗?”
  旁边人突然问。
  寇娆想了一下,反应有些迟钝。
  寇娆,寇,娆。
  她说的很艰难,像是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叫这个名字。
  方欲杪牵起她的手,寇娆颤了一下。
  随后发现对方没有恶意,寇娆又放松下来,方欲杪牵着她的手,长指在她手心一笔一画划着。
  无休无止地写着两个字。
  寇,娆。
  乍响的铃声来的不合时宜,方欲杪没接,对方好像很急的样子,一直打。
  寇娆抽回手,轻声说:“谢谢。你有事吧?不用陪我了。”
  她能感觉到对方好像认识她,不然谁会凭白花时间在一个瞎子还失忆的人身上?
  方欲杪没出声,寇娆却听到一阵簌簌,知道对方在摸手机,翻装药的塑料袋。
  别急,我现在过去。嗯。你想要的都买了。等我一会儿。
  方欲杪很温柔地说完,在她手心写一个数字念一遍,一共写了十一个。
  “无聊时打电话给我,我是你朋友。”
  方欲杪说完又加了一句。
  很好的那种,好到会同床共枕。
  寇娆浑身一怔,随后甜美地笑了起来,尽管这个笑在毫无血色的脸上显得苍白无力而又虚弱不堪。
  却胜过满园春色,和璀璨夺目的春光。
  方欲杪举步离开,寇娆低垂眼帘,鸦羽扑簌落下的阴影积在眼下。
  她松收手掌,盯着细看一会儿,尽管看的不清楚,却仍旧看的出神。
  兀自沉默良久,才呢喃细语。
  我没记住。
  心神大乱,香水萦绕,她收不住心神,不可能记住的。
 
  第 2 章
 
  
  第二章/
  夜幕四合,寇娆被重新推回病房。
  周遭嘈杂声不止于耳,浓烈的消毒水充斥全身。
  寇娆觉得声音聒噪,味道有些闻不惯,但无可奈何。
  她所住的病房是一个普通的三人间,说不上是重症监护室,却也比普通病房要好上一点。
  寇娆无奈。
  四天前,她一醒来就在这间病房里,主治医生和护士告诉她,她出车祸了。
  她是被撞的那位。
  撞她的那人是一位刚能负法律责任的十八岁少女。
  少女好像因为什么事情跟家人赌气,开车出来兜风,这一兜就把寇娆兜到医院了。
  寇娆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说庆幸吧,她前尘皆忘,那些记忆是无价的,不可估量。
  说不幸吧,毕竟她还留着一口气儿。
  少女的家人听闻她苏醒,就快马加鞭过来,跟她商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要她息事宁人。
  少女今年是准高三生,撞人这档子事传出去,学校里家族里,都不怎么好听。
  一提到家族,寇娆就知道,这事她不能追究了。
  A城,她惹不起的人太多了,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凡人,而且还在失忆。
  对方见她态度和缓,就再接再厉向她提出承包医药费和住院费,并给予小几万的补偿。
  寇娆拒绝补偿,只说把医药费和住院费报销就行。
  对方欣然同意,跟她连说十几句谢谢,就带着惹事的少女离开了。
  夜晚。
  春风荡漾,吹过花白的窗帘,和窗口摆放的花盆。
  寇娆吃完晚饭,坐在病床上,看着窗口的方向,视线没有焦距。
  寇娆在发呆,心里有些难受。
  这间病房里住着一个抽烟的大爷,肺癌晚期,却还是习惯于每夜睡前抽两根烟,最后弄得房间一股子尼古丁味。
  这病房里还住着一个手臂骨折的男人,绑着绷带的手臂,总让寇娆想到曲折的鸭翅膀。
  唯一不同的是,鸭翅可以吃。
  寇娆听喜欢闲言碎语的护士说,男人明天拆完绷带,就出院了。
  不得不承认,寇娆羡慕了。
  她车祸后,有严重脑震荡,还失明,还要住院继续治疗,观察。
  让她无法理解的是,从住院到现在,除了少女一家,竟没有一个亲戚朋友来看她。
  也许,她跟家人失联了吧。
  寇娆这样安慰自己。
  *
  第二天早上。
  寇娆被一阵闹腾的动静吵醒,隔壁床的大爷一大早上坐在床边,踩着垃圾桶抽烟,缭绕的烟雾全往她这儿喷。
  “草!我还得再住两天!我还不能回去!”是入门第一张床上的男人。
  “小方,够了!你已经住的够久了!大哥还在等你回去!”磁性嗓音难掩愠怒。
  被叫做小方的男人,一个劲吵嚷着不要,最后声音越来越远。
  寇娆知道,这人拖出院了。
  不久,照顾她的护士姗姗来迟。
  寇娆看不清对方的脸,却能闻到对方身上一股男士香水味。
  “今天吃什么?”
  “还跟昨天一样清淡。”
  寇娆点点头,冷漠的态度她早就习惯了。就算再问,对方也没有更好的情绪来应付她。
  护士按照往常一样,把一张折叠桌打开,放她病床上,将分发的早餐摆在桌子上,接着就任她自生自灭。
  护士心情好时会带着她手摸一遍盘子,告诉她是什么东西,热的还是冷的。
  很显然,这位护士,今天心情并不怎么好。
  寇娆喝了一口粥,被呛的连连作咳。
  这粥烫。
  护士闻声,递一张抽纸给她,语气埋怨说:“早上,十天有十顿粥,你能呛八次!也不知你急个什么劲儿?”
  寇娆说。
  习惯了。
  护士还要再说,房门外响起一阵嘈杂,连喜欢冲她床上喷烟的大爷都把脚下垃圾桶踢开,转过身去看。
  寇娆感受发声的地方,也投去视线,眼前却是模糊一片。
  随后有病床车轮滚动声,由外滑进来,还有人单脚跳动声,最后是一声难以抑制的惊叫。
  寇娆!
  是个女声。
  娇弱的有些像是萝莉音。
  “我要换病房!我不要跟她住一起!”那个声音叫的快要哭出来一样。
  如果是以前,寇娆说不定能上去踹几脚。
  可惜,没有如果。
  有人耐心安慰说,你忘了我昨晚提的事了?过去就过去了,你怎么老是抓住不放?
  这声音很熟悉。
  寇娆想起来了,好像是昨天那个陪她在长椅上坐着的女人。
  她好像叫方欲杪。
  那哭哭啼啼的女音解释,“还不是怕你离开吗?你又不是不知道她……”
  对方突然顿时了。
  方欲杪说:“好了。我又不走,你怕什么?乖乖的,就住几个星期而已。”
  寇娆觉得很神奇。
  莫名其妙被人嫌弃,莫名其妙感觉方欲杪对那个女人的温柔好像有点问题。
  不待她继续想,护士有些不耐烦,催她:“你赶紧吃,我们科今早还要开会呢!”
  寇娆知道这是借口,但又不能拆穿,只得努力就着滚烫的热粥喝了几口。
  最后烫的喝不下去,就说吃饱了,你收了吧。
  护士收完东西,按照以往惯例,是替她打开手机,帮她插上耳机,放她手机里的歌单给她听。
  有时也会找本小说放放。
  她坐在床上,一听就能听一下午。
  有时坐累了,还可以躺着。
  总之,再中午饭来临前,她哪儿也去不了。
  护士匆匆忙忙,又离开了。
  隔壁床的大爷,很好心将自己果篮里的苹果递给隔壁床,看似是要打好关系。
  而后,又开始肆无忌惮冲她床的所在方向开始抽烟。
  寇娆听着劲爆的歌曲,心想这大爷,不是打好关系,更像是收买人心。
  门口第一张床,很快就安置好了,房间再也没有哭哭啼啼的吵嚷。
  寇娆觉得很无聊,坐累了,就躺回被窝,拉过被子掩在口鼻处。
  医院被子的味道都是消毒水味,但是寇娆不介意,因为二手烟的味道更难闻。
  寇娆听着咬字不清的重金属音乐,心想自己以前究竟是做什么的,难不成是酒吧卖唱的不成?
  她丝毫没有察觉,远在第一张床边端坐的人,手中握着手机,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背影。
  慎语菱打着游戏,一条腿吊的老高,屏幕隔一会儿一个Ace,气的她跳脚,但是脚已经没法跳了。
  慎语菱佯哭说:“亲爱的,对面野王蹲我。”
  方欲杪怔了一下,才回神,接过递过来的手机,心疼说:“别气,我替你报仇。想要它死几次?”
  慎语菱默默比了个手势。
  十八。
 
  第 3 章
 
  
  第三章/
  寇娆再次醒来时,是被一阵噼里啪啦的清脆声吵的。
  若是平常,隔壁床的大爷肯定跳脚,但今天有点特别。
  因为爱喷烟的大爷,正跟那噪音制造者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寇娆揉着眉心,掀开被子,在脖子上解几乎缠绕成圈的耳机线。
  解完耳机线,又哼哼唧唧在床上摸索手机。
  她只是不小心听歌睡着了,不是把手机当垃圾扔掉,怎么就是摸不到?
  慎语菱方才手滑掉地的水杯已经被方欲杪捡起来,接了一杯水,重新塞在她手里。
  她跟隔壁床大爷正在探讨,涉世未深的歌手被骗去卖唱,最后醉的一塌糊涂之后有可能发生的事。
  慎语菱一边详听大爷的见解,一边看曾经的情敌盲目无助的可怜兮兮样。
  慎语菱心情好的不得了,喝了一口水,看着女朋友给自己拿了五杀,只觉得美好的心情又被锦上添花。
  方欲杪一局打完,把手机递给慎语菱,说要去一趟卫生间。
  慎语菱乐呵呵地点头,修长指尖点着自己的朱唇。
  她在索吻。
  方欲杪不是没有素质,色令智昏的人,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有些事能做还要分一分场合。
  她觉得慎语菱不是一个不注重行为和影响的人,只说了一句注意影响,就出去了。
  慎语菱眼神有些幽怨,撅着嘴,小声嘟囔,“病房不是有公共卫生间吗?”
  那边,靠窗病床上的寇娆有些好气,甚至怀疑自己手机是不是真被自己扔了!
  她怎么就是摸不到?连耳机线都摸不着了。
  隔壁床的大爷见状,准备提醒她一句,手机在床边,你耳机线垂地了。
  但是话没说出口,就被慎语菱拉着手臂,撒娇卖萌一通。
  “大爷,说完嘛!方才说了一半,大爷下面的呢?”
  慎语菱的声音很好听,萌里萌气,带着微弱的萝莉音,五六十岁的大爷哪里遭得住!
  等寇娆敢两手往最外边摸的时候,终于摸到了,只是摸的位置不好,手机啪一下掉地板上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