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拨云见日【因缘邂逅】──三千凡花

时间:2021-02-17 14:05:51  作者:三千凡花

 

 
苏墨外表冷淡,内心孤独。
直到有一天遇见她……
究竟是缘分还是?
PS:本文第一人称视角。
 
 
 
 
  ☆、第 1 章
 
  那天,有个朋友生日,说来可笑,我竟然连他的名字都说不清楚,只听得其他人叫他阿敏,大概就是朋友的朋友,认识但不熟,所以,我也就懒得问了。
  这样的关系,我还能被邀请来参加他的生日派对,我很诧异,也很烦躁。
  我原本不想去,可盛情难却,下了班我便匆匆换了身衣服,甚至头发都是出了门用手指随便抓了几下。
  手机不停地响,电话催的人特别焦躁,阿敏喝多了,大着舌头一遍又一遍地问:“到哪了?喂,苏墨,你不会是走丢了吧!”
  “马上!”我咬牙挂了电话,忍不住问司机:“师傅,还有多久到潮歌?”
  司机头也没回,生冷地回了我:“这塞车我也没辙,要不,你下来走过去?”
  说实话,我累的连眼皮子都在打架,让我下车走路无疑是戳我痛处,这话听的我十分不爽,却也不知如何怼回去。
  谁让我嘴笨?
  我抓着挎包想骂人,司机却悠悠来一句:“也就几百米了,你看?”
  在内心挣扎几秒钟后,我鬼使神差地下了车,潮歌那个地方有点乱,不过消费便宜,阿敏他们时常来唱歌。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霓虹灯闪烁,白天积攒起来的热气仿佛都被凉风带走了,我心里的郁结之气也就消散了。
  潮歌门口停了很多车,只留下一条窄窄地路,不算气派的大门口站着一个穿着黑色工作制服的女人,走的近了才发现是个美女。
  “请问你是苏墨吗?”那女人冲我露出一个职业般的微笑,声音也很好听,温柔细腻,又不失风情。
  我不明白为什么她要特地站门口等我,而且我之前来潮歌也从未见过她,猛然被这么热情以待,我有些局促,口齿都不太清楚起来:“啊……我……我是。”
  她朝我伸出手,引我到前台登记了一下,门口的保安拿着个温度计冲我的脉搏处碰了一下,我下意识地缩了缩手。
  “疫情期间,不好意思。”她收起本子向我解释道,明亮的眸子噙着笑,白皙的脸蛋闪着润泽的光芒。
  对于面带笑容的美女,我实在不好意思说什么不太客气的话,我略微有点不自在地说了一句:“我理解。”
  她步态轻盈地走在我的前头,依旧礼貌地说道:“苏小姐你好,我是新来的领班,我叫喻晓霜,也是周敏的表妹。”
  我恍然大悟,不过心头另一重疑云又笼上心头,我与周敏并不相熟,甚至见面也不过寥寥几次,按理来说,他对我这么热情为哪般?
  况且,就周敏那长相,那体态,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表妹?这两人长得分明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
  喻晓霜在220门口停了下来,她抬起纤细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叩了叩门,很显然里头没有任何回应,周敏那杀猪般的歌声从里边飙了出来:“死了都要爱……”
  妈的,智障。我的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冒脏话,怎么能让美女吃闭门羹?我毫不客气地走到门口与喻晓霜比肩而立,她身上有股淡淡地香味,我忍不住瞟了一眼,不曾想正对上她的视线,霎那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空气中凝结。
  不等她开口,我便欲盖弥彰地说道:“我来……敲门。”
  喻晓霜眼神有些复杂,她什么也没说,只往后退了一小步,我抬起手,深吸了一口气。
  “砰!砰砰!”我力气很大,拍门的声音能与里边的鬼哭狼嚎有得一拼。
  喻晓霜瞪着一对大大的眼睛,愣愣地看着我,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心脏处跳的厉害,又有一丝惶恐。
  “嗨!欢迎!”周敏打开门,乐的手舞足蹈,那傻模样一看就是喝多了。
  包厢里一股灼人的热气扑鼻而来,裹挟着难闻的烟酒味,呛的我不太想进去,我微怔了一下还是皱着眉头走了进去,喻晓霜在门口跟周敏说了什么我没听清楚,因为音乐声实在太吵。
  包厢里的人还挺多,两条沙发上坐满了,见我进来后,大家似乎商量好了似的,齐刷刷地站了一大片,我有些不知所措,感觉自己好像走错地方了。
  “苏墨,来这里。”同事王思然不由分说就将我拖了过去,我就这么傻愣愣地坐在她旁边。
  “你怎么才来,你可是今天的主角。”王思然附在我耳边笑道。
  “你们是不是太热情了?”我不知道她所指的是什么,只觉得氛围不太对,那么多双眼睛仿佛都钉在了我的身上。
  “你真不知道?”王思然眨了眨眼,一脸的难以置信。
  “废话。”我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冷冷地回了一句。
  王思然仔细端详着我,企图在我脸上找点蛛丝马迹,大概是真的看不出什么破绽,她才低低地跟我说:“周敏喜欢你,说今天要跟你告白。”
  这话像毒蛇一般令我不寒而栗,活了二十几年,还真没男的对我有兴趣,即便有那个想法也会被我吓跑了。
  因为,我觉得我比他们更像男人。
  “他口味挺重。”我讪笑道:“脑子有毛病。”
  “别这么说,我觉得你把头发留长点,别那么冷漠,也挺……”王思然咽了咽口水,有点违心地挤出了最后几个字:“挺……女人的。”
  包厢里的音乐声太吵,王思然跟我说话几乎是贴在我身上,她体型偏胖,肉乎乎软绵绵地,我不动声色地往一边挪了挪。
  周敏端着酒杯朝我走了过来,我戒备地看着他,包厢里的人开始起哄,只有我冷漠地看着他,浑身的毛孔都炸开了。
  我觉得,我要准备跑了,否则会有大事发生。
  
 
  ☆、第 2 章
 
  二楼大堂有几把按摩椅,我疲惫地躺了上去,周敏还是晃晃悠悠地跟了出来,他不解地问道:“你……怎么了?”
  我不好意思挑明了说,只能选择装傻:“加班太累,头疼。”
  周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掏出手机不知在干什么,我也趁机在网上叫了台车,如果我知道来这里是这么个事,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来的。
  这时王思然给我发了条消息,我点开看了看,她说:苏墨,今天好歹是人家生日,你别跑啊。
  我没回话,在我的世界里,只要触及到了我的底线,我是不会顾及别人感受的,之于面子,人情世故,对我来说都是烟云。
  周敏有些迷糊地跟我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见我一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他的脑子似乎清明了些,悻悻地回了包厢。
  喻晓霜在门口跟一个服务员匆匆交代了几句就朝我走过来,依旧是那张带着职业微笑的漂亮脸蛋:“苏小姐,你怎么不进去?我哥他可是……”
  “我马上要回家了。”我转过头来,语气不善:“犯困,别吵。”
  大概是我的态度转变的太快,喻晓霜有些尴尬:“抱歉,那你好好休息会。”
  说完就离开了,我有那么一丝不忍,但我无法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包厢里时不时传来一阵杀猪般地嚎叫,我心里更焦灼不安了,我甚至不明白我怎么会来这里,这太不像我了。
  我转了个身,打开了手机,我叫的车离我越来越近,马上就要到了,我如释重负地吁了一口气。
  “苏墨。”喻晓霜不知何时又走到我面前,我错愕不已。
  “我……可以叫你苏墨吗?”喻晓霜递给我一杯柠檬水轻笑着问。
  “名字而已,随意。”我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味道有点酸,还有点沁人心脾的清凉。
  喻晓霜笑了笑,我偏过头看了她一眼,寻思着要不要跟她说句抱歉,她却先开了口:“我哥是不是惹你不高兴了?”
  喻晓霜问的及其小声,听得出她有些惧怕我突如其来的脾气,却又不得不问的那种无奈。
  我被她的话问住了,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叫的车到门口了,我庆幸地站起身,勉强露了个笑容:“我走了,谢谢你的柠檬水。”
  喻晓霜有些遗憾地看着我走下楼,直到我上了车才发现衣兜里被塞了一张名片,我抬起头朝车窗外看了一眼,喻晓霜并没有出现在门口,我心里莫名有些失落。
  回到家我冲了个澡就瘫在床上,明明很累,却怎么也睡不着,思绪很乱,我烦躁地翻个身,压到了那张喻晓霜偷偷塞给我的那张名片,脑子里开始分析着她的用意。
  女人的直觉告诉我,这个人还是不要深交,我并不认为我缺朋友,因为我独来独往习惯了。
  既然不做朋友,她给我名片的目的又何必去在意,再说服务行业,递名片不是很正常的行为?
  可他妈的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地?
  绕来绕去,我依旧把自己给绕进了死胡同,这事似乎过不去了。
  我神思恍惚了一下,随即抬手将名片随意地一扔,那张小小的纸片就往我的床底下飘去,我也无甚在意。
  我呆了会,忽然惊觉我似乎忘了件大事,于是惶然地点开微信,主管蒋姐的消息像绵绵不绝的洪水一样汹涌而出,内容都是关于工作,我不禁感慨,社畜活着真不容易,即便是下班了也没个安生。
  我打开电脑,眼睛酸胀不适,手机也没闲着,消息一条接着一条,工作群里像炸了锅,两股潜在的势力正在不断争执,我淡定地看着却并不想参与。
  虽然我在这里工作了三年,但因为性格问题,我在公司里混的毫无存在感。
  我有几斤几两我太清楚了,所以我的生存法则:只要火不烧到我身上,我坚决不吭气。
  忙活了几个小时,我揉了揉眼定睛一看电脑屏幕,妈的,都凌晨一点了。
  翌日早上,我几乎是带着怨气起的床,挤了十个站的地铁后,终于到了公司门口,我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还有五分钟就迟到了,几个同事在我面前如溃败的逃兵四下暴走。
  我明白,迟到一次就意味着这个月少了好几百块钱的收入,这就是活在社会底层的人的苦逼生活。
  不过我倒是看淡了,闲庭信步般往打卡处走去,在离上班时间还有十秒钟的时候,我成功地打了卡。
  我的工位在角落里,平日也没人朝我那里逛,而今天却不一样,蒋姐面带煞气地坐在那里,就这么瞪着我。
  我心里多少有点慌:“蒋姐,早……”
  “苏墨,昨天技术部的小陈拿过来的质检单呢?”蒋姐手指敲着桌子,那张脸冷的更厉害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子,昨天临下班的时候确实来了个男的往我桌子上扔了张单子,那时候的我正在接周敏的电话,所以他说了句什么我也没听。
  重要的是,那张单我好像不记得往哪里塞了,确切地说,我都不知道那个技术员给我的是什么玩意。
  “那个……番号多少,我看看有没有入电脑。”我庆幸地想,要是入了电脑,我再打一张就好了。
  “番号32759,不过你别白费力气了,电脑里没有。”蒋姐站起身,用不容商量的口气说道:“明天早上你没给我送到办公室,你就可以回家睡觉了。”
  我望着绝尘而去的蒋姐,心里狠狠地骂了一遍D82那群孙子,每次临下班的时候给我来这出,还他妈的不备份。
  这一天注定不太平,喝凉水都塞牙,中午时分,王思然把我给周敏的红包塞了回来,看她脸色,我知道又得罪人了。
  丧了一天后,我浑浑噩噩地回了家,刚进门就接了一个陌生电话,我平日里除了外卖快递电话,也就别无其它了。
  看这手机号码,我习惯性地说道:“快递吧,麻烦放菜鸟驿站,就是美宜家对面的那个,谢谢。”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低笑,我霎时间就炸了:“笑什么?你谁啊!”
  “苏墨,是我,喻晓霜。”
  
 
  ☆、第 3 章
 
  喻晓霜约我在一个小公园里见面,却也不说缘由,我本不想去,可碍于对周敏的那点歉疚,我还是如约而至。
  傍晚的天空阴沉沉地下起了如轻雾般的细雨,我满脑子都是蒋姐对我决然的态度和那个冷漠的背影,心事重重的我在出门的时候也没带伞。
  那个小公园离我住的地方很近,我很快就到了,喻晓霜还未前来,我便寻了个长椅,用纸巾随意擦了擦坐了下去。
  我身后是一条河涌,两岸栽着垂柳,凉凉的风吹在脸上,在炎炎夏季倒挺惬意,只因这点小雨使的公园格外清幽,几乎没有人烟。
  我耷拉着脑袋,心里想着第二天早上如何向蒋姐交差,那张并不算太重要的质检单如今看来已然成为我目前最大的危机,三年来的工作我并无作为,蒋姐在我身上倾注的热情早已殆尽,我无亲无故,所以我并不想现在再失去这份其实也没多大意义的工作。
  “苏墨。”一个轻柔的声音在我头顶上方响起,我倏地一下从纷杂的思绪中清醒。
  “我来晚了二十分钟,你不介意吧?”喻晓霜撑着一把粉色的透明雨伞,两眼深深地看着我,用她那好听的嗓音继续说道:“你怎么不打伞?”
  喻晓霜就这么翩然而至,我有些措手不及,只静静地抬眼看她,晚风吹动着她那清香的长发,以及飘逸的淡绿色裙摆,素净雅致,慵懒舒柔。
  我不知道我那样子看起来是不是有点呆,以至于喻晓霜在唤我好几遍都没反应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脑袋:“苏墨,我叫你呢,你头发都被雨打湿了。”
  “嗯。”我与人的交际能力实在是差,更不善言辞,加之怕被喻晓霜瞧出点什么端倪,便敛起了我复杂的心思,也没敢正眼看她,我微微偏了偏头,躲开了她的触碰,用一种近乎于心虚的语气回了一句:“出门忘了。”
  喻晓霜的手还凝在空中,她怔了怔,依旧笑的如沐春风:“走吧,别坐这了,椅子都湿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