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被迫和哒宰组队之后我方了【少年漫】──一朵卷云

时间:2021-02-16 13:59:10  作者:一朵卷云

 

 
文案:
    日向逐人跟太宰治住一起四年了,本以为两人会一直是好室友,直到被人设计,卷入某个事件之中被迫跟太宰治组队玩游戏后才发现,他特么想跟某人谈恋爱……cheng
    进入第一扇门:
    日向逐人:18太宰治:18两人关系:恋人
    这状况毫无违和感不是,直到……
    22岁的太宰治:逐人,跟18岁的我谈恋爱好玩吗?
    日向逐人:……
    进入第二扇门后:
    日向逐人变回了12岁时的样子,且不记得太宰治。
    太宰治拉着小逐人的手,拉着拉着,关系就亲近起来了。
    太宰治笑笑:“逐人,果然还是喜欢我呢。”
    日向逐人不想回答。
    进入第三扇门后:
    日向逐人告诉太宰治他想跟他处对象,处一辈子的那种。
    太宰治郑重道:不可以哦。
    日向逐人垂下眼眸,太宰治又道:逐人,表白这种事,应该由我来。
    /阅读指南/
    1.CP是太宰。
    2.满地私设,全文OOC
 
 
  ☆、游戏开始
 
  日向逐人目光锐利地紧盯对手,不放过对方任何一个细微的小动作,想从中挖掘出想要的线索,然而,对手显然是各中高手,没有露出哪怕一丝的破绽。
  他身着棕色风衣,神情肃然,鸢色的眼眸回视着日向逐人,等待一决胜负。
  气氛已是剑拔弩张,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同时出手。
  这是他们第1003次对决,也是日向逐人第1003次败北。
  望着自己出剪刀的手,日向逐人轻轻叹了口气,为了在猜拳这件事上赢过某人,他可是专门研究了许多心理学相关的书籍,结果还是一败涂地。
  这个妖孽!!
  看来要想知道关于那件事的信息只能套话了。
  他靠坐到椅背上,抬起头,瞥了眼某人获胜之后手舞足蹈的得瑟样。“还是让我帮你洗碗?”
  太宰治笑眯眯地点了点头,一头蓬松的头发微微卷着。“其实我也想洗一次碗哦,不过每次都赢真是没办法呀。”
  日向逐人挑了挑眉,白炽灯光打在他冷白的肤色上,生出淡淡的疏离感。他没接这句话,边着手收拾碗筷边漫不经心地问道:“今晚还要出去吗?我看了新闻,最近的事件似乎挺棘手。”
  “嗯,要出去哦,失踪事件今晚肯定还会发生。”太宰治顿了顿,饶有兴味地道:“逐人对这件事似乎非常感兴趣呢。”
  “只是随口问问而已。”他头也不抬地回道:“你要是想说我也可以听听。”
  “我还以为逐人正在寻找创作灵感呢。”太宰治十指交扣撑着下巴,露出十分遗憾的表情,“这次的事件非常有趣哦。”
  “太宰一定又想出了好办法解决这次事件吧。”
  “确实想到了个好办法。”
  “那我是否有幸能听听太宰将如何机智地解决事件?”
  “这个嘛……”
  日向逐人停下手上的动作,望向太宰治等待答案。
  “这个事件是武装侦探社的机密事件,不能告诉无关人员哦,就算是逐人,也不能说。”
  日向逐人眸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躁意。“既然这样就算了。”
  太宰治孩子气地‘切’了声。“逐人的反应还是这么冷淡,真是无趣呢。明明才十八岁,却跟老头子一样。”
  日向逐人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道:“前天我刚买了蟑螂药,听说效果很好,可以无痛苦致死,就放在客厅柜子的第二个抽屉里。”
  “哇哦~~太好了,说不定这次能自杀成功呢。”太宰治兴奋的站起身,往客厅走去。
  日向逐人继续着手收拾碗筷,心里琢磨着今晚要不要出去碰碰运气,也许能收集到相关信息也说不定。他听到翻箱倒柜的动静,过了一会儿,太宰治不满的声音传了进来。
  “逐人,这明明是糖啊。”
  .
  日向逐人收拾完厨房走进客厅时,太宰治已经出门了,他不经意一瞥看见矮桌上的一本书,这本书的封面设计得很简单,红色底色上是一个简笔画的半侧面青年的脸。
  静默了半晌,他拿起沙发上的黑色背包往肩上一搭,向门口走去。
  傍晚时分,横滨阴沉沉的天空飘着绵绵的雨,空气里腾起薄薄的烟雾,给人一种迷离的感觉。
  日向逐人从口袋里拿出了张卡牌,轻轻一晃,变出了把雨伞。这是他的异能力,能将100公斤以下的任何东西(包括人)装进卡牌中,随身携带。
  日向逐人不喜欢自己的异能力,因为它除了装点东西外没别的用处,唯一比较特殊的地方是连太宰治也会中招。
  顺着人流穿过斑马线,向右拐进XX街走了十分钟后,日向逐人发现自己无意识得又往原来那个家的方向走了,是因为看见了那本书的缘故吗?
  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突然,马路上传来一阵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日向逐人闻声望去,他跟周围所有的人一样,在看见十字路口中央莫名其妙出现的樱花树时露出讶异的表情。
  樱花树在烟雾迷蒙中灿烂开放,淡粉色的樱花瓣在雨中浸润出更深沉的颜色,仿佛少女脸颊上因羞涩而泛起的红晕。
  一个小男孩站在树下,约莫五六岁的样子,手里抱着只棕色小熊,一头银发格外引人注目。
  日向逐人还没来得及思考,耳畔就响起了一个声音,是小孩子特有的那种软萌。“请各位回答我三个问题,如果你的答案不能让我满意,我将会把你从这个世界彻底抹去。”
  日向逐人听到身边有人嘲讽了句“这孩子中二病了吧,家长怎么不管管。”然后,只在眨眼之间那个人就消失了。
  这个情景,引起了一阵惊恐,有人拔腿就跑,但还没跑两步就原地失去了踪迹。
  “你们已经跑不掉了,认真回答问题才有生的机会。”
  日向逐人心下一沉,难道他运气这么好正巧在失踪案现场?根据目前的状况来看,逃是逃不掉了,只能先回答问题。
  小男孩的声音又在耳畔响起。“梦与现实,如果可以选择,你会选择哪个?”
  日向逐人听见自己的心剧烈跳动的声音,深吸了口气回道:“现实。”
  话音刚落,又有人消失不见了,是回答得不符合要求吗?
  “过去与现在,如果可以选择,你会选择哪个?”
  他犹豫了会儿,才开口道:“现在。”
  同样的,这个问题回答完,又有一部分人凭空消失。
  “最后一个问题——黑暗与光明,如果可以选择,你会选择哪个?”
  “光明。”
  回答这个问题时,日向逐人毫不犹豫地说出了答案,然后,他发现原本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只剩下他一个人。
  小男孩在刹那间出现在了他面前,日向逐人吃了一惊,往后退了两步,开始惊奇地打量起小男孩来。
  他的皮肤白得几近透明,双眸呈现出不自然的红色,身上穿着单薄的海军服,裸露在外的手臂上缠着一条黑色的带子。
  日向逐人的目光转移到了他手里抱着的棕熊上,那只棕熊带着一顶黑色礼帽,缺了颗眼睛。
  “大哥哥,你的答案跟你的心是一致的,恭喜你,获得了‘生’。”小男孩目光呆滞,表情漠然,机械地说出了这些话。
  日向逐人蹙着眉头问道:“最近的失踪案是不是都是你干的?那些人呢?”
  “是哦。大哥哥想救他们吗?”
  小男孩呆滞的双眼突然有了生气,赤色的眸子闪过迷人的光泽,日向逐人联想到了猫。“如果大哥哥赢了游戏,就能救出所有失踪的人,但如果失败了,大哥哥就丧失了生的机会。”
  日向逐人盯着他没有说话。
  “大哥哥,一起玩游戏吗?”
  小男孩第一次露出笑容,却不是孩子般纯真的笑,更像是一张白纸被撕开了一道口子。“你只有三秒钟的考虑时间哦。”
  “3。”
  日向逐人不认为自己有能力救出失踪的人,他侧过头,命令自己停止思考,时间马上就过去了,他马上就能离开这里。以后总会有解决事件的人出现。
  “2。”
  他莫名地感到慌张,想到了太宰治。
  如果他不在了,谁给太宰做饭吃?太宰会饿死的……
  “1。”
  就在这一瞬间,他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男人的脸,那个男人微笑着望着他。
  “玩。”日向逐人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那个人说得没错,在这里真得能找到玩家。”小男孩愉快地笑道:“大哥哥,你有五分钟的时间跟别人道别。”
  说完,他轻快地向后跳了两步,没等日向逐人回答,就转身跑掉了,很快消失在了烟雾迷蒙之中。
  .
  日向逐人的思绪很乱,脑中一片空白,他几乎是无意识地拿出手机,播了太宰治的电话,此刻,他特别想听到太宰治的声音。
  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竟这么依赖太宰治。
  身后传来熟悉的手机铃声,日向逐人愣了愣,疑惑地转过头去。
  昏黄的路灯下,太宰治双手插在棕色风衣的口袋里,信步向他走来。
  看见太宰治的刹那,日向逐人心里松了口气,所有的慌张在看见熟悉的身影时偃旗息鼓,不过他依然表现得很冷淡。“太宰,你怎么会在这里?”
  太宰治在他面前停下脚步,声线甜糯地回答道。“因为想跟逐人组队玩游戏呀。”
  “不行。”日向逐人脱口而出,他就说了这两个字,没有多余的解释。
  “没想到逐人会这么斩钉截铁地拒绝我。真是开心呢,不过,我也不能让逐人一个人去呀,毕竟我答应了织田作要好好照顾逐人的。”
  “你想去只是因为也许可以毫无痛苦地死掉吧。”日向逐人的语音里带着几分沉冷。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逐人呀。”太宰治吐了吐舌头。
  “我不会带你去的。”日向逐人顿了顿,放柔了声调,脸上泛起了一片淡淡的红霞,“太宰,这些年谢谢你的照顾。”
  “不用谢我啦,其实我应该跟你道歉才是。”
  “道歉?”日向逐人一脸疑惑地望着他:“为什么要跟我道歉?”
  “因为你成为游戏玩家这件事是我设计的呀。”某人一脸人畜无害地说道,“逐人的话,肯定没问题。”
  “……”
  日向逐人僵在原地,对太宰治饱含的所有正面情绪瞬间化为乌有。
  那句话、那本书果然都是阴谋……
  就在这时,他手背上出现了个形状类似钥匙,散发着微弱光芒的图案,随之一扇门出现在了他面前。
  这是扇暗棕色的木门,雕刻着奇怪的花纹和图腾,颇有欧洲古堡的味道。门上挂着个标牌,上面写着“仲夏夜之梦”。
  “看来游戏开始了。”
  太宰治抬手去碰造型独特的门把手,手却直接穿透了过去,显然没有钥匙的人无法开启这道门。
  日向逐人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笑得再温柔不过。“既然这样,那太宰一起来玩吧。”
  他轻轻打了个响指发动异能,“砰”一声,太宰治变成了一张卡片落到了地上,日向逐人把它捡了起来。卡片上的太宰治一头蓬松的黑发微微卷着,包子脸上挂着两个红扑扑的腮红,可爱得萌人一脸血。
  他把卡片小心翼翼地收进口袋里,突然想到了个问题,这游戏怎么玩?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他咽了口口水,伸手推开了门。
 
  ☆、梦魇(一)
 
  日向逐人快要醒过来的时候,做了个梦。
  梦里他顺着向下的台阶走进一家酒吧,酒吧里空荡荡的,只有吧台前坐着个人。那人背对着他,但即使只是背影他也一眼就认出了是太宰治。
  他感到非常惊讶,停住脚步没有靠近,望着太宰治的背影思索着目前是什么状况。
  角落的CD机里流淌出陌生的旋律,歌手的嗓音干净中带着悲伤。太宰治转过头,酒吧内昏暗的光线使他脸部的轮廓变得模糊,鸢色的眼眸显得更加锐利。
  他的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但日向逐人什么也听不清,他听见自己的声音问道:“太宰,你在说什么?”
  “逐……这……现……”
  太宰治的声音断断续续,就像从卡带的录音机里传来似的,他根本听不明白,便又重复问了一遍。“太宰,你在说什么?”
  这次回答他的并不是太宰治,而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几重孩子的声音。“只是一场梦。”
  舒缓的旋律突然变得急躁起来,在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后,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
  于是,他醒了过来,但眼皮仍然沉重地粘着。
  他趴在书桌上,脑袋埋在臂弯里,回想着刚才那个荒诞的梦,觉得似乎忘记了件很重要的事,但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接着,他感到茫然,不知自己身处何处。
  努力回想之后,终于记起来,他是在原来那个家的房间里。
  原来那个家?日向逐人纳闷着自己怎么会用这么奇怪的词。
  他睁开眼睛,缓缓坐直身体,瞥了眼窗外阴沉沉的天空后,环顾了一圈房间。简易书架、一张单人床、墙上贴着的棒球明星的海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