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大侠被那个魔头拐走了【年下】──岁月太荒唐

时间:2021-02-14 16:38:05  作者:岁月太荒唐

 

 
  文案:
  偏执小气呆萌魔教少主攻&声名显赫高冷正道大侠受
  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柳玉风大侠要迎娶魔教妖女的消息一经传来便在江湖上掀起了一阵热潮。
  而当事人之一的柳玉风觉得他的未婚妻子有点……怪。
  男扮女装将未来的大侠姐夫吃干抹净的魔教少主,心满意足地走人了。
  柳玉风用宝剑指着莫无为,目光阴鹜:你这个小魔头,你还我清白!
  莫无为深情款款:姐夫,跟我回家做教主夫人吧,我会对你负责的!
  小剧场:
  大侠一号:听说了吗?柳玉风的未婚妻逃婚了!
  吃瓜群众:不会吧,不是进了洞房吗?
  知情人:我家亲戚在他家扫地,亲眼看到从新房走出来的是那个魔教少主!
  众人:……哇……
  1.年下
  2.攻受两情相悦
  3.双洁
  4.小虐怡情
  5.HE
 
 
第1章 
  青云山下悦来客栈,天字一号房。
  柳玉风正在整理床铺,他听见了敲门声,头也没抬。
  内功高深之人,耳力极佳,他其实早已经听出了徒弟的脚步声。
  “进来吧,门没锁。”
  一个身穿灰衣的少年推门而入,在凳子上一屁股坐了下来。
  少年年方十五,稚气未脱,他是柳玉风一年前新收的徒弟,取名柳茴。
  柳茴微微蹙着的眉头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他不怎么痛快。
  他坐下来后,憋了憋嘴,看了一眼柳玉风。
  “师父,你真的决定要娶那个魔教女人为妻吗?”
  柳玉风此时已经将被褥铺好,他走到了少年跟前,用手摸了摸他的头,微笑着说:“这是父亲的遗命,我怎能不从呢?”
  柳茴似乎心有不甘,冲动地站了起来,拉着师父的小臂,继续劝解道:“那青云教声名狼藉,而师父你在江湖上声望极高,人人皆称‘任侠一出,扶危救世’,哪个提到师父你的大名不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若是你将来娶了那魔教之女,岂不是会被世人诟病,大大减损了威名!”
  柳玉风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轻轻按了一下徒弟的肩膀,让他坐了下来。
  接着,他拿起桌子上的茶壶斟了一杯茶递给了徒弟。
  “这龙井茶是以青云山上天然的甘泉水泡制而成,在江南是喝不到的,你尝尝。”
  柳茴拿起茶杯,咕嘟一口就灌了进去,也没品出什么滋味。
  柳玉风看着徒弟粗犷的动作,一脸无奈,笑着摇了摇头。他给自己也斟上一杯,然后坐了下来。
  他轻抚着茶杯缓缓说道:“为师知道你维护我的心意,不过此事,为师是非办不可的。”
  柳茴:“师父,你怎的这样固执?”
  柳玉风:“茴儿,你有所不知,当年我的父亲为我定下这桩亲事不久后,便跟对方失去了联系,但父亲是个极重信义之人,此后的若干年里,他的心中一直挂怀此事。再后来,我长大成人之后,父亲便让我查访他们的下落。而我那时年轻气傲,一门心思想着要在江湖上闯出一番天地,因而对于父亲的命令阳奉阴违,一直没有用心去办,直到后来父亲辞世。现今想来,父亲抱憾而终,我难辞其咎,此番绝不可再辜负于他。”
  柳茴嘴唇张了张,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又觉得师父话语里的意思已然是铁了心肠,自己一时也想不出什么更有力度的劝服理由,因而又闭上了嘴。
  柳玉风押了一口茶,闭目品了片刻道:“果然这青云山的泉水就是不一样,茶香馥郁而又口感清冽。”
  柳玉风品够了茶,继续说道:“人生在世,决不能因贪图浮名而背信弃义,更何况,这青云教未必就如外界传言那般不堪,父亲生前不只一次说过,那青云教的教主莫千秋是仁义正派之人。”
  “可是那些魔教弟子在江湖上杀人越货,无恶不作,这些都是铁铮铮的事实啊?师父,你当年不是也惩治过这些恶人么?”
  柳茴还是心有不甘,述说这青云教的种种劣迹。
  “你说得倒是确有其事,不过后来我仔细调查过,这些为恶之人大都是被青云教逐出去的,青云教近年来的名声,也都是这些人给搞坏的。话说回来,我还要提醒你,一定要管住你这张嘴,明天进了青云教,可不许魔教长魔教短的,知道吗?”
  柳茴吐了吐舌头:“知道啦,不会坏了师父的大事,青云教的东床快婿!”
  柳玉风听得徒弟居然敢取笑自己,佯装生气,抬高一只手掌,做势要打。
  柳茴见状一下子便跳了起来,逃出屋去,而后转回身从门边探出个小脑袋瓜子,向师父做了个鬼脸,这才回自己房中去了。
  柳茴离开房间不久后,柳玉风便吩咐伙计准备好热水和浴桶沐浴。
  一切准备就绪,他锁好房门,解下衣衫,露出凝脂般白净晶莹的肌肤,他身材中等,但身形修长,肌理匀称,在烛光映照下泛着莹莹氤氲的光泽。
  柳玉风抬足轻轻一跃,滑入水中,没有一丝声响。他微眯双眸,点水掠身,如玉的脸庞上,有一抹淡然,一抹享受。
  他又舒服地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没入温水之中,任由墨色青丝漂浮在水面上,飘飘逸逸……
  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洗去了连日奔波的疲惫。
  柳玉风浴后只着一身白色中衣,他端坐在桌前,手中拿着一个精美的实木盒子,神色恬静,大概是在幻想着未婚妻子的模样。
  此刻,他绝不会想到,因为他的突然出现,青云教里已经炸开了锅。
  ……
  青云教总坛青云宫的议事大殿里,魔教众人秩序井然,神情严肃。
  “教主!这么急着召集属下们过来,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是啊,请教主明示!”
  此刻,端坐于殿前正中央金漆宝座之上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目光如炬,不怒自威。此人便是青云教的现任教主莫千秋。
  莫千秋的左右两侧各站着一个年轻人。
  左手边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容貌俊俏,表情桀骜不驯,此人是莫千秋的小儿子莫无为。
  右手边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浓眉虎目,干练精神,此人是莫千秋的首席大弟子君青玖。
  议事大殿的台阶下侧分立着四大护法和十二位堂主,这里聚集着青云教的最高领导层。
  “教主,难道是中原武林人士又来围剿我教?”
  教主莫千秋从一开始就神色凝重,略有所思,在场众人多数不明所以,都等待着教主示下。
  青云教地处北国塞外,始建于百年前,最开始只能算是个不出名的小门派。经过了历代教主百年来的苦心经营,青云教才逐渐在中原武林中小有名气。
  莫千秋继任教主之位以后,励精图治,青云教继续发展壮大起来,便有了今日的规模。
  这莫千秋是个手段狠厉,是非分明之人,对待为患作恶的教众是严惩不怠。数年前,他大肆清理了一批不服约束的教众,依照教规逐出教派。然而,此举也留下了隐患。
  这些青云教的败类,受到教规处分之后,不仅不思悔改,反而逃逸到了中原武林继续作恶。
  他们这些人神出鬼没,明里暗里打着青云教的旗号,杀人越货,无恶不作,势力也越来越大,生生搞臭了青云教的名声。
  青云教便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正道人士口诛笔伐的对象,被称为“武林第一魔教”。
  近几年,武林白道的各门各派都受到过这些青云教败类的滋扰。终于,积怨成沸,武林中正义之师顺势组建,决意对青云教进行大规模的围剿。
  不过,这些正道之人也属实愚蠢不查,各个都认为自己的行为是替□□道,却不知是中了人家的离间之计。
  众武林义士只道青云教的总部在青云山,而若要对魔教斩草除根,势必要直攻对方老巢。
  待各路人马集结完毕之后,便浩浩荡荡地向青云山开拔。
  青云山地处奇险,易守难攻。因此,正道人士万没想到,纵使他们人多示众,这次围剿却并没讨到半分便宜,最后闹得个两败俱伤的结局。
  围剿就发生在上个月末,战事惨烈,教徒们誓死卫教,青云教才得以保存,却损伤了数百精英教众。
  其中四大护法均不同程度地受伤,十二名堂主也重伤六人,至今卧床不起。
  “刚听南护法说,又有中原武林人士潜入青云教境内,不知居心为何?本座担心那些正派人士再来围攻,若果真如此,我教实力尚未复原,青云宫势必再遭屠戮!”
  说罢,莫千秋环视台下众人,眉头紧紧锁着。
  “月前一战,我们虽然损失惨重,那些正道人士也没遭什么好下场,属下认为即便他们再来侵犯,只要我们全力迎战,也不惧他什么!”
  “不错,教在人在,教亡人亡,我青云教之人皆不是那贪生怕死之辈!”
  众首领口号之声嘹亮,此起彼伏。
  莫千秋抬起手来,做了个下压的动作。顿时,殿内又恢复了肃静。
  “虽然大家已经做好了与我教共存亡的准备,不过我们还是要充分了解敌情,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教主之言甚是,不知南护法还探听到什么消息了?”
  南护法上前一步,双手抱拳:“启禀教主,目前只探得对方二人二骑,明目张胆地在山下义城盘桓,属下等无能,还未曾探得他们同党所在之处。”
  “你是说,他们只有两个人?”
  莫千秋的眉头稍稍舒展了一些。
  “如此说来,这二人倒是胆大的很,若不是身怀绝技,便是有什么诡计,否则怎敢轻易就入我青云属地。”
  “不错,想必对方故布疑阵,我们务必更要小心,不能轻举妄动。”
  众头领继续你一言我一语。
  莫千秋制止了议论之声,又问南护法道:“那二人有什么特征?”
  “二人都很年轻,一个年龄较大,约摸二十多岁,身穿白衣,容貌极佳,小的也就十七八岁,一身灰衣,二人都背着宝剑,装扮上有些许江南之风。”
  青云山地处塞外边陲,山下只有一座城,名叫义城,里面住的都是少数民族,因而有外地的人进城,必能被一眼识得。
  南护法敛了一下眉,又仔细回忆了一下,道:“那个年长的功夫十分了得,今日,银月茶楼开张大典,热闹非凡,义城百姓都敢去围观,属下也恰巧受邀出席。不料,挂匾仪式刚刚完成,平地里忽地刮起了一阵怪风,那重达百斤的匾额被风刮落,瞬间向人群中坠入,眼看要伤及众人,这时,那个白衣男子刚巧就在附近,只见他从马背上凌空飞起,钻入那怪风之中。他单手抓起匾额,并能在空中变换方位,将匾额挂到那茶楼之上,功夫之高,属下自愧不如。那怪风恐怖,数百斤的牛、马也能轻松带起,而那白衣男子竟能在风中行动自如,此等功力世间少有!”
  听闻此处,青云教众人皆倒吸一口冷气。依照南护法的描述,这等功夫,只怕殿内的众人中,只有教主莫千秋才有能力与其一较高下。
  青云教自上次被中原武林大规模围剿之后,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实在是没有多少实力再次迎敌了。
  ……
  少主莫无为白天刚陪着开了一下午的会,腿都站得乏了。太阳刚刚下山,他便除了衣衫,趟在床上,准备入睡。
  “无为,无为!”
  一道青年男子的吆喝声想起,他直接推开了莫无为寝室的门,走了进去。
  “哎!我说,我的小公子啊,你怎么太阳刚下山就睡觉啊!快起来快起来!到议事大殿开会啦!”
  大师兄君青玖站在莫无为的床前,伸手抓起莫无为的一只胳膊,把他拉了起来。
  “唉呀,大师兄,你怎么这么烦人啊,我才刚睡着!”
  少年的声音带着软软糯糯的撒娇气。
  “无为,又有新情报了,教主要召开紧急会议,你不去吗?那我可去回禀教主了。”
  “哎呀,好啦好啦,我这就起来,这些日子真是的,怎么开始不太平起来了……”
  少年边穿衣边碎碎念着,待收拾好了之后,便随着大师兄直奔议事大殿而来。
  青云山下义城中最大的客栈便是悦来客栈,客栈掌柜第一次上青云山。
  他知道教中人物虽然各个本领非凡,但并不欺凌山下百姓,因此来时心中没怎么犯怵。
  然而,待他到了青云大殿之后,发现这黑夜中的大殿阴森煞人,而殿中之人多是横眉立目,面相可怖,这才惊得委倒在地,不敢抬眼视人。
  “掌柜不必惊慌,且请起身,把在你店中落脚的两个中原人的情况详细道来。”
  莫千秋见掌柜惊惶,声音故意放得平和一些,生怕这掌柜紧张之下遗漏了什么重要信息。
  “是!”
  掌柜慢慢站起身来,用袖子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然后将自己所闻所见讲述开来。
  众将领听得时而点头示意,时而眉头紧锁。
  北护法略有所思:“你说那年长的青年手拿一柄折扇?”
  客栈掌柜:“不错,那折扇确是十分别致,小人从未见过那样漂亮的扇子,扇面晶莹透明,薄如蝉翼,一看就是个宝贝,而且此人出手阔绰,进了小人的店便定了上等客房,还打赏了小人许多银两,看起来是个大有钱人。”
  东护法:“讲些个有用的,什么有钱没钱的,我们是要知道这两个人来干什么的。”
  东护法火爆性子,对于掌柜说话不抓重点很是不能忍受,于是大声呵斥。
  客栈掌柜:“哦,是是是,大护法说的是,小人啰嗦了。”
  北护法:“东护法不必焦躁,何必跟掌柜动怒?我已经知道此人是谁了。”
  众人见北护法语气里透着肯定,皆是疑惑地看着他。
  北护法:“这个人正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逍遥三侠之一,人称'幻影如风'柳玉风,刚才掌柜说到的那把特别的扇子,是他的独门兵器,叫做蝉翼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