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福祸相依【情有独钟】──清水浊酒

时间:2021-02-14 16:25:00  作者:清水浊酒

 

 
文案:
   消失许久的荻秋天神收了一个小徒弟,小徒弟向晚乃是向家后人,脾性同荻秋本尊相仿,都是恣意妄为的坏脾气,一言不合就动手,动不了手就动嘴,反正是个不能吃亏的住。
 
一日,向晚救了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这人的到来让消失许久的荻秋行踪越发成了谜。
 
向家背靠雁飞山,靠山中灵草过活,可谁也不知雁飞山气数已尽,灵脉即将消失,为了护住雁飞山,向家三兄弟下山寻找机缘,巧遇荻秋天神,从此以后荻秋天神便消声遗迹。
 
 
 
==================
 
  ☆、第一章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雁庄背靠雁飞山,此山峰峦叠嶂,绿荫蔽日,远远望去,仿佛与天并齐。
  山中灵气充沛,各种灵草异果多不胜数。雁庄人初期便是靠采取山中灵草贩卖给山外仙门过活。
  近来,夏气越发浓重,雁庄人也聚集在一起准备进山了。
  “铲子,钩子,还有聚灵布,其余就是吃的饼,喝的水,睡得......。”向晚把东西一件一件从箩筐中拿出,又一件件放回去,舒了口气,点着头肯定道:“齐了!”
  “向晚,你在做什么!”
  这话他已听了不下十遍,本不想理会,可抬起头一瞧。
  呦!!老熟人啊!!
  来人头发梳的那是一丝不苟,油光发亮,身上穿着短打布衣,款式和颜色皆与他人不同,腰间挂着一把手掌宽的大砍刀,刀身灵气周转不息,一看就不是寻常之物!
  来者不善!
  转念又一想,对方要是抱着善意来,那才是奇天下之大闻了。
  毕竟他准备进入雁飞山,而这雁飞山又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
  雁飞山的灵草乃是雁庄的根基所在,虽然他们家现在已经可以自己种植灵草,可是稀有灵草还是无法种植出来的。
  为了护住这个根基,向家祖先曾定下每五年才可进山一次,还下了数条死律,“不采幼苗,不采独苗,不采绝迹,不可肆意摧毁灵草,不得在山中乱杀灵怪,不得私自入山等等”。
  若有违反者,轻者逐出雁庄,重者就地处死!
  每次进山人数也是固定的,想要进山就必须通过重重考验。
  向晚是没有参加试炼,死皮赖脸非要跟着进的。
  众人忌惮他的身份,不敢发表意义,可不代表他们就愿意让他进山。
  就在这相持不下时,向成阳来了,他也在此次进山人员之中。
  若是来的旁人,向晚直接瞟一眼就打发了。
  可来的乃是雁庄庄主三子,从小就备受宠爱的小霸王。两人又从小就八字不合,向晚小时候没少因为这事吃苦头。
  况且向成阳这人吧,自视甚高,明明平平无奇,修为差劲的不行,却总觉得自己不得了!
  向家在修真界算不得什么仙门世家,可架不住整个修真界中,大半灵草皆出自他家,其中不乏许多他处没有的稀有灵草。
  修士们缺不得灵草,为了得到灵草,自然要上赶着巴结奉承向家人。
  见风使舵,这是人的本能,世间之人向来都是弱者畏惧强者,人同人之间也不过是在互相奉承敷衍罢了。
  可向成阳又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人,着实难以找到夸赞的地方。
  这不夸赞一番吧,又显得不太合乎礼仪,所以大家也就心照不宣的敷衍一句“小公子日后前途无量啊!”。
  就是这么一句万难中找出的合礼夸赞,让向成阳从小就深信不疑,觉得自己并非池中物。
  对此,向晚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脑子有坑,还是一个能埋了雁飞山的大坑!!
  ... ...
  “呵,瞧你这话问的,我觉得吧......”向晚站起身,双手互拍了拍灰尘,两眼一弯,露出一个大笑脸,道:“只要不是瞎子,大概都能看出我在做什么。”
  说完,他心思一转,想着无聊不如逗下他玩,解释道:“我在点检进山所需之物。”
  他这一解释,瞬间就有了骂人是瞎子的嫌疑。
  向成阳气的眉毛都竖了起来,咬着牙根,硬生生的反驳着:“我不是瞎子!!”
  向晚笑道:“这个我自然再清楚不过了。”
  向成阳憋气道:“那你就没必要解释给我听!”
  “确实,本来是没准备解释给你听的。”向晚一向爱火上浇油,看人暴跳如雷,七窍生烟的模样。
  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语气颇为郑重道:“可我转念一想,别人我可以不给他说明,可是三公子你,却是不行的。”
  “为什么?”对方突然变得心善,让向成阳有些奇怪。
  “为什么?这话三公子问的好,太好了,那自然是因为......”这种鱼钩刚入水,鱼就上钩的事情,真是太让人感动不已了,让人忍不住想给对方一个鼓励的掌声。
  话锋一转,向晚沉吟道:“不知三公子可曾听过一种灵怪?”
  “什么灵怪?”向成阳被好奇心牵着鼻子走。
  向晚双手背后,悄悄挪动脚步,提前远离危险区,边走边道:
  “世间传闻有种灵怪,它们长着双倍眼睛,却不知该如何利用它们,很多时候明明危险和猎物就在前方,可他们偏偏就是看不到,因此,它们经常被其他灵怪捕杀成为腹中餐。”
  “又因为他们头脑过于愚钝,常常自己撞上硬物,还愣生生把自己给撞死了,不但如此,它们还......”
  “等等......”向成阳越听越糊涂了,这同他们说的事情有关系?忍不住出声打断问道:“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和我有个屁的关系?”
  “和你的屁没什么关系,可是和你这个人有异曲同工之意啊!”向晚在相对比较安全的地方停下脚步,双手一摊,笑道。
  “什么玩意,怎么就和我有异......”声音戛然而止,向晚这是在指桑骂槐说他呢。
  气的他一蹦三尺,瞪着铜铃般眼睛,周身灵气翻涌,卸下腰间挂着的砍刀,一边大骂一边朝向晚扑了过去。
  “向晚!!我艹你大爷的!你居然敢骂我!我今天不砍死你!!你就是我爹!!!”
  “哎哎哎!!我还没说完呢你就开始生气了,你这气的有点早了呀。”
  向晚跳着脚躲开一击,还要再说些什么,就见对方忽然把灵气注入大砍刀中,随着灵气的注入,砍刀上带着肉眼可见的风刃,让他不由的提起些兴趣来。
  向成阳这人不但修为不怎么样,脑子和脾气也都不怎么样,别人一激,他就要和人拼命。
  就这脾气,指不定那天就被他自己给作死了。
  他大哥约莫也是怕出现这个情况,就千辛万苦替他寻了一件宝器。
  也就是如今他手里拿着的大砍刀!
  向晚先前听闻这大砍刀如何厉害,据说砍刀被注入灵气后,威力会暴翻十倍以上,一刀足以把一个人绞成齑粉。
  砍刀所过之处,那是飞沙走石,黄土漫天,本来还熙熙攘攘的人群,瞬间全跑没了影子。
  大概没有人想被无辜殃及变成一堆齑粉,同黄沙为伴。
  看着刀风越发接近,向晚单手结了一个法诀,挡住刀气,脚尖点地,灵气迅速聚集在他双脚之上,一个旋身,移到了向成阳身后,伸出脚,一脚踩在他背上,把人踩了一个趔趄,差点脸朝地摔倒。
  对方才稳定住身体,他已经一个空翻,落在不远处的一块石头边了。
  落定之后,又不屑道:“就这玩意也能叫宝器,这都是宝器,那离狗屁能当灵气用也不远了!”
  说着瞄了眼脚边的石头,手臂一挥,挥落上面的灰尘,优哉游哉的坐了下来,继续火上浇油道:“三公子可知这灵怪叫什么?”
  一击不成,正准备再次攻击的向成阳下意识回道:“我不......”
  “啊!什么?你不知道。”向晚快速截了对方的话,自问自答道:“行吧,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好心和你说说吧。”
  向成阳:“......”我他么骑了狗了!我要说的明明是我不想知道!!
  向晚自然不会给对方反驳机会,抢道:“其实,这灵怪因与一物相似,而被命名为黄耳,也就是我们俗称的狗!”
  向成阳开始奔溃,“我......”
  “什么你啊我啊的,三公子啊,还有件事我需要强调一下,就是刚才你说的话有问题!”向晚斩钉截铁道:“你刚才说我骂你,我可不承认,这骂人是狗,那叫骂人,可骂狗是狗,怎么能叫骂狗呢?你说对不对?”
  向晚是生怕对方太过生气,导致耳朵不好使,听不见,他专还门把声音加大了一倍,末了还嫌不过瘾,继续道:“哦!对了,还有你要我做你爹,我可不答应,我才不想要个狗儿子呢!”
  “向晚!我日你祖宗!!!”向成阳这是明显被气疯了,竟然忘了两人是一个祖宗!!“你!!!你...你去死吧!!”
  “我...我...我就不去死,哈哈哈......。”向晚拍着大腿狂笑,笑的太过肆无忌惮,险些从石头上摔下去。
  堪堪稳住身体,向晚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抬眼就见到向成阳从储物囊中掏出一颗豌豆大小的黑色丸子,塞入口中咽下。
  “呦!聚灵丸!!”看到这物,向晚愣了一下,忍不住抽了口气,其实不止他抽气,一边藏起来围观的人也都跟着倒抽了一口气。
  聚灵丸的作用是迅速吸收使用者身边所有灵气,然后让自身修为提高一倍。
  这玩意可是千金难求,也就他们雁庄不缺灵草,才能让进山的几个领头人,每人携带一枚。
  然而这一枚也不是随时可用的,不到生命受到威胁,万不得已的地步,他们也不敢使用。
  有了聚灵丸的加持,向成阳果然修为暴增,只见他双腿分开,两脚紧紧扒住地面,改为双手握住刀柄,两只眼睛仿佛要生吞活剥了向晚。
  周围灵气被向成阳吸收殆尽,导致向晚没有灵气可用,没了灵气只能任人宰割。
  想要摆脱眼下的局面,除非他是元婴期修士,可以迅速从更远的地方吸收灵气化为己用。
  看来,对方是动了杀心了。
  想及此处,向晚心中微冷,双眼不由眯起,双手也不自觉的开始慢慢收拢......
  风起山中,花草树木开始摇拽,风越来越大,卷起漫天飞沙,让人无法睁开眼。
  交战一触即发!
  砰!是人体坠落在地的声音......
  “噗......”一口鲜血喷溅而出,洒在地面与黄土融在一起。
  向晚慢慢松开还未聚拢的双手,面无表情的看了眼远处摔落在地,挣扎不起的向成阳。
  这转变来得太过突然......快到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待尘土散去,所有人把目光移到中间突然冒出的男子身上。
  来人一声褐色长袍,身姿挺拔,面容冷峻,细看之下,向成阳眉眼处同他有几分相似,只是整体容貌比这人差远了,若把这人比喻成天鹅,那向成阳就是只大白鹅。
  终止战局,打飞向成阳的也不是旁人,而是他父亲,雁庄庄主向休宁。
  “孽障!”向休宁怒不可遏的对着向成阳怒骂道。
  “爹......”向成阳抖着嘴唇,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爹。
  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用着看死物一般眼神看着他的人是他爹,是那个在旁人夸赞“令郎日后不可限量”时哈哈大笑,满脸喜悦的人。
  这一瞬间,向成阳全然忘记了身上的痛楚,挣扎着想要站起,他想要问清楚,可到嘴边只剩下了一声:“爹......”
  “不要叫我爹!”向休宁看着地上挣扎的儿子没有半点怜惜,冷声道:“我没有你这种愚蠢至极的儿子,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话一出,算是此彻底打灭了向成阳的希望之火,他就这么愣愣的看着他父亲,看了许久,久到眼泪无声无息的落了下来,久到他大哥闻讯赶来,扶起他喂了一颗药丸,他才有些反应。
  向成阳转过头,继续愣愣看着他大哥,半晌才气若游丝的喊了声:“大哥......”
  “好了,莫哭了,大哥在呢。”向成风看着他弟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忍不住摸了摸他脑袋,抱起他,让他把身子靠在自己怀里,运气灵气道:“我们先疗伤,有话等会再说。”
  “我不要!!!”撑腰的一来,向成阳瞬间变得精神抖擞了。
  他长这么大就没受过今天这委屈!!!他不管,今天他就是死,就是立马被埋了,他也要把话说完。
  越想越委屈的向成阳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边哭还不忘边向他大哥继续告状,“大哥,爹他为了向晚打我,他还骂我!!他还用那种眼神看我!!”
  “三弟......”向成风擦了擦他那又是血又是泪的脸,本想斥责他不能这么和爹说话,可一看到他这副可怜样,就怎么也说不出来,只能改为柔声劝慰道:“刚才你是真对向晚下了杀心,若不是爹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我杀他,我有个屁的本事杀他!!!”向成阳见大哥居然帮对方说话,气的血沫四飞,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骂道:“你们为什么就看不到,向晚他就是个两面三刀,人面兽心的东西!”
  “你才是个东西!!”被骂的向晚忍不住插嘴。
  “我不是个东西!”向成阳想也不想就反唇相骂道:“你才是个东西!!!”
  “对对对,你不是个东西!”向晚憋笑到内伤。
  “向晚!!你!你.......”向成阳还未说完,两眼一翻白,被向晚给气晕了过去。
  向晚:..............
 
  ☆、第二章
 
  因向晚的缘故,进山时间无期限延迟。
  今日阳光正好,向晚悠闲躺在院中枣树下的凉塌上闭目小憩,朦胧间听见一阵脚步声,有人闯入家中,作为主人的他也不理会,翻了个身,继续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