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穿成富婆的小娇妻【因缘邂逅】──马纳利亚骑士欧文

时间:2021-02-14 16:17:00  作者:马纳利亚骑士欧文

 

 
  文案:
  洗洗睡吧,梦里啥都有。
  睡前的一句妄想祈愿:不想努力了,想被富婆包养。信女愿一生吃素。
  竟然意外成真,相声捧哏容静恬如愿穿书,成了多金御姐的金丝雀。
  有钱还有漂亮姐姐,一切都那么美好,除了不能吃肉。
  一提肉字,泪便从嘴角流了下来。
  容静恬很委屈她想吃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
  毕竟霸总与富婆是狗血磁铁,吸引着绿茶与白莲。面对她们的轮番上阵,容静恬完全没在怕的。
  相声是语言类的艺术,上岗前容静恬已通过茶言莲语四六级,嘤语四六级。
  绿茶:你为什么总缠余总不放!
  容静恬:姐姐对不起。
  都怪我太笨了什么也做不好,余总她说不好好看着我都不放心,所以每天又是给我梳头发又是讲故事哄我睡觉,每天还要余总亲亲才肯起床,姐姐不会生气吧。
  白莲:也不看看你是什么样子也敢站在余总身边。
  容静恬:也是,我土里土气的也不懂打扮。不像姐姐扎个丸子头装可爱。一袭白裙看起来多仙呐。
  混吃等死捧哏嘴欠贪财咸鱼受X真滴霸总高冷闷骚御姐攻
 
 
第1章 
  近俩米的粉色大床上,躺着一个睡姿极差的女生。
  绸缎的睡裙下露出一段匀亭白皙的小腿。
  女生的纤眉扭成个结,似乎做了个噩梦。
  突然女生猛然间睁开了双眼,嘴里念叨着“完了完了,今天是新段子的首演迟到就完蛋了。”
  女生一边碎碎念一边俩手慌乱的摸索手机,下一刻动作戛然而止像被人摁下了暂停键。
  容静恬的脑袋微微向右歪了歪。
  不对劲,很不对劲。
  无论是眼前可爱的小白云草莓床单,还是视野中散落在枕头边的玉桂狗,hellokitty玩偶。
  都让容静恬感到困惑,容静恬迷茫的环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
  入目的一切都和她的认知相悖,这里并不是昨晚她入睡的朴素单人床。
  这是哪?
  随着容静恬的询问,有滋滋的微弱电流声在脑内响起。
  容静恬抬手狠狠掐了大腿一把,下手很重痛得倒吸冷气,得到的结论却是“这梦还怪真实的。”
  想起朋友曾说过梦里照镜子什么也看不到,为了验证是否身处梦境,容静恬在房中寻找起了镜子。
  只随意一瞥,容静恬便在乳白色衣柜旁看到了一面全身镜。
  只是……
  就像掐腿会痛,镜中清晰的映照出了容静恬此刻的模样。
  镜中人一米六出头的身高,一件宽松的丝绸睡衣也难掩身体窈窕。
  一副温柔大姐姐的长相,桃花眼下一颗芝麻大小浅黑泪痣甚是勾人。
  容静恬咽了咽口水。
  “这谁,真……”美字还没说出,脑中滋滋的电流声猛然做响,伴随着刀搅般的疼痛。
  容静恬捂着脑袋,吃痛得站立不稳跌坐在了镜前。
  电流声越来越响,直至发展成了嗡嗡的耳鸣。
  声音与痛楚不断递增,下一秒像是到了极点,忽然间一切都消失了。
  脑中出现了可爱的少年音【这绝美可爱的性感尤物当然是您啦,我的宝贝宿主。】
  “啥?啥啊?”
  虽然惊讶的问出了声,可容静恬的脑中还是立刻蹦出了:穿书,系统这样的关键词。
  毕竟容静恬,是晋江的高级vip了看过不下百本书的老书迷了。
  系统傲娇道【哼,好话不说二遍。】
  容静恬并没有多少怀疑,很快就接受了下来。
  毕竟如果有系统的话,那一切都好解释很多了“所以我现在是穿书了吗?”
  得到了系统的肯定,容静恬便很懂套路的开始回忆起昨晚临睡前看的。
  根本……根本没有啊!
  昨天一整天,容静恬都在背本该在今天演出的相声,虽然是个臭捧哏的,但容静恬真的很喜欢这份传递快乐的工作。
  根本就没看什么啊,莫非是前段时间看?
  正当容静恬回忆着,那一本可以和现在的自己对上。
  系统忽然出声了【宝宝,因为你昨天睡前的许愿,根据您的愿望给您安排了一本合适的《霸道富婆小娇妻》,希望您能开心呢,宝宝】
  淦!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名字。
  睡前的许愿?容静恬稍一回忆便想到了自己睡前略带哭腔的哀求。
  “不想上班,想被富婆包/养不想努力了。老天爷求求了,信女愿一生吃素。”
  淦!一生吃素!许下的誓言也太狠毒了吧,容静恬已经有点想哭了。
  不过最少实现了长久来的白日梦,而且穿书有着知道剧情的金手指,想要过上好日子还是易如反掌。
  哪怕不能吃肉。
  “那这本书的剧情是什么?”
  【这个呢……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想要知道剧情的话,要靠做任务来换哦~】
  听着系统幸灾乐祸般哼歌的欢快语调容静恬硬了!拳头邦硬!
  但还是忍着怒气问“那我的金手指呢?既然不知道剧情总有点其他补偿吧。”
  【有哦,就是聪明机智的我!】
  那得瑟的语气,容静恬想如果系统也有腰的话,那它此刻一定是叉着腰说话的。
  “你、给我、闭嘴!”不能吃肉就算了,不知道剧情他忍了,还什么金手指也没有。
  呜呜,她简直是最惨的穿书者,比那些穿成恶毒女配的还要惨千倍万倍。
  别人虽然处境惨了点,可好歹还能凭着知道剧情来打脸反转。
  #热闹都是她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容静恬,惨#
  失落了一会,容静恬很快就振作了起来,好心态是一个舞台表演者的基本素质。
  包袱不响,反而一片嘘声哄自己下台的情况容静恬也不是没有遇过。
  虽然处境丑,但最少现在的自己长得美啊,重新站起来的容静恬又开始认真的打量起了镜中的美人。
  美得让人有不真实感。
  出于好奇,或者说莫名的悸动,容静恬小心翼翼的拉起睡裙的一角慢慢拉高。
  嘶嘶…这线条清晰的马甲线。
  容静恬伸手感受了下沟壑,绝妙的手感让她连连点头表达满意。
  容静恬颤抖着手继续拉高,露出半球遮一点寒梅。虽然是自己的身体,可又与容静恬熟知的对a不同。
  先贤曾经说过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反正都是自己的身体有什么不可以的!
  牡丹了20多年的容静恬真的很好奇所谓的c到底是什么体验。
  这般想着容静恬便把罪恶的手朝着小白兔伸过去,距离碰到还有几厘米就听到清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你这是在做什么?”
  容静恬僵着身体,甚至来不及改变手的动作。
  脑袋向门口的方向转去就见到了一个身姿挺拔的女生,眼中含笑的望向这边。
  见了眼前的女生后,先前安静的系统立刻聒噪了起来【宝宝,这就是包/养的富婆余念之哦~怎么样知道我对你的优待了吧。】
  不合适的时间遇到有些人,就是一场悲剧。
  容静恬不知道该作何表情,只得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假笑。
  脚趾蜷起,尴尬得能抓出一个三室一厅。
  容静恬的脸红成一片,眼见眼前穿着一套定制黑西装又飒又酷的女生不断靠近,才后知后觉的将拉着睡裙的手放下。
  像被做坏事被抓包的小学生,眼神不自然的东瞟西看。
  心中忐忑又有些期待的想:这么快就要那个了吗?晋江最近的文一开始都会开车车,果然吗?
  容静恬低头快速的扫了自己的手一眼,美甲很漂亮看来是受无误了。
  虽然可惜,但没有关系!
  能做猛攻能躺0,能为姐姐动不停。
  容静恬心中高呼:姐姐我可以!不要因为我是一朵娇花就怜惜我。
  面上却装得很好,一副扭捏害羞模样。
  随着余念之的走进,容静恬的心跳无法遏制的疯狂加速,体温也渐渐升高。
  余念之才靠近,就对上了一双湿漉漉的桃花眼,瞧见了容静恬脸上的红霞,红似樱桃的耳垂。
  余念之眯起了眼,似在好奇眼前人与往日不同的姿容态度。
  嘴角轻微的上扬了,坏心眼的凑到容静恬的耳边以清朗的声音问“说话啊,你这是在想什么?”
  伴随余念之靠近而扑鼻的沁香,湿热的吐息扑打到敏感的耳垂。
  牡丹20多年的容静恬哪里禁得住这种刺激,一股酥麻电流沿着尾椎骨一路向上,头皮发麻。
  娇媚的哼唧了一声,声音软软的说“我……”
  想说:姐姐我想要。却又害羞得说不出口,只得红着脸,可怜兮兮的望向衣着端庄的余念之。
  百媚千娇,一切尽在不言。
  余念之用手微抬起容静恬的下巴,迫使她脑袋微抬。
  容静恬:!!
  乖巧的闭上了眼,微颤的睫毛昭示着主人的羞怯与期待。
  余念之眼眸变得深邃起来,多了些难以看清的东西。
  她圈养了几年的金丝雀从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刚刚的所有表现全然不是她曾知晓的容静恬。
  模样相同,做出的反应却不同。
  倒像是在她记忆深处留下最多痕迹,数十年过去也重不曾完结的那人。
  像是渴极,三俩下撬开了容静恬的牙关便深入进去,忘我的吮吸舔舐。
  安静的卧室里,啾啾声和容静恬的娇/喘格外的响,太过刺激连hellokitty都没眼看低下了头。
  容静恬腰间一软无法站稳,余念之连忙伸手去扶。
  这一扶触碰到容静恬的腰身,那一点温度变成星星之火,发展成燎原之势烧灼着血液。
  好热,想要把眼前人吞吃入腹,完全的占有。
  被余念之触碰过的皮肤都像着了火,无可避免的发烫。
  容静恬口是心非的说着“不要……”动作却无一不是迎合。
  但余念之停下了手,如梦醒一般恢复了理智。
  容静恬欲求不满的继续凑过来想要亲亲,却被余念之轻轻推开了。
  容静恬:???
  “我还有事,你好好休息吧,没有钱就和我要。”余念之一边说一边走没有片刻停留,步伐很快话音才落人就没影了。
  容静恬:就这?就这?就这?我把本该有的开车剧情给作没了?
  曾经有一段晋江会口口的不可描述放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
  如果上天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一定不会说那个词,如果一定要说我会加一个字:不要停!
  这边,容静恬还在哀痛自己是史上最惨穿书,不能吃肉不知道剧情没有金手指,甚至把开篇的车车给搞没了。
  那边脚步匆匆逃离的余念之,一直努力压抑,直至走出别墅。
  余念之才情难自抑的看着碧空白云道“终于等到你,重新回到我的身边。”
  泪,无声的从余念之眼角滑落,打湿了西装。
  留下显眼痕迹,像西装的疤。
 
 
第2章 
  望着余念之远去的背影,许久容静恬才从悲伤中走出,有些担心的问“刚刚我人设崩了吗?”
  系统刚有些宽慰,宿主终于不想乱七八糟打算走主线了,打算先安慰一波再引导着去做任务。
  就听到容静恬担心的问“金主她是不是喜欢直接些,不喜欢欲拒还迎啊?”
  系统:我承认是我多想!
  【你就只担心这个?】
  “你说你,做的也是服务业,怎么这么一点都不懂呢。姐姐给我钱,我提供给姐姐那方面的满足,我关心的当然是怎么才能让姐姐满足。”
  姐姐长得又酷又飒一脸高不可攀的样子,根本是长在了她的审美上。
  她不止馋姐姐的钱,还馋身子。
  系统有些恨铁不成钢道“你有空想这些有的没的,不如听听任务。”
  容静恬没有理会径直打开了衣柜,打算换套衣服。
  入眼的衣物粉粉嫩嫩,可爱的少女感满溢出来。
  容静恬面无表情的用力关上了衣柜的门,深吸了一口气很庄重的把手放在把手上。
  刚刚一定…是打开的方式不对。
  再次打开,里面的衣物并没有顺着容静恬的心意发生变化。
  看着可爱的印花,满眼的卡通熊、兔、草莓和蝴蝶结蕾丝边,容静恬脸色难看的沉默了几秒。
  虽然早在看到粉色公主床,玩偶时她就已经多少想到了,但现在面对这个事实依旧让她难受。
  她更喜欢盐系的打扮而不是甜系。
  想到从今以后就要打扮得可可爱爱,装傻卖萌容静恬就觉得俩眼发黑。
  俩眼在衣物中来回瞟过,容静恬选择了一条无印花的蔚蓝背带长裙,配纯白棉t恤。
  比起什么任务,对容静恬来说目前更重要的是了解原主的人设,以及金主对原主的印象。
  虽然正常人应该不会想到这具身体里的灵魂换了一个,但演好角色不让别人起疑是最稳妥的做法。
  找到手机后,容静恬就点开了搜索引擎把余念之的名字输入了进去。
  自己只是金丝雀而已,屋里的东西每一样看起来都价格不菲,金主一定是可搜索到的厉害有钱人。
  果不其然,余家是个很有根基的家族企业,势力不止覆盖余源市,甚至涵盖了的全国。
  早年地产发家,之后又涉及了传媒娱乐,高奢珠宝。
  余家除了余念之外还有一个小儿子,但弟弟是热爱游山玩水的放浪贵公子对于家族企业并没有什么想法。
  可以说未来的家业都是余念之一个人的。
  网上对余念之的评价什么十分正面,高学历有手段眼光毒。
  回国几年接手的企业市场份额增加,投资的项目无不得到了惊人的利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