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鬼灵师【玄学】──灰石籽儿

时间:2021-02-14 16:10:55  作者:灰石籽儿

 

 
文案
在这个灵力匮乏的时代,灵术师一脉只剩下道士天师为人们所熟知。
萧开心就是一名道士,父母虽早逝,但不孤独,因为他有一个超厉害的伴侣,在熟人的介绍下,他们进入了一个以‘墨迹’出名的灵道馆打工,红衣染血的新娘背影图、即将消散的神灵、诡异的乞丐、恐怖的屠城传说,一起又一起的恶意事件接踵而来,萧开心无仰天长叹,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当更大的暴风雨来临时……
萧开心:我只是说说而已,没必要这么认真叭???
面冷心善忠犬攻VS不明属性的受
 
 
 
 
  ☆、齐乐市
 
  凌晨两点,正是人们酣睡时刻,齐乐市的某公寓突然传来一阵惊恐的叫声,整个楼的人都被吵醒,不过没人去看发生什么事情了,甚至还有隐隐约约的骂声。
  “妈的有病就去治!”。
  “有完没完了一天天的!”。
  “我明天还要上班,缺不缺德!”。
  看来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发生了,韩瑞痛苦的蜷缩在床上,睁着眼到天亮,又是一夜未睡,强打起精神到公司,整理了一会儿文件就开始打瞌睡,在他旁边的同事拍了拍他。
  “老韩,你最近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韩瑞猛地惊醒,哀叹一口气道:“最近老做恶梦,去医院也查不出什么病,我晚上回去都不敢睡觉了”。
  同事小声道:“你不会遇到什么脏东西了吧”。
  “你瞎说什么?没事别看那些乱七八糟的,我就是最近压力太大”。
  韩瑞嘴上说的不以为然,但心里也是揣揣不安的,毕竟噩梦做一次两次也很正常,但是天天做同一个噩梦就很不正常了。
  “我说你这事可得宁可信其有啊,有许多怪异的事是科学解释不了的,我给你个网站,你去看看,里面有寺里的高僧,也有抓鬼的天师,还有专门处理灵异事件的公司,你找个信誉好的挂个号,是不是都得看看,图个心安啊,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脸色白的跟鬼一样”,很显然这人是个十足的迷信份子。
  “挂...挂号?”韩瑞瞠目结舌,他跟这个世界脱节很久了吗?这也有专门的网站?还带挂号的?
  “你不关注这个,不太懂,人家都是正规的,我说真的,你还是赶紧看看吧”。
  韩瑞下班回到家按照同事给的网址打开链接,一堆堆硬核的广告在页面上跳来跳去《吴真人预测:你的前世今生》、《张天师驱鬼纪实》、《热烈欢迎龙鸣山灵虚子道长亲临本观指导工作》......
  感觉自己更绝望了......
  齐乐市的天衢街是一条著名的古玩街,各种古物、民间传统商品应有尽有,真假还得看客人自己辨别了,大清早就人声鼎沸,这年头,想一夜暴富的人还是不少,除了来捡漏的,还有一种满面愁容的人进进出出,那就是来请人解决麻烦的,天衢街有名的还有两处专门为人处理灵异事件的地方,街头一家,街尾一家,街头那家名为烨福会馆,占地面积很大,装修古香古色,店内一排整齐的古铜色货架,摆着铜钱,丹鼎之类的古物,一看就很高大上,还签有许多驻店大师,看风水、捉鬼、寻龙点穴样样出色。
  而结尾那家却恰恰相反,店面极小,甚至都没有牌子,在店门边竖了块板子,上面用毛笔写着“林同灵道馆”很直白,里面就一个柜台,柜台上面一个电脑,后面零零散散摆着一些破旧的圆盘、小铁剑等物,据老板介绍“祖上传下来的法器”装修古不古洋不洋,这家店的有名在于‘墨迹’,找烨福会馆两天就能完事结账,到了他这里得半个月,这谁受得了,不过也有一个好处。
  便宜!
  这行业是出名的请不起,不出名的怕是骗子,林同灵道馆虽然墨迹,但也是有真本事的,而且还便宜,这也是这家小道馆能在这条古玩街坚强着撑下来的原因。
  今天的林同灵道馆内依然冷冷清清,跟街头的门庭若市简直是一个极端的对比,在门外还能听到几声忽高忽低的说话声。
  门被打开,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三个四仰八叉的小青年登时坐直身体。
  前台里面那位小哥哥扶正眼镜,扒拉了一下即将遮住眼睛的刘海,挂上官方笑容道:“您好,欢迎来到林同灵道馆,有什么需要为您服务的吗?”。
  嗯,态度相当专业,跟他身前破破烂烂的柜台显得格格不入。
  来人从兜里拿出一个被揉的皱皱巴巴的纸团,道:“这是你这里的吧?”。
  前台小哥哥郑岳捏起一角,仔细伸展开,哦?一张招聘启事,郑岳替来者叹了一口气,“非常抱歉,这是三年前的招聘启事,馆内现在不缺员工”。
  来人却并不死心,“人员很膨胀吗?”。
  郑岳郑重的点点头,“就差裁员了”,说完将手放到嘴边悄悄道:“兄弟,你有什么想不开的,非要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应聘”。
  来人也有样学样道:“熟人介绍,快要吃不起饭了”。
  “熟人?谁啊?”。
  “怀隐道长,认识吗?”。
  没等郑岳思考,一旁偷听的那两个小青年倒吸一口凉气,其中的小女生孟多多忍不住问道:“首都青阳观那个怀隐道长?”。
  “就是他”。
  孟多多瞪大眼睛仔细打量起眼前的人,很高,得仰头看,最少一米八,齐肩的卷发,上面还用皮筋草草绑了一下,长相算得上精致了,标准的瑞风眼很是吸睛,打扮却很糙,上身土黄色的体恤衫,下身灰色运动裤,除了长得好看点,没感觉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来人名叫萧开心,一个散修道士,看着正上下打量他的小妹妹忍不住开口道:“观摩时间有点长,我要收费了”。
  孟多多脸‘腾’一下红了,“不看了不看了”。
  说话间,一个矮胖的中年男子喘着粗气进门了,正是馆长林同,林同看到萧开心眼睛一亮,“萧道长对吧”。
  “嗯?你认识我?”。
  “我就是这里的馆长,我接到了怀隐道长的信息,他把照片发给我了,哎?怎么就你一个人?”,怀隐道长说是两个人来着。
  “哦,他晚几天到,林馆长,那我......”。
  林同立刻喜笑颜开,“来来来,我带你参观参观工作环境和宿舍”。
  林同说着就带人去了后院,前面三人面面相觑。
  郑岳突然惊恐道:“老林不会要卸磨杀驴吧!”。
  孟多多翻了个白眼,“驴?你给磨过什么?”。
  郑岳拍了拍桌上的电脑,“没有我你们能接到单吗?”。
  孟多多嘴角一瞥,“哼,多少次危险是被我化解的”。
  另一个小青年赵鑫默默低下了头,用行动表示不参与这场嘴仗,并不是没有资格!
  灵道馆内加上馆长一共五人,林同是土灵根,道修,刚才见到的小女孩孟多多是水灵根,没想到是个术修,对于测算比较在行,前台的眼镜小哥哥郑岳,是个普通人......据说电脑玩的很溜,专门的网络接单员以及前台服务人员,萧开心还是第一次在这种地方见到科技员工,第四位是那个一直未曾说话的年轻人,赵鑫,林馆长只说了他是罕见的火灵根,剑修,最后一个就是刚刚见面的关悦欣,林同的小师妹,不同于名字的温柔,关悦欣更像是一个性格严肃的女人,留着齐肩的短发,跟林馆长一样也是土灵根,道修。
  “等萧重道长来了以后,我们就七个人了,得有个响亮的名头”,林同乐呵呵道。
  郑岳嘴巴一快,“七星瓢虫?”。
  “噗哈哈哈哈”。
  众人笑喷,林同脸色发黑,“滚边去儿,只有你一条虫子”。
  萧开心性格活泼,在萧重来之前就跟馆内的人就打成一片,就连不苟言笑的关悦欣也频频展露笑颜,尤其郑岳,对萧开心更是相见恨晚,郑哥、开心老弟喊得亲热。
  郑岳:“对了开心,你和没来的那个道士都姓萧,你们不会是兄弟吧?”。
  萧开心点了点头,“算是吧,同床的兄弟”。
  郑岳呆立片刻,头机械的转过去盯着他,“...啥?”。
  萧开心奸笑道:“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萧开心一开始就没打算避讳说这件事。
  三天后。
  一个身高快两米,长相相当震慑人的男人敲开了灵道馆的门,这人浑身上下就手里拿着的一本书看起来好相处些,郑岳盯着男人右眼上交叉的疤痕,第一反应是,“大哥冷静,卡里没钱”。
  男人冷漠道:“我叫萧重”。
  萧重?有点耳熟。
  “萧重?!!!!!”,郑岳不敢置信的上下看了一遍又一遍,我开心老弟的眼光竟如此独特。
  “开心!你上床..哦不..你同床的兄弟来了!”。
  萧开心飞速从院内窜出,“来的挺早,房间收拾好了,我带你去见林馆长”。
  “嗯”。
  萧重的到来着实让灵道馆安静了几天,这个人往那一杵,他们就跟教导主任面前的小学渣一样,屁都不敢放一个,不过知道他和关悦欣同样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后,才渐渐露出真面容。
  晚上,等萧开心躺在床上,才懒洋洋道:“这几个人怎么样?”。
  “关悦欣周身灵气不是很高,但平稳扎实,郑岳普通人,倒是善于观察,孟多多,修为很低,身负锦鲤气运,赵鑫,天生隐灵体,身有禁制,林同,实力不错”。
  能让萧重说不错的,肯定就是相当不错了,萧开心惊讶道:“那他岂不是这里最厉害的,看林馆长一副憨厚的样子,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不是”。
  “嗯?不是什么?”
  “最厉害的是那个赵鑫,天生灵丹,他就算站在那里不动,灵气也会源源不断的靠近受其指挥,这种体制千年难遇,也少有活到成年的,跟他体内的禁制有关”。
  “天生灵丹!他才多大...”,萧开心一脸羡慕嫉妒,又道:“哎,只是可惜这么好的体质生到了现在,灵气越来越少,供奉信徒也越来越少,真不知道会不会哪天灵气就突然都没了”。
  “不会”。
  “为什么?”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信仰,灵气也只是比千百年前稀少而不是消失,况且隐灵体制生在现在未必不是好事”。
  “嗯?怎么说?”
  萧重看了他一眼道:“他活到了现在”
  “......我怎么感觉你在骂人”
  “没”。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
 
  ☆、齐乐市2
 
  晚上10点,萧开心、萧重和郑岳在牡丹公寓小区门口下了车。
  萧开心问道:“是这里吗?都到郊区了吧,真偏僻啊”。
  郑岳抱着手机看了又看,“是这里,牡丹公寓2号楼3层西户,一个独栋的小楼,我们进去吧”。
  果然是偏僻的小公寓,门卫也没有,随便进出,三人上楼找到三层西户敲了敲门,门应声而开,出现一个脸色苍白,眼袋漆黑的青年,和敲门的郑岳正好来了个脸对脸,郑岳口水一吞,把即将脱口而出的“鬼啊”给强行咽了下去,摆出职业微笑:“您好,请问您是韩先生吗?”。
  “是,我是,你们是那个..那个”韩瑞脑子昏沉,说话磕磕巴巴,看他这个样子,郑岳马上微笑接话:“林同灵道公司,韩先生,我们接收到了您的求助”。
  郑岳掏出自己的名片递给韩瑞:“这是我的名片,免贵姓郑,您可以叫我小郑,我现在是您的专属顾问,这两位是我们公司的专业级天师,师承首都青阳观,我们现在可以为您服务了吗?”
  萧开心:“......”
  萧重:“......”
  真是瞎话都不带打草稿的。
  萧开心偷偷跟萧重说:“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他一个普通人能留在林同那里的原因了”。
  韩瑞则有些受宠若惊:“那个..可以可以,请进请进”。
  随后艰难开口道:“其实说实话,我没怎么信这个的,但我没想到你们做这个的这么正规的”。
  萧开心奇怪道:“我看你不像是撞鬼,反而像是疲劳过度”。
  韩瑞欲哭无泪道:“我这个样子确实是熬的,但不是那种正常熬夜的”。
  “韩先生跟我们具体说一下情况吧”。
  韩瑞痛苦的回忆道:“事情要从我刚搬到这里说起”。
  韩瑞是齐乐市金口街一个贸易公司的会计,公司不景气,不过老板也没裁员,直接降了工资,说了些激励人心的话,也不错了,现在对于他这样没有高学历的人来说,找到一份好工作真的很难,本来是跟朋友合租房子,奈何朋友回老家结婚,也不租了,自己原本就无力承受高昂的房租,现在更是雪上加霜,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合租的人,只能另找房子,牡丹公寓是在齐乐市边缘的一个小公寓,建的比较早,外墙的墙皮也是要掉不掉,窗户都有一块没一块的,贼也懒得光顾,隔音还不好,尤其是半夜里,这么一阵叫喊声,整个楼都听得见,住在这里的基本都是租房子的,比较便宜,老户主也都不会便宜卖,怀着万一哪天拆迁还不发了的心情,自己不住就全都租出去了。
  公寓虽然离着公司远,但是足够便宜,而且还有一条直接通往公司的公交路线,上班很方便,只是要早起一会,对于他来说,算是个理想住处了,只是还没来得及高兴,噩梦就发生了。
  晚上睡觉时突然感觉一阵胸闷,像是有块很沉的石头压在了胸口,喘不过气,意识慢慢清醒,眼睛好像被胶水沾上了,用手把眼睛扒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忽然压在自己身上,还大张着嘴朝自己嘶吼,他奋力挣脱也逃不开,情急之下大叫了一声,一瞬间什么都没有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