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晚竹深处有然生【江湖恩怨】──爱逃逸的龟

时间:2021-02-14 15:53:57  作者:爱逃逸的龟

 

 
文案:
   熊熊大火,屋梁倒塌,遮不住里面的厮杀。
 
硝烟浓浓,鲜血四溅。亲人好友命丧其中。
 
午夜时分惊醒的沈然生总是摩梭竹席,临窗眺望。
 
十多年前的那场灾难就由他亲自结束!
——
于陆清而言,管他什么血浓于水或是身份高贵,这些他都不在乎,他在意的只是竹林深处那个孑然一身,孤傲温柔的公子。
——
PS:淡漠攻(沈然生)VS 深情受(陆清)
 
有副CP:书玉VS单丹; 浪雨VS离风
 
 
  ☆、第一章
 
  翠竹环绕,江南的烟雨似绒毛般轻柔的打在竹叶上,只见寂静竹丛中,烟雾朦胧,矗立着一座似有似无的高雅小阁楼,晨风轻抚才悄悄的彰显出那阁楼。
  阁楼窗沿上有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似轻抚又似斟酌,彰显着主人清闲自在。
  往上看只见一个白衣青年悠闲躺在竹榻上闭着双眼,紧密纤长的眼睫在俊美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
  “噫”的一声,门被人轻轻推开,进来之人身着青衣,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然而在看到窗沿下,躺在竹倚上而栖的人在如此清凉的春意里不盖毯子而无奈摇摇头。
  敛去气息轻轻走过去拿起毯子想为那人盖上,却在落下时被人握去了手。
  “不用了。”白衣青年沈然生阻止,低迷磁性的声音如同清泉石上流般清鸣悦耳。双眸睁开,看了一眼对方。
  青衣陆清垂下眼帘敛去眸中的光芒,礼貌性的回了声“是,公子。”
  “老头有何吩咐?”看着窗外,沈然生问。
  “师父让我们去见他一趟。”陆清将毯子收叠好放在一旁,轻声回答。
  “嗯。”轻应了声沈然生示意明白了。
  然后他优雅般站起,整弄了一下衣裳,便抬脚离开。身后的陆清则是紧跟着那抹修长的身影一同前去。
  一白一清穿梭在茂密的竹林中,向云雾缭绕的深处行去,烟雾散开又见一座庄严肃穆但又古香古色的宅子,棕红色的门扉略有年份。
  陆清先前一步为沈然生推开了门。
  屋内倒也简单,均是用竹子做的器物。
  沈然生径直走进去,无视里面的人,习惯性的坐在唯一的椅子上。
  但见里面的老人吹胡子瞪眼,气急败坏道“你这小子,为师等你那么久,站着脚都麻了,你倒好一来就跟我抢凳子。”
  陆清浅笑摇摇头,似乎习惯了这样的情景。
  反倒是沈然生清冷的俊颜上不见变化,良久,在那个他们师父说骂的口水飞溅到口干舌燥后才说了句“你有何事?”
  老顽头见自己说了那么多,自个大徒弟就回了句话顿时风中凌乱,又开始吹胡子瞪眼开始说了起来“你这小子,为师跟你说了那么多,你就回了句话,你这是为老不尊啊,不得,为师要重头开始教起这些尊老爱幼人文礼仪之事了......”
  随后沈然生略微皱眉,而一直追随再其身后的陆清也开始知道沈然生有些不悦了,便出言阻止。
  “师父不闹,请问有何重要的事要我们知道?”
  老顽头听到一向对自己温温和和的二弟子都开始发话,也便知道所有撒泼胡闹该点到为止了。便正经了脸下来。
  “你小子今年可是准备出谷了?”
  沈然生闲懒的睨了他一眼,才慢慢应了声表示对的。
  陆清垂眸不言不语。
  屋内静然不语,良久,像是无事了,沈然生站立起来作势离开,刚踏出门槛,身后的老顽头便说了声“小心点,”兴许刚想温存一下但下秒又说了句“你小子有事没事倒没关系,小清子可是要回来的。”
  陆清无奈摇摇头,沈然生充耳不闻徒步走了出去
  只是谁也没注意到身后老顽头有些叹息的摇摇头。
  “公子。”陆清一路慢慢跟随着沈然生,这时却有些想问的欲望,但到了嘴中又只能张张嘴无声的说出两个字来。
  沈然生转回头,冷冽的眼神淡淡“何事?”
  陆清对上他的眼神有些疑惑“师父讲的是何事?”
  “此事你不用理会。”
  陆清收回内心闪过的失落,维持脸上的浅笑轻轻回应“是。”
  四面的竹子挺拔俊逸,凉风轻来,片片竹叶披散凑出悦耳的音符。
  沈然生没有收回眼神看着眼前的男子。
  只见其斯文俊逸,气质温润,带笑的眸子紧紧盯着自己。
  陆清被沈然生看着心里一紧,但还是依旧笑着问“公子,怎么了?”
  沈然生收回眼神,继续向前走,留下不知所措的陆清在身后,良久才在那微风中,细微的听到那如深夜低蝉般清鸣的话语“发上有叶。”
  陆清愣了愣,才将纤长的手往头上抚,拿下一片竹叶,原本一直浅笑的嘴角这下更是上扬了几分。
  待两人回到自己的阁楼里,沈然生随意的坐在茶几旁倒上一杯凉茶轻抿一口,言“你去收拾些细软,明日出谷。”
  陆清有些错愕愣了一下,但看到沈然生冷清的面孔时,静下心来回应了声“是,公子。”
  随后便出了阁楼。
  ——
  锦州,坐落于沧海矾山交界处,北有异国海商之来往,南有本国人士之出入,东有武林高手之比拼,西有朝廷官兵之掌控。
  街上商贩叫卖起伏连天,人们络绎不绝,异国他人行走于此人们司空见惯,毫无诧异之处。武林人士酒肉酒馆,伛偻不惧。这下倒也方便一些居心险恶之人的秘密计划。
  沁水楼,其楼高雅名贵,安逸闲华,位于沁心湖旁,是众多闲人旅客居住的好地方。
  只见倚水旁的雅房上一白一青两名男子
  案前饮茶,闲淡儒雅。
  沈然生手执茶杯,细细品味这上好的龙井茶,那双乌木般的子夜眸似汪洋深邃迷人。
  他们住的地方位于沁水楼最上楼层的尽头西房,即可以俯瞰沁心湖的全部美景又可以将锦州全部的风貌一览无余。
  陆清位于窗口静静欣赏沁心湖的美,享受着这凉风中带来的阵阵莲花香。温润的水眸中波光涟涟,可以看出来眸中欣喜。
  沈然生抬眼看着窗边的陆清,青衣翩然,青丝飞扬,整个人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柔软无比,嘴角的笑意依旧不变。
  看到这儿沈然生眼眸不变,依旧深如大海。
  “公子,”陆清转回头朝沈然生轻唤了声,继而微笑“如今可有何安排?”
  他们出谷已有两日才方到这儿,如今即便沈然生不说此行的目的但陆清也想问一些接下来的安排否则不懂将要做些什么事。 
  “今晚前去兰花轩。”
  沈然生没有丝毫隐瞒,目光移至窗外锦州最为繁华地带的某处高楼,眸色暗沉,讳莫如深,无人知晓其中的意味。
  褪去了白昼灼热喧哗,换来了黑夜宁静,然而在锦州这般富庶之地当然少不了夜市之乐趣。 
  兰花轩,锦州最大的风花雪月之地,达官贵族在这里酒醉金迷,武林豪杰在这里巫夜一宿,外夷蛮子在这里开怀纵享,当然也有不少的文人书生于此诗赋风月、寻觅知音。
  只见这兰花轩门面装扮奢华,灯火通透,雕栏玉砌,来往人流皆有醉迷酒徒,也有华衣公子。门面之外便可看见里面的奢靡荒乱。
  此时兰花轩门前。
  两名男子一黑一青,引来街道上无数行人的侧目。黑衣沈然生,容颜俊美,冷峻无双,气质雍华高贵。青衣陆清,斯文谦雅,身上温和似水。
  这倒也不说人们从未见过俊男美女,只是如此出众容貌与气质倒是寥寥无几,这倒让人们不由多看几眼。
  门前迎客的姑娘看到如此人物心中甚喜,连忙上前欢迎,虽说心中雀跃但是多年来形成的种种礼仪倒也没有做出格,只是浅笑盈盈的上前迎客。
  沈然生无视前来的女子,面无表情,但闻到女子身上的胭脂味时眸中闪过一丝不自然之意,但不熟悉他的人无法察觉。
  然而跟在身后的陆清没看到沈然生的脸倒也不清楚,只是心中也有些不喜。自幼他便生活在谷中,面对如此女子不懂如何应付,内心只道能远离尽量不靠近。
  两人穿过萎靡荒乱的中堂,在老鸨的指引下漫步走上了兰花轩的顶楼。
  顶楼大都是儒雅人士亦或是达官贵族高雅人士选择的地方,在这儿不必担心风尘女子的干扰,也不必担心低俗无趣的场面出现。
  此刻,他们所在的房间里,雍华的紫帐飘摇,少了胭脂暗香浮动,多了份淡淡茶香萦绕。少了男女欢笑喧哗,多了份闲适琴声伴雅。整一屋下来倒是令人心生愉悦。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章属于18年开的一个头,因为是历史了,所以并不想过多修改,要是觉得那什么了,可直接跳到第二章看
 
  ☆、第二章
 
  琴声续续弹,似珠落玉盘,触动心间上的弦,余音袅袅,回味无穷。
  只见一红衣姑娘信手掀开帘幕,缓缓向他们走来,眉目绝美,脚步轻盈,似若无骨。瞧见黑衣沈然生时,眸中闪现一丝暗光,如若怀念。
  她敛去了眉眼间的风情,勾勒出原本秀美乖巧的模样,恭敬的弯曲身子,对着沈然生就是一阵行礼。
  “怀玉,见过少爷。”
  “嗯。”沈然生抬手示意免礼。
  怀玉闻言起身,步步向前,跪坐在踏下,抬头深深望着眼前这个多年未见得少爷,眼里一阵怀念,“多年未见少爷,模样倒是变了不少。”
  她的语气里更多的是一种邻家姐姐对幼弟的关爱,眸色里闪现的却是种种复杂的情感,让人难以琢磨。
  幸亏他们沈家还有一丝血脉,而不是断送在那一年的灾难之中,否则,谁来给那场冤惨命案划上一笔和为那些无辜性命报仇雪恨。
  不知觉之中恨意让她那修长的指甲嵌入血肉之中,引起淡淡血腥之味,但她浑然不知,唯有案上之人的冷冽之话响起才恍然回神。
  “筹备的如何了?”
  沈然生固然没有回她先前的问话,直接进入话题中心。
  陆清在一旁也嗅到了一丝血腥之味,眉头不由微微紧蹙。
  “少爷莫担心,书玉手下的暗卫早已准备好了,怀玉这边收集到的消息也与在京城那边的浪雨一致,唯独......”怀玉停顿了一下,显然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说完“唯独京城那边派遣过去监视那人的眼线已失踪有三人,至今下落不明,毫无联系,浪雨也还在不断的收集信息,但也未曾见到回信。”
  沈然生在案上不断敲击的手指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回去,不急不缓的继续叩击着,一声一声的,在这个情景下,令人觉得有些安心。
  “穆山如何了?”没有继续那个话题,沈然生问在南郡一直经粮栈的穆山。
  “穆山如旧,没有任何差错。”怀玉将自己所掌握的一一告知。
  这下沈然生直接停下自己的手,神色淡然的倒下一杯茶,轻抿一口茶,良久才说“继续。”
  “是,少爷。”怀玉恭敬应之。
  说要禀报的事情后她没有离开,紧咬了几次唇之后,忍不住开口“少爷,我们何时取那狗贼性命?”
  她等了那么多年实在是忍不住想拔了那人之皮,食其肉,饮其血,烹其骨好咽下这口怨气。
  看了眼原本温顺秀美的面容因为提起那人而狰狞起来,沈然生回了一句“时机未到。”
  他要的不止仅是那人性命,更要的是那人经受那种痛失血亲,所有之物化为乌有,从高高在上的云潭坠入这世间黑暗的深处。
  所以,不到最后的时机他绝不会断然出手。
  知晓自家少爷深谋远虑,运筹帷幄的性子,怀玉恍然回神,忍不住磕头认罪“是怀玉心急了,望少爷责罚。”
  “你无罪,心急正常不过。”
  “谢少爷恕罪。”
  “先下去上药吧,这里无需你了。”
  他武力不凡,内力深厚,五官清明,自是也闻到了血腥味。
  怀玉听闻娇躯一僵,很快就软和下来,眉目舒缓,嘴角微微上扬,掌心上的丝丝疼痛也因为这句话而变得若有若无起来。
  “是,少爷。”
  她家少爷还是那般的细心体贴呢,一如当年。
  “公子?”
  陆清全程没有参与两人之间的对话,只是从这些话语之中听出一些像是密谋多年的计划而已,没有全部理解到所有。此时,看见人下去了,忍不住有些质疑。
  “你无需知晓太多。”
  这也算是对他的一种保护吧,毕竟这人那么清澈,不应该与他一同沦陷于泥沼之中惹上一身污秽。
  陆清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但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好的...公子。”
  “坐吧,这里的茶水不错。”沈然生没有关注太多这人的情绪,只是叫了他一声,沈然生坐在软榻上,一身贵气,此时怀玉离开后便软下颀长腰身,换而在竹悠谷中的慵懒,修长的腿收回,给陆清腾出了一个位置。
  对方一直站在自己的身后,如今也可以坐下来与他一起饮茶闲谈了。
  “嗯。”因为沈然生的话,陆清心情又好了起来,低低应了他一声,便坐在沈然生腾出的空位之上,陪在了他的身旁,为他沏上了一杯茶,也为自己斟倒了一杯,与他细品起来。
  这才像两人之间闲暇无事的时候的相处。
 
  ☆、第三章
 
  “公子,该洗漱了。”陆清端着水盆进入了沈然生居住的房屋。
  晨风掠起纱帘,隐隐约约之间一人屈膝,坐于窗沿,目视远方,似乎想看到沁水湖的另一端。
  对方回头,淡淡的看了一下陆清,才低声说了句。
  “嗯,放下吧。”
  陆清听令,将手上的用品皆放下之后,就又出去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