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风间彻与新之助的恋情【修改版】──炎光

时间:2021-02-14 15:51:16  作者:炎光

 

 
 
  ☆、第 1 章
 
  风间彻懒洋洋趴在桌子上,胳膊下压着本月测验的试卷。
  英语,五十六分。
  五十六分的成绩在他,风间彻,的学习生涯里还是第一次出现呢?
  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
  风间彻回想着从上双叶幼儿园开始,到小学,初中一直到现在,高二的成绩,真的是从来没有过呢。
  “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风间彻认真地想。
  他不懂,之前的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要那么重视成绩呢?
  “有些不能理解啊”,风间彻伸了个懒腰小声说。
  “小彻~~~~”
  “不要叫我小彻”,风间彻斜眼冷冷看着一口口叫着他“小澈”的新之助。身体产生一阵恶寒。
  “哎呀~~,小彻不要这么冷淡嘛”,新之助扭捏着身子,故作恶心说道,“人家会忍不住推到你的”
  风间彻咬牙切齿,“不要这么恶心,阴阳怪气的让人受不了”,什么推到不推到的。
  “哎呦,人家哪有那么好!”新之助挠着后脑勺,略显羞涩。
  “我不是在夸奖你”,风间彻有气无力道。
  新之助发现风间的兴致缺缺,知道不好逗过头,收起了他的无理取闹,语调恢复正常。
  风间的脸皮还是那么薄啊。
  “风间,怎么没精打采的”新之助靠在桌子角上问。
  真是的,无时无刻不让人担心啊。
  “没事”风间彻漫不经心答道,懒散地靠着椅背,偏着头遥望窗外的天空,专注的,呆呆的。
  幸好座位靠近窗户,风间彻想,不想看到小新呢!或者说没想好怎么正常面对小新。
  新之助低头看到了桌子上摊开的,有些褶皱的试卷,心中了然。
  原来是考砸了。
  按照风间一贯的作风,心情不好很正常。
  新之助挑了挑浓密的眉毛,话说,他自己好像从来没有为成绩的事情担心过,也从来没有在乎过试卷上的分数,虽然,每次回家后都会被老妈拧耳朵。
  美芽的爱果然很沉重呢!
  哎呀,想到哪里去了,新之助晃了晃脑袋,赶走有的没的想法。
  “风间,中午一起去吃午饭吧”新之助对风间彻说,他觉得风间会因为成绩的问题食欲不振,索性就不吃了。
  “嗯”风间淡淡答着。
  “老地方见”
  “嗯”
  依旧淡淡的。
  风间彻的眼睛还是盯着蔚蓝的天空,从头到尾没有施舍给新之助一个眼神,因此,没有看到新之助眼中一闪而过的关心。
  楼顶上,妮妮,正南和阿呆已经排排坐好开吃了,可是新之助却不在。
  “小新呢”,风间彻问,他往四周望了望,企图找到那个高大的身影。
  妮妮抬头说,“小新回家了”
  “回家了?”风间彻问,既然回家为什么还要叫我来吃午饭,大骗子。
  “小葵的身体不舒服,恰巧小新的爸爸,妈妈不在家”,正南吞下口中的饭解释,“刚刚小葵打来电话叫小新回去的”
  “哦”风间坐到一旁,原来是这样,不知道小新吃没吃。
  久久不说话的阿呆突然盯着风间彻坐的位置,一副发现了什么的样子。
  风间彻被看得心中一紧,糟糕,难道阿呆发现了,发现了他坐的位置平时是小新喜欢的。
  他掩饰性地打开饭盒,掩饰性地认真吃着午餐,津津有味,食不知味,味同嚼蜡。
  大概是女人的第六感。
  妮妮也发现了阿呆与平时不同,“阿呆,你看什么呢?”
  阿呆,一定是发现什么了,妮妮肯定。
  忙着吃东西的正南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来。
  坏了,妮妮和正南也要发现了,我只是坐到小新的位置上而已,难道,难道,该怎么解释?
  风间彻后背上出了一层冷汗,心跳到了嗓子眼,脑子里飞速思考着如何解释才能瞒天过海,隐藏心中的那点小心思。
  “风间”,阿呆严肃说。
  “是”,风间彻严肃回答。
  “你的身后有一只毛毛虫”,阿呆认真地说,“是虎凤蝶的幼虫哦。”
  风间大呼一口气,随后嘴角抽搐,阿呆还是一如既往语出惊人啊,不过是条虫子而已。
  “风间,你紧张什么”,妮妮问,不过是条虫子而已。
  不亏是妮妮,还是这么敏锐,难道一切都逃不过妮妮的眼睛吗?
  不,不能被发现。
  忐忑,应对,思考不过一瞬间,打定心思不暴露秘密的风间彻已经从容。
  “哪有”他说,“我还以为阿呆又发现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风间彻故意将注意力放到观察蝴蝶幼虫的阿呆身上,无奈。
  好,成功地转移了妮妮的视线。还是赶紧吃完饭吧。
 
  ☆、第 2 章
 
  天边透出一片火红、灿金,太阳快要落山了。
  路上的人们行色匆匆,徒留一道道昏黑、拉长的背影在身后,紧紧追逐自己的主人。
  风间彻提着两个书包,一个是自己的,一个是新之助的。他慢慢地走着,走过熟悉的商店,穿过熟悉的街道,经过仍旧营业的动感百货公司,降价大甩卖的条幅迎风飘着,猎猎作响,吸引着无数的主妇前来。
  风间彻想,美芽伯母看到应该会很开心吧。
  他继续走着,不需要分辨地走街串巷,不需要思考地拐弯转角,仿佛出于身体的本能。
  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大婶,你好”
  风间彻有礼貌地向迎面走来的大婶打招呼。
  “原来是风间啊”,大婶热情地笑着说,眼角、嘴角的皱纹挤在一起,“是来看小新吗?”
  “嗯,今天新之助请假了,我把他的书包送回来”,风间彻依旧有礼貌地回答,提了提手中的书包,说明来意。
  “原来是这样,快去吧”
  “大婶,再见”
  风间彻目送大婶回了自己的家。
  大婶也老了啊,原本黑色的卷发上白色的头发多了不少,走路也没有之前快了。
  大家都变了。
  大家都没变。
  新之助再也不是那个动不动就脱裤子,露屁股的死小孩,可依旧对漂亮的大姐姐热衷不已;阿呆不再挂着鼻涕甩开甩去,可依旧喜欢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正南也不会轻易“热泪盈眶”,可还是被妮妮打压得死死的;妮妮也不在醉心于家家酒游戏,可是直接当上了学校戏剧社的社长,当然,手里仍然会抓着兔子。
  自己呢?
  外表,性格,待人处事之道……与之前没什么两样,最大的变化就是对新之助的态度吧。
  “汪,汪”
  快乐的狗叫声唤回风间彻的意志,是小白。
  “小白,你好”,风间彻摸了摸跑到脚边的小白的头,还是像以前一样软软的,很舒服。
  小白或者说是老白更合适一些吧。
  “我来找小新”,风间彻对小白解释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好像小白是一个人。
  “汪,汪”
  小白好像听懂了,尾巴摇得欢快。
  风间彻笑了笑,真好。
  “我是风间,请问有人在吗?”风间在门外问。
  没人吗?难道小新又出门了?
  “我是风间,请问有人在吗?”他又敲了几下门,细心听着屋内的动静。
  咚咚咚,是跑过地板的声音?
  还好有人,风间彻松了口气。
  “请等一下”,一道清脆的女声传来。
  “风间哥哥,你怎么来了”
  来开门的是野原葵,新之助的妹妹。
  “是小葵啊,身体好点了吗?”风间彻问,同时将手中的书包递了过去,“我把小新的书包带过来了。”
  “我已经好多了,谢谢风间哥哥”,小葵接过书包,让开身子打算让风间进门。
  “那就好,我还是不打扰了”,风间彻想要拒绝,转身就要离开。
  可是小葵根本不给风间彻机会,生拉硬拽,将风间拉进屋子。
  “打扰了”风间无奈道。
  “客气什么,风间哥哥你好久没来我们家了”小葵热情说着,“随便坐,我去倒茶。”
  “不用麻烦了,”风间彻阻止,小葵还病着,怎么好意思让病人倒茶呢。
  小葵没有理他,自顾自地走进厨房忙活着,留下风间一个人在客厅。
  小葵一踏入厨房的门,立刻掏出了手机,手指飞快编辑着文字。
  “哥,风间来了,速回。”
  野原葵志得意满,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心情大好地泡茶,甚至还哼起了歌。
  另一边,新之助看到短信的内容,暗赞妹妹干的好。
  “老板,多来几把青菜,再来两根胡萝卜。”
  新之助又多买了很多食物,回家的路上一直挂着大大的笑容。
 
  ☆、第 3 章
 
  新之助家客厅里的摆设还是老样子。
  电视机还在落地窗旁,固定地在五点播放着动感超人,怪兽、超人和咪咪的斗争和拉扯持续着,保护地球和平的战斗还没有完结,噼里啪啦,打成一团。动感光波和动感旋风踢还是那么好用。墙壁上,那副上书“色,即,是,空”的挂画有些泛黄,卷轴的地方有破损,掉了一点儿漆,可以换了吧。毕竟,它并没有在新之助的家里起到警示良言的作用,新之助还是色色的,见到漂亮的大姐姐就挪不动步子,一门心思上前去搭讪。
  风间彻坐在被当做矮桌的暖桌旁,手脚僵硬,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才是合适的,只好脊背挺直,神情严肃,如同在商讨重要的国家大事一样,如同被审问的形容也许更合适。
  腿脚有些发麻,风间彻无心顾及,开始第二遍观察屋子的行动,力图不存遗漏,绝不出现一丝一毫的纰漏。
  而实际上,风间彻只是不敢直视小葵的眼睛,被野原葵的气势震慑到了。
  如芒在背,万箭穿心,明明小葵不过是个初中生。
  诡异。
  野原葵坐在桌子的左边,托着下巴,支着手臂,身体像猫一样放松,可是她的眼睛却像猎食的豹子,锐利,危险。
  “风间哥哥,喝茶”
  “好,好”,风间彻令行禁止,糟糕,呛到了。
  “风间哥哥,没事吧”,小葵关心地问。
  “没,没事”,风间彻拿出准备好的手帕擦干净水渍。
  “那就好”
  野原葵保持着女王般的姿态,一面向风间彻投去一把把锋利的钢刀将他牢牢固定住,一面仔仔细细,上上下下,从头到脚打量着风间彻。前者是风间彻的臆想,后者是事实如此。
  风间彻,样貌出众,文质彬彬,盘亮条顺,自带美颜,高光,时尚感,妥妥男神装备,妥妥美少年。
  风间彻,家境富裕,住宅高档,日用品无一不精。家教好,成绩好,举手投足间星光闪烁,虽然有的时候龟毛了一点,自负了一点,可是人家完全有资本,缺点也变优点了。
  综合评分,100不足,99有余。
  对比一下自己的哥哥,野原新之助。
  …………,真是一言难尽啊。
  哎,不是对方太优秀,而是我方太渣。想一想,哥哥要不是有略显英俊的脸,高大的身材以及,最重要的一点,让人牙痒痒的好运,连一战之力都没有。
  心塞。
  幸亏风间彻周身萦绕着高冷的,禁欲的,拒人千里之外的气质,要不然还没等哥哥去追,早就被别人叼走了。
  哥哥的目标真是有挑战性呢!
  野原葵觉得亲爱的哥哥简直就是在攀折珠穆朗玛峰封顶的雪莲花,难度巨大,毕竟那也是8844米的高度啊,况且
  现在的哥哥还在山脚徘徊。
  妹妹伤心得要哭了,好吗!
  思及此,野原葵虎躯一震,坚定了信念,为了废柴哥哥的幸福,一定要把风间彻拿下。
  身为贴心的妹妹怎么能不助哥哥一臂之力呢?
  身为贴心的妹妹怎么能不好好对待未来的大嫂呢?
  身为贴心的妹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哥哥深藏内心的纯纯恋情不能圆满,独自神伤,夜夜垂泪到天明,每日以泪洗面呢?
  绝对不能!!!
  战斗吧!野原葵!为了哥哥的幸福,fire!!!
  握拳!!!
  野原葵的斗志化作烈焰,在内心熊熊燃烧,她的双眼也不禁沾染烈焰的光芒,明亮,闪烁,火辣,危险,灼烫。
  野原葵燃烧了!
  风间彻若有所觉,小,小葵好可怕! 他默默移动身子远离小葵,躲开烧灼。
  咦,怎么这边也很恐怖,小白,小白为什么你也燃烧了!
  小白端坐着,乌黑的双眼中火焰在跳跃,明亮,闪烁,火辣,危险,灼烫。
  身为忠诚的朋友怎么能不助小新一臂之力呢?
  身为忠诚的朋友怎么能不好好对待小新的老婆呢?
  身为忠诚的朋友,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小新深藏内心的纯纯恋情不能圆满,独自神伤,夜夜垂泪到天明,每日以泪洗面呢?
  绝对不能!!!
  战斗吧!小白!为了小新的幸福,fire!!!
  握爪!!!
  小白的斗志化作烈焰在燃烧。
  可能英雄所见略同,燃烧中的小葵和小白若有所感地对视了一眼。
  “战友,你好”
  结盟完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