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错惜【CP完结】──初禾

时间:2021-02-14 03:44:37  作者:初禾

 

  比起勋章,我更想亲手给你戴上项圈。
  五年前,联盟第九军区遇袭,少校洛攸舍命迎击,阻止虫族入侵,以身殉职。
  五年后,“死去”的勇士重返故里,前往首都星受衔。
  洛攸惊觉物是人非,手把手带大的小跟班不见了。
  接着,洛攸被第一军区最年轻的上将……关了起来。
  洛攸看着高高在上的将军。
  这,不就是他的小跟班吗?
  季惜城×洛攸
  年下,可能有点虐,有点甜,有点狗血。
  虽然是星际背景,但其实是篇谈恋爱的文。
  攻美强,惨不惨不好定义,对受有病态的偏执。
  受帅,也强,还满腔热血,有点直,以前是攻的队长。
  有两个小灰字,另一个是受视角:死战归来,却被小跟班关了起来,愁。
 
 
第01章 我一定对你负责
  一道劲窄的身影从军部走廊上疾驰而过,慢悠悠踱步的文职军官们见怪不怪地让路,离得最近的,头发丝都被吹起来几缕。
  “那不是风隼的洛攸?”
  “嗯,又来跟血皇后要人了。”
  “跑这么快,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
  “你还不知道啊?风隼几个支队长长期为了抢人打破头,去得晚了,就只能捡别人挑剩下的……”
  ss级的精神力足够洛攸听清身后的议论,但他没工夫回去解释风隼虽然爱抢人,但从未因为抢人打破头。
  只见他在拐角轻盈地一折,灵巧得像从青空掠过的燕。
  还剩最后一段长廊了,前面就是血皇后的办公室!
  然而就在此时,拐角猝不及防地出现一人。
  若是平时,洛攸敏锐的反应力不至于让他直接撞上去。
  但此时他为了抢人正全速往前冲,拼命刹车,军靴在地上滋出一声刺耳的响动,将冲撞的力道降到了最低,还是不可避免地撞到了来人。
  出入要塞军部的,即便是文职军官,也接受过对抗训练,刚才那种冲撞顶多趔趄一下。
  但面前的人竟然直接摔了下去,洛攸当即目瞪口呆。
  呆完了他才发现,对方连制服都没穿,黑色的长雨衣罩着身体,雨衣宽松肥大,但既然这么不经撞,里面的躯体大约十分瘦弱。
  他赶时间,但把人撞倒了,也只能自认倒霉,蹲下来伸出手,“嗨,没事吧?”
  地上的人支起手臂,抬头看向洛攸。
  看清对方容貌时,洛攸愣住了。
  那是一张非常年轻的脸,像是尚未成年,即便成年了,也是刚满18岁。
  少年面色苍白,黑发黑眸,鼻梁和下巴略显锋锐,瞳孔很深,像是旋转着一团浓黑的雾,看不到底。
  洛攸脑中忽然闪现出一个词——昳丽。
  第九军区不怎么重视文化教育,昳丽这个词还是他看闲书学到的。
  少年的长相无可挑剔,漂亮得近乎中性,美丽不足以形容那种冲击感,而艳丽又显得庸俗。
  洛攸想来想去,觉得只有昳丽是最准确的。
  “没事。”少年站了起来,右手按在腹部。
  洛攸一看就明白,自己将人家腹部撞痛了。
  不过少年的身高让他有些惊讶。他原本以为少年顶多1米7,但站起来一比,其实矮不了他多少,就是瘦,竹竿一样,雨衣显得空捞捞的。
  “这儿难受?”洛攸指了指自己的腹部,“我看看?”
  说完就要伸手,少年却往旁边一侧,躲开了,眉心还紧紧拧起来,似乎很不愿意被人碰。
  洛攸有分寸,知道那一撞撞不出什么大问题,既然人家不愿意让他看,那他就不看,血皇后还在前头等着他。
  “那我先走了啊,有点儿急事。”
  少年点头,“嗯。”
  洛攸刚迈出一步,又猛地退回来,挡在少年面前。
  少年困惑地看着他。
  他扯住自己胸口的队徽:“我是风隼三支队的队长洛攸,如果还痛,就去检查一下,有问题来找我,我一定对你负责。”
  少年唇角动了下,但在开口之前,洛攸已经冲了出去。
  此时洛攸还不知道,他们马上又要见面了。
  走廊尽头那间乱得宛如杂物室的房间是风隼太空战队总长的办公室。
  白枫星际联盟是军事政权,曾有十大军区,第十军区在与约因虫族的战斗中沦陷,第九军区成了迎战虫族的最前线。
  安息要塞则是前线的前线,精锐部队称为风隼。
  这支精锐部队的老大是个打起仗来令对方闻风丧胆,回到驻地却会把办公室弄得一团糟的女少将。
  血皇后是她的绰号之一。
  她还有一个绰号,叫疯女人。
  “新兵28人,这儿签字,签完领走。”鹰月差点被一个超大号战机模型给砸着,恨不得马上将洛攸赶走,她好继续摆弄战机研究所送来的新品模型。
  全息投影走马灯似的播放着新队员的等身图像,旁边显示密密麻麻的指标。
  这批新队员从身体素质上来看还算不错,精神力最低a+++,稍微磨炼一下就能升上s,体能、速度、技能也没有太大问题,还有几个兼修工程的技术人才,放在预备队适应一段时间,就能执行实战任务了。
  但洛攸数来数去,发现少了1人。
  是他数学不及格,还是疯女人玩儿他?
  “这字签不了吧?”洛攸说:“我申请的是28人,你给我27人?”
  “嗯?不是28吗?”哗啦一声响,模型又塌了一堆,鹰月暴躁地跳出来,“不可能!不是28老娘把模型吃掉!”
  洛攸右手在投影上拨动,“1、2、3……26、27。”
  鹰月一拍脑门,不提吃模型的事了,“哦对,还有一个小孩儿。”
  洛攸怀疑自己听错了,“小孩儿?”
  风隼什么时候招过童军?
  “叩叩叩——”
  门上响起礼貌的敲门声,鹰月啧了声,“来了吧这是?正好,他来得晚,你也来得晚,你活该当他队长。”
  洛攸还在想到底是谁,就见门自动打开,熟悉的身影站立在门口。
  他一下没反应过来,这不是被他撞倒的少年吗?
  “这下齐了,28人,来签字,赶紧的!”鹰月招呼少年进来,“从今天起,你就跟他训练了。”
  洛攸脑子嗡一声,不等少年迈入,就迅速把门关上。
  被挡在门外的少年:“……”
  “我跟你要的是能打仗的战士!不是撞一下就摔倒的小孩儿!”洛攸双手撑在桌沿,又急又气。
  约因虫族这两年频繁在“太空荒漠”活动,时不时对安息要塞来个偷袭,风隼每次出击,都会有一定伤亡,需要不断补充新鲜血液。
  文职军官们说风隼几个支队长为抢人打破头,打破头虽然是造谣,但抢人却不假,每次送到鹰月这儿来的新人有限,虽然都经过了初步选拔,但能力还是有强有弱,谁不想将最强的拉入自己的支队?
  鹰月在分配队员上从来不搞平均那一套,先来选挑,后来捡漏。
  刚才那27人不是这批新人中能力最拔尖的,但洛攸能接受,带回去下力气练一练,只要功夫深,个个是战神。
  但最后这位是来搞笑的吗?
  “他不是小孩儿了,喏,你自己看资料,年满18。”鹰月将少年的投影怼在洛攸面前,洛攸几乎和对方的影像贴了脸。
  “从首都星来的,知书达理,比你们有礼貌多了。”鹰月人模狗样地架上装饰眼镜,又准备往模型堆里扎。
  “知书达理……”洛攸觉得自己快被传染疯病了,“我要个知书达理的人来干啥?等他跟约因虫说‘长官你好’吗?”
  鹰月噗嗤笑起来。
  洛攸强迫自己冷静,抱着一丝希望调出少年的指标。
  精神力那一栏空白,体能技能一团糟,跟在安息城随便抓一个小摊贩差不多。
  不,小摊贩都比他强。
  起码人家生活在第九军区这种地方,没打过仗也感受过打仗的氛围,从首都星来的懂个屁!
  “这不好吧?”洛攸跟鹰月讲道理,“陆军没精神力就算了,咱们是太空军,没精神力怎么上战机?”
  人类不断进化,寿命延长到了两百年,盛年期漫长,盛年期结束后,可以自主选择死亡还是走入衰败的老年期。
  在进化中,部分人类具备了精神力,精神力虽然不与武力直接挂钩,但是精神力越强,对战机的掌控度就越高,精神力高的人,还能从精神层面碾压精神力低的人。
  整个风隼,就没有哪一个的精神力等级在a之下。
  “谁跟你说小季没有精神力?”鹰月道:“他的精神力是无法探知状态。”
  洛攸:“啊?”
  “你以为你的上司我是这么不负责的人?把一个没有精神力的孩子扔你队上?我疯了?”鹰月哼了声,“精神力无法探知,但有。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洛攸立马想到一百年前那位率领联盟中央军击溃虫族主力舰队的传奇元帅卡修李斯。
  那位大人物在初入军营时,精神力判定也是空白。
  鹰月神神秘秘道:“意味着我们可能拥有下一个卡修李斯。”
  对英雄的向往令洛攸不由得屏住呼吸。
  血皇后却在这时话锋一转,夸张地大笑起来,“来得晚想得还美呢你!他也可能是个判定永远升不上d的小废物。”
  洛攸:“……”
  “行了行了,别耽误老娘时间,人你领回去,想怎么调教就怎么调教。”鹰月拧开模型的动力系统,手上炸出一团火花。
  她冲洛攸眨眼,“一切可能在你手中。”
  洛攸不是不能带新人,但门口那个也太夸张了。细皮嫩肉的,一看就没吃过苦,是养在首都星的玫瑰。
  昳丽的玫瑰花,就该待在远离战火的花园,这是前线,鲜活的生命瞬间就能在太空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玫瑰可经不起炮火的摧残。
  但洛攸正想继续争辩,鹰月忽然态度一变,收起玩笑的口吻,俨然在指挥舰上冷静发号施令的女战神,“洛攸,我给你输送了那么多人才,你也该给我培养出一两个人才了。他你领回去,一年后,我要他进入你的主力队。”
  疯女人又说疯话了,洛攸眼前一黑。
  但军人必须服从,反抗未果,他站在走廊上,和“玫瑰少年”干瞪眼。
  还是“玫瑰少年”先开口,“你好。”
  声音很冷,大约是因为修养良好,才肯吐出这两字。
  洛攸忽然想起,方才只注意看对方的指标,忽略了人家的姓名。
  叫季……季什么来着?
  “你叫什么?”从要塞军部返回风隼营地的路上,洛攸尴尬地提问。
  他们乘坐的那架飞行器很旧了,一些零件松弛,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洛攸倒是习惯了,但少年似乎感到不适,坐在狭窄的座位上,皱着眉看向窗外,轮廓被阳光照得近乎透明,听见他的声音,迟疑了片刻才侧过脸来,眼中有种被打搅了的不悦。
  座舱丁点儿大,洛攸不得已近距离观察少年。
  之前在军部,只觉得少年漂亮、弱不禁风,现在发现少年的美和他以前见过的俊男美女都不同,有点他一时不太好形容的东西在里面。
  就好像人再漂亮,也不该是这种漂亮。
  少年不大高兴地看着他,神情茫然。
  他暗暗想——娇气。
  娇气的少年声音却不娇,很低很沉,但还不到成熟男性的喑哑,“季酒。”
  “哪个jiu?”
  少年眉心皱得更深,仿佛被他的失礼所震惊。
  他也震惊,不懂这姓季的小东西哪来这么多讲究,他不知道是哪个jiu,问一问怎么了?
  第一军区来的人都这么麻烦吗?
  “祭酒的酒。”少年不再看他,从眼尾扫出漠然余光。
  洛攸:“……”
  你说了等于白说。
  少年又说:“饮酒的酒。”
  “哦,就是酒鬼的酒呗。”洛攸大喇喇地说。
  前线不缺酒鬼,一场仗打完,总有些士兵喜欢借酒浇愁。饮酒这两个字文绉绉的,他下意识就把饮酒改成了酒鬼,没别的意思,但少年不满地哼了一声。
  于是他给季酒又贴了一个标签——傲娇。
  作者有话说:
  开文了,这一章在微博发过试阅,一般是中午更新。多多收藏和评论哈,谢谢!
 
 
第02章 是个憨憨
  红蜚抬头看了看悬浮着的数字计时器,又将视线转回观察窗,脸上的纠结和沉重都快拧到一块儿了。
  “那个……就是你挑回来的新队员啊?”
  此时是上午11点50分。
  风隼三支队执行太空歼击任务,属于尖刀部队,训练任务将一天的时间挤得满满当当,早上和晚上各有一轮常规体能训练,下午和上午9点之后,则是战术演练、实战模拟、精神力专项训练、陆战训练。
  风隼虽然是太空军,但陆战技能他们也必须掌握。
  除了体能训练,其他训练几乎都需要前辈指导,或者队友配合,一个人不太方便完成。
  现在,队里的模拟舱全被占用,使用时间最长、今年以来数次出现情况不明故障的那个也正在运行。
  季酒一个人在里面,独自进行初级太空驾驶训练,因为精神力时有时无,人机连接总是中断。虽然现在风隼已经装备了无需精神力也能操作的战机,模拟舱也有非精神力模式,但他与精神力较上了劲,两个多小时练下来,被不断连接又断掉的精神力折磨得浑身大汗,面色惨白,和那模拟舱堪称一对破铜烂铁兄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