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蜂鸣与浮萍之梦【完结+番外】──这个六月超现实

时间:2021-02-13 03:13:45  作者:这个六月超现实
  蜂鸣嗡嗡,今天开始于一场浮萍的梦。
  架空现代,主受双洁,非常规短篇。
  外星怪虫x普通地球人,1v1,he。
  没什么剧情,平淡,尝试最文艺的手法写最清新的内容(?)
  排雷:攻前期一直是巨型虫的模样,后期才有人形;可能涉及体型差、窒息、中毒、流血、虐乳、产卵等,程度较轻。
 
 
第一章 虫隐于室
  早秋的夜晚已有了些寒意,同事们各自收拾东西,要么回家,要么和相熟的约一顿晚饭。杨雍礼貌地拒绝了邀请,提着公文包,脚步不紧不慢,从众人的视线里渐渐消失。
  在他背后,有人戏谑了一句:“嘿,老杨不是没女朋友?”
  另一人答道:“谁知道……走了走了,动作最慢的出钱啊。”
  “真伤感情。”
  杨雍一概不知,但即使听见了,他也不会在意。往往谈论他的时候,三言两语,那些人就失去兴趣。或许因为他习惯温和地笑,不深入,不反驳,久而久之,就成了一个不值得深究的人。
  公司离家只有二十分钟路程,中间隔着老旧的居民区,以及一个频繁传出搬迁消息却始终存在的市场。杨雍买不起车,加上平日坐办公室多,干脆靠双脚通勤,新买的工作服裤子有些长,在市场附近被溅起的积水弄湿了一点。他微微垂下眼,注视了几秒,然后继续向前,而那个莽撞的孩子跑开了,认为他不可能计较。
  的确,杨雍不爱开口,做多过说,绕到吵闹的摊贩前买活鸡,也不情愿议价。
  干买卖的人多数有点油滑,虽不至于短斤少两,但使劲哄他,说挑中的几只肉香,比普通鸡好吃多了。杨雍点点头,不知道是信了,还是纯粹的敷衍,绞了几圈的塑料袋耳朵缠上手指。
  袋子里的鸡叫着,声音慢慢就小了。
  小区里好些孩子在玩耍,新栽了一圈的桂花,香味很浓,被扯落、碾碎了一地细碎的黄。杨雍的房子在靠内一栋楼里,那条小路是没有灯光的,住户投诉了几次,也修了几次,终究亮不起来。人进去,就慢慢淹没在黑暗中。
  “哎哟?”
  那团人影撞进了杨雍的视线,原来是一个女人,攥着手机,却还是看昏了眼。她在五层,杨雍在九层,勉强称得上邻居。但在几步路的擦肩而过里,女人没有对杨雍的问候发出回应,直到走出小路,鞋跟踩在石板的声音也消失了。
  接着吹来一阵凉风,枝叶簌簌而动,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有一段时间了——杨雍并不意外对方的冷淡——他曾拒绝这个女人无端的爱意,也安静承受了她私底下散播的唾骂。正如她所说,一个只知笑、平庸、说话声音低微的男人,怎么有资格鄙夷离了婚的女人?况且她长得还算漂亮,不过是看中杨雍老实,才稍稍示好,他却不识抬举。
  其他见过杨雍的人会为他辩解,只是说辞单薄,无非一句“他看起来挺善良的”,如同冷雾中跳动的尘,微小,很难被人留意到实质。
  天生如此。
  预报说今夜水汽很重,杨雍推开家门,恰好外面淅淅沥沥下起了雨。开灯之后,几只飞蛾慌不择路扑了上来,紧贴着玻璃。他匀出一点时间来思索,最终还是转过身,把纸巾团起来随手塞进哪里。太麻烦了,飞蛾的翅有鳞粉,摁压的时候会和体液一同喷洒开来,留下恶心的痕迹。
  或许感觉不到动荡,鸡尝试叫嚷,大胆的从缝隙里探出脑袋,鸡冠子深红。杨雍拿起玻璃杯喝了口水,才轻轻把塑料袋提到从前堆杂物但现在腾空了的房间,往门边一放:“吃吧,很新鲜。”略略等了一会,他听见掩藏在雨声里、一点嗡嗡的动静,放下心来,再次抬脚离开了这里。
  整个空间,厨房占据了很大一部分,杨雍买下双开门的冰箱,立在墙边,从保鲜格子取出洗净的菜心和蘑菇。白霜沿着指头接触的位置褪去,他停顿了片刻,切碎,搅拌,炖煮——这是最常用的方法,简单且快速。
  杨雍不喜欢在无谓的事情上花费太多时间,比如亲密的交际,比如下厨,所以杂菜汤之后是速冻的饺子,一个个落进锅里,表皮逐渐透明。
  忽然,那阵嗡嗡的声响打破寂静,他还握着漏勺的长柄,只来得及把火关小,腰部以下已骤然压了重量。于是杨雍叹了口气,手掌撑在料理台面,双腿分开。不一会,泛黄的灯光把他脸庞照得特别清晰,平和的五官此时扭曲一起,嘴唇张合,当中钻出不应该属于他的呻吟。
  原则的对立是意外,若是杨雍愿意,就会毫不吝啬。
  潮红席卷上他裸露的皮肉。
  该庆幸厨房仅有高高在上的几扇窗,窥视不到,可外面的空气很冷,杨雍的皮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很快汗水淌开,浸润了这些不易发现的凹凹凸凸。灶上的火早就熄灭,现在是晚上九点,他不在餐桌前,反而赤身待在沾满油烟的地方,满足欲望。有时忍受不住,杨雍的牙齿使劲挤着,膝盖也发软,只能努力汲取力量,支起身子。
  嗡嗡,嗡嗡。
  声音犹如金属碰撞,又与树枝上悬挂的巢的住客类似,杨雍回忆起第一次,满是绒毛的爪子勒住腰,外壳坚硬,尝试捏碎的话可能被割破血管。然而,此时插进他身体里的,是另一样柔韧、粗硕的东西,在后面不断挺动,尖端不止一次摩擦敏感点,分不清是故意还是无意。随着抽插慢慢激烈起来,它还在膨胀,杨雍眼睛垂着,生理性眼泪和汗一同划过下巴。
  但依旧没有结束。
  锅里曾烧热的水彻底平静,因为杨雍克制着动作,所以磕碰不到,也没什么波动。唯一不安分的是那粗长的肉刃,全埋在他体内,连他自己都诧异了,不明白怎么吃得下去。穴壁屡遭碾磨,愈发湿润,那些软肉贪婪地聚拢,性器在里面能挺进抽离的空间很小。可能觉着烦躁,顶端的撞击突然强烈起来,使杨雍发出又痛又爽的闷哼,不由自主更敞开了内里。
  “唔……”
  尽管如此,他还是很紧,这副身子瘦瘦轻轻的,只接受过一个个体的侵犯,勉强承受下来。当性器用力顶进来,抵住敏感点凶狠地操,穴肉的阻碍或者说是迎接,便被破开了,软烂到不成样子。
  非常残忍,称得上是折磨。
  杨雍一直在叫,喉结滑动,墙壁隔音经改造变得极好,没人会听清楚。哪怕他受不住高潮了,浑身颤抖,浊精一股股喷洒在瓷砖上,污秽地流淌开来,这里也还是外人眼中死气沉沉的一间屋子。所有的都是秘密,包括他崩溃的呻吟、腰际十余道勒紧的痕迹、舔舐过脊骨的滑腻……以及光亮里无比清楚的身影。
  那是一只巨大的类蜂的虫。
  嗡嗡声音好像耳鸣。
  身体比先前沉重了不少,杨雍缓了很久,久到那根仍堵住穴口的性器发软了,盛不住的液体顺着缝隙,在腿上带来细密的触感。他有点头皮发麻,可不悦的情绪更浓郁一些,手背上青筋凸起几根,因此强硬扯开了搂住腰身的爪子。对方察觉了,却不服从,反而恶毒地抽动性器,把射进去的精液搅动出泽泽水声。
  杨雍对此反应极为剧烈,半趴下来,腿颤得厉害。
  好不容易熬到尾声,他深呼吸几口,直起身来,抽来纸巾擦拭各处的脏污。重量转移到肩背,原本垂在体外、尺寸可怕的东西一点点收缩进去,挨着皮肤滑动,余下一道古怪的湿痕。而杨雍的表情恢复如初,把垃圾丢进桶里,仔细洗了洗手上残余的液体,然后旋开点火的钮。
  饺子是鲜肉馅的,隐隐可见里面颜色,水沸腾后,它们便浮起来。
  嗡嗡的响动也远了。
  性爱带来的除了快感,还有饥饿,杨雍填饱肚子,准备去洗澡,但在之前还需要收拾房间。门后地板堆着死鸡,捡起来几乎没什么重量,好像只剩一层皮。杨雍小心翼翼翻看,果然,在鸡的背部有孔,是被外力戳穿的,还黏连了一些血肉,散发出腥臭味。
  “胃口真大。”他自言自语。
  幸而这几只鸡死得迅速,没怎么挣扎,松松垮垮的鸡皮丢进袋里,直接拖地,没多久就干净了。空气还挺潮湿,虽然雨停了,但地板很久都干不来,只能调高空调的温度,放一晚,明早应该无碍。
  至于刚刚和他做爱的对象蜷在浴缸里,各方面都感到饱足,偶尔才发出低微的嗡嗡声。杨雍开了温水,也浸进去,不一阵就被覆上胸膛。由于热气蒸腾,乳头微微挺了起来,更方便对方吮吸,除了刺痛,还有不可忽视的敏感的刺激。起初他还觉着是屈辱,如今习惯了,知道是本能作祟,便仰着脖子,任由胸前堆积着快意。
  而巨虫并不留情,即便乳头已经红肿到快要破皮,也舍不得松开,口器蠕动。杨雍收敛了宽容,抬手捏住那条湿滑的玩意,稍微用力,示意不允许继续。不满的嗡嗡霎时间放大,但他面色平和,显然没有全然投入欢愉,保持着理智:“我累了,明天再说。”
  对方和他僵持片刻,终究失望地缩回去,爪子一下下扰乱水面,把低落的翅也弄湿了。
 
 
第二章 性爱习惯
  市场边的下水道有些问题了,正散发出恶心的臭味,几个环卫工戴着口罩,对狭长深邃的洞口指指点点。
  杨雍不得不避开,到一家新店买早饭,这让他有点难受。他口味很单一,清晨起来喜欢包子,整齐的皱褶,最好是香菇馅的。趁走路的时候,就能慢慢吃光,用一两张纸巾擦拭嘴边,才踏入公司。但今天,他只能要一杯小米粥,喉咙黏腻地吞咽。
  经年累月做下的事情,会变成人的习惯,改变是难得的。
  除此之外,杨雍换了一件长袖上衣,衣领、袖子都系满纽扣,不露出一丝缝隙。与来往的人打招呼的这段时间里,他难得抿着唇,回应也是很轻的。类似的事情几乎没发生过,因此邻桌的女人发现了,她向来心细:“杨哥,你嘴巴怎么破了?”
  “不小心割伤。”他回道。
  女人了然:“哦,那你下次要注意点。”说完,她转过去,翻找了一下包,却一无所获。等杨雍接受了抱歉的眼神,女人才松了口气,低头啪嗒啪嗒敲击起键盘。
  杨雍微微探出舌尖,抵住泛红的唇峰,刺痛,但血很久前就止住了。他合上眼又睁开,把这些掀过去了,就像手指压过笔记本,一页跟着一页。杨雍的人际关系其实非常简单,同事、邻居、陌生人……基本上是普通的往来,所以没多少人与他相熟,或是到达另一个地步,比如亲密。
  客套的相处最令他舒服。
  电脑右下角“滴”地跳出提示,新的任务已经发布到工作群,杨雍便是靠这一份报酬维持生活。他并不喜欢自己的职业、岗位,追溯先前,读大学时的选择也草草了事,成绩游走在中等。
  班上的导员在毕业前,才看着照片后面标注的名字,对他说:“哦,雍是个不错的字,雍容华贵。”
  杨雍滑动鼠标,把文件的修改人标注成自己,差点打成了“庸”。庸俗,平庸,据说最初父亲随口说的是这个字,可录入的时候,阴差阳错留下现在的他。说不清是冥冥中注定,还是牵强附会,杨雍自以为活到快三十,并未脱离那么久远的安排——如今他确实平凡,一旦剥离了众人脑中的印象,就如同水滴落入海洋,消失得无影无踪。
  同事们似乎也认定他毫无攻击性,一根骨头不软不硬,任何针对都会化为戏剧般的可笑,令人自我怀疑。所以他们觉得氛围真好,容易相处的人真好,无论高兴或烦躁,不必顾忌他的存在,可以尽情开口。
  “麻烦了——”
  浇水后绿植显得鲜亮,杨雍将小巧的花盆挪过去,又得到别人的感谢。邻桌的喜好是照料这些小东西,夏秋长得厉害,没几天枝叶就越过隔断,搭在他这边,很快被剪断。午休时候,女人经常拜托杨雍浇水,然后跑下楼替大家取外卖,入职不久的人总要做这些琐事。
  绿植的生存方式,她的生存方式,或者杨雍自己的生存方式,各不相同,直到现在他依旧觉得这样的状态最为恰当。
  一个半小时,杨雍在工位吃午饭,接着收拾出一块地方趴着午休。他不像其他同龄人,躲在楼梯的安全出口抽烟,实际上,同部门那几个人大多结婚了,聚在一起谈论的总是家庭压力和老婆孩子。从这方面看,杨雍算得上异类,但他气质太薄弱,以至于大家诡异地觉得平常,介绍对象的话说了几次,就没再提起。
  此时杨雍正梦见一只虫,有着金属的颜色和光芒,发怒会支棱起翅膀,昨晚在争执中他的嘴唇被对方刺破了。铁锈味一刹那迸发,虫的口器凑过来吮吸他唇角,竟然有一丝温柔的错觉。但随即,它克制不住,居高临下发出命令,这也激怒了杨雍——他不是猎物,不能是猎物,这种张狂潜藏在骨头里,暴露在不为人知的时刻。
  结果闹得很不愉快。
  人生既然如同一张白纸,上面只有皱痕,杨雍对很多东西看得很淡,最近才感受到性关系的一点乐趣。仔细算来,还不足以落下色彩,因此他站在界限边缘,守得很牢,不肯退让半步。巨虫的固执、愚蠢和热烈的欲望,可以为它搏取肉体交欢,但不代表任何愿望都被实现。
  一直到今早离开前,杨雍没见过对方,顿了顿,手腕转动扣上门锁。
  梦境及时淡去,闹铃的声音听起来那么近,路过走道的人身上带着烟味,飘散开来。杨雍吸吸鼻子,勉强抬起眼皮,肩膀还垮着,像是一种暗示。他并没料到巨虫会引发如此大的影响,险些使他走神,可未完成的工作列成清单,明晃晃挂在屏幕上,不应该犯错的。
  于是杨雍泡了一杯咖啡,最适合清醒,可惜不是他轻易接受的味道,苦得隐隐想要作呕,硬是忍下了。
  忙到晚间,其他人走了,轮到他负责收尾,所以回去迟了些。市场里只有一家卖活鸡的仍在营业,认得他这张脸,好奇问道:“家里几口人哦?”杨雍面不改色:“……挺多的。最近猪肉太贵,只能买鸡。对,不用杀,谢谢。”
  照样走过那条昏黑的路,这次没碰上认识的谁。杨雍低头摁了楼层的按钮,同行是一对父子,很热闹地聊天,小孩抱的足球沾满泥土。当他们走出电梯,周围一下子安静了,光点再度闪烁。
  看啊,不能更寻常的景象。
  而杨雍把不一般的东西藏在家中——门锁咬合的响声终于惊动了卧在客厅的家伙,扑腾翅膀,他朝那边看去,大团影子靠近又飞远,似乎还与他生气。房内重新充斥光线,将对方的运动轨迹照得一清二楚,最终落在沙发。
  “那你自己待着吧。”杨雍淡淡地说。
  晚饭依然是速食,饼皮涂上酱料,里面包裹了鸡蛋、杂菜和瘦肉丝,几口就能吃完一整个。屋子里很安静,除了他并没有其他人,沉默之间,他又听见那边很轻微的动静,窸窸窣窣的。比起最开始感到一点点不愉就尝试袭击,如今的巨虫显得安分多了,或许有杨雍用刀威胁的功劳,又或者得益于他这具躯体,死亡远不及性爱有趣。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