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擦冰走火》【CP完结】──二环北路

时间:2021-02-12 13:08:43  作者:二环北路

   【文案】

  花样滑冰种子选手杜清劭备战新赛季,来了一位十八线编舞当老师。
  抱着对他的质疑,年少轻狂的杜憨憨开始了刁难:你柔韧性这么好,做个贝尔曼给我看看?
  小美男一脸人畜无害放狠话:做了你也学不会,有什么意义。
  杜清劭见状燃起斗志,准备和他激战三百回合,结果却端起了真香的炒饭。
  人后:你懂个屁滑冰。
  人前:把小美人的脸撩红最好玩了??
  粉丝:书无店砸,懂?
  一个从小美男千里追夫到惺惺相惜的故事。
  想要为了你更高、更快、更强。
  杜清劭X洛铭(Lumi·Varis)
  奶帅温柔骚话攻X腹黑内敛美人受
  1.人物无原型,拒绝ky引战。
  2.个人理解是主攻互宠。攻比受矮,但不弱。
  3.有部分私设,同性可婚背景。
 
 
第1章 “他懂个屁滑冰”
  晚上八点,B市东方体育馆。
  这是国内首次承办大型冰演,邀请了国内外不少优秀运动员参加。表演已经进入尾声,运动员们穿着改良版的汉服考斯腾在冰上翩然起舞,挽手到四方看台鞠躬谢幕。
  突然,一个略带磁性的少年音打破了现场热情的欢呼。
  “大家不会以为今晚就这样结束了吧?”
  躁动的人群瞬间安静,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冰场。
  灯光落到其中的一位少年身上,只见他拨弄着耳侧的挂式麦克,用标准的播音腔带动着现场观众的情绪:“下面将由各位选手为大家带来自己的保留曲目,感谢大家——对花样滑冰运动的支持!”
  话音刚落,熟悉的旋律已经响起,竟然是前几年风靡全球的抖肩舞coincidance。
  光束追着男孩到冰场中央,腰间丝带不知何时已经解开,薄如蝉翼的银色汉服在灯光下飘然落地,露出早已准备好的皮裤和白色T恤,勾勒出他精瘦挺拔的身材。
  “啊啊啊崽崽冲!给爷走花路!”看台上爆发出一阵惊呼——正片现在才开始,他朝场外观众挑眉轻笑,抬手撩了个清脆的响指,一边取出皮质半截手套,不紧不慢地戴上。
  男生名叫杜清劭,现役花样滑冰运动员,今年世青赛的银牌得主。年仅十七的他还未在国际舞台上展露太多锋芒,反倒是凭借爱豆般的颜值在国内斩获了不少粉丝。
  伴随节奏感极强的音乐和六亲不认的步伐,他穿着迷之反光的皮裤开始了魔性的抖肩。紧接着第二位主角登场,是国内男单老将马嘉博,观众的欢呼声也更加热烈。
  他们跋山涉水到世界各地学习了很多技能,然后在某个车站完成了命运的相遇。
  went dum!Dum!!Dum!!!
  went dum!Dum!!Dum!!!
  They said we've both been dancing all this time,
  Whaoincidance!
  越来越多的选手涌向冰场中央,为心中的爱与和平起舞。杜清劭再次开启耳麦,刻意压着声音,还不忘朝镜头闪了个wink。
  “Now, let's dance.”
  语毕他便勾起衣领,接上一个满是挑逗意味的顶胯动作,手指扫过白T边缘,似是不经意地撩拨,露出清晰可见的腹肌。
  短短几秒,全场再次被点燃。灯光也由原先的冷色调变为暗红,将氛围衬托得更加热情四射。合着音乐的节奏,选手们分成两拨,放飞自我地舞动身体,绕到场边接二连三地进入跳跃动作。
  杜清劭的余光下意识往后扫了眼,助滑片刻用左脚刀齿点冰,摆动上身将自己送入空中。银色冰刀闪着金属光泽,划起晶莹的冰屑,身体在空中高速旋转,几秒后落回冰面,左刃滑出。
  是个干脆利落的勾手三周跳,但夹在这么多人中间,随着其余选手的起跳、落冰,将他与众不同的旋转方向显得特别突兀。
  顺时针,是现役为数不多的左撇子选手。
  当然他不会把这种事情放心上,绕到挡板另一端,跟着队伍开始下一个跳跃动作。直到音乐结束,一众人摆出整齐的pose,观众似乎还意犹未尽。
  “谢谢大家!”杜清劭拉起身边人的手朝看台鞠躬行礼,对今天演出的舞台效果感到满意。之后还有其他选手的“保留曲目”,他便打算先下场回化妆间卸妆。
  平日里教练就和亲爹似的看着他,今天却不见踪影。杜清劭不由得疑惑,沿着走廊多走了一段路,经过会客室,冷不丁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英文。
  那人的发音标准吐字清晰,应该是个外国人。音色清冷养耳,像初冬的风,带着凌冽的天性,侵略意味却不重。同时也听到教练叶飞鸿不太熟练的英语。
  “他还小,在许多方面都不够成熟,带他出来冰演就是希望能多个机会让他认识自己。”教练说道,“那你对他有什么看法吗?”
  对方仿佛信号延迟,半天才开口:“我看过他之前的比赛资料,基本功比较扎实,确实有优势。但升组后难度增大,体力和技术方面和世界级运动员相比差太多了……”
  说到这儿他又停顿许久,似乎在顾虑什么:“特别从我的领域看来,他身体的协调性和控制力远远不够,舞姿也很僵硬。”
  教练显然也尴尬了,笑着解释道:“青年组比较重技巧,相对就省略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再说了,他确实还小。”
  “这可以作为理由,但不是借口。而且我觉得……”
  发现和是自己相关的话题,杜清劭还好奇地趴在门上偷听了几句。可没想到里面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竟敢这么说自己,差点把他气喷血。
  嘭——,他连推带踹地摔开了门,目光径直落在里面那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身上,踩着冰刀鞋重重地走过去。
  “你谁啊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他的声音带着怒意。
  对方显然被吓到了,慌乱地躲了下眼神,拉高了围巾把脖子埋在柔软的羊绒里,只剩一双水蓝色的眸子。
  “你躲什么?”杜清劭不依不饶地仰起脖子,双眼瞪得溜圆,似乎下一秒就要冲过去把他从沙发里揪起来。场面一度被无声的对视占据,显得房间格外逼仄,教练叶飞鸿见状赶紧介绍说:“小杜,他就是上次我和你提过的、新赛季的编舞老师……”
  “吼,原来是你啊。”他踢了脚桌子,气愤地咬紧后槽牙,“你以为自己很厉害吗?”
  “你怎么和老师说话的!?”话没说完就被教练敲了下脑袋。
  “他不是我的老师。”杜清劭气得冷笑,丢下一句狠话,重重地摔门而去。
  升组后首个赛季甚至能影响到今后整个职业生涯,他至今都无法接受,为什么如此重要的比赛居然找这个来路不明的…芭蕾舞演员给自己编舞。
  难道是冰协预算不够,弃车保帅,把自己放弃了?
  晚上的好心情就这样被毁得一干二净。他头也不回地走到化妆间,趁里面空无一人,取下保护套往桌上哐哐乱砸:“他就是个破跳舞的,懂个屁滑冰!还说我的舞姿不够优美,气死我了!”
  隔壁,叶飞鸿还在劳心劳神地解释情况。经此一遭,他的心内心更加复杂,不知道眼前这位年轻的舞者能教给自负叛逆的小屁孩多少东西。
  但那个外国人早已恢复冷静,像是看透对方心思一般,埋在围巾里的嘴角轻轻勾起。
  “Don't worry, I can make him persuasible./ 放心,我有办法让他听话。”
 
 
第2章 “你说我不行?”
  开场白并不顺利。
  第二天刚起床,杜清劭就被教练送上了全套洗脑包服务。等训练开始后,教练又提早约见了那位外国老师,替杜清劭道了个歉,说孩子还小,为人直率,但心眼不坏;更重要的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保证交流无障碍。
  到健身房时里面声音嘈杂,早训还没结束。叶飞鸿想伸手去开门,却被他拦下:“再给我点时间观察一下吧。”
  比起别人的评价,他更相信自己判断。不等主教练说什么,已经趴在木门的玻璃窗上,开始定位目标。
  杜清劭在做基训,端着右脚浮腿,左膝微微弯曲,起跳落地、起跳落地,全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尽管动作机械而枯燥,他依旧保持姿势不知道跳了多少次,与旁边跑步机上嬉皮笑脸的队友截然不同。
  突然,原本热得冒汗的后背窜来一阵莫名的凉意。他停下来扯了扯领口透气,顺势转身往门口的方向看去。
  果然,门上一只毛茸茸的金色家伙!两人猝不及防地对视了一眼,那外国小老师水蓝色的眸子里甚至还闪着晶莹的光泽。
  “我靠……”这次轮到杜清劭被吓,骂骂咧咧地拉开了门。汗水淌得满脸都是,他用护腕擦了擦脖子上的汗,撩起湿腻的刘海,顺势挑起眼神,气势汹汹地喊道:“你看个peach?”
  “杜清劭!”叶飞鸿喝住他,暗暗使了个眼色。在教练吃人的目光下,他满不情愿地翻了个白眼,回屋披了件外套,气鼓鼓道:“跟我过来。”
  外国老师不吭声,默默地跟在后面走进舞蹈教室。屋里陷入短暂的沉默,他率先打破僵局,解开大衣的搭扣,摸出内侧口袋里的名片递过去:“在此之前,请允许我正式介绍一下自己。”
  【洛铭/LuoMing】
  【卢米·瓦瑞斯/Lumi·Varis】
  著名花样滑冰编舞师西塞琳的密友,普菲斯那芭蕾舞团的首席舞者。
  杜清劭其实早摸过对方的底,随意地瞥了眼,问道:“居然还有中文名,会说汉语?”
  洛铭应声摇头。他在嘴里啧了声:“我知道你是谁,没必要收这玩意儿。”
  “名片能体现尊重与合作的意愿,是最基本的社交礼节。”洛铭冷静地反驳,“作为你的老师,我应该能得到自己学生的认可吧?”
  这是想蹬鼻子上脸的节奏啊。杜清劭又气得咬牙,他好不容易混进种子选手的梯队,哪里看得上这种来历不明的十八线编舞师。
  但想起教练的洗脑包,像洛铭这样的首席舞者在国外社会并不低,如果真把人气跑,自己的声誉也白瞎了。权衡再三,他还是烦躁地接过名片揣进了兜里。
  “你不是学芭蕾的吗?为什么要来插手我的事情。”他转身坐在地上,颇有质问的语气,“花样滑冰还有接续步,转三、莫霍克、捻转……这些步法你会几个?”
  刚结束体能训练,他的气息还不平稳,干瘦的脖颈上淌着汗水,喉结随着轻微的喘气声起伏,有着独属他年纪的性感与张扬。
  洛铭微蹙眉头,选择性忽略了第一个问题,只是道:“我都会。”
  语气平淡,听不出喜怒。杜清劭看他至始至终只有一个表情,觉得摸不着头脑又很无趣,哼唧了声:“那等下上冰滑一段给我看。”
  “先开始讨论选曲吧。”他不置可否,上前几步盘腿坐下。但还是隔了整整两人个的距离,石膏一样笔挺地坐在对面。
  这件事之前就提过,杜清劭本赛季的自由滑沿用上赛季的曲子《贝多芬赞礼》,但因为升组难度构成上需要做出改动,短节目则打算编排成爵士风格,选曲自定。
  见状,杜清劭只能假装配合地掏出手机滑到他身边:“我有两首备选曲目,教练说让你先听一下。”
  音乐很快响起,两首歌分别是《Sensitive Kind》和电影《2046》的原声配乐。是舒缓而撩人轻摇滚风格,之前杜清劭已经听了几十遍,似乎有些发腻,注意力并没有很集中。
  乐声戛然而止,空旷的教室只剩两人的呼吸声。等了几秒不见反应,他没好气问道:“有什么建议吗?”
  “你的想法比我重要。”对方正色道。
  “你是舞蹈演员,难道不应该听到音乐就文思泉涌blingbling的吗?”杜清劭撇嘴,绵里藏针地发问。
  洛铭闻言垂下眼眸,回忆刚才观察到的细节。他的发色很特别,仔细看并不是单纯的金色,泛着橘黄的光泽,发丝卷而细长,软软地搭在头顶,像是童话里的小精灵。
  看他陷入自闭状态,杜清劭有种莫名的成就感,不知怎么很想笑。
  “你似乎更偏向故事性的曲子,”半晌,他终于抬头,高眉骨下藏着的那双水蓝色眼眸一凛,“刚才放的曲子一首性感一首成熟,你理解起来也比较困难,兴趣也不大,对吧?”
  声音不大,杜清劭却听得一愣。确实,这是他被按头听了无数次后从经典曲库里选出来的东西,离理解音乐、滑出完美的PSC(节目内容分)相去甚远。
  没想到短短几分钟就被看出了端倪。他轻皱眉头,意外地反问:“那你有什么推荐曲目吗?”
  洛铭扭头,大吃一惊。
  “术业有专攻嘛。”他翘着二郎腿,懒懒道,“再说了,你应该知道比赛曲目的重要性。我每个赛季都得听上千遍,要是你给我选得不合心意,那就是噪音污染。”
  洛铭不置可否,默默在脑中搜刮了一番:“…说实话我觉得有一首曲子很适合你。”
  他只说了一半,随后就没有下文了。“合适就放出来啊!”等了半天,杜清劭不耐烦了。
  “好吧,稍等。”他找了下音乐——是童话电影《小狮王》的插曲,听到前奏轻快的打击乐,杜清劭顿时眼前一亮:“就这个了,我喜欢!”
  对方的目光落在地上,没有理睬。他只得耐着性子听完,又迫不及待地插嘴:“我觉得可以。节奏感强、故事流传广泛,也容易引起评委和观众的共鸣。”
  “但节奏有些快,”洛铭提醒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他故意留了个停顿,想让对方自行体会。不料杜清劭眯了眯眼,反问:“有话直说。”
  想起昨天的小插曲,他还有些犹豫,被盯了许久才开口:“快节奏的曲目很考验选手的心理素质和技巧,如果你开场第一个跳跃失败,就容易打乱节奏,导致后面接连失误。”
  “所以,你觉得我不行?”杜清劭刷一下从地上站起来,居高临下地俯视道,“我可是今年世青赛的银牌,你居然说我不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