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再一次初恋》【CP完结】──林光曦

时间:2021-02-12 13:06:55  作者:林光曦

   文案:

  前冷淡后深情的长发画家攻(林骁)x前深情后冷淡的雕塑系老师受(陆雪铭)
  【高亮:这里冷淡不是完全没感情的意思。】
  ———
  六年前跟林骁(xiao) 谈恋爱时,陆雪铭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被这段感情耽误了半个青春。但他更没想到的是,久违的第一次重逢不是在自己风度翩翩,游刃有余的情况下,而是在拉肚子,蹲在厕所里没有厕纸的时候。
  相较于他的丢脸和狼狈,林骁却对他在酒吧搂着女人的画面更为在意。直到成为他的同事兼邻居后,林骁才逐渐发现,原来对于当年的分手不是只有自己放不下的。
  ———
  【酸甜口的双视角追妻文,攻受是彼此的初恋。】
 
 
第1章 阔别六年的重逢
  五月底的滨罗市已经有了初夏微热的气息。林骁站在一家名叫“九月底”的酒吧门口,看着上面攀爬了凌霄花的艺术墙,脑海中不自觉地闪过了一段记忆。
  “你的名字和我喜欢的花发音是一样的。”
  第一次听到那个人说话时,便是这么一句搭讪的内容。
  他还记得当时自己的反应。在他面无表情地走过那人身边时,那人从教科书里拿出一张干花书签递给他。
  “这是我自己做的凌霄花书签,送给你吧。”
  他的冷淡态度并没让对方知难而退,反而收获了一张更灿烂的笑脸。
  那笑容迎着校园里的三月春光,因为长得好看,所以明媚又动人。弯弯的眼睛长长的睫毛,鼻尖处一颗小痣,看过去很乖巧。
  林骁踩着台阶,有门童为他打开了酒吧的门,并说了句“晚上好。”
  他心不在焉地点头,眼角余光瞥过门童的脸时却怔了一瞬。
  门童依旧礼貌的对他微笑,并维持着开门的动作。林骁闭了闭眼,等到视线中的门童又恢复成一张陌生的脸后才跨了进去。
  这家名字带了点文艺气息的酒吧属于清吧,装修是蓝白相间的地中海风,播放的是旋律舒缓的外文歌,音量也很舒适。
  林骁找了个靠角落的沙发卡座,拨通了陈夏禾的号码,对方说还要再等一会儿,他便点了瓶黑方和一盘青梅。
  服务生点亮了桌上的人鱼蜡烛,又递给他一张明信片和笔,说这是店里附赠的,如果他有需要的话可以免费邮寄。
  林骁接过来看,明信片的正面是一条坐在石堆上的美人鱼,她面对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海风吹起了浅金的长发,也露出了后腰的图案。
  那是一轮弯月,用金色颜料勾勒的,在蜡烛的光照下闪烁着淡淡的光。
  他的视野有些恍惚了,不久前才刚出现在脑海中的人又跑出来。不过这次不是那人的脸,而是一个不着寸缕的背。
  那依旧未褪去少年感的后背触手光滑,肤色也白皙,后腰中间的位置有一轮蓝色的新月刺青,月亮的钩子下面坠了几滴蓝色泪珠,一路隐没到尾椎。
  林骁捏了捏眉心,也不知道是不是白天遇到了那人的缘故,以至于现在看什么都与那人有关。
  他把明信片放在桌面上,给自己倒了杯酒,拿出手机边看边等。
  他选的位置好,一抬头就能看到斜对角的酒吧大门。只是他坐了半个多小时,每次听到门上那串风铃响起的时候就会看过去,但陈夏禾一直没出现。
  他调到拨号界面,正想再打风铃声就又传来了。他习惯性地抬头,这一眼却让他愣住了,手机都差点掉在了腿上。
  进来的人穿着和白天时不同,但还是与过去一样喜欢从头到脚的黑色。双手插在运动裤口袋里,棒球帽的帽檐压得很低,把亚麻棕的头发都挡住了。
  林骁的目光追随着那人到吧台前,看他坐下来,跟酒保说了句什么,然后就回过头来四处看了看。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陆雪铭,林骁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低头,左手臂撑在膝盖与额头之间挡住。
  他的头发略长, 虽然在后颈处扎了个马尾,但两旁的刘海会随着低头的动作而挡住脸。许是这个缘故,陆雪铭没有看到他,等他再抬起头的时候,陆雪铭已经在看手机了。
  他松了口气,视线却又开始盯着那个背影了。
  尽管分开有六年,但能看得出陆雪铭没怎么变,身形还是偏瘦。
  林骁的目光顺着他的背停留在后腰的位置上,那个地方有个月亮与眼泪的刺青,是陆雪铭和他热恋时纹的。有了这个刺青,陆雪铭的腰显得更性感了,每次背对着他的时候,他都会忍不住地想要摸上去,想要更用力地让那片皮肤泛红。
  手机的震动唤回了林骁的注意力,他接了起来,陈夏禾说临时有点公事耽误了,今晚怕是赶不过来,约他明晚吃饭赔罪。
  林骁挂了电话,陈夏禾是做公关的,这一行就是随时待命。既然他来不了了,林骁就犹豫着是不是该走了。
  陆雪铭还坐在吧台那边喝酒,在林骁要起身的时候他也接了个电话。
  这通电话结束的很快,对方不知说了什么,挂了以后他的情绪就明显低落了下来,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让酒保拿了一瓶杰克丹尼给他。
  林骁迈出去的脚步顿了顿,又坐回了位置上。
  陆雪铭喝得很急,一瓶杰克丹尼很快就被他解决了大半。林骁靠在沙发椅背上看他喝,脑海中又想起了以前的事。
  那时的陆雪铭还不太会喝酒,却很喜欢微醺的感觉,经常在他们合租的家里拉着林骁吃小火锅,喝到舒服了就会赖到林骁怀里,红着脸要林骁说情话给他听。
  那时的林骁内向,不擅表达,总是说不出陆雪铭想听的话。陆雪铭生气过,也抱怨过失望过,但最后只要他一吻过去,那个人就安静了,又用那双痴痴的眼睛看着他了。
  他喜欢陆雪铭那双浅褐色的眼睛。像是玻璃一样清澈的瞳孔,眼尾的弧度微微上挑,睫毛长而浓密,比起很多化了眼妆的女生都好看。
  林骁端起自己那杯,把苦涩的酒一饮而尽,又拿起一颗青梅含在嘴里。
  陆雪铭在来之前估计是喝过酒了,才十多分钟的时间就已经有了醉态。他趴在桌上,左手臂支着额角,手都拿不稳了还想倒酒。这时有人走到了他身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他直起上身,不满地推开了那个男人。
  那人被推开后又靠近他,手更是放在他后腰的位置上。林骁蹙起了眉,正想过去帮他解围,就听到了清脆的风铃声。
  推门进来的是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很有气质。她径直走到陆雪铭身边,还没说话就被陆雪铭搂在了怀里。
  林骁怔住了,看陆雪铭跟那男人说了什么。男人手一摊,转身离开了,陆雪铭却没放开女人,而是搂紧她的腰,把下巴搁在她肩膀上。女人也没有推开,还很亲昵地拍着他的后背,靠在他耳畔说着什么。
  看着眼前这明摆是男女朋友相拥的画面,林骁想起了陆雪铭曾说过的话。他明明对女人没兴趣的,怎么会喜欢上女人了?
  不过还不等林骁想明白怎么回事,陆雪铭就发现了他。
  那双浅褐色的眼睛藏在帽檐阴影下,望过来的时候略有些吃惊,但很快就冷了下来,眼中的嫌恶之情看得林骁一脸莫名。
  当年的分手虽然是他先提出的,但陆雪铭也没有挽留。而且当时的他们已经走到了倦怠期,在分手前的一个多月里,陆雪铭都没再要求过那种事,就连他的触碰都没什么反应。
  脑子里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林骁觉得这么站着实在尴尬,正想着是去打个招呼还是直接走人,陆雪铭就先一步起身了,搂着身边的女人就走。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台阶尽头,林骁才反应过来陆雪铭是真的不想看到自己。可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难道陆雪铭转性向了?
  林骁捏着眉心,这个疑惑不至于困扰到他,但今天的两次偶遇却让他有点失眠了。以至于第二天一天他都没踏出过房门,到了晚上才赴约。
  陈夏禾在一家日料店里等着,他到的时候发现这人已经喝起来了,而且是心情不好的样子。
  他问了原因,陈夏禾也没打算瞒着,直接说今天辞职了,又吐槽了一堆工作上的问题。
  他安慰了几句,问陈夏禾接下来有没有打算。
  他俩从高中时候起就是关系很不错的朋友,陈夏禾也有个画家梦,只是不比林骁有天赋和优越的家庭条件支持,所以早早就放弃了。
  陈夏禾叹道:“我打算回方州去,找个稳定点的工作。”
  林骁跟他碰了碰杯子,说这样也不错。陈夏禾有了倾诉的对象,情绪很快就缓过来了,开始回忆起以前读书时候的事。
  林骁一直听他说,偶尔插两句。直到陈夏禾提起了陆雪铭的名字,并告诉了他一件事。
  “去年我们同学聚会,我就坐在陆雪铭旁边,看他喝醉了居然叫你的名字。你俩不是当年就分手了吗?是不是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新的故事开始啦,求一波收藏海星和评论~~~感谢愿意追文的你们,比心。)
  (另外,本文的设定是在《婚后恋爱》五年后发生的故事,如有兴趣可以先看《婚后恋爱》再看本文,但是不看也没什么影响。)
  作者有话说:
 
 
第2章 女朋友
  水汽缭绕的浴室内,陆雪铭正躺在按摩浴缸中昏昏欲睡,手机突然响了。
  他懒懒地动了动腿,本来不想理会的,但铃声响到断线后又再继续了,他只得起来,去拿洗手台上的手机。
  屏幕上显示着“稚虞”两个字,陆雪铭按了接听键,还没说话就听到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关怀声:“你还好吧?怎么一天都不回我消息。”
  陆雪铭背靠在洗手台上,由于在热水中泡久了,全身皮肤都泛着潮红,水珠沿着后腰柔韧的曲线滑落,与那几滴蓝色眼泪一并没入了镜子照不到的地方。
  他把额前滴水的刘海拨到一旁,道:“没事,我睡了一天,没看手机。”
  林稚虞和他认识了四年,很清楚他的性格,虽然知道他不需要这样无力的安慰,但还是想跟他说几句。
  “你也别太介怀了,你第一次报名就能入选已经很不错了,当初我可是报了两次才入选的。”
  陆雪铭勾了勾嘴角,尽管脸上有笑意,声音却还是轻松不起来:“你别安慰我了,真没事。”
  林稚虞沉默了,他也没说话,但能听到对面传来一声很轻微的叹息。
  “那下半年的考核你还报吗?还是休息到明年再报?”林稚虞问道。
  “当然要报。”陆雪铭转了个身,与镜子里的自己对视着:“我可不想浪费时间。”
  “那模特还是用润楷?”
  “模特我再找,润楷始终差了点感觉。”
  林稚虞道:“也好,换个新的模特能刺激一下灵感,要不要我先帮你留意着?”
  “好。”陆雪铭同意道,又与林稚虞聊了几句就挂了。放下手机的时候,之前好不容易缓下去的情绪又跑出来作怪了。他看了眼依旧在震荡着水波的按摩浴缸,已经没有了继续泡的心情,于是站到淋浴下面冲了冲就出来了。
  他昨晚喝多了酒,又在陌生人脸上看到了林骁的脸,心情简直恶劣到谷底了。好在陆芸霓陪着他,就算后来喝到断片了也没什么意外,只是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说不该说的话。
  不过想着陆芸霓的性格,如果真的知道他喜欢男人,估计不会让他舒服的睡到现在的。
  脑子里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陆雪铭换好衣服,拿上手机去隔壁敲门。
  陆芸霓打开房门,看他穿戴整齐的模样,便问道:“清醒了?头痛不痛?”
  陆雪铭摇了摇头:“出去吃饭吧。”
  陆芸霓侧开身,让他看到茶几上的一叠资料和笔记本电脑:“我今晚没空,下个画展的场地出了点问题,你自己去吃吧。”
  她这工作是没什么真正的休假可言的,陆雪铭便道:“那要不要我给你打包回来?”
  陆芸霓还没来得及回答,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就响了。她匆匆交代了几句就关上门,陆雪铭只得自己去坐电梯。
  在等电梯上来的时候他拿出手机看行程表。这次回到滨罗也就待六天时间,明天开始连着两天参加滨罗美术大学的学术交流会,再上两节课,最后一天去城市美术馆看画展,然后就可以回方州去了。
  想到回去以后除了上课和画室的工作外,又要重新开始雕塑证的考核准备,他就觉得头痛。也没心情出去吃东西了,就在酒店46楼的西餐厅解决。
  侍应将他迎到靠窗的那一排坐下。现在正好是晚上七点半,用餐的人不少,所以他没发现坐在后面两排的林骁,而林骁在低头回电子邮件,也没有立刻发现他。
  陆雪铭点了一份羊排一瓶洋酒,等侍应离开后就去看窗外的风景。
  滨罗是环海而建的海滨城市,但凡高一点的建筑都能看到海。他这次住的伯纳时光酒店是在属于地标建筑的双子塔a栋顶楼,不但视野极佳,更能看到对面舒兰岛的全貌。
  滨罗美术大学的校址就在舒兰岛上。
  那是一座很有文艺气息的岛屿。春天有遍地的紫色鸢尾花,夏季是黄灿灿的向日葵,与秋天的红枫叶构成了季节交替的美好景色。虽然有本地的原住民,但是因为有美术大学和音乐学院这两所院校在,所以岛上随处可见大学生,还有不少慕名而来的外地游客。
  陆雪铭的视线遥遥落在舒兰岛上。入夜后的舒兰岛闪着柔和的光,那是他曾经最熟悉也最迷恋的风景,也是他曾经希望可以一直住下去的地方。
  想到当年拉着那个人坐在海边,点着煤油灯对着星星许愿要永远在一起的自己,他就忍不住地想要自嘲。他怎么就能那么幼稚?怎么就看不出来那个人只是在配合自己?
  侍应的声音唤回了飘远的思绪,陆雪铭将目光移回桌面上,他点的洋酒和前菜已经被端上来了。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虽然没什么食欲,但还是慢慢吃着。等到侍应把羊排也端上来时,他身后的那桌客人吃完离开了,林骁也在这时候揉了揉酸痛的脖子,看到了前面的背影。
  尽管没戴昨天的帽子,可毕竟在一起住了一年多的时间,林骁还是一下就认出了陆雪铭。
  想到昨天的两次偶遇,林骁又蹙起了眉。
  他回到滨罗两天的时间就遇到了陆雪铭三次,要不是这三次都是他先到的,他真要怀疑陆雪铭是不是也知道他回来了,特地在制造偶遇。
  毕竟当年陆雪铭追他的时候就一直在用偶遇这一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