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穿书后我被女主标记了》【甜文】──小吾君

时间:2021-02-11 15:52:35  作者:小吾君

   文案:

  【私设须知】A分化没有两套器官,所有分化都只是信息素变化,生孩子我说行就行
  黎初出事后,穿进了一本自己刚看完的娱乐圈abo言情文里。
  很不巧黎初就穿成了眼红女主的炮灰,还穿到了出事现场,原主正准备给女主下药拍她的不雅图。
  女主表面是个B,但黎初知道,她其实是个还没分化的O,在被下药她会完成觉醒,成为万人迷开启甜爽文路线,而对她下药的炮灰则下场非常凄惨。
  想到炮灰的命运,黎初看着手里还没送出去的被下药了的水,毅然决然的自己喝了,没给女主留一口。
  黎初原以为这样就万事大吉了,结果在她爆发的信息素里,宁曼青在她面前转化成了A。
  “你好香,让我吸一口。”
  黎初:我的绝世美O女主呢???
 
 
第1章 穿书
  黎初从没想过自己会遇见穿书这种事情。
  此时此刻她正呆滞的看着手里的水,瞳孔地震。
  在车祸之前,黎初刚看完一本abo言情文。
  她是第一次看这种题材,人类的第一性别不再是男女,而是alpha,beta和omega。
  alpha和omega的数量在总基数中占比不多,他们信息素互相吸引,beta没有信息素也闻不到信息素,相当于普通人。
  她兴趣盎然的点开,然后发现第一章 那个假意求和,实则是给女主下药,打算拍女主不雅图的炮灰和她同名同姓。
  这个炮灰占得篇幅很少,在第一章 开头约莫三四百字,后面就是正式剧情了,黎初也就忽略了继续往下看,还在第一章底下戏谑似的留了评论,表示炮灰和她同名。
  底下有人回复她说,建议立刻阅读并背诵全文,避免穿书。
  黎初当时是哈哈哈哈哈,现在只想大喊,姐妹,收了你的神通吧!
  【华美的水晶吊灯倒映着她苍白的脸庞,她知道她即将迎来什么样的未来。】
  这是原文描写计谋败露的炮灰的,但黎初觉得这也生动形象的描绘了她现在的状况。
  救命啊!!!!为什么要穿书!!!为什么还是死亡开局!!!
  黎初端着水杯的手都有些抖,硬着头皮抬头看着面前站着的女人,当看清她的脸的时候,呼吸微滞。
  宁曼青不愧是这篇文的女主角,在文后被称为娱乐圈神颜的存在,虽然此刻她还没有分化,但是这美貌也足够黎初在心里尖叫一百遍了。
  宁曼青的美,是一种大气明丽的美,她的五官偏古典,幽雅矜贵的气息就像是古代诗文里的惊才绝艳的大家闺秀,像是上等碧玉雕琢的美人,可在淡雅中又不失锐利,一双眼仿佛能洞穿人心。
  此刻这双眼正落在她的身上,手也伸向了她手里的水杯。
  “等等。”
  黎初忍不住叫停,让宁曼青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黎初知道,宁曼青在明面上是一个beta,但喝完了这杯加药的水后,她会被刺激觉醒分化成omega,然后她会遇见自己的最佳契合的男主,开始爱情事业双丰收的人生。
  她无意干扰女主的感情戏事业线,但问题是女主要是喝了这杯水,她这个炮灰就完蛋了,要走向原文里不得好死的结局。
  “你在耍什么花招?”
  宁曼青看着满脸都写满了不对劲的女人,眼里带着些冷意。
  她先把她请过来,又是话语讨好又是资源邀请,说什么让她原谅她之前的态度,喝了这杯水就冰释前嫌。
  可她握着这杯水沉默了好一会儿,在她准备伸手的时候阻拦她,要说没什么小动作她都不信。
  “我只是忽然有点渴,我再倒一杯给你。”
  黎初的手指有些不自然的握紧了玻璃杯的杯壁,她知道宁曼青起疑心了。
  原主本来就和宁曼青不对付,从有限的刻画可以看出来原主对宁曼青十分嫉妒,宁曼青也不是什么大气的圣母,虽然她不打算给宁曼青喝这杯加了药的水,但是要是被宁曼青发现这杯水的古怪以及房间里的摄像头,她的命运估计不比原主的下场好到哪里去。
  不能留下证据,黎初毅然决然的干了这半杯水,擦了擦唇边的水迹,给宁曼青重新倒了一杯。
  她强装镇定,宁曼青扫了她一眼,接过了水杯,却没有喝。
  黎初才不管她喝不喝,她已经想好了,虽然不知道原主是什么性别,但是只要在药效发作前让宁曼青离开这里,然后她再给手机里原主的经纪人打电话,在这个空档把摄像头和杯子等证据都销毁,等到去医院解决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就可以完美闪避这段情节了。
  再之后女主怎么样,和她也没关系,她避着走,大不了就退圈就好了!
  可药效发作时间比黎初想象的要快些,她捏紧了手里的杯子,低着头对着宁曼青说:“谢谢你今天愿意来赴约,我就不送你了,我去个洗手间,可能不能送你出去了。”
  黎初说完也来不及看宁曼青的反应,匆匆地进了洗手间。
  她刚一进去,就有些腿软的靠在了洗手台上,冰凉的大理石让她好受了些,她勉强站直了身体。
  黎初瞥了一眼镜子,在看清里面的人的模样时,惊愕地瞪大了眼睛,神情僵住。
  她不知道这个原主长什么样,但镜子里的这张脸的确和她本人一模一样。
  可她现在也顾不上这些了,她打开水龙头用冷水浇着脸,水珠顺着烧红的面颊下落,打湿了夏裙的领口。
  黎初暗恼着这药效的强劲,伸手去摸口袋,却发现原主的手机没放在身上。
  她已经快腿软的站不住了,那股暗火顺着脊椎和血液攀爬上涌,她忍不住并了并双腿。
  她在心里痛哭流涕,刚刚就不应该喝,她假装手滑摔到地上不就好了吗!
  一股甜腻的蜜桃香在室内爆开,让黎初恍恍惚惚,她被那把火烧的有些晕然,连香源是哪里也无心去探查,她用力的按下了卫生间的把手,想出去找到手机打电话。
  宁曼青本是想离开的。
  虽然不知道黎初打的什么主意,前后反应堪称怪异,但那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
  当她走到门边准备离开的时候,却闻到了一股极浅的蜜桃的信息素香味。
  丝丝缕缕,仿若甜蜜的织笼,将她围困在方寸之间,让她迷惘又贪恋,心脏也传来了极其陌生的悸动。
  宁曼青想,她本该闻不到信息素的,她是一个beta,十八岁的时候医院检测报告上写的很清楚。
  那股信息素的香味却越来越浓,宣告着刚刚并非是她的错觉。
  她的舌尖似乎都泛起了一股蜜桃的甜味,大脑因为信息素的味道有些缺氧的昏然,她不自觉的朝着香味的来源靠近,门把手被按下的声响让她瞬间清醒。
  可接下来看到的一幕,却让她定在原地。
  黑发湿黏的附在黎初白嫩的面庞上,熏染的红潮让那双明亮的杏眼蒙上了一层水雾,身体不自觉晃动着,连抓着门框的指尖都蔓延着甜香。
  一颗熟透了的无需用力捏就能爆汁的水蜜桃。
  活色生香,不外如是。
  黎初的呼吸越发沉了,连脑袋也昏沉沉,她的眼前覆了层水雾,只是依稀看见面前的人影,应该是还没走的宁曼青。
  她仿佛是看见了救星,跌撞的跑过去。
  “宁曼青……”
  帮我打个电话。
  黎初来不及说完一句话,意识彻底陷入了迷乱里。
  于宁曼青而言,看见的却是她努力靠近她的模样,而后甜香盈怀。
  半张的红唇声音软软的念着她的名字,带着水雾的眼里仿佛揉碎了一汪春水。
  宁曼青脖颈后方的腺体发烫,代表着本能的刻进基因里的欲求疯狂的渴望着拥抱占有面前属于她的omega。
  宁曼青意志力也在崩溃的边缘,她掐住了黎初的下颌,问:“你的抑制剂呢?”
  黎初没有回答她,只是环住了她的脖子。
  意识失控。
  宁曼青看着怀里几乎软成水的女人,将她打横抱起。
  黎初闻到了一股淡香,像是兰花的味道,却又不止如此。
  清香中又带着些许涩然,像是她曾经喝过的云雾茶。
  她无助的抓着那缕握不住的香,随后一只温热纤长的手覆住了她的手背,在吸吐之间护着她微颤的身体。
  云雾茶香不容拒绝的裹缠着蜜桃香,在室内中和出一股极其特殊的淡甜的香味。
  如初春浇淋在茶叶与桃枝上的细雨,缠了人满身。
  黎初呜咽出声,像是暴雨中无依的孤舟,在一片无助空茫里,身后的温热像是她的救赎,她死死的缠着那片温热,仿佛某种绞杀植物,可她又是那么柔软,像枝头熟透的随风轻晃的甜桃。
  黎初听见了那个人的心跳,感受到了她的气息,她近乎眷恋的闻着那股近似兰的云雾香。
  那股香味温柔却强势的占据着她的大脑,掌控着她的感官,要她迷乱要她臣服要她心甘情愿的交付。
  疼痛让黎初的手失了力道,那精心做过的指甲在如绢布的背上留下几抹红痕。
  “乖,不怕。”
  这声音带着些哑,落入鼓膜里,让黎初不自觉的松了手,睫毛轻颤着,被吻去泪珠。
  脖颈后的腺体盈着蜜桃香,本能蛊惑着她咬下尝尽着甜香,alpha的牙齿轻而易举的刺破了腺体,为独属于自己的猎物打下短暂标记。
  那云雾的凉香似乎尽数的涌进了身体里,黎初抖得更厉害了,她大脑空白什么样想不了,仿佛看见了刺破迷雾山顶的天光,与她在此刻温柔赴死。
  ……
  黎初醒的时候,可谓是五雷轰顶。
  旁边躺着的宁曼青依旧在熟睡,比起昨天的她,分化成A后她的美似乎更具有攻击性,黎初不敢多看,她头脑一片混乱,双腿发软的用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落荒而逃。
  逃的时候没忘记带走藏在花盆里的摄像头,她戴上包里放着口罩帽子,坐在出租车上双目无神。
  我的O呢!我的那么大的一个绝世美O女主呢!
  为什么她变成了A!
  为什么!!!
  剧情不是这样写的!!!
 
 
第2章 桃桃云雾茶
  出租车师傅问:“去哪儿?”
  “天水国际。”
  黎初脱口而出,而后愣了一下。
  这是她想到住处的时候脑袋里浮出来的东西,连带着几单元几零几都清晰可见,可除此之外别的还是空荡荡的。
  出租车师傅没注意到她怪异的表情,他应该是个beta,闻不见她身上的味道,也没有投以奇怪的眼神。
  黎初松了口气,忍不住去摸自己的后颈,那里有些痛。
  熟读了全文的她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她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当她看见上面的齿痕的时候,手忍不住微微颤抖。
  黎初很自闭,这种手握剧本,却发现开头就被魔改了的感觉,比开局一条狗,装备全靠打还要难。
  在目的地到了之后,黎初一路飞奔的回了家,然后倒在了大床上继续自闭。
  身体和精神都很累,可腿侧的酸痛和绝对领域的肿胀让她很不适应,还是艰难地爬起来去浴室洗了澡。
  浴室的镜子清晰的倒映着她身上的痕迹,黎初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女主看起来温温柔柔的古典美人,怎么还这么喜欢咬人呢!
  她不敢再看,绝对领域也不好意思去看,冲刷掉了腿间的粘腻,匆匆的洗干净了自己。
  黎初倒在了床上,用被子裹着自己,她想理清楚眼下的情况,但是女主变成了alpha还把她短暂标记了,让她头痛不已。
  她吸了吸鼻子,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在她陷入沉睡的时候,那边宁曼青的经纪人已经破门而入了。
  冉颜如是知道宁曼青来赴约的,可她发现她一整晚加一早上都没联系到宁曼青的时候,她就急忙过来了。
  她进来的时候脸色就突变了,把带来的助理一并拦在外边。她是alpha,自然能闻见室内浓浓的alpha和omega信息素交缠的味道,她还以为自己找错了地方,可是看见床上躺着的宁曼青,她就知道自己没找错。
  她的胸腔里升起了一股怒火,一想到宁曼青忽然分化然后被某个alpha占了便宜,她就想砍人了。
  她心情沉重的走近,然后表情逐渐古怪。
  哎哎哎……好像是自家艺人加好友分化成了一个alpha,占了某个omega的便宜?
  啊这……冉颜如心情沉痛的看着宁曼青,以眼神表示自己的谴责。
  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戏谑的心情也就存了一瞬,冉颜如发现宁曼青叫不醒并且起了高热后,立马帮她把衣服穿好,急忙带她去医院。
  …………
  黎初一觉从上午睡到了傍晚,她睡的并不安稳,刺耳的轮胎抓地声和巨大的车体相撞声让她忽的惊醒,额间满是冷汗。
  她缓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了自己已经穿书的事情,睡前的记忆翻涌复苏,与之而来的是原主的记忆。
  就生长背景来说,原主是个有一点不幸的人。
  她父亲在她四岁的时候在工地出了事,她和哥哥被妈妈拉扯大。小时候虽然条件比较艰苦,但是哥哥在初中就辍学去打工补贴家用,倒也没有让她过得很困难。
  可是在她高三的时候,哥哥在外赌博欠债,回来拿了点家里的存款就跑了,再也联系不到,留下她和母亲面对那些债主。
  债主都是乡里乡亲的,念及原主高三快高考,原主妈妈又一直求他们,也没有逼着他们,但尽管如此,原主还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她本来念出成绩就一般,分数出来勉强上了个本省师范类专科学校。
  原主不是很喜欢读书,她不想复读,想干脆快点读完大学然后工作赚钱还债。她读书早,大三实习期,她才满二十周岁。
  她在一所乡村小学里当实习老师,在这里遇见了人生的转机。
  严星导演算是圈里比较知名的导演,他正在拍的一部片子里就有个乡村女教师女二,但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女演员,觉得都不符合他要的形象,但是在看见原主后,立马决定就是她了,哪怕她是个圈外人。
  能当明星,自然比当乡村老师好多了。说实在的,她没什么演技,但是在这部电影里算是本色出演,于是在影片播出后也收获了一些粉丝,被现在的公司签下,正式踏进了圈子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