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燕飞【完结+番外】──枯蚁蚀日

时间:2021-02-07 17:16:25  作者:枯蚁蚀日

   =================

 
  文案
  瞎子x病患
  谈谈恋爱寻寻仇的短故事
  有好几对,每卷正文更完会更一卷番外
  之前发过后来删了,现在写完有一阵子了看心情更
  被锁部分见长佩
  
 
 
第1章 霂州
  三九天一碗热腾腾的鱼汤下肚,又猛地吸入一口凉气。刺骨的寒风从唇齿间穿过,让牙有些酸疼。
  待把手捂热了,他便站了起来,在桌板上放了鱼汤的钱,走出店去了。
  霂州在京城盘元以北,临近北域的赤鹿磐。北域关外那堵天然的石墙隔绝了一大半从海上吹来的带腥味儿的风,经过雪原,刮入了明翰境内,霂州郊外的那一大片乱葬岗和秃林子成了第一批忍受寒风折磨的受害者。
  这约莫二十上下的年轻人把玩着胸前垂下的银发,望向远处。
  他在南边长成如今这个模样,最近才到霂州来,对着寒冷的天气甚不习惯,因而也不逗留许久。
  近日霂州热闹得很。一来,明翰的清原公主要被送去赤鹿磐和亲,霂州正是和亲必经之路上的一处镇子。为了和亲此事,宫里上下忙得不可开交,时常与赤鹿磐去交涉,只求再为公主寻个退路,但全国上下的老百姓却全把这事儿当茶余饭后的话题了。
  二则……他轻笑了一声,往住处走去。
  -
  “大人。”下人冲着来人行了个礼,让出了一条路。
  来的是个青年,这般冷的天里却只是在外头套了件单衣,眼睛用黑布蒙起,拄着一根长竹竿。
  “说了多少回了,别乱喊,穿什么衣服喊什么人。”他略有些不悦道,迈入门内。
  那人僵了一下,小声道:“少爷,前几日的那起案子已经给破了。衙门说是中毒。”
  青年闻言偏了偏头,停下了步子。
  “谁跟我抢的?带我过去看看。”
  “一个江湖探子,现住在鱼肠巷的一间宅子里。”下人一面在前引路,一面道。
  “只是个江湖探子?”青年嗤笑道,偏过头想了片刻,“……他底子你们查了么?”
  “查了。是从姑苏阁机关城里出来的。”下人指了指前面的一道门,“少爷,就是前面那家。”
  青年边抬头边道:“姑苏阁出来的探子……”
  他不知是怎么看见的,又或许只是感觉,只是突然就愣住了。
  门上站了一个银发的青年和一个捕快。那青年倚在门框上,一只手绕着胸前的发尾,正跟那捕快谈话。
  下人走上前喊了声:“杨捕快。”
  捕快回过身来,行了个礼:“胥三少爷。”
  “杨捕快。”胥三少爷回礼道,望向了那银发的青年,“在下胥之明,敢问先生名讳?”
  “我叫晏梓。”晏梓懒洋洋地答道,打了个哈欠,头歪到一边。
  “燕子?”
  “……是晏梓。日安晏,木辛梓。”
  “多有得罪。在下听闻晏先生破了那起沉尸案,特来拜访的。”
  晏梓眯了右眼,半睁着一只左眼,笑道:“怎么?那倒了八辈子血霉的沉尸是归你管的?”
  他那一副别人欠了他八百十两银子的模样让人看着就来气。可胥之明只是勾了勾唇,道:“那倒不是。只是我平日里没什么事做,经常帮衙门破些小案子罢了。今日刚想去衙门告诉关大人案件的经过,就听下人说先生已经给解决了,便来瞧瞧。”
  “哦,看完了,请回吧。”
  一旁的下人和杨捕快都不禁抽了抽嘴角,打心底里对胥之明这好脾气感到佩服。
  “只是在下有一个疑问,得跟先生单独谈谈。不知先生能否屈尊到鄙府一叙?”
  “……没兴趣,请回吧。”晏梓不再给他继续开口的机会,转身进院里去了。
  -
  下人皱着眉道:“这人实在是不识抬举,少爷请他到府上去那是看得起他,他竟然还蹬鼻子上脸了,真以为自己多大能耐呢!”
  杨捕快在一边默不作声地觑着胥之明的脸色。
  胥之明的脸色有些差,道:“我不记得什么时候教过你这么说话。谁给的胆子让你这么在背后议论人的……哦,是我爹那个老头子吧?真是在胥府呆得久了,连主子到底是谁也忘了。”
  他顿了顿,继续道:“毕竟是个出入江湖的人。你见多了官老爷,自然看不惯他们那些随心所欲之人,我可以谅解,可你万不该背后议论之。他不愿来府上我倒是挺欣赏,无论他是先前没查过本地权贵抑或是不愿攀附权贵都可以说明他并非什么急功近利之人,是桩好事。只是我确是有要事欲与他议,这么一来实在是麻烦,得另寻机会了……”
  -
  “少爷,喝汤了。”
  “老爷今日还没回来呢,听闻是有些东西对不上,得晚些回来了。”
  “……子,你听好……”
  “——”
  晏梓猛地从床上坐起,心却仍然没能平复下来,禁不住地不停喘息。
  他死死揪着胸口的衣服,还没能从方才的梦魇中回过神来,眼神涣散。紧接着他惊慌地缩成了一团,一面四下张望,一面小声呜咽着,从牙缝中挤出几个令人牙酸的字眼来。
  虽然他白天里冷漠对人,可此时却确实是个狼狈模样。
  晏梓缓了过来,往身上披了一件外衣走到铺雪的院落中。雪花纷纷扬扬地从夜空中飘落下来。
  他梦魇中的那些挥之不去的影子争先恐后地凭着这白色涌了上来,挤在他眼前。
  晏梓腿一软,险些跌在地上,好在及时在柱子上撑了一把。
  “都给我……滚……”晏梓咬牙切齿道,手指绞紧了脸侧的发丝。
  -
  虽然霂州寒冷,可终归是临近赤鹿磐。此时的东南水乡却仍是温暖怡人。那烟雨直把东南冬末初春的那股温婉浸进了人的骨子里,叫人恨不得守着一只乌篷船,一辈子窝进那温柔乡。
  天空中淅淅沥沥下着绵绵细雨,一条河道边的酒楼上临窗坐着一个男子,一头青丝在身后落下,在竹席上盘了一两圈。他捏着一只酒杯,杯中已经连一滴酒液都不剩了。
  有清风带着雨丝刮进窗内,男子脑后绑着头发的那一大根绒毛随风而动。一蒙面的窈窕女子慌慌张张地上前把竹帘拉了下来,遮挡雨丝。
  “燕子飞回来了么?”
  “嗯。”那女子把一张小纸条递给了男子,“在霂州。”
  “又是霂州?”男子皱了皱眉,拿过桌上的纸条看了看,“霂州那偏僻的地方,怎么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一青衣女子在他座下跪下,行了个礼,伏在地上道:“盟主,霂州虽偏远,可终究临近京城,乃是天子脚下。依问恩看,他们怕是要有什么大动作了。”
  “……主要是那前辟邪坞卿的府邸,也正是在霂州。我担心他会冲动行事。”
  问恩抬首笑道:“盟主不必多虑,那小子虽然年少,可并非什么冲动之人。想当年,瞰桉侯一案成名也已是二十有四,他当下的名气却已经不小,前途明朗,定能翻案。”
  “瞰桉侯……瞰桉侯……唉,这案……”男子敲了敲桌面,叹了口气。
  能翻则矣,不翻怕是……往重了说,迟早要百姓陪葬。
  -
  胥之明早晨起床,在屋里换了衣服,又拄着那根看似可有可无的竹竿子出房门了。他蒙着眼,似乎是害眼疾,可他又似乎看得见。
  胥家这一辈有不少人,胥之明有好些个兄弟姊妹,全住在一个院里。好在这院落不小,倒也住得下。胥老爷子管得严,到点了便有奶娘扯着嗓子喊这一干少爷小姐起床。
  一夜飘雪,院里落满了厚厚一层的雪。胥之明呼出一口热气,搓了搓手,顺着长廊走到院外去了。
  院外是一大片园子,园子里有道拱门,进去便是另一个更大的院子,周围是一间间屋子排在一起,胥之明推开其中一间屋子的门,突然从里面窜出一只动物。它扑了个空,耷拉着脑袋可怜兮兮地转过身来看着胥之明。
  它虽然体型颇大,四脚落在地上也与胥之明差不多高了,模样却分明是一匹狼。
  胥之明抽了抽嘴角,把门关上了,往园子里走去。那匹狼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不时凑上前去碰碰胥之明垂在身侧的右手。
  “三少爷,这么早出来遛噶努吗?”
  一体态丰腴的妇人走了进来,和蔼笑道。
  胥之明上前拢了拢她披风的领口,点了点头:“您莫要穿这么少,刚过三九天,天气还没回暖呢,多添几件衣服……这个时辰已经不早了,噶努早醒了,再关下去它迟早得把书房咬成柴房。”
  胥家管这妇人叫柳妈,她正是胥之明的一个兄长的奶娘。胥老爷子的一个妾室,现下做了正房夫人,当年产下胥家长子后身子不适,便请了这奶娘来。胥之明是侧室所出,那侧室刚生产完时尚身子康健,只是后来生了场病,便将胥之明交与这奶娘抚养了。
  “噶努乖,听少爷的话。”柳妈拍了拍噶努的脑袋,从袍子下拿出一个食盒,取出一盘三个白烟裹着的白皮包子来,“三少爷,刚出笼的肉包子,您先拿几个吃了暖暖手罢。”
  “多谢。”胥之明取了一只包子,咬了一口,“柳妈您慢点儿走,刚下完雪路还滑……诶柳妈,今儿厨房是谁掌勺呀?”
  “您又想开小灶哪?”柳妈哈哈笑道,“是张姑娘。”
  “我就想去见个人,空手去总归不好。张姑娘来得正好,我请她帮忙做些糕点去。”
  柳妈与胥之明又聊了几句,就行礼往院里去了。胥之明抓了噶努脖颈处的毛,赶在柳妈的大嗓门开始出声儿前溜出了园子。
  一路晃荡到了厨房,胥之明把噶努留在了门外,拂散了飘出来的白烟,踱步到砧板边。灶台的砧板上躺着一块肉,一女子腰上系着围裙,头发在脑后挽成了一股,手持菜刀,站在对面,正凶神恶煞地剁着肉。
  “那什么……青则……”
  姑娘白了他一眼,没有答话,手上的力道却加大了。
  听她没有出声,胥之明只得撇撇嘴,道:“……姐。”
  张青则把刀子砸在砧板上,一手叉腰:“又跟我搁这儿装啊?干嘛来了?”
  “我想托你帮忙做些糕点……我得去找个人。”
  “老相好?”张青则动作利索地把几片梅花瓣揉进糯米里,撒上糖,添了豆沙捏成块,再撒了一把芝麻,放进了蒸笼里。
  她一面蒸着,一面还不忘忙活这边的荤食。厨房里下人进进出出的,从她边上捧走饭菜,她却丝毫不受影响,迅速地干着活。
  老半天,等她有些闲下来了,胥之明才开口道:“就是有些事得问问,我哪儿来的什么相好啊?”
  “说得也是……你打算去多久?”
  胥之明揣着那根竹竿歪在一旁,活像挂在那上面的。他答道:“不晓得。我肯定得去见见他,他破了那沉尸案呢,我去……问过了,那尸体虽是中毒死的,可还没到能够一眼看出来是那种毒的程度。他能看出来,定是有所了解,说不定还能多问他点东西,毕竟是姑苏阁的探子。”
  “哦,那倒确实是值得与之一谈。”张青则擦了擦手,取来食盒,替他把糕点装好了。
  胥之明突然扯住她的袖子,歪头笑着低声道:“吴州那出戏唱完了吧?谁起的哄?”
  张青则吓得手一抖:“……还、还没查明,青则定会尽心尽力,继续查下……”
  “……哼。”胥之明放开了她,拎走了食盒,招呼了在外头的雪地里打滚的噶努,离开了府邸。
  张青则捏了捏手心,在围裙上擦了一把,将手上的冷汗抹掉了。
 
 
第2章 白院
  街上已经有不少人了,甚是热闹。胥家在霂州乃是大户人家,胥之明的那只噶努是被他从小带到大的,霂州的百姓也都认识,因而对噶努那么大一只走在街上也并未表露出什么惊恐之色。
  一位老妇挎着菜篮子,一手牵着自己的小孙子,站在菜摊边冲一手搭着噶努脖颈的胥之明笑道:“胥少爷,这会儿出门?”
  “……嗯,去找个人。”
  老妇看了一眼他手上那个食盒,心中了然,从篮子里取出了一个木盒:“正想送去给您呢,这是家中收的冬雪茶。”
  “唔,谢谢。”胥之明眼皮一跳,把手伸过去接过了木盒,捧在手里。
  胥之明拽着噶努到了晏梓门前,敲了老半天的门,却是仍然没有人应。
  他与晏梓不熟,不晓得他的作息习惯,保不齐他已经出门去了。可他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哪里像是一个会到处闲逛去的人,看着应该也没什么朋友,这个时候出门能到哪里去?
  于是金贵文雅的胥少爷做了一个十分粗野的决定——他准备爬墙了。
  晏梓住的宅子的围墙不算矮,平常是绝对扒不上去的。然而有噶努在这里,踩在它脊背上轻轻松松就能翻过墙了。
  胥之明一踩到院里,顿觉诡异。太静了。且若是他能看到,便能发觉,昨日站在墙外看不见,现如今便能将整个院子一览无遗了——虽然下了雪,可仍能从白雪的缝隙间看到那白色的石板地面。不光如此,院里凡是目光能及之处,均是白花花一片,从门板到砖瓦,没有任何一块其他的颜色。
  胥之明像是看见了,皱了皱眉,去推开门放了叼着食盒的噶努进来,迅速阖上了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