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被赐婚给死对头之后【宫廷侯爵】──若兰之华

时间:2021-02-01 11:51:42  作者:若兰之华

 

 
  文案:
  云泱是个小病秧子,
  还是数量稀少、可以生育的“息月”之体。
  从小药罐子养着,金贵又脆弱。
  因为一道赐婚圣旨,被迫和家族死对头、那位恶名在外的东宫太子成婚。
  长胜王府上下一片愁云惨淡。
  因为一年前小世子云泱偷偷溜出府玩耍时,和侍卫走散,糊里糊涂被一个正处于潮期的“纯阳”给标记了,事后连对方的长相都没看清。
  这在皇家是杀头的死罪,为了掩盖这个秘密,云泱偷偷服用药丸,故意将信香伪装成浓烈艳俗、狗太子最厌恶的野百合香,避免与其同房。
  但问题是,这个人白日对他恶言恶语,到了夜深人静时总往他床上跑、还压着他不放是怎么回事?
  **
  太子元黎一年前到北境督军时,一次醉酒,不小心标记了一个浑身散发着奶香味儿的少年。
  回来之后念念不忘,可惜遍寻整个大梁都没能找到人。
  元黎自此排斥所有身怀其他信香的“息月”,尤其是那个通身散发着恶俗野百合香的小病秧子。
  可为什么每月总有那么几天,他会在小病秧子的房间醒来?
  起初,
  云泱:“太子哥哥,你轻一点,我怕疼。”
  元黎:呵,这狡猾的小东西,竟敢用口蜜腹剑那一套诱惑他,简直愚蠢至极。
  后来,
  元黎:告诉孤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我们还可以凑活过。
  云泱:和离,不过了。
  元黎:……
  #震惊!清贵如竹的太子殿下竟然喜欢野百合那种艳俗的信香!#
 
  80%防盗,订阅比例不足48小时后可见。
  轻松小甜文。息月与纯阳的设定类O与A,掺杂私设,一切为剧情服务。
  感情线1v1,但有波折有狗血,包括不限于带球跑、火葬场,结局保证HE甜甜甜,接受不了的勿入,以免影响看文体验,鞠躬。
  排雷:生子。
 
 
第1章 
  入夏,正是最闷热的时候,官道两侧的树木都无精打采的垂着头,一辆由四匹高头大马拉着的华丽马车却顶着硕大的日头高调的往帝京城方向驶来。
  马车前后左右皆是全副甲胄、腰挎长刀的乌甲骑兵,个个威武勇猛,杀气腾腾,一看就是久经沙场的,连眼神都透着杀气。
  “听说了吗,那马车里坐的是长胜王府的小世子,金尊玉贵,陛下特意命礼部派了自己的御车,从北境接过来的。”
  “长胜王?!就是一直镇守在北境,击退敌寇无数,上月刚带领北境军大败朔月骑兵的长胜王云清扬?”
  “废话,除了云帅,这世上难道还有第二个人敢自称长胜王不成?那可是本朝第一位异姓王,战功赫赫,打个喷嚏都能令敌人闻风丧胆。这小世子乃是云帅与昔日江湖第一美女聂文媛之子,还是罕见的‘息月’之体,打小灵芝仙草喂养大的,比皇子们都金贵,若不是被陛下赐婚给了东宫,哪里会千里迢迢的到咱们帝京来。”
  几个凑在凉棚里歇脚的小贩已经吃着瓜,你一嘴我一嘴的议论起来。有的在煞有介事科普小世子一天要吃几斤灵芝几斤仙草,有的则绘声绘色描述小世子如何凭借天人之姿空降敌军中军大营,将朔月国国主并两位皇子迷得神魂颠倒找不着北,不战而屈敌人之兵。
  “不过……这东宫不是出了名的与长胜王府不和吗?陛下为何要把长胜王府的小世子许给东宫,而不是曾在云帅麾下受教的大皇子元樾呢?”
  “嗨,这皇家的事儿,咱们小老百姓怎么看得透,左右就瞧个热闹呗,但我听说这小世子身体可不怎么好,似乎是王妃怀着小世子时正赶上朔月国叛乱,在战场上生的孩子,月份不足,小世子被伤了元气,才长成了个小病秧子,现在都没养好。虽是个‘息月’,能不能生育还两说呢,这下许给东宫那位,可真是小羊羔落进了狼嘴里,委实可怜……”
  旁边有新来的商客,忍不住问:“这长胜王不是保家卫国的大英雄么,怎么就跟东宫结上仇了?”
  “这事儿可说来话长。”
  小贩随手抓了把碎茶叶丢进茶碗里,毫不讲究的咂了口,道:“当年陛下为了锻炼自己的皇子,特意从诸皇子中选了大皇子元樾与二皇子元肃一道去北境军中跟着长胜王历练,结果一次夜袭敌营,二皇子不慎中了敌军陷阱,身殒殉国,大皇子却被长胜王从箭雨里救了出来。你可知那二皇子元肃是何人?”
  “何人?”
  “正是如今的东宫,太子元黎一母同胞的嫡长哥哥!”
  周围看热闹的俱倒吸了口凉气。
  “听说那二皇子是掉进了敌人提前挖好的坑里,万箭穿心,死状十分的凄惨。当时消息传回帝都,已经再度有孕的章惠皇后当场就大出血,落了那一胎,之后虽被御医极力抢救了回来,身子却元气大伤,兼之丧子之痛的折磨,没过多久就香消玉殒,撒手人寰。你们想想,东宫那位连失母兄,怎么能不恨长胜王?”
  商客们不免又是一阵唏嘘。
  那这小世子嫁进东宫,肯定是没好果子吃了。
  这时一人忽指着路边道:“快看!”
  众人扭头一看,都齐声屏气,原来那辆载着长胜王小世子的华丽御车,竟在茶棚外面慢慢停了下来。
  一个面皮黝黑、身穿灰布长衫、身量欣长的中年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直奔茶棚而来。
  茶棚老板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因为儿女都已另立门户,才和老伴守着这茶棚度日。望着道旁那些凶神恶煞的士兵,吓得脸都白了。
  倒是那作管家打扮的中年男子疏朗开口:“老板,可有新沏好的茶水?天气炎热,我替我家小主人讨碗茶喝。”
  小主人?
  莫非是那长胜王小世子?
  老板更惊讶了,他开茶棚这么多年,接待过最尊贵的客人就是衙门里的官差,这小世子金尊玉贵的,缘何会到他这简陋粗鄙的茶棚里来讨喝的?
  中年男子笑了声,从怀中摸出串铜钱,道:“放心,钱少不了你的。”
  “不不。”老板受宠若惊,无措的拿手抹了下身上尚沾着油污的围裙,道:“热茶是有的,只是都是不值钱的粗茶,怕会玷污了小贵人的口。”
  中年男子大笑,豪爽的一摆手:“老人家多虑了,只管取去,我家小主子不挑。”
  “诶诶。”
  直到从里面提了壶茶出来,老板脑子还是有点晕。
  周破虏接过茶,又讨了个茶碗,把铜钱留下,便回身往停在道旁的御车走去。
  众茶客连同老板夫妇都忍不住望过去。
  只见鎏金的御车门缓缓打开,一个身披白色斗篷的少年从里面探出头来,露出如稠乌发和一双漂亮如宝石的眼睛。
  中年男子提起茶壶,倒了碗茶水递过去,少年便捧着茶碗,一口一口,小猫似的慢慢喝了起来,那托着茶碗的十根玉白手指,竟比白瓷做的茶碗还要白净细腻。
  众茶客看痴了眼。
  直到御车门关上,少年重新钻回御车里,才恍然回过神。
  周破虏将剩下的茶水都分给将士们喝,回来还茶壶茶碗时,特意道:“我们小主子夸老板茶做得好,赏了些东西在这茶壶里,祝老人家生意兴旺,财源广进呀。”
  老板夫妇打开茶壶一看,才发现是两颗璀璨夺目,一看就价值不菲的宝石,都惊讶的合不拢嘴。
  这样的两颗宝石,兑换成银钱,可足够他们整整一年的花销了。
  “小世子一定是怕这里人多眼杂,才偷偷赏你的。这小世子,可真是个人美心善的好人。”
  夫妻两个望着已经行出好远的御车,忍不住心疼,这样好的小世子,怎么就要嫁给那个传闻中凶残暴戾的东宫太子呢。
  **
  同一时间,东宫别院外,东宫大总管严璟亦领着一群宫人严阵以待。
  自打接到那长胜王府小世子要入住的消息,他亲自带队收拾别院,大到家具购置宫殿修缮,小到挨个检查每间房的屋顶有没有漏土漏水,墙角的小杂草没有清理干净草根,西边墙上的狗洞是不是堵住了,东边树上的鸟窝是不是拆了,小半月来,忙得脚不沾地,几乎没合眼。
  “冰盆呢,冰盆可都备好了?那小世子体弱,恐怕受不了热,万万不能给人弄中暑了。”
  虽然已经检查过无数遍,严璟还是不放心。
  “总管放心,妥当,都已妥当,化掉的冰盆也已及时替换掉,保证小世子住进去之后,在盛夏也能感受到秋季的凉爽。”
  “那衾被和茵褥……”
  “都已换成了最上等的云锦和素棉,保证柔软舒适,绝对不会伤着小世子的肌肤。”
  “那瓜果点心……”
  “都有,都有,总管且放心。”
  正说着,前头一个宫人从巷口远远奔了过来:“总管,来了来了,御车来了。”
  严璟精神一振,深吸口气,忙整了整衣袍迎了出去。
  周破虏依旧是第一个下来的。
  “有劳严总管费心收拾了。”
  周破虏笑眯眯作礼。
  严璟知道对方不是普通管家,而是有军衔在身的,因为作战骁勇还被圣上下旨褒奖过,这次撂下军务跟着来帝京,代表的是长胜王,当下不敢怠慢,回个礼,道:“小世子一路舟车劳顿,定然累了,阁内已备齐了新鲜瓜果和消暑之物,快让小世子进去歇歇吧。”
  说着朝两边宫人使了个眼色,宫人立刻上前,要打来御车门。
  “且慢且慢。”
  周破虏急声阻止,吩咐随行家将:“先铺毯子。”
  “是。”
  这个流程家将显然已经轻车熟路,立刻有两人扛了一大卷大红毯子过来,从门口一路铺到里面阁楼前的台阶上。
  严璟惊疑不定:“这……”
  “哦。”
  周破虏依旧笑眯眯的:“忘了跟总管说,我们小世子体弱,轻易沾不得灰,出行都得随身带着毯子才行。”
  严璟望着那约莫有十丈望不见头的大红毯子,默默流了把冷汗:“是我考虑不周。”
  “无妨无妨,不知者不罪,都得慢慢适应。”
  那厢宫人要摆脚踏。
  周破虏再次急声阻止。
  严璟有些撑不住这场面:“难道脚踏上也要铺毯子?”
  “不是不是。我们小世子体弱,上下马车须得人抱着才行,用不着脚踏。”
  “……”
  严璟有点恍惚。
  先前他只知这小世子体弱,但从未有人跟他说这小世子竟如此体弱啊。怎么下个车还让人抱?那得多娇贵啊。
  严璟禁不住就带了点不满出来。
  觉得对方实在太过矫情。
  虽是个金尊玉贵的息月,那也不至于比公主还娇弱吧。
  怀着这点不满与不悦,严璟便一错不错紧盯着御车门,立志要看看这传闻中的长胜王小世子到底生得个什么模样。
  “咳。”
  车厢里首先响起一道柔柔弱弱的咳嗽声。
  只见那长胜王府的家将推开车门,如捧珍宝似的,从车里抱了个裹着素色斗篷的少年出来。
  严璟惊呆了。
  因那斗篷竟然是狐狸毛的。
  冬天才穿的。
  这时更令严璟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从车门出来的一瞬,那名唤周破虏的,直接塞了个暖炉到那小世子怀里。
  他的个乖乖,这可是大夏天呀。
  这小世子,竟娇弱到如此地步么!
  不等严璟回过神,病弱的小世子已经由侍卫扶着站在了毯子上,并拉下兜帽,朝府中望来。
  严璟彻底呆了。
  因为太……太漂亮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轻松小甜文,攻前期比较狗,后期是舔狗。
  谢谢支持^_^
  新开文,留言就有红包~
 
 
第2章 
  这个时代的男孩子根据体质不同,可分为三类:普通人、纯阳、息月,其中尤以息月最为稀缺珍贵。
  传闻息月都拥有足以令月光都失色的美貌,因此得名“息月”。息月出生时,体泛异香,颈间会有一粒剔透的朱砂痣。
  “息月”和“纯阳”孕育出的后代,无论样貌还是智商都远高于普通孩童,息月因此成为各大豪门世家争相抢夺的儿媳/孙媳人选。寻常百姓家若能生出一个“息月”,更相当于一步升天,一辈子的荣华富贵都不用愁了。只是和数量庞大的纯阳相比,生息月这事儿很玄乎,既无常理可循,也没有药物能强行逆转胎盘,只能听凭天意。
  物以稀为贵。
  在大靖朝,息月便是稀缺中的稀缺,珍贵中珍贵。
  严璟从前只知道息月生得美,生得漂亮,却没料到,可以漂亮到这种程度。单那双乌黑漂亮如同宝石一般的眼睛,这满帝京就找不出第二双来。
  更重要的是,这小世子年纪还小,尚是个漂亮可爱的少年,等日后长开了,那将何等惊世绝艳。
  帝京城中的勋贵人家也是有几个息月的,可跟眼前这个比,那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美,便是那位有雅兰公子之称的苏公子,怕也要稍逊一筹。
  只是不知这小世子信香为何,跟殿下合不合得来。
  不过这事儿严璟倒不担忧,据他听闻,只要不是特别犯冲的信香,在双方潮期到时关到一个屋里小小培养一样,基本都能合上的。
  等大婚之后,行了标记仪式,这双方关系基本就算确定了。
  这小世子生得如此钟灵毓秀,信香定然也是赏心悦鼻的!
  “咳。”
  一声轻弱的咳嗽打断了严璟的思绪。
  严璟一把年纪的人,不禁老脸一烫,忙道:“这别院里属清凉阁最为避暑,奴才引世子过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