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美人师弟总想让我心软》【破镜重圆】──阪漆

时间:2021-01-30 14:02:15  作者:阪漆

 

 
  ☆、第 1 章
 
  三月春暖,陌上花开,绿水清波,燕雀归巢,风一吹,鸟鸣伴着柳絮飘了满城。 
  衣装革履的修士们在街上来来去去,脚步声滴滴答答地落在青石板的桥上,随着渔歌汇到了城南的茶花潭里去了。
  果真是好山好水出佳人,连路边一个卖花的小姑娘都俊俏,秦宿舟原本只是路过,被那姑娘弯弯的月牙眼给硬生生勾了过去。
  “这位仙人,”小姑娘一笑,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想要些什么花儿呀?”
  “你这儿都有些什么?”秦宿舟看着摊儿上琳琅满目的鲜花,一时间花了眼。
  “唔,要看仙人买花做什么用了,”小姑娘滔滔不绝起来,“这桃花最娇艳,送心上人准没错,这杏花清幽,留在屋里做装点是最合适不过啦。”
  秦宿舟不由得挑了挑眉头,他一心无所属,二居无定所,一个都沾不了边。
  “那要是仙人也拿不定主意,”小姑娘见他无动于衷,便递去了一簇白-粉色的花团,“白茶花怎么样?虽比不得别的花香气浓郁,但胜在开得久,插在瓶儿里能活好一阵呢。”
  秦宿舟轻轻碰了碰娇弱的花瓣,微凉的露水便滚落到指尖。
  “就这个吧,看着讨喜。”
  “好嘞!”小姑娘麻利的卷起袖子,抓了一把包起来,“仙人真是好眼光,这花是我今早从药坊附近采下来的,可新鲜。”
  “药坊?”
  “喏,就是那儿,”小姑娘指了指茶花潭边上错落有致的院落,“影山药坊,最近坊主过生辰,来了好多仙人,我这儿的生意都比平日里好不少!”
  “诶!仙人也是来参加坊主生辰的吧?”小姑娘将包好的花递给他,不等他开口,便热心地嘱咐,“您还是早些去比较好,听说坊主会送什么丹药,去晚了可就拿不着了。”
  “丹药?”
  “好像是叫育人丹……什么的?”
  育人丹是影山药坊的独门秘方,长期服用能培养出炉鼎供修士修炼。因五十年前的大战,天生适合做炉鼎的魔魅一族尽数全灭,故而这种人造炉鼎大受欢迎,每次一出必被抢购一空。
  但秦宿舟对这个没什么兴趣,他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递了灵石过去,晃了晃那一簇白花,晶莹的露水便滴滴答答地从花瓣上滑落。
  秦宿舟瞧着欢喜得很,嘴角荡起了一双梨涡,“你这儿还有吗?全给我包上吧,回去我送人。”
  “好嘞!”小姑娘笑眯眯地应了,在摊上翻找着。
  还没等她翻完,一道青色的人影便急匆匆从一旁冲了过来,差点踩碎这一地的花朵。
  “小姑娘,要一枝茶花!”一道熟悉的女声传来,秦宿舟不由得侧目望去,挑了挑眉。
  “不好意思,茶花方才都被这位仙人要去了。”小姑娘抱着一捧茶花歉意道。
  “什——”女修转过头,跟秦宿舟打了个照面,一双圆滚滚的眼猛地便瞪大了。
  得,今日要不安生了。
  “秦!宿!舟!”女修二话不说冲上前去,“你怎么还好意思出现在我们碧海角面前!”
  “那我走了。”秦宿舟白了她一眼,接了花就要走,被人一把按住了肩膀,不得不无奈地回过头,“姑奶奶,你要我走的,还按住我做什么?”
  “秦宿舟,”女修咬着牙一脸的屈辱,“你给我一枝花,我给你十颗灵石。”
  十颗灵石足够买下一地的花了,但秦宿舟挑挑眉,“你看着我像是缺钱的人?”
  “二十颗!”
  能是钱的问题?
  “温阮,”秦宿舟被她给逗笑了,“你花那么大价钱跟一枝花过不去做什么?”
  “我我我……”温阮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含糊不清地吐出了一句整句,“今日是师兄的生辰。”
  “我生辰可不在今天。”
  “呵,要点脸行吗?我们碧海角在修真界盛名远播,唯一的污点就是出了你这个败类!欺师灭祖,死不悔改,闹得修真界沸沸扬扬满城皆知,尊主那是网开一面才只是将你赶出门派!”温阮骂得脸色通红,“现在!我的师兄就只有晏珏!”
  秦宿舟耐心地听她把这套一成不变的车轱辘话骂完,拖长了音调揶揄道,“哦——孤男寡女,折花相送,你喜欢他啊?”
  “你胡扯!”温阮脸色涨红,恶狠狠地瞪着他。
  秦宿舟嗤笑一声,“好好收着你那对招子,瞪出来了我可不负责给你按回去。”说罢笑眯眯地朝她挥了挥手,捧着花就要走,却突然觉得脑后掀过一阵劲风,侧目一瞧,一道藤鞭裹挟着细小的刀刃直冲他面门而来。
  老毛病了,能动手绝不动口。
  却不等秦宿舟侧身躲开,兰香伴着青影从天而落,一只手横空伸来,指尖凝了一寸冰障,不费吹灰之力弹开了落下的藤鞭。
  “师兄!”温阮一惊,鞭子直接脱了手。
  那鞭子可不是平常那软绵绵的样子,里头凝着她的灵力,跟把刀一样砸在了摊儿上。可怜那小姑娘的一地娇花,平白遭了无妄之灾,眨眼间便被掀得七零八落,满地落红。她年纪小,哪见过这阵仗,霎时便红了眼眶。
  三个人同时一愣。
  “师兄……”温阮绞着衣袖,讪讪地看着她师兄。
  “按门规处置,”晏珏无奈道,“去找青山青水领鞭子。”说罢,他指了指街角等得伸长脖子的两个人影,挥挥手把气呼呼的温阮赶跑了。
  秦宿舟跟着扫过去,离开碧海角这么些年,这些人竟一点没变。
  温阮与小胖墩青山和瘦麻杆儿青水师出同门,是碧海角尊主罗柳座下爱徒。秦宿舟与晏珏当年则拜在长老姜山门下,待姜山离世以后,罗柳接管了晏珏,成了温阮三人的大师兄,至于他,则因蓄意杀害师父的罪名被罗柳剥去了碧海角弟子身份,灰溜溜地扫地出门。
  晏珏训诫完师妹才回过头,秦宿舟以为他也得跟温阮一样给他找茬,谁知他只是眨了眨眼,桃花眼里泛起了柔和的波澜。
  “师兄,等我一下。”
  秦宿舟:“……”
  然后,他就看到晏珏蹲下身子和声细语地安慰卖花的小姑娘,长长的睫毛随着弯起的笑眼一扑一扑,把人家小姑娘的脸都给扑红了。
  “七七,我们给你添麻烦啦,多少钱,我赔给你。”
  “晏哥哥,没事的……不是晏哥哥生辰吗,就、就当送你了。”
  嚯,还是旧识。
  “这怎么好意思呢,这样吧,”晏珏说着,褪下了小指上一只储物戒,“这个给你吧,可以放些东西,很方便。”
  “这、这,晏哥哥……”小姑娘脸颊飘红,一双眼睛闪啊闪,都不敢看晏珏的正脸。
  秦宿舟觉得眼睛有点辣,扭头就走。
  小姑娘们一个个的,年纪轻轻怎么全都瞎了呢,晏珏除了那张脸之外还有什么?
  “师兄!”没走两步,阴魂不散的声音又从身后出现了。
  “我早就被逐出碧海角,不是你的师兄。”秦宿舟头也不想回。
  “师兄,别这样嘛,”晏珏长腿一迈,堵在了他面前,“不然我也给你一只储物戒,当阿阮无礼的赔罪?”
  “……你当哄小姑娘呢?”
  “两只?”
  “……”
  这能是数量的问题吗?!不愧同是碧海角弟子,脑袋都一样耿。
  “诶,师兄,”晏珏注意到了他怀里的茶花,“你捧着这么多花要去哪里?”
  秦宿舟扫了一眼他,视线的余光瞧见了方才卖花姑娘指着的茶花潭,计上心来。
  “去影山药坊提亲啊,最近牧坊主生辰摆宴可是个好机会。”他笑眯眯地晃了晃满怀的花,“你不知道吗?他女儿可是如花似玉,我欢喜很久了,”
  晏珏显然是呆住了,张了张嘴半天吐不出一个字。
  “你可要跟着我去提亲?”
  “这、这、我……”
  “那就再见了。”秦宿舟吹了一声口哨,绕过他往前走。
  “诶,不是,师——”晏珏挠挠头,下意识地回头叫住他,却没想到秦宿舟在他话说完前就停了脚步。
  在秦宿舟面前,不知何时立了一名妙龄女子,一头乌黑长发及腰,红玛瑙的玉钗叮叮当当,一双美目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这些……都是送给奴家的吗?”姑娘美目一弯,笑靥如花,“秦公子,奴家好欢喜呀。”
  秦宿舟眼角抽了抽,收起了满怀的花,“姑娘,您认错人了。”
  “秦公子怎么可以这样呢,”姑娘嘴角一拉,眸里霎时便腾起了水汽,“方才还说要来向奴家提亲的!”
  秦宿舟:“……”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天地良心,他就是随口一说的啊。
  晏珏上下打量了一番,在秦宿舟耳边小声咬耳朵,“就她?”
  秦宿舟硬撑,“就她。”
  “可长得还没我好看哪。”晏珏叹道。
  “那又怎么样?”秦宿舟瞪他一眼,“你跟女孩子比脸你能不能要点脸!”
  晏珏又道,“她叫什么?”
  秦宿舟:“……”倒是真难住他了。
  且不说这人不知是不是真的药坊小姐,就算是,他也不知那位小姐的尊姓大名。
  “秦公子,家父正在屋里等着呢,我们快些回去吧。”药坊小姐熟稔地挽上秦宿舟的胳膊,香粉气一下子涌进了鼻里,刺得他不由得皱了皱眉。
  秦宿舟扫了她一眼,便由着她去了。一方面这可是在大街正中,来来往往的人都瞧着,无缘无故出手欺负一个女人实在是说不过去,另一方面,他也想看看这女人要玩什么花招。
  “慢着,”晏珏轻点足尖,拦在了两个人面前,“谁允许你带他走了。”
  “你是何人?”小姐拧起眉头,敌视地瞧着他。
  “此话正是我要问的,”晏珏面色一沉,抬手唤出双剑,凛凛剑光映着他冷下的眸光,“我是阿舟哥哥的道侣,怎容你这狐狸精放肆!”
  他奶奶的——
  秦宿舟差点没被晏珏一句阿舟哥哥给吓背过气,便听得周围好几人倒抽了口冷气,侧目望去,正对上了温阮的眼。她身后,青山和青水正拼死拉着她,仿佛拉着一只险些脱缰的野马。
  眼前药坊小姐与晏珏针锋相对,彼此之间杀气涌动,一触即发。
  望着这混乱的情形,秦宿舟头疼地揉了揉眉心,不由在心里念了声佛祖保佑。
  他真是个罪恶的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啦~撒花花
本文全文存稿,不会坑,每晚九点准时更,无榜日更(没意外的话),有榜随榜(哎……如果不需要压字数的话就可以日更了)
然后如果大家热情的话说不定会掉落惊喜的~先在这里给各位小天使鞠个躬啦~
 
  ☆、第 2 章
 
  晏珏长身玉立,看着那姑娘说,试图劝降。
  “姑娘,你放弃吧,你长得不如我好看。”
  药坊小姐:“……你!样貌除了看之外,还有何用?!”
  晏珏挽了个剑花:“你也打不过我。”
  药坊小姐:“……两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相爱。”
  晏珏摇摇头,“他手上戴着我给他打的玉戒,他爱我定胜过爱你。”
  秦宿舟低头一看,刚才那只储物戒还真不知何时被他塞到手上了。
  他原本觉得这姑娘已经够能扯的了,但他错了,晏珏才是那个最会睁眼说瞎话的。
  药坊小姐咬着唇跺跺脚,眸里的泪水将落不落,“他是我的!你不可以抢走他!”
  晏珏却弯了弯唇角笑了,“姑娘,比不过耍赖可不行。”
  药坊小姐沉沉地叹了一口气,被说中了一般丧气地垂下头。秦宿舟却敏锐地在她眼里捕捉到了一丝戾气,同时加在手臂上的力道也加重了不少。
  果不其然,下一刻一团白色的粉末从她手中炸开,晏珏反应迅速地躲开,但没能拦下她带着秦宿舟趁机冲出包围,立刻起身追了过去。
  ……
  秦宿舟被一个女人扛着在纵横交通的小道中飞速穿梭,利用地形优势与晏珏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
  “他真的是你的道侣?挺痴情的。”看似娇弱的药坊小姐不仅能扛男人,还有闲暇说话。
  “放屁,他倒贴我都不稀罕。”秦宿舟被她扛在肩上,刚好能看见紧追不舍的晏珏,“不过说真的,姑娘,你这姿势实在是太丢面了,你放我下来,我跟你跑怎么样?”
  “想都别想。”
  “那能告诉我你是谁不?我可连你名字都不知道,”秦宿舟笑嘻嘻地跟她打岔,“不然咱俩一会儿在你父亲面前穿帮可就麻烦了。”
  “……牧烟。”她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但你多虑了,用不上。”
  “姓牧?你还真是牧恒的女儿?”秦宿舟有些意外。
  “……”
  “不过我暂时还没成亲的打算,”秦宿舟幽幽叹了口气,“所以对不起啦,不能跟你一起去见父亲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