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放肆》【完结】──科科的小仙女

时间:2021-01-27 10:41:25  作者:科科的小仙女

 

 
  文案:
  一个正经皇帝和不正经王爷谈恋爱的故事
  沈筠醒来发现自己被绑架了,绑架的人似乎还对他意图不轨!!!
  沈筠*沈听澜
  不正经二哈王爷*正经白鹤皇帝
  (其实是白切黑王爷*黑切白皇帝)
  1. 私设古代同性可结婚背景
  2. 攻是宗室王爷,和受算是远房兄弟,后期有生子,雷都标了
  微博@85号白日梦幻想
  感谢@快活的一只啾 为我写的封面,抓过来吧唧一口
 
 
第1章 
  沈筠慢慢的睁开眼睛,太阳穴疼的厉害。他忽然发觉有一点不对劲。
  眼前的黑暗是由绑在脑后的布条造成的,他坐在一张椅子上,手被麻绳牢牢的绑在身后,嘴巴也被塞住了,发不出一点声音。
  绑架!!沈筠心里大惊,是敌国探子还是朝内政敌,但他一个闲散王爷有什么好图的?
  沈筠转动了头,听到边上响起来脚步声,嘴里的布条被抽走了。不怕我呼救?看来此地地处偏远,沈钧暗想。
  "你想要干什么?你放了我,我可以给你很多钱。"绑架这人肯定不是图权,思来想去,那就是为了财了。
  对方盯着沈筠的脸,一言不发,目光像是刀尖刮在他脸上。
  沈筠被他盯的心里发慌,难不成这人是个变态,就想要他的命?但他沈筠可从来没有害过一条无辜性命。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布料摩挲的声音,那人竟然走到沈钧旁边,正对着沈钧跨坐到了他的腿上。
  沈筠正不明所以,忽然那人夹着他的腿,上下蹭动了起来,时不时发出几声细细的闷哼。沈钧感觉腿上的布料逐渐被水打湿了。
  他回过神来,原来是要劫色,肯定是倾慕于本王,又不好意思直接表明心意才会用此过激手段。但哪来的姑娘这么大胆?况且这身子也太敏感了吧,怎么光蹭就蹭出了这么多水。”
  裤子的布料已经完全湿透了,沈筠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对方两瓣臀肉的柔软弧度。感觉有东西抵在腿上,沈筠抬起腿蹭了一下,那人忽然软倒在沈筠身上,头垂在他的肩膀上,灼热的呼吸扫过脖颈。下面有几股水柱直接冲到沈筠腿上,慢慢顺着布料滴到地上。
  嗯?刚刚我蹭到的明明是男子的阴茎,但这潮吹又应该是女子,怎么回事?
  沈筠虽满腹疑问,但又不敢冒然出声,怕不小心激怒对方丢掉性命。
  那人在沈筠肩头平复了一下呼吸,慢慢从沈筠身上滑下来。他开始解沈筠的裤子,沈筠配合着抬起臀方便他的动作。
  把沈筠下身扒的精光之后,那人伏到沈筠腿间,对着他的阳具吹了口气。本来半硬的阴茎直接高高的抬起了头。
  沈筠的阴茎又粗又长,顶端微微翘起,能够轻而易举顶到最深最舒服的地方,上面暴起的经脉突突地跳着。但颜色却又是浅的,一看就很少使用。
  沈筠听到那人喘了口气,慢慢靠近他的阳具,用舌头舔了舔龟头。马眼处立马激动地冒了几滴浊液,都被灵巧的小舌一一舔去。
  他张大嘴包住整个阴茎,但还是有大半露在外面,只能用手慢慢的从阴囊摸到柱身。
  沈筠的呼吸粗重起来,他虽然花名遍京城,但平时除了自给自足外并没有碰过其他人。那人的小嘴又湿又热,此等滋味他也是第一次尝,虽然这人技术不好,牙齿会时不时硌到他,但也让他有些难耐。
  “乖,再吃进去一点。”
  沈筠抬起胯,慢慢在那人嘴里抽插,每次都要往里插一点。那人也不躲,乖乖的让沈筠肏他的嘴,口水来不及咽下去,湿答答地流满了下巴。
  等到沈筠突然猛地顶开了他的喉咙,他也就躲不赢了,喉咙像是裂开了一样,连呼吸都被堵塞了,只能发出呜呜的求救声。
  沈筠觉得有什么东西紧紧的箍住了自己的龟头,爽的抵住身下人的喉咙一下射了出来。
  等他射完抽出来,那人立刻干呕起来,刺耳的咳嗽声听的沈筠有些愧疚。“对不起,我,我来不及抽出来,你没事吧?”
 
 
第2章 
  那人的咳嗽声慢慢平歇下来,过了会儿,他又重新坐到了沈筠的身上。
  沈筠的裤子刚刚就被脱了,对方直接坐到了挺直的阴茎上。那人的阴茎也直直的戳在自己的小腹上。这会两人是直接肉贴肉的靠在一起,沈筠也察觉出了点不同来,
  那人的下面分明有两张嘴。
  “原来竟是个双儿!”沈筠想着,这种体质他只在书中见过,没想到竟是真的。书上说双儿体质敏感,开苞之后更甚。怪不得那人只是蹭动了一下,就流了那么多水。
  “你是双儿?”沈筠试探着问道。
  那人停顿了一下,还是没有做声,只是慢慢的抬起腰,把沈筠的阴茎对准了自己的穴口,慢慢的坐了下去。
  但那张嘴还是太小了,又没有经过充分地扩张。只吞了一个龟头身上的人就疼的发颤,任沈筠怎么哄也不肯继续往下坐了。
  沈筠也不好受,穴口箍的他的阴茎生疼,想着长痛不如短痛,用力挺了挺胯,把阴茎顶了进去。
  “啊啊,好疼!”
  那人尖叫着软倒在沈筠身上,眼泪打湿了沈筠的衣服,疼的身前的阴茎都软了。沈筠闻到咸腥的空气中夹杂着一丝血味。沈筠心里一惊,“难不成是第一次,怪不得会疼成这样。”
  “乖宝,怎样都要疼一次的,以后肏开了就好了。”
  沈筠向前倾,吻到了那人的眼睛。又慢慢向下,吻去了脸颊上的泪水。擒住了那两片软唇,慢慢把舌头伸了进去。
  对方配合的微张开嘴,小心翼翼的用舌头勾住沈筠的。空气中响起了淫靡的水声,两人互相争夺着对方口中的空气,等到分开的时候,嘴唇外拉出了一条未断的银丝,他们都因为缺氧气喘吁吁。
  沈筠感觉对方的女穴渐渐流出了淫水,穴里面也没有那么紧了。“乖宝,自己动动。”
  身上人听到他的催促慢慢抬起了腰开始勉强动起来,但他每次下落只会吞吃一半阴茎,动的速度也不快。沈筠在他又一次偷懒只吃一半的时候,狠狠的往上顶了一下,阴茎直接顶到了从未到达过的深处,阴囊拍在臀部发出“啪”的一声。
  “呜呜呜,不要,太深了,肚子要被插坏了。”
  沈筠没有理会身上人哭泣着阻止他的呻吟,依旧一下比一下重的挺胯肏进这张娇气的小嘴。
  “骚货,上面的嘴说着不要,下面的嘴却咬我咬的这么紧,口是心非,爽不爽?嗯。”
  在沈筠肏了几十下狠的之后,身上那人突然伸手抓住了沈筠的肩膀,十指攥着沈筠的衣服,女穴用力的收紧着。沈筠知道他要高潮了,更加用力的挺胯鞭挞着这朵花。
  “啊啊啊啊啊”怀中的人用嘶哑的嗓子尖叫着,女穴涌出一股温热的水浇到了沈筠的龟头上。沈筠咬着牙等着他的高潮过去,额头的青筋突突的跳着。
  高潮后那人没骨头似的瘫软下来,沈筠嗤笑一声,依旧狠戾的冲撞着。处在高潮后不应期的穴肉碰都碰不得,更别提这样狠辣的肏干。
  “嗯,快停下来,我受不了了啊!!要坏掉了!呜呜呜。”
  “没事,你这骚穴耐肏的很,要不是我被绑了手,还能玩几个时辰,你要不要把我松开?”
  “不…不行…不能松开。呜呜,求求你快停下来!我真的不行了…不要再玩了行不行?快射给我…呜呜…呜呜呜。”那人断断续续的在沈筠耳边哭喊着。
  沈筠见哄骗失败,心中懊恼。就更加变本加厉的折磨这可怜的女穴,怎么舒服怎么来,用力的整根阴茎都捅进去,在里面抵着最深的地方磨。肏的身上人又去了一回,才不再忍着射进一滴不漏地射进了他的肚子。
 
 
第3章 
  "嗯…好多,呜呜呜…要装不下了。"那人在他耳边小声的喃喃道。
  “嗯?我肏的你爽不爽?要不要解开我?保证让你更爽,放心,我不会看你的。”
  那人听完后还是跟之前一样,只是静静的伏在沈筠肩头喘气,一言不发。他缓慢的抬起腰,沈筠射完软掉的性器从穴里滑出,在分开的时候,发出了“啵”的一声。
  沈筠捕捉到了身上人的僵硬,还是不死心的追问:“真不想要?你看她都舍不得我。”那人还是没有说话,自顾自的从沈筠身上下来,拖着步子走开了。
  “走了?就这样把我晾在这?”在沈筠在感叹了无数遍拔屌无情后,耳边又传来了脚步声。那人好像端了个什么东西,沈筠在听到一声重物落地声后了然,“还算有点良心 。”
  那人用布条慢慢地擦拭着沈筠腿上的淫水和精液。擦到阴茎的时候,沈筠被他温柔嫩的手掌摸着,又硬了起来。那人立刻撒开了手,慌乱的给他套上了裤子。
  沈筠的裤子开始就被身上人流的水弄得湿透了,他穿着湿淋淋的裤子,阴茎还硬着,难受的不行。刚想调戏那人几句,还没张嘴,就被他察觉到了,嘴里塞进了刚才的布条。
  沈筠:“……”
  耳边没有声音了,沈筠又说不了话,只能靠在椅子上慢慢闭眼睡着了。
  打扫的太监推开了殿门,突然看到床上躺了个人,吓了一跳,“这人怎么睡到冷宫来了?”等他走进看清这人的脸,立刻大惊失色地喊了句:“承远王爷。”
  沈筠眯着眼睛一个个打量着在他身边站着的宫女太监,被他看着的人都战战兢兢的把脑袋沉的更低。
  最开始发现他的那个太监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这位王爷醒来之后,就一直阴着脸看着身边的人,也不说话。难不成是有不长眼的顶撞了这位爷?但这些人都是临时从别的宫里紧急调过来的,应该是碰不上王爷的,更别提得罪了。
  “你来的时候就我一个人在这?”
  “是,是的,王爷,这里平时根本不会有人来,我是正好轮到扫地,才…才会来这。”
  沈筠看着他身前埋着身子发抖的太监,心想,这小太监应该没胆子骗我,那人,还真是胆大包天。
  沈筠笑了笑,心里也有了个大概。
  沈听澜坐到龙椅上的时候,感觉今天有点不一样,群臣在看到他的时候竟还在私语。他环顾一圈,看到站在前面的沈筠时,心中的疑问也就解开了。沈筠平时向来不是去喝花酒,就是和一些世子去郊外狩猎。他的府邸都看不到他的人影,更别提早朝了。今天却破天荒的端端正正的站在这里,也难怪群臣骚动了。
  看到沈筠那明晃晃的笑容,沈听澜的眼角跳了跳,这真是糟糕极了。
  沈筠听着耳边丞相一条一条陈列着枯燥无味的时政,脑子里开始回味起前段时间那人腿间娇花的滋味。
  他抬眼看着端坐在龙椅上相貌清丽的皇帝,感觉指间已经触到了他想了几天的柔软臀肉。
  沈听澜努力忽视殿下那道刺眼的目光,好不容易坚持到结尾,“众爱卿无事就退朝吧。”
  “陛下,等等,臣还有一事启奏。”
  ——
  终于开完了第一辆车,我太难了,写的时候还去查了男女生殖器结构图,研究了半天。
  晚上睡的时候满脑子黄色废料。
  大家吃的怎么样,香不香?我看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毫无波澜,我好难。
  下章沈听澜掉马。
 
 
第4章 
  沈听澜心里一惊,但面上还是毫无波澜,“皇弟有什么要奏的?”
  “禀陛下,臣在三日前的宴席散了之后,受到了歹人袭击。”
  “什么!是何人所为?"
  "竟有贼人如此大胆,胆敢袭击当朝王爷。"
  ………
  殿下的臣子立刻交头接耳的讨论起来。
  沈筠看着头上那人的表情闪过一丝慌乱,虽然转瞬即逝,但还是让他捕捉到了,他慢悠悠的接着道 ,“诸位放下,那贼人没有伤害到本王,但以此人对皇宫的了解,应该是宫内之人。难以保证他下次不会加害陛下,故此人一定要找出,望陛下明察。”
  “准奏,那皇弟就和大理寺卿一起侦查,御林军总领谢政协助他们调查。”
  “臣谢陛下。”沈筠跪在地上看着皇帝慌乱离去的背影,心中一片了然
  抓住你了。
  “陛下,王爷请见。”沈听澜听到海德的话,批改奏折的手僵了一下,饱含墨汁的笔在纸上晕出了一团污渍。这已经是今日第三次了,前两次沈筠被拒后,只是离开御书房在御花园逛了几圈就又来求见,如果再拒绝,他还不知会纠缠到何时。沈听澜按了按太阳穴,“让他滚进来。”
  海德走到沈筠身边,“王爷,陛下准了,你有什么事非得今天求见陛下,不能缓缓吗?刚才陛下可是叫你滚进来。”
  “多谢海德公公了”,沈筠向海德手里塞了一锭银两,“以后还要麻烦公公通报了。”海德接过银子对沈筠笑的更加殷勤,“这本来就是奴才的份内之事,不麻烦,不麻烦。”
  沈筠抬脚走进殿内,穿过厅堂,看见沈听澜靠在里间的软垫上。他穿着明黄的龙袍,一丝不苟的梳成一个发髻,插着一只玉簪,无形之中袭来一阵威压,清贵不可亵渎。
  “臣参见陛下。”
  “起来吧。”沈筠站起来,打量着半躺在软垫上的沈听澜,从他纤细浓密的睫毛看到他绣着龙纹的靴子。“以前没注意,现在仔细看看,陛下还真是愈发...貌美了!”
  “放肆!你在说什么。”沈听澜咻的睁开眼,狭长的丹凤眼里满是恼怒,他疾步走到沈筠面前,愤怒地揪着他的衣领,手都在微微颤抖。
  沈筠的笑意更深,看着沈听澜平时疏离的眼睛羞愤的瞪着他,活像只被揪着耳朵的兔子。以前隐忍清丽的面容终于出现了裂缝,被惹急了的陛下似乎更招人喜欢些。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更想肏死你。”沈筠把站在他面前的沈听澜顺势搂入怀中,在他耳边轻轻的说道。同时沈筠的手顺着他纤细的腰向下,钳住了沈听澜的胯,用力对着他的腿心狠狠一顶。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