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孟鹤堂【情有独钟】──凌墨夜

时间:2021-01-26 04:44:19  作者:凌墨夜

 =================

 
09年18岁的黎冠霆在天桥茶馆找到一份包吃住的工作,隐隐松了口气
09年21岁的孟鹤堂努力奋进成为了德云社的正式弟子,渐渐走上正轨
台下的小服务生看着台上的小演员,不知不觉多了一抹同病相怜
若干年后,看着这个自己带进社里的孩子,孟鹤堂止不住的后悔
孟鹤堂:我养了俩孩子,一个大了就知道怼我,一个大了就想着上我,嘎——!
黎冠霆:为师父服务是弟子的责任,服务至上,看来我服务的不够周到。
孟鹤堂:不不不,霆霆是最棒的!
黎冠霆:呵,晚了。
孟鹤堂:QAQ我错了还不成么嘤嘤嘤……
#没事埋怨了自家小徒弟,我越反抗,他越兴奋,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哈哈,活该!#
——来自闺蜜的幸灾乐祸
 
立意:原生家庭虽可怕,遇到真爱就不怕
 
  ☆、001
 
作者有话要说:  国庆发个新文吧哈哈
黎冠霆X孟鹤堂,孟鹤堂受,年下伪师徒,现实二改向,婚恋线被作者扔了
我不管这文就是清白小伙孟鹤堂~
因为之前写的堂堂文很多人意难平,其实我自己也觉得有点那个←_←
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写个子侄辈系列吧hhhh
我社都乱在辈分上面了~!
  北京的初秋还是很炎热,所谓秋老虎,正是乱穿衣的季节,晌午太阳毒的狠,走几分钟便是一身汗,可若到了阴凉处,竟还觉得凉飕飕,穿什么衣服成了最大的问题。
  年轻人体质好,街上十七八岁的小青年还穿着短袖短裤,如今已经开学,倒是少了很多染得乱七八糟发色的少年人,多半都趁着开学前老老实实成了乖宝宝,周末出来热闹热闹,三三两两挤在一起,说的都是游戏和追剧。
  黎冠霆一个人走在街道上,瞧着不远处那几个同龄人有些羡慕,十八岁正是读大学的最好年纪,
  可自己却早早的毕了业,准备打工。
  想起之前小姨的话,他心里不由得隐隐有些痛楚,自己的亲人只有外婆与小姨,原生家庭不幸福,条件也不是特别好,从小他就知道没人能供自己念书,因此也没打算考什么清华北大,成绩一直平平无奇,初中毕业便找了个中专读读,只等着念完书赶紧独立,也好离开那个让自己窒息的环境。
  可惜离开家才知道找工作有多么不易,好在黎冠霆的要求也不多,只要包吃住,基本工资能养活自己便好,至于旁人说什么,都与自己无关。
  不过偌大的北京,这样的条件也不是特别好找,外婆家在近郊,黎冠霆还是想每周回去看看,这就多了些地域的选择,好不容易找到家还算合适的,到了店门一瞧,竟是家古香古色的茶馆。
  这家茶馆在北京很是有名,算得上旅游景点,黎冠霆看了看网上的招工信息,的确是这儿,交通便捷,只是离外婆家有些远,但待遇不错,硬着头皮进去,跟店员问了问,立马就被带到经理办公室面试了。
  时间尚早,茶馆瞧着刚开门不久,可里头已经零零散散坐了不少人,热热闹闹等着什么,黎冠霆跟着服务员来到办公室,见里面坐着个中年人,跟着打了声招呼,“您好,我是来面试的黎冠
  霆。”
  “哦,我知道知道,来,进来吧,坐,”经理之前看了他的简历,有些印象,可看到真人不禁有点惊讶,和善的道,“这么年轻,长得还挺好看的,怎么想着来做服务员啊?”
  黎冠霆抿了抿唇,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语气有些淡然,“家里条件不好,想出来工作替家人分担一点。”
  “挺好的,知道孝顺,”看着他模样,经理有些感慨,这孩子刚满十八岁就知道替家里分担,的确懂事,遗憾的道,“我们这儿之前招工的确是缺人手,不过最近人事调动,可能没那么早让你过来工作,你看……”
  这意思太明显了,就是不想用自己,黎冠霆已然习惯被拒之门外,倒也没什么不悦的,用工是双向选择,刚要开口,却被一阵敲门声给打断了。
  “稍等一下,”那经理有些无奈,应了门,就瞧见急匆匆进来一个年轻人,不等看清屋内的情况就嚷嚷起来——
  “经理我们那后台的灯又坏了,你怎么不给修修啊!”
  这人有些着急,进了门不管不顾的,黎冠霆下意识往旁边退了退,瞧见他背影,看着不高,听声音年龄也不大,想必是这儿的演员,只能先等他们解决完再说自己的事儿了。
  “我让人去买灯泡了,下午就给你们修,忘不了,”他嚷嚷,经理也不生气,显然习惯了跟他们相处,说完这话目光落在黎冠霆身上,突然想起件事来,赶忙道,“哎小孟儿,我记得之前你说过,于老师那边缺人手是吧,现在还要人不?”
  “啊?要啊,还招人呢,就是地儿有点远,人家不怎么乐意去,于老师还挺着急呢,”被称作‘小孟儿’的年轻人立马答道。
  这意思……
  黎冠霆觉得经理意有所指,眼睛不由得亮了亮,又怕是痴心妄想,不敢多话。
  “那正好啊,你看这孩子行不行,之前我们这儿招人他来应聘,这几天咱这儿不是人事调动吗,所以不定能要他,他还挺着急的,要不你看着合适就送于老师那儿吧,小伙子你介意不?”人都来了,经理不忍心让他白跑一趟,横竖都是做服务员,在茶馆和饭店不都一样吗,赶紧帮着说明。
  不等黎冠霆出声,那年轻人一扭脸转过来,顿时被吓了一跳,忍不住倒退几步,拍着胸口道,“艾玛这还有个人!我都不知道,吓我一跳!”
  “……”黎冠霆本来还想跟他打个招呼,看他脸都白了,是当真被吓着,顿时哭笑不得,有些尴尬,“对不住。”
  “不不不,是我自己胆儿小,跟你没关系,”那人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后脑勺,呲牙一乐,露出个隐约可见的小酒窝来,“那什么,我叫孟鹤堂,是这儿的演员,我们社里头于老师家有个饭店正好招服务员,就是地方有些偏,包吃包住,你要乐意,我待会儿带你去看看环境,面个试,成不?”
  他说话快,几分钟叨叨叨一大堆,飞快的把饭店的地址和待遇说的清清楚楚,黎冠霆顿时心动了,连忙点头,“成,我愿意去。”
  “这就好,我可放心了,要不然让你白跑一趟我还挺不好意思的,”他俩说的热闹,经理在一旁瞧见有门儿也跟着松了口气,虽然跟黎冠霆刚认识,可瞧面相是个踏实的孩子,总不好白忽悠人家过来,不由得开起了玩笑,“小孟儿这可真谢谢你了,不过我话说在前头,以后我们这儿缺人,你还得把他送回来呢。”
  “那凭什么啊,你不要了人给我,你想起来还得送回来,不给啊,这是我们那儿的人了,”孟鹤堂一挑眉毛故意跟他逗,俩人哈哈一笑,转头看向黎冠霆,一拍大腿,“哎哟我还忘了问,你叫什么来着?”
  “我叫黎冠霆,今年刚满十八岁,我学历是中专……”黎冠霆反射性的开始自报家门。
  “行了,你先别给我背简历了,到时候又不是我给你面试,黎冠霆是吧,这样吧,你先跟这儿待会儿,等我演出完了直接带你去饭店,行吗?”孟鹤堂听的头大,总觉得这孩子板着脸太过规矩了,不过也正常,毕竟都是陌生人,商量着安排。
  工作有了着落,黎冠霆哪还会计较这些,点点头答应下来,“好。”
  “要不我给你搬个凳子,你就跟角落坐会儿,待会儿小孟儿演出完你就跟他走,告诉你啊,坐着
  不能动弹,不然座儿就没了,”经理看他呆呆的,故意跟他叮嘱两句,“德云社这么火,你不会是故意来这儿找工作的吧?”
  黎冠霆刚要跟孟鹤堂出去,听经理这么一说,不由得愣了愣,回头疑惑的道,“德什么?”
  他这反应,倒是孟鹤堂跟经理都没想到的,两人互看一眼,不约而同叹了口气,觉得丢人。
  合着人家不知道德云社啊!当真是单纯来找工作的!
  “没什么没什么,是我多心,就一句戏言,你别往心里去啊,”十八岁的孩子不听相声也正常,又不是来这儿的都是德云社的观众,经理顿时后悔,不该对他说这话的,赶紧道,“我给你安排个位置去。”
  孟鹤堂瞧了一眼黎冠霆,也跟着不好意思,这段时间社里头有了些名气,的确有不少慕名而来的求职者,像他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还是第一个,不免就多问了一句,搞得这么尴尬,“你就在这儿等会,我一会儿就演出完了,今天看演出不要你票,请你。”
  “哦,谢谢,”黎冠霆还弄不清楚他们到底要演什么,不过茶馆这种地方,多半就是唱戏,说相声,唱大鼓什么的吧,以前外婆身体硬朗的时候还会带自己过来玩玩儿,后来就越来越少,不由得有些怀念。
  不过自己到底是来面试的,伤感的情绪立马戛然而止,黎冠霆跟着经理去了个角落坐下,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外头的大堂已经是熙熙攘攘的观众,挤的满满当当,但凡有个空地儿都会立马被人占上,难怪之前被叮嘱千万不能离开,还真是起来座位就得丢的节奏。
  他老老实实坐着,跟着其他人看了两个多小时,半途又好奇用手机搜了搜,这才知道,感情这德云社,是个说相声的单位啊。
  这么一说,好像有点印象了,之前外婆也偶尔听过几次,隐约听过郭德纲的名字,这还真是凑巧了。
  黎冠霆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没想到自己出来找工作,稀里糊涂竟然进了德云社,还跟这儿的演员说上了话,不过孟鹤堂……有名气吗?
  这么迷迷糊糊的等到孟鹤堂来找自己,黎冠霆也不敢多想,赶紧跟着他离开了剧场,跟着他来到门口一辆小轿车边,见他上了车不禁有些犹豫,怔怔的看着。
  孟鹤堂系好安全带,看他傻呆呆站在车边不由得好笑,按下车窗伸头看他,招呼道,“上车啊,怕什么,我还能把你拉走卖了啊?饭店离这儿挺远,我开车送你过去,顺便去帮忙。”
  “哦,”黎冠霆自然不会觉得他能把自己卖了,毕竟这个孟鹤堂瞧着瘦瘦矮矮的,比自己矮了半个头,未必能弄得过自己,立马上了副驾驶坐好,闷不吭声的系了安全带,看他发动车子上了路。
  一路往近郊,两人在车里有些相对无语,孟鹤堂爱说话,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瞥了一眼没什么表情的黎冠霆,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我刚看了经理给我的简历,你才刚满十八啊?”
  “嗯,刚过生日不久,”黎冠霆生日在九月下旬,如今正好满十八周岁,怕他不相信,打算掏身份证,“我真的已经十八周岁了。”
  “我信我信,你要不满十八我们也不敢要啊,雇童工犯法呢,”孟鹤堂赶紧阻止他,没辙了,“这么小怎么不继续读书啊,出来打工你父母不担心吗?”
  黎冠霆闻言愣了愣,下意识看向他,却见他神色如常,显然是没话找话,抿了抿唇才道,“我没有父母,是外婆养大我的。”
  “……啊?”孟鹤堂见前头红灯,一脚踩住刹车,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没爹妈,感情他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刚要询问,脑子里瞬间闪过一个念头,顿时改口,“那你……对不住啊,我不知道,那什么,你别介意,我不是故意的……”
  他这意思,显然是以为自己父母双亡,黎冠霆也不想辩解,或者说,巴不得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呢,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我已经习惯了。”
  “那你出来打工,就是为了养活外婆吧?”孟鹤堂听经理说了一句,可没想到他家竟然是这种情况,顿时心生怜悯,安慰道,“你放心,到时候我肯定帮你拿到这份工作,我们那待遇不错,包你吃住,要是有什么事情,只要及时打个招呼肯定都能通融,别担心,啊?”
  “谢谢,”他爱说话,黎冠霆却不知道如何应付这种话痨,仿佛不管自己什么态度,他都能聊出朵花来,索性随他,有问有答便是。
  孟鹤堂跟他一问一答,倒是瞧出他的性格,到底是没有父母陪伴,性格实在是太内向了,不过也没什么问题,毕竟他是去当服务员的,又不是像自己一样说相声,沉稳点也不错,“那你家离饭店可有段距离了,你外婆一个人住能行吗?”
  “我小姨偶尔会去探望,而且我外婆可以自理,没什么问题,”他问的最多的都是自己的家事,黎冠霆倒也不反感,这个孟鹤堂还真是个热心肠,补了一句,“我不会耽误工作的。”
  “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怕你家人担心,你毕竟是个孩子呢,”孟鹤堂听他误会赶紧解释。
  “我是成年人了,”黎冠霆有些无奈,不过这种解释也是苍白的,毕竟比起二三十岁的成年人,
  自己在他们眼里还是小孩子。
  “在我眼里还是小孩儿啊,我都21了,”孟鹤堂一乐,不由得显摆起来。
  “……”黎冠霆看着他那嘚瑟的样子立马头大。
  闹了半天,他就比自己大三岁!
  还以为他三十了呢!
  #
  独家发表晋江,禁止转载
 
  ☆、002
 
  由于接近晚高峰,黎冠霆坐着孟鹤堂的车走了将近两小时才到南郊,一路上听孟鹤堂介绍饭店的情况倒也不觉得无聊,只是听多了他说话,觉得耳朵都嗡嗡的。
  不过他并不反感,家里人三代相依为命,小姨不喜欢自己,打从记事起就在天津工作,除了年节,基本上只有他跟外婆祖孙相守,外婆年纪大了,有操不完的心,喜欢絮絮叨叨的说话,跟孟
  鹤堂倒是挺像的。
  这么一想,黎冠霆甚至觉得孟鹤堂有一种慈祥的感觉,加上他被夏季的太阳晒得有些黑,竟有几分像个老太太,一时间忍不住在心里暗笑,差点憋不住。
  “到了,哎哟妈呀,这一路堵的,本来一小时能到也堵成俩小时了,你没事儿吧,憋尿呢?”孟鹤堂这人实在,停好车长舒口气,转头瞧黎冠霆肩膀似乎有些颤抖,以为他想上厕所,毫不避讳的问了一句,却见人家满脸的无语,挠挠头有点尴尬,“我就随便问一嘴,饭店里有厕所,别憋坏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