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敬光【破镜重圆】──川艮孚

时间:2021-01-25 19:23:54  作者:川艮孚

 =================

南玄英在图书馆偶遇了前男友的姐姐,而这个女人,要追他
==================
 
  ☆、第一章
 
  又是一天。
  南玄英从一片漆黑的房间醒来,深色厚重的窗帘挡住了全部的光线,让人分不清时间,只能呆呆地看着紧闭的房门,他刚醒,意识不大清醒,涣散的目光不知在看哪里。
  房门口,一个高挑的女生作出开门的动作,她穿着白色的摇粒绒高领外套,是前年秋天最流行的打扮。长发,很瘦,四肢纤细,皮肤白皙,是非常受欢迎的那种女生,但是气质却很温柔。
  “姐姐,别走了吧。”南玄英自顾自地说。他的目光转向天花板,并不看着她,但是他知道她还在那里。片刻后,他从旁边摸出一台手机,点亮屏幕,光照在他的眼睛上,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他下午还有课。
  于是他摸黑换好了衣服,在黑暗中悉悉索索的摸索了起来,画夹、几张水彩纸、吸满墨的钢笔、一盒分装水彩、教科书,全部塞进深蓝的挎包里。吸墨的时候找不到颜色,昨天记得妈妈今天要把猫放到他这里来,怕猫来的时候把他桌上的东西弄乱,他随手把东西都塞进了抽屉里,现在太黑,分不清了。他打开灯,从整齐的排成一排的彩墨里挑了一瓶蓝色的,抬起头扫视了一眼,明亮的房间里果然已经没有了她的踪迹。他叼着个包弯下腰系鞋带,出了门。
  “阿姨,要个肉包。”“哎呀这个点了哪还有包子啊,没有了没有了,你来的不巧的啦,刚刚最后几个被别人买走了,我们都要关门了。”“啊,这样……”南玄英尴尬的低头走掉了,走进校门时听见旁边一个似乎扎着高马尾的女生对旁边的人说“今天的天空真好看啊,好蓝!”他也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天空,确实是非常温柔的蓝,但是却蒙着一层灰色。
  究竟是从哪天开始,天再也没有明亮过了呢……
  大概是那一天,南玄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拿着妈妈的手机登上了自己的QQ号,看着自己已经三四个月没有点开的小窗,最后一条消息停留在对方焦急的询问自己去哪了,然后就整整一个月没有发消息了。南玄英一时竟不知道怎么跟他说,于是拍了一张病房外的天空发给他,但是明明大年三十高三生都已经放假,正是大家拿着手机玩的时候,他却迟迟没有回自己。在等待的间隙中,他看向窗外的天空,发现本是天空明亮的早晨,窗外的景色竟是如此暗淡,好像已经这样很久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天一直是灰的,他却直到那天才发现。
  那天是18年的大年三十,他一个人躺在医院里,各种各样的幻觉和海浪般的耳鸣声几乎要将他淹没。
  不知不觉,南玄英已经走到了教室门口,老师已经来了,正站在第一排前面说些什么,他很轻的说了声报告,没什么人听见,然后径直走到最后一排坐下。
  坐下的那一瞬间,他看见一个扎着高马尾戴着颈饰的女生在门口一闪而过。
  老师开始讲课,声音不小,可是教室里很嘈杂,最后一排还是听不清楚,他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坐最后一排,然后又开始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想着今天猫要来有没有好好的把桌上的东西收好、下了课该去食堂里吃些什么、吃完饭是应该去图书馆自习还是回家看动画片……
  猛的一下,他看见一个人从窗户上跳下去,四周很正常,还是那么嘈杂,并没有人发出惊呼声,这种嘈杂几乎要将他刺痛。
  又是幻觉。
  胃好痛,昨天晚上熬夜的时候就已经很饿了,但是实在没有精力下楼买吃的,就这样饿了一晚上,又醒的太迟了,没有买到想吃的包子。好饿啊,饿得胃里不断的搅动,虽然没有发出丢人的叫声,但是胃里非常痛,可能不仅仅是饥饿的原因。
  他轻轻地呼了一口气,想从各种负面情绪中挣脱出来,既然听不见老师的声音,那就自学吧,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候鸟从操场边的香樟树上飞过时,带起天边漫无边际的红霞,对面音乐教室响起了钢琴声,前一排的傻大个偷偷的把书塞进包里。大概是要下课了。南玄英想着,然后精疲力尽地把脸埋进手肘里。头发长得有些长了,埋下头时几乎能把整个脸罩住……
  下课了。
  他把教科书和笔一股脑塞进包里,然后顺着人流往外走,被人流包裹着走下旋转的楼梯,仿佛挣脱一个无尽的梦境。到教学楼门口,“哗”的一下豁然开朗,教学楼两旁种满了银杏树,金黄的叶片落在地上,像破碎的阳光。夕阳映在树上照出斑驳的树影,他慢慢的走向食堂,冬天少有这样晴朗的天气,让人心情格外的好,胃也不怎么痛了,似乎已经饿过了头。
  忽然,身后一个女生被人群挤了出来,她一个踉跄,扑到了另一边的路上,那是去往图书馆的方向。她坐在地上,很尴尬的看着他,然后很快爬起来,往图书馆的方向走了。
  这个人………好眼熟……
  他不由自主的跟着她走向了图书馆,然而走到图书馆门口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这种行为很变态,于是他从她身边走过,率先上了二楼,走向美术类的区域,因为他看这个女生手上拿着教科书,应该是要去自习室自习的。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扎着高马尾的女生跟着他一起去了二楼,几乎是尾随着他走到了美术区,看见他想拿比较高层的那本书有点困难,也把手伸了过去,很轻松的拿了下来,这时他才发现,这个女生比自己高了一小截,虽然自己只有一米七,但是一米八的女生在南方还是很少见。
  女生扎高马尾,带着黑色的choker,眉毛英气,长的非常漂亮,但是怎么看怎么眼熟。
  她欲言又止的看着南玄英,南玄英也看着她,终于,她说:“你叫什么名字啊?我觉得你很眼熟。”
  他脱口而出:“南玄英。”
  不妙。
  耳朵里忽然开始泛起某种尖锐的声音,他艰难地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只能重复之前的话语。
  “我……叫作南玄英……”
  无法再继续下去,脑袋像被人关掉的收音机,一片漆黑,耳鸣的杂音几乎要化为实质。嘈杂声和心脏的剧烈跳动在某一个瞬间交集成熟悉的频率,颅内微震,几近失聪,喉咙被人掐住,发不出声音。像是……像是……
  发病了。
  今天真是不妙啊,他不甚清醒的想着,然后低下了头,看见了那女生正拿着的手机。
  一瞬间,他的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她的手机锁屏是一张熟悉的照片,少年躺在草地上,阳光明媚,笑容灿烂,只是照片似乎被截去了一半,少年的肩膀上还有另一个人深色的头发。
  是许临。
  许临。
  这个熟悉又温暖的名字,熟悉到只要嘴里念到这个名字,身上就会泛起暖意,似乎跌入温暖的水里,而水的名字叫回忆。
  尽管他已经记不清他的样子了。
  “好暖和呀。”
  某个夏天的体育课,他们在操场上晒着太阳,虽然很奇怪,但是许临没有问他为什么,因为他知道他就是这样一个奇怪的人。
  “对吧,像冬天的阳光。”南玄英记得自己是这么说的,然后许临就非常突兀的说:“也像你一样。”
  他到现在都记得他那时的语调,非常古怪,像是在念什么咒语:“我喜欢你。”
  许临对他说:“我喜欢你。”
  这个人是他的前男友,准确的来说,是初恋,但是最重要的是,其实他们还没有分手。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英英:俺还饿着呢呜呜呜,又没吃到包子又没吃到饭,好饿好饿好饿,妈咪!!饭饭!!
 
  ☆、第二章
 
  “你没事吧?”一股大力把南玄英的领子扯了起来,他迷茫地看向对方,眼前一片模糊,是眼泪糊了眼。“你哭啦!”这个长得很像自己前男友的女生很惊讶地说,然后就自来熟地把他拉到厕所洗脸,还周到地递上了纸巾。看着她不太适应地从女式挎包里拿出一个塑料盒,盒子里装着湿巾、洗脸巾、干纸巾,南玄英咧了咧嘴,他还以为全世界只有许临一个人这么干呢,这种奇葩又熟悉的小癖好让他莫名的安心,觉得这个女生八成和许临临有关系,虽然他在分开后的某一天删光了许临的照片,甚至在两年后的今天已经回忆不起他的相貌,但是看着这张非常熟悉的脸,竟然感到非常的安全,跟她认识一下,也能让心里有点安慰。
  如果这辈子注定不能再爱许临,至少让他有所慰籍。
  “你是许临的姐姐吧,我以前听他提过,长得好像啊,是双胞胎吗?”南玄英边擦脸边笑着说。“是啊,我叫许宁光,你是他同学吧?我见过你照片。”许宁光认真的目光追着他的眼神跑,然后就听见他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是。”
  她静了片刻,他擦干脸,转过头来,微笑着说:“既然是姐姐,那就加个微信吧。”
  许宁光直直地看着他,那一瞬间,他几乎以为她识破了他的小心思,但他仍是很坦然的微笑着,不说一句话。
  他那抹笑,像纷落的大雪,仿佛那一瞬间,全然看透了她算计的内心。尽管她算计的是他的爱。
  两人各怀心思。
  “好。”她拿出手机,一边加好友一边说话,“能认识临临的好朋友我很高兴啊,我还以为我老了呢。”谁知道这种俏皮话是真是假,如果是双胞胎的话,她也没比许临临大几分钟,只是偏浓的妆让她看起来比较成熟而已。
  “那我先走了。”南玄英转身就想走,许宁光在背后说:“不自习了吗?” “不了,”他头也不回,“忽然有事。”这种谎话他张口就来。
  他匆匆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天已经暗了下来,还没有完全黑掉,空荡的街道只有他一个人,然后他也马上要回到那间一个人的小公寓里。已经过了很久,他还是没能学会自己一个人生活,也许这就是他对自己的惩罚。
  回到家,房间里仍是漆黑,南玄英随手把包扔在地上,今天又白过,他想。他轻轻扑倒在占据半个房间的大床上,床上睡着一只黄白花的猫,猫睡得很熟,偶尔发出呼噜声。
  铮————
  巨大的耳鸣声,加菲猫丑丑的脸在他的眼中逐渐变得扭曲,少年带着笑的脸又开始在脑中浮现。
  “你喜欢猫还是狗?” “当然是……”少年带着稚气的脸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和他一同说:“是猫!”边喊边对着空气摸来摸去,好像真的有一只猫一样。他们喜欢玩这样的把戏,显得很默契。
  而且许临和他在一起后总是想和他粘在一起,私下里亲亲抱抱就算了,当着同学的面还会把头埋进他胸前,或者很亲密的摸头发,显得非常幼稚又可爱。(虽然00是攻。亲妈吐槽)他真的非常喜欢这样的临临,他也想过这样和他永远在一起的。
  他和他都喜欢猫,曾经约定要一起养猫。当然这样的场景是不可能再发生了,纯粹只是想象罢了,曾经憧憬过的所有未来也不会再发生了,他们已两年没见了。可能这就是命运的嘲弄。
  吃了药睡下,心渐渐消失。
  所谓不可能再相爱,当然不仅仅是时间的原因。不是小说里常常有这样的桥段吗?一对甜蜜的情侣,原本已私定终身,互相交付真心,然而却遭到命运的捉弄,被迫分开,多年后再见,已经物是人非,时间改变了他们,令他们不能相爱。他和许临临当然不是这样,也许有一部分这个的原因,但是他们都不是屈从于命运的人,他们会积极的改变命运,但是……他却是还有别的缘由。
  因为啊,爱他这样一个人,就像在爱一具尸体,或者不会说话的动物。所有的爱以及对爱的回应都是短暂的、虚假的,是没有意义的。他这么爱许临,不会愿意让他受这样的煎熬。
  这是不可抗力。
  试想一下,如果自己爱的人在自己面前死去,无论怎么样也无法挽救,自己在爱的只是一个将死之人。多么痛苦。
  南玄英不愿意他们的爱情是这样的,他宁愿他们的一切在两年前结束,虽然结束的很突兀,但一切至少还是美丽的。
  原本他以为这一切就这样结束了,他不会再被迫的想起许临,让自己痛苦不堪,和徐宁光当个点头之交,永远记住许临并且好像真的还和许临在一起,只是成为了普通朋友一样,虽然这样单方面的把许宁光当成一个所谓的“替身”有点不太地道,但这应该就是最后的结局了吧。但一切并没有按他所想的安排进行。
  第二天,南玄英又去了图书馆,正坐在自习室画画的时候,许宁光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一本正经的对他说:“你也在啊,玄英同学。”南玄英默默在心里吐槽,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看不出来你是跟踪我的吗,不过不会真的是跟踪吧太可怕了阿喂,难道是变态杀人狂吗。一边胡思乱想,他一边敷衍的应道:“是啊是啊,画画呢,学姐来干嘛?”“那什么,来借书,来借书……”
  气氛忽然尴尬了起来。
  (英英内心os:借书你来自习室干嘛)
  【许宁光】
  我是许宁光,我知道此时的气氛很尴尬,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借书借到自习室来了,但是说实话他们学校的书也没什么好借的跟我们学校差不多啊!我总不能说我是跟踪你来的吧喂!!
  没错,我确实是在跟踪南玄英。(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上帝,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再是好孩子了呜呜呜)
  一切要从昨天说起。
  大概从昨天早晨七点多,我就坐在他们校门口两旁的银杏树林里面蹲守他,连早饭都来不及吃。已经习惯了大学生活晚睡晚起的我非常之困倦,终于在一点钟的时候睡了过去,还好大中午的校园里也没什么人,自己随身也只是带了一本教科书和手机,东西没被人拿走。但我还是有点小沮丧,担心南玄英就在我睡过去的一个多小时里走掉了,不过学校有两个大门,说不定南玄英习惯走另外一条,而且这只是蹲守的第一天,蹲不到本来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于是我整理好心情,走到学校附近的一家包子店,想要买几个包子填填胃,刚好把店里最后几个包子全买走了。正站在那里,准备吃呢,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远处走过来,是南玄英。
  明明之前那么期待见到他,人到面前却不知道为什么如此的紧张,我赶紧跑回校门口,躲在校门口的柱子后。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