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白月光他骗我【网红】──象八亿

时间:2021-01-25 19:21:33  作者:象八亿

 =================

姜成风幻想过无数次和时言重逢的情景,没想到等这一天到来时,时言带着一个全身上下和他没有一点儿相似的小孩说这是他儿子。
 
姜成风:???
 
时言父凭子贵,住进姜成风的高档公寓,刷着姜成风的无限额黑卡,俨然从街边小混混变身成为富贵大少爷。
 
时言只觉自己骗术高超,连男人生子这么扯淡的理由都能编得像模像样,却不知姜成风留着他却是另有所图。
 
至于图什么,呵呵。
==================
 
  ☆、第一章
 
  姜成风握着方向盘,看着面前突然冲出来的人,觉得这个世界有点玄幻。
  他的车还没有启动呢,就有人跳出来碰瓷儿了,这人还牵着一个小孩儿。
  碰瓷儿的人头发乱糟糟的,脸上也脏兮兮的,看上去像个流浪汉,小孩倒是算干净,依稀看得出是个可爱的模样。
  姜成风按了一下喇叭,碰瓷儿的人非但没走,还往引擎盖上一趴,是打定了主意要将碰瓷儿进行到底了。
  姜成风觉得有点好笑,碰瓷儿碰得这么假的他第一次遇到,关键是这人还不慌不忙,可见心理素质是极好的。
  大人还没说话,小孩倒是先哭了起来,哭得个撕心裂肺,声嘶力竭,眼泪鼻涕糊成了一团,像是真的很伤心。
  这里是地下停车库,除了四处停着的空车,和远处传来的发动机声音,并没有别的观众。
  姜成风不知道这一大一小的碰瓷骗子是演给谁看,又有什么意图,索性什么也不说,双手抱臂看着这人演。
  碰瓷儿的在引擎盖上翻滚了一圈,滚到了姜成风的车窗旁,使劲儿敲了敲玻璃,并做了个把玻璃放下来的手势。
  姜成风又不是傻子,自然不可能把窗户打开,他斜睨了一眼碰瓷儿的,又按了下喇叭。
  碰瓷儿的撩开自己的头发,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来。
  姜成风这才注意到,这碰瓷儿的骗子长得还挺好看,若是能把脸给擦干净了,再弄弄头发,想来也是一枚回头率极高的帅哥。
  可帅有什么用呢?帅也是个碰瓷儿的骗子。
  姜成风把窗玻璃放下来一点,懒洋洋地问:“你有什么事吗?”
  碰瓷儿的立刻把脸往窗户缝隙里面挤,挤得一张好好的脸都变了形,急切地说:“你果然不认识我了!你这个负心薄幸的王八蛋!”
  姜成风:“???”
  姜成风被骂得有点懵,他活了二十多年,连个恋爱都没谈过,哪里来负心薄幸这一说?况且这碰瓷的人还是个男的,一个男的对另外一个男的说出这种话,不觉得很奇怪吗?!
  姜成风冷静地说:“你认错人了。”
  碰瓷儿的根本不听姜成风说话,对那个还在哭的小孩招了招手,说:“宝宝,过来。”
  小孩止住了哭,吸了吸鼻子,走到碰瓷儿的身边,牵住了他的手。
  碰瓷儿的说:“姜成风你这个王八蛋,你睡了我就不认账是不是?!咱们的儿子都这么大了!”
  姜成风:“!!!”
  碰瓷儿的在车门上踹了一脚,大骂道:“姜成风你给老子滚下来,咱们好好算算帐!六年前你哄老子喝酒,趁我酒后把我给睡了,你tmd还不戴套,睡完你就跑得不见踪影,你知不知道我过的是什么日子?!
  六年前……
  一些深埋在记忆里的画面被翻了出来,那个白净的男孩儿静静地躺在床上,脆弱得像是一碰就碎的瓷器。
  哦,瓷器现在好像变成了碰瓷儿的。
  碰瓷儿的疯狂敲窗玻璃,说:“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心虚理亏?!”
  姜成风木着脸说:“睡不睡的事先不提,你是男的吧?”
  碰瓷儿的说:“男的又怎么了!这都什么年代了?男人生个小孩还稀奇吗!我他妈怀胎十月生下他,差点难产死在产房里,那个时候你在哪里?我独自把他养到五岁,眼瞅着明年就能上小学了,你人又在哪里?!”
  姜成风:“......”
  姜成风听一个碰瓷儿的这么骂他,并不动气,甚至觉得有一丢丢好笑。
  这可能是世界上最莫名其妙的碰瓷了。
  一个男的,带着一个小孩,往他没有发动的车上撞,原因是这个男的生了他的孩子。
  男的!
  生孩子!
  生了他姜成风的孩子!
  有意思。
  姜成风说:“上车。”
  碰瓷儿的正在慷慨激昂地陈述姜成风的错误,蓦地听到这一句上车还有点儿没反应过来。
  姜成风又重复了一遍:“上车。”
  碰瓷儿的短暂的愣了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拉开了副驾驶的门,嗖地一下窜上副驾驶座,连儿子都忘了。
  小孩张着嘴控诉地看向碰瓷儿的,碰瓷儿的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个儿子,连忙帮他把后座的门打开,把小孩塞进了后座。
  碰瓷儿的扭过头对小孩说:“宝宝,乖乖坐好,这可是你爸爸的车!”
  姜成风:“......”
  小孩脆生生地说:“谢谢爸爸!爸爸的车好宽敞!”
  姜成风:“......”
  姜成风无言以对,发动了车子。
  碰瓷儿的在车上左摸摸,右摸摸,恨不得再用舌头舔一舔,说:“老公,你的车太气派了!”
  姜成风猛地一踩刹车,要不是都系了安全带,三个人都得飞出车去。
  姜成风一副见鬼的表情,说:“你喊我什么?”
  碰瓷儿的理直气壮地说:“这么惊讶做什么?你睡了我,我生了你的小孩儿,那我们就是事实上的夫妻关系,我叫你老公有什么不对?”
  姜成风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一时都忘了辩驳。
  沉默半晌,姜成风说:“你的名字。”
  碰瓷儿的说:“我是时言啊!我就说你不记得我了!你这个薄情寡义的家伙,是不是隔三差五的就换个床伴儿啊,连枕边人的姓名都不记得,呸!”
  时言……这个名字在姜成风的心间掠过,划下了一道浅淡却无法消磨的痕迹。
  他抿了抿唇,放在方向盘上的手紧了紧。
  时言说:“咱们的儿子叫做时宝,对,儿子跟我姓,你一个缺失了儿子童年的男人没资格让儿子跟你姓!”
  姜成风:“……”
  时言说:“你还愣着做什么?开车回家呀!我和儿子都饿了!”
  姜成风:“……”
  姜成风觉得自己可能有病,竟然真的就听从了时言的话,开车载着一大一小的俩骗子回了自己的家。
  姜成风最常住的是市中心公寓,离公司近,车程也就十来分钟。
  不一会儿,车停了,姜成风带着时言和时宝进电梯,按下顶层的按钮。
  高级公寓的电梯装修得富丽堂皇,轿厢内弥漫着清新的香味儿,时言跟个土包子似的在轿厢里深呼吸,陶醉极了。
  时言说:“老公,你住的地方可真高级。”
  时宝跟着说:“爸爸,你一定很有钱吧。”
  姜成风被这左一句老公右一句爸爸给弄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顶层只有姜成风一户人家,他把相邻的屋子都买下来,全部打通,愣是在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地方给自己搞出了一幢空中别墅。
  时言都要流口水了,对时宝说:“瞧瞧,我就说你爸爸有钱吧,宝宝,你上学的费用不用愁了。”
  时宝捧着小脸,说:“爹地,咱们早就该来找爸爸啦~”
  时言立刻板着一张脸,说:“你爸爸这种不负责任的渣男,我才不稀得来找他,要不是为了你,我才不会来委曲求全呢。”
  时宝落下两滴泪,呜呜呜地说:“爹地你太伟大了,我好爱你哦~”
  时言说:“咱们需要你爸爸的爱呀~”
  父子两人抱头痛哭,哭得姜成风一个头两个大。
  要不是姜成风知道自己没有搞大过别人的肚子,特别是没有搞大过男人的肚子,他都要信了这一出了!
  姜成风输入指纹,开门,进屋,时言和时宝连忙跟上。
  姜成风说:“鞋柜里有多的拖鞋,你们自己拿。”
  时言抹着泪说:“你果然嫌弃我们!”
  姜成风:“……”
  姜成风从鞋柜里拿了两双新的拖鞋出来,因着家里没来过小孩儿,这拖鞋都是大人的尺寸,时宝根本没法穿。
  时宝瘪着嘴,说:“对不起,爸爸,给你添麻烦了。”
  姜成风说:“先穿着,我之后会买两双儿童拖鞋回来。”
  时宝破涕为笑,说:“谢谢爸爸!”
  时言和时宝脱了鞋,两个人的袜子上都有好几处破洞,他们倒也不羞臊,直接把袜子脱了扔进门口的垃圾桶,穿上了姜成风这软和的拖鞋。
  时言穿着拖鞋跳了两下,说:“啧啧啧,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连拖鞋都这么好穿。”
  姜成风:“呵呵。”
  时言跟一阵风似的,在公寓里飘来飘去,时宝就是他的小尾巴,拽着他的衣角跟着飘来飘去。
  时言问姜成风:“老公,你住哪一间房啊?”
  姜成风面无表情,没有回。
  时言也不是真要听姜成风的答案,他把每个房间挨个儿看过去,收拾得齐整但有人味儿的那一间肯定就是姜成风的房间了。
  时言飘回姜成风身边,说:“那我跟宝宝就住你隔壁的房间。”
  姜成风好整以暇地坐在沙发上,眉毛都不跳一下,说:“宝宝住我隔壁的房间,那个房间东西少,稍微整改下就能当作儿童房,至于你——”他看向时言,“你跟我住。”
  时言的笑僵在脸上,这让他脏兮兮的脸变得滑稽,“这不大好吧。”
  姜成风说:“这有什么不好?你不是喊我老公吗?既然如此,那你就要履行做老婆的义务,做老婆的不跟老公睡一间房,这像什么话。”
  时言说:“我们是久别重逢,你还渣了我,我不想跟你睡一张床!”
  姜成风说:“不跟我睡一张床你就滚出去!”
  时言:“……”
  姜成风见时言说不出话了,就笑了。
  他不笑时很英俊,笑起来更是英俊得能晃花人的眼。
  时言就被晃到了。
  姜成风说:“你考虑得怎么样了?跟我睡,还是滚?”
  时言咽了口口水,说:“跟你睡!”
  姜成风满意地点点头,说:“行,你和宝宝去洗澡吧,我等你们。”
  时言:“……”总感觉有哪里怪怪的,他们到底谁才是骗子?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请大家多多支持,感兴趣的话收藏一下哦~
今天留言的宝宝发红包哦啾啾啾~
 
  ☆、第二章
 
  时言跟时宝被姜成风安排来洗澡,两个人都像是从泥潭里滚了一圈似的,脏得没法看。
  时言到浴室一照镜子,不得不佩服姜成风了,对着他这么个泥巴似的人,还能让人上车,带回家里,并要跟他睡一间房!
  这口味……啧啧啧。
  时言先给时宝洗了澡,用力得把小孩儿皮子都给搓红了。
  满身的脏污一搓掉,露出一个白白净净的小人儿来。
  时宝笑出两个小酒窝,可爱极了,说:“爹地,咱们这次是攀上高枝儿了吧?”
  时言掐了下时宝的脸,说:“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咱们要有素养,要管金主叫爸爸!”
  时宝吐了吐舌头,说:“冤大头又不在这里,才不要叫他爸爸呢~”
  冤大头自然就是姜成风了。
  时言又掐了下时宝,说:“做咱们这一行的,时刻都不能放松警惕,懂吗?”
  时宝瘪着嘴,要哭,时言又忙说了两句好话,时宝就又笑了。
  时言给时宝洗完后才慢慢打理自己,他一边洗一边想着事儿,觉着这次行骗简直是顺利过头。
  姜成风对他的接受度也太高了吧,不问他们一夜情的具体情况,也不问男人生子到底是怎么个生法,甚至连他的信息也没问个一二,就这么简简单单地把他带回了家,还像是要认下夫妻这个头衔似的,搞得他这个碰瓷儿骗人的有点心慌慌。
  不会儿我跟宝宝一会儿一出浴室门就被警察给包围了吧?!
  时言胡思乱想着洗好了,时宝等他都等得在小凳上坐着打起了瞌睡。
  时言擦掉镜子上的水珠,看着镜面里自己的倒影。
  他脸上身上的污渍洗得一干二净,那白得几乎反光的皮肤就展露出了本来的颜色。
  时言长得相当好看,眼睛大而明亮,鼻梁精致挺拔,嘴唇微微嘟着,像是在跟人索吻。
  他看上去年龄很小,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一幅学生气,很有几分乖巧。
  这么乖巧的一个人,本职工作却是个骗子。
  时言牵起时宝的手,说:“走,去找你爸爸。”
  客厅里,姜成风抱着笔记本电脑在视频会议,听到时言的脚步声后,他合上电脑盖,终止了工作。
  姜成风上下打量时言,眼前飞快地闪过一个少年的影子,令他有些微的怔忪。
  时言大步流星地走到姜成风身边,一点儿都不见外地紧挨着姜成风坐下,并抱住了姜成风的一条手臂,可怜兮兮地说:“老公,我饿了~”
  时宝抱住姜成风的另一条手臂,乖巧地说:“爸爸,宝宝也饿了~”
  姜成风不动如山,问:“要吃什么?。”
  时言说:“我吃什么都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