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大梦未曾空【完结】──繁华黎秋

时间:2021-01-14 03:08:30  作者:繁华黎秋

 

一个小故事,关于他和他的小小故事。
年少情深,未来亦可期。
一个关于两个男孩的治愈故事,
他叫谢言,他叫林洵。
 
 
  ☆、可可爱爱
 
  一声啼哭,给这夜幕增加些生气。
  “生了!生了!夫人生了个男孩!”一个丫鬟模样的女人小心翼翼地抱着孩子走出产房,递给站在庭院里焦急等待的孩子父亲——当今左丞相林涛。
  林涛小心地抱起还没几量肉的孩子,放松了紧皱的眉头,轻声道“可难为你娘亲了,小坏蛋。”
  一个月后丞相府上,热闹非凡,喜气洋洋……
  “恭喜啊,又有个小公子,儿女双全,夫妻情深,贤弟你可真是有福分啊!可真叫人羡慕呐哈哈”一位气宇轩昂高大魁梧的男人正拉着林涛贺喜。
  “大哥,何以言此,你家可不比我家差上多少,客气话就不必说了。”林涛也是笑眯眯得回应,环视对面的大将军谢宁身旁,“怎得不见大嫂和小言?”
  “内人心急,现行一步去瞧瞧小公子啦。你我今晚可要好好干一杯,可不能逃啊。”
  “那是,那是…”
  某个庭院内,六岁的谢言看着一旁热聊中的娘亲和丞相夫人有些无奈,再看看怀中所抱着的粉嫩嫩白胖胖的粉雕玉秀的小娃娃,心里更是无奈。
  一双大大的眼睛,瞪着大大的看着你,要不哄哄呢,大眼睛就蓄满了泪水,仿佛下一秒就要痛哭起来,你要仔细瞧着他吧,他就会瞪着双大眼认认真真看着你,生怕你一转眼就看别处。
  小林洵就这样认认真真的看着谢言,只觉得眼前那人好看极了,不由得就笑起来,笑起来眼睛微眯弯成了月牙看起来真真可爱极了。
  “哎呦,我家小洵笑了呐,这小坏蛋整日闹腾的,这个抱着哭,那个抱着也哭,月月抱他还不情愿,爹爹抱久了也哭,笑倒是没笑过几次,看来是极喜欢你家小言呐。”丞相夫人柳絮在一旁捂着嘴跟自己好姐妹大将军夫人薛佳凝笑道。随后又有些惆怅起来,不舍得看向自家姐妹“过几天你和大将军又要一同去往边境,可真不舍得你啊,你们可得注意安全。”
  薛佳凝闻言轻拍柳絮的手背,笑道“别担心,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的。”
  一旁的谢言看着笑得傻兮兮的小林洵,没忍住用右手抱紧了些手中的娃娃,用左手戳了戳小娃娃,小林洵反倒笑得更傻了些。谢言没忍住轻笑了声,“还挺可爱。”
  战火连天,战役持续了将近一年,大将军一家再回京都已逢林洵的抓周礼了。
  林丞相家小儿子近一年来可是出了名的闹腾,但倒也挺聪明的,早早就会走路,如今说话倒也能让人明白大概意思。
  谢言一家到丞相家里时抓周礼正要开始,丞相夫人拉着小林洵来到厅堂前,谢言看着许久未见的小林洵,觉着,又胖了。
  抓周礼准备开始了,小林洵坐9在最中间的小板凳上,周围摆着书本、毛笔、钞票、棋子……等等小物件。
  “小洵,去找个你最喜欢的东西给娘亲看看好不好?”一旁的柳絮引导小林洵。
  小林洵认真得看了看自家娘亲,又瞥一眼周围的东西,有些百无聊赖的坐在凳子上一动不动,向周围附近的人一看,一眼便看见了坐在比较靠前地方的谢言,好好看的哥哥啊。小林洵又憋起了个小坏招。
  小林洵像是突然有了目标,慢慢走近了比较靠外围的钞票,小手拿起钞票。
  “林家公子这怕是以后得成个爱财的啊。”
  “书香世家的公子倒选了钱财,不知是好是坏啊”
  “这林家公子以后倒可能是个生意人啊。”
  正当客席上响起一阵骚动,却见拿了钞票的小林洵没有停下,直走到了大将军席上,一把扑进谢言怀里,手举着钞票,大喊了声,
  “哥哥好生漂亮,我要买了哥哥。”
  被抱住的谢言愣住了,脸上愈发紧绷,却倒底没推开小林洵,僵在了原地。倒是扑进谢言怀里的小林洵在偷偷坏笑。
  一时间,厅堂上无人言语。
  往后,林家小公子要买了谢家公子的笑谈倒是在京都传开来了……
 
  ☆、年少情深
 
  那场抓周礼后谢言深感无奈,因为他身后莫名像多了个跟班。
  战乱平息,百姓安乐。大将军一家便在京都安心休养着,情同姐妹的将军夫人和丞相夫人来往便多了些,两家倒更显其乐融融。
  谢言无奈得看着自己小书房里到处闹腾的小林洵,握着毛笔的手再次轻声放下,不禁加重些许语气道:“你再闹腾,等下我就把你赶出去。都跟你讲过不要乱动这墨水,你看,这一身衣服,都黑兮兮的了。别乱动书架,等下要摔着碰着又得哭,我可不哄你!”小林洵听闻不动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把自己黑兮兮的小手远离些了书架,嘟嘟嘴,大眼睛瞬间便蓄满了泪水,吸了吸鼻子,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谢言。
  谢言用手扶了扶额头,再度拿起毛笔写字,再没言语,小林洵又继续将他的小黑手袭向书架。
  谢言总在想,他的冷静淡漠碰上林洵就不曾管用过,真像林洵他爹说的一样,林洵就是个小坏蛋。
  谢言浑然不知,书架旁的林洵又憋起了坏招,笑兮兮得靠近一身白衣的小公子哥,一把扑向谢言的背上,“漂亮哥哥,要抱抱!”
  “林洵!”
  白衣上多了两只黑爪留下的痕迹,美感被破坏了,却又似乎更显生动。
  谢言无奈一把抱起又开始装可怜的小林洵,走出书房,去大厅找娘亲去了…
  打不得,骂不得,这是哪来的小坏蛋啊。
  接下来将近一年里,谢言和林洵一相遇,每每都是谢言败下阵来,无奈得让小跟班继续跟着。
  ……
  尚未算和平的年代,边境被犯算是常事,大将军再次出征,这次倒留下夫人孩子在京都,孩子教育是个问题,况且往来路途危险,不宜多奔波。
  林洵今年也两岁多了,越发顽皮,弄得丞相府满地鸡毛。
  说来倒也奇怪,谢言一来林洵家里做客,倒就不必烦恼林洵顽皮打闹了,林洵就安安静静跟在谢言身后,专门烦忧谢言去了。
  习惯了的谢言倒也不再像开始时那般无奈,无论林洵闹什么,谢言瞥一眼过去,瞧瞧,又干自己的事情去了,等结束后再去收拾烂摊子。
  一个习惯在闹,一个习惯收拾烂摊子,倒成了林洵和谢言儿时的常态。
  最令谢言苦恼的便是林洵总挂在嘴边的“漂亮哥哥”了,谢言三令五申让林洵不准喊,可也总屈服在那双爱委屈的大眼睛里。
  大小林洵五岁的姐姐林月月每每看见自家弟弟撒娇卖泼的样子,总会呲之于鼻,不忍直视。
  要说这丞相府大小姐最嫌弃的便是自家弟弟了,爱装,爱闹,又让人不省心。
  ……
  时光匆匆,转眼小林洵也七岁了,谢言也十三岁了。这四五年里倒让小小淘气安静了许多,谢言也成了翩翩少年郎。
  林洵倒没再那么淘气,总爱黏着谢言的习惯到还没变,这总让林月月想翻白眼,“我这是帮别人养了个弟弟嘛!”
  
 
  ☆、长大
 
  将军府小书房内,谢言看着坐在对面正撅着嘴一脸委屈地写着字的林洵,不禁轻勾嘴角,还治不了你这小坏蛋啦,轻咳一声,道:“今天不抄完这本诗词,你就别吃饭了。”
  闻言,林洵抬起头看着谢言,却只见谢言皱巴着脸,不敢再惹事,又低头委委屈屈写字去了。漂亮哥哥都不爱笑怎么办?
  又过去许久,林洵总算把诗词抄完,笑兮兮地拿到谢言桌前,激动道:“看!我抄完了,漂亮哥哥可以带我去吃饭了,我饿了,我要吃姨姨做的饭菜,可好吃了。”
  谢言翻了翻林洵写好的字,随后起身,“那走吧。”便扯着林洵的手腕向书房外走去了。
  谢言总搞不懂,林洵娘亲每次来府里都把林洵让他带,也不管两个人去哪玩哪闹,这是有多放心他啊?还是多放心小坏蛋啊?
  不知不觉,谢言的童年充斥了整个林洵,林洵的童年也充斥了整个谢言。
  ……
  世事无常,一朝天变,皇帝病逝,皇位由十五岁的太子秦怀继承,朝廷上下动乱频繁,但最后太子到底站住了脚跟。
  太子依附丞相一方势力,与丞相的关系日益亲近。将军长年征战,时有十天半个月假期,赶回京都与夫人孩子团聚。此时朝廷动乱,边境匈奴更是蠢蠢欲动,往后也恐少有时间再回京都。
  谢言看着因父亲又要出征伤心难过的娘亲,再看看一旁着急安慰的父亲,到底没忍住,“我十三岁了,父亲,我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你让娘亲跟你一同前往边境,倒省得娘亲总在府里思念伤心。”
  往后,经谢言多次劝说,将军夫妻一同前往边境的事情敲定下来。一个月后,将军府上倒剩谢言一个小主人了,可这倒也不孤单,七岁的林洵也是个小霸王,经常就使唤自家侍卫就带路来到隔了几条街的将军府。
  习惯林洵跳脱性子的丞相夫妻倒也没管,就任由儿子了,也时常叫林洵拉着谢言来家里做客。
  还是在将军府书房里,谢言看着安分地练字的林洵,平静地说:“娘亲不在家,没有好吃的,还来这干嘛?”
  林洵闻言笑道:“这不是还有漂亮哥哥嘛。”
  第一次,听到“漂亮哥哥”谢言却没有反驳的意思,谢言又安静低下头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将军夫妇久未归家,每月可与儿子来信倒从未断过。
  于谢言而言,他的父亲是个大英雄,能力越强,责任也大,相聚时间虽不多,但他理解父亲,倒也没太觉得孤单,况且身旁还有个爱闹腾的林洵在呐。
  时间过得飞快,谢言十七岁了,林洵也十一岁,都在慢慢长大,谢言更加沉默不语,在林洵面前脾气也还总是破功,倒没多大改变。
  而十一岁的林洵与儿时却大相径庭,规矩了不少,倒也意气风发,翩翩少年郎,给人感觉倒越像第二个谢言了。
  在谢言看来,便如同是“漂亮哥哥”到“谢言哥哥”的转变,也不知何时起,林洵变得规矩起来,虽说还是有少许淘气,但没那么闹腾了,心里也会藏事了。
  
 
  ☆、一朝天变
 
  这年,皇帝也十九岁了,后宫尚未有主,也该立后了。
  夜深了,丞相府里的亭子里,林洵看着眼前十六岁的家姐林月月的眼睛,认真问道:“姐姐当真决定好了?你明知,你并非他的唯一,进了那深院,就再无回头的机会。”
  林月月看着眼前有些早熟的弟弟,不禁抿嘴笑了笑,随后道:“其中道理,我亦自知。我知爹娘与你并不认同我此次决定,但我初次见他,便心动于他,之后他亦颇照拂我,嫁于他,是随我的心。我也可有其他选择,但我不想将就,我不想悔恨。”
  林月月说完便整理起桌上的茶具,未等林洵开口,便再次说道:“往后悲喜,便留到往后吧。说他有利所图也好,由心出发也好,我喜欢他,所以我便将决定给了他,由他做决定吧。”随后便起身向亭外走去。
  “夜深了,弟弟,该回去休息了。”
  林洵看着家姐离开的背影,那样决绝,那样坚定。
  喜欢谁,就让谁来做决定吗?
  三个月后,十里红妆,丞相大女儿穿上嫁衣,走上红毯,成了皇后。
  林洵目送姐姐的离开,只能默默祝福。
  姐姐,希望你的赌能赢,我的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谢言发现自林洵姐姐嫁入皇宫后,林洵身上有秘密了,从不肯透露一句的秘密。
  又这样平静地过了好几个月,又一个晚上,谢言捧着眼前的信件,心思有些沉重。父亲来信,如今虽腹背受敌,但等京都的援军一到,不到一个月便可凯旋归来。
  将军战功累累,威信震慑四方,却也大有直逼皇帝龙威。做皇帝的哪个愿意被人压过一头,更何况这个疑心特别重的当今圣上。待父亲回来,得好好商量一下接下来的决策了。
  可最后,少年没有这个机会了。
  战争胜利了,人人却脸上无喜。京都援军到达时,将军已带军队与敌军做了同归于尽,将军夫妇皆在战争死去,还有更多的战士,也只余下骨灰了。
  将军几乎处处铺上了白色,谢言跪在厅堂,看着眼前的牌位骨灰,没有哭,安安静静的。身旁是前来吊唁的大臣,哭声居多,谢言在其中倒显得有些例外了。
  林洵赶到将军府是看见的便是眼前这幕,看着挺直背脊的谢言,他知道,谢言,他很悲伤。
  林洵轻声来到谢言身旁一同跪下,没有言语,任由时间过去。
  到了晚上,大臣们都回去了,亲戚朋友也都回去了。
  谢言还是什么也没说,他没问为何如信中父亲所说的时间充足到达边境的救援军会迟到一两天,他只是还没接受得了来自皇帝如此狠厉的抹杀行为。
  谢言的世界,终于还是不干净了。
  林洵看着长时间一动不动的谢言,看看眼前的牌位骨灰,想起大将军伯伯和姨姨,眼泪没忍住掉下来。
  我的漂亮哥哥,往后该如何是好。
  又过了许久,林洵整理好情绪,挪过身一把抱住谢言,轻声道:“还有我呐。”
  谢眼感觉到怀里的温暖,第一次不知所措。
  “哥哥伤心的话,哭出来就好了,小坏蛋抱着你,看不见的。哭完我们便去吃饭好不好?你这样伯伯和姨姨会伤心的,我也会很伤心的。”
  谢言没有搭话,林洵也没再说话,林洵肩窝处的衣服却不知怎得湿了。
  接下来的后事处理林洵都跟在谢言身旁,最后将军夫妇下葬的时候,谢言站在墓前很久,最后转身离去。
  “我们走吧。”
  “好,我们回去。”
  那天后,谢言丢了一个家。谢言回府后不久便向皇上请命前往入军镇守边境,离开了。林洵没有阻拦过,看着谢言离去的背影,到底没等来一句“等我”,趁谢言还没走远,林洵喊了一声“我等你!”谢言身影顿了顿,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去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