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狼王先生和他的兔医生【完结】──没有良心

时间:2021-01-14 03:05:41  作者:没有良心
 
为了逃离追杀,小白兔离家出走。
他好心救治了一只“大狗”,却意外得知,对方竟然是附近最大的狼群的狼王。
于是,小白兔加入狼群,成了狼群里最受敬仰的兔医生。
也成为了狼王最心爱的珍宝。
 
童话风。
其实是《成为alpha元帅最宠的小白兔》的番外,但剧情基本独立。
 
  ☆、第 1 章
 
  小白兔离家出走了。
  他趁着所有人都睡着,偷偷拨开笼子的开关,借着椅子和墙边的杂物,跃上窗台,咬破纱窗,从小洞里钻了出去。
  咬纱窗的时候,大概是动静有点大,同样睡在客厅的狗抬起头,天蓝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发出警觉而冷冽的光。
  小白兔仿佛上课看小说被抓住的小学生,紧张得一动不敢动。
  但是狗只是看了他一眼,又趴回垫子上,合上那双锐利的眼。
  小白兔松了一口气,瘫坐到窗台上,擦擦额头的汗。
  大概狗也在支持他的做法吧。他们一向相处得不错,算得上朋友。
  刚刚,他从狗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悲悯。
  逃跑过程进行得很顺利。家里的人都入睡了,客厅里的动静惊动不了他们。
  小白兔就这么跳下窗台,逃进广袤无垠的黑夜里。
  月色如洗。寂静的夜色下,小白兔穿越草丛的沙沙声格外清晰。
  小白兔是两个小时前决定离家出走的。
  这个决定做得很匆忙,他甚至没来得及和小女孩道别,就急匆匆地带着一点提草动身。
  他是小女孩从路边买回来的。
  那个时候他才刚出生不久,路都走不稳呢,就被迫和妈妈分开,和兄弟姐妹们一起挤在脏兮兮的铁笼子里。
  把他们抓进笼子里的人是个中年男人,十几天穿着同样的皮夹克,身上总有股难闻的味道。
  男人把笼子提到马路边,自己坐在他们旁边,向路边的人吆喝:“卖兔子喽,有想买兔子的吗?”
  他的嗓门很大,还会粗暴地把他们从笼子里抓出来。
  小白兔不喜欢他。
  但他喜欢小女孩。
  小女孩是放学路上看到他的。那个时候,她穿着崭新的连衣裙,背着天蓝色的小书包,一看到他们就双眼放光,摇着奶奶的手央求:“给我买只兔子吧,我想要小兔子。”
  小白兔就这么到小女孩家。
  小女孩对他很好,给他买漂亮的窝,给他喂好吃的草和兔粮,还会抱着他给他梳毛。
  小白兔一直很想和她说,他是公兔子,公兔子是不穿裙子的。
  他在小女孩家度过了温馨而快乐的日子。
  可是前不久,小女孩生病了,躺在床上,无精打采地看着天花板。
  小白兔心急如焚。可他只是一只小兔子,什么都做不了。
  他去拜访了其他的食草型动物,学了不少草药知识。
  每一种植物都有不同的功效。小女孩的病,应该找这几种草……
  小白兔匆匆忙忙叼着草药回到家里,却听到——
  奶奶和妈妈说,囡囡身体虚,要补补身子,明天把兔子杀了吃吧。
  杀了吃吧。
  小白兔最开始没有转过弯来,后来突然被什么击中。
  他要被吃掉了。
  就像他饭碗里的那些草一样,被吃掉了。
  就像狗碗里的那些肉块一样,被吃掉了。
  小白兔当即下定决心,要在被吃掉之前跑出去。
  至于小女孩……
  小白兔跑了两步,依依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
  还没有和小女孩说再见呢,不知道她醒来会不会很伤心。
  出现在他面前的却是一个阴狠可怖的怪物,浑身黑漆漆的,挥舞着巨大的尖利爪子,发出阴冷诡异的笑声。
  小白兔当即头都不敢回,向前拼命跑去。
  他在草地里奔跑了很久,直到完全看不见那座熟悉的房子,才停下脚步,坐在树桩边上。
  真奇怪,明明那么温暖的家,为什么刚刚他回头看的时候,却觉得像张牙舞爪的怪物呢?
  小白兔有一个可以挂在脖子上的小布囊,是小女孩送给他的,可以用来装食物。
  小白兔出来得急,只带了一顿的量。不过好在他是兔子,周围很多植物他都能用来充饥。
  他刚刚跑得太快,花了很多体力。
  他揉揉毛绒绒的肚子,吃了一根草。
  在树桩旁休息了一会,小白兔终于恢复了体力。
  他心里空落落的,总是很不安。
  他还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哪,连晚上在哪睡觉都不知道。
  小白兔找到一些落叶,把它们堆在一起,勉强做成一个垫子,可是几只毛毛虫从树叶里爬出来,悠闲地从他的肚子下路过。
  小白兔一下跳起半米高,再也不敢睡,生怕明天睡醒身上爬满虫子。
  不能在这里睡,只能继续向前走了。
  小白兔收拾好布囊,拍拍身上的草屑,向树林深处走。
  走着走着,他听到清脆的水流声。
  小白兔双眼一亮。
  是水源!他好久没喝水了。
  小白兔三步并作两步,飞快地跑向水声来源。
  但他却在溪流边生生停住脚步。
  小溪旁,有一个巨大的黑影,正背对着他,好像在喝水。
  浓烈的血腥味不断从那个黑影身上传来。
  
 
  ☆、第 2 章
 
  巨大的黑影遮住月亮的光芒,逐渐把周围的一切都吞噬进黑暗里。
  小白兔呆若木鸡,想要逃跑,却怎么都挪不动脚。
  终于,黑影转过身来,用一双泛着幽幽绿光的眼睛瞪着他。
  黑影咧开大嘴,露出一对尖利的獠牙:“小东西,你想干什么?”
  小白兔噗通一声坐到地上,眼泪花花:“别、别吃我。”
  黑影嗤笑一声,坐在地上,慢条斯理地舔自己的爪子:“吃你?你都不够我塞牙缝的。”
  小白兔不知所措,忽然,他看到黑影舔舐的爪子上秃了一块毛。
  血腥味也是从那里传来的。
  他怔怔地问:“你受伤了吗?”
  “受伤?”黑影抬抬爪子,满不在乎地说,“是有一点。不过,不算什么。”
  “还是用草药敷一下吧,”小白兔担忧地说。
  他张望了一阵,跳到一丛杂草里,从里面叼出几根草茎,放在黑影的面前:“咬碎了敷在伤口上。”
  黑影高高在上地俯视着他的表情,绿幽幽的眼睛像一对冰冷的利刃。
  “用吧。”小白兔鼓励地说,“伤口不处理的话,可能会溃烂,以后会影响到其他地方。隔壁的小鹿姐姐说,她的腿被咬伤的时候,就是用这种草药止的血。”
  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看到黑影露出一丝笑意。
  黑影和他僵持了一分钟,终于趴伏下来,闭上眼,嚼碎草叶,吐到伤口上:“谢谢。”
  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移到另一边,照亮他的脸。
  尖尖的立起的耳朵,灰白的皮毛,尖尖的嘴,眼角高高吊起的眼睛。
  是狗!
  小白兔这才看清楚,原来黑影不是什么怪物,而是一只体型巨大的狗。
  原来是狗啊。小白兔一下子不害怕了。
  小女孩家的狗有很多朋友,他们经常会来家里的院子玩。他们都对小白兔很友善,总是给他舔毛。
  狗先生正面目狰狞地撕咬着草药,颇有一种在与强劲对手决一死战的感觉。
  狗先生真是勇猛而认真呢。
  小白兔看着看着,忽然发现,狗先生总是皱着眉头,缓慢地张嘴咬住草叶,随便嚼两下就急急忙忙吐到腿上,还要喝一口溪水。
  难道狗先生迟迟不肯用这些草药,不是不相信他,是怕苦?
  小白兔好心地问:“狗先生,你是不是怕苦?”
  “狗?”黑影抬抬眼皮,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你说我是狗?”
  小白兔不明所以。
  难道不是吗?
  他和小女孩家的狗长得很像。
  “我是狼!”黑影凶狠地申明。
  “哦哦。”小白兔连声答应。
  他又问:“那狼先生,你是不是怕苦?”
  狼别开视线,凶巴巴地说:“不是。”
  干嘛不承认啊,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小白兔主动站出来:“那我帮你咬碎吧。”
  他把叶子咬成碎末,将汁液和碎叶子一起敷到狼爪上:“要咬碎一点,才有用。”
  狼的脚趾缩了一下,又慢慢放松。
  月光下,小白兔的身上披上一层银光。
  像是细腻绵软的细雪,像是洁白无尘的羽毛。
  “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么晚,你不在家里待着,不怕遇到危险吗?”狼眯起眼睛,问。
  “我叫小雪,你也可以叫我雪雪。我在这里是因为……”小白兔卡了个壳,眼神黯淡,“我没有家了。”
  “你没有家了?”
  “我离家出走了。”
  “你为什么要离家出走?”狼活动活动被敷上草药的爪子。
  小白兔抿抿唇:“没什么,不想在那里生活了。”
  “是吗?”狼没有深追。
  他围着小白兔转了一圈,用锐利的目光审视着小巧的兔子。
  小白兔本能地绷紧自己的神经。
  狼转完一圈,坐到地上,若有所思地问:“你要不要跟我回去?”
  “诶?”小白兔瞪大眼睛。
  狼问:“既然你没有家,晚上肯定没有住的地方,要不要到我家来住?”
  
 
  ☆、第 3 章
 
  小白兔坐在狼的背上,在树林里穿梭。
  凉凉的夜风在他耳边呼啸而过。他不得不把头埋进狼的皮毛里,抓紧狼毛,才能防止自己被风吹落下去。
  他的脑子昏昏的,还有点没回过神来。
  狼先生说,既然他没地方住,就一起回去吧。
  他觉得他确实没有地方住,所以就……答应了。
  现在他们正在前往狼先生的家的路途上。
  路走到一半,小白兔才理清思绪。
  狼先生住在什么地方?他是不是有家人?他的家人会允许一个陌生兔子的到来吗?
  狼先生住的地方,有丰富的草和水源吗?有没有他喜欢吃的水果?
  他能在狼先生家住多久?
  小白兔惆怅地叹了一口气。
  可是,他好像没有选择。他可不想再睡在毛毛虫身上了。
  狼先生主动让他坐在自己背上,说是觉得他跑得太慢,跟不上自己的步伐。
  小白兔很想纠正他,兔子是跑得很快的。可是他看着那有十个自己那么长的狼腿,还是咽下了这句话。
  腿长还是跑得快。
  小白兔本来因为狼受伤了,而担心自己会加重他的负担。狼却哂笑一声,说这点伤算什么,你可不要把我和那些没用的狗做比较。
  狗怎么了,狼不是一种狗吗?
  就像哈士奇、萨摩耶、阿拉斯加一样……就是一种狗啊。
  冷风呜呜吹过。小白兔悄悄抬起头,看着狼先生尖尖的耳朵。
  狼先生用矫健的步子证明了他自己,他真的没有受伤口的影响。
  “到了。”不知道过了多久,狼先生逐渐放慢速度。
  小白兔也抬起头,好奇地打量周围。
  他一抬头,就看到几十双绿油油的眼睛,在黑夜里贪婪地注视着他。
  小白兔吓得钻进狼的厚毛里。
  狼先生长啸一声,威严地说:“都收起心思,不许打他的主意。”
  眼睛里的贪念收敛了一些,但这些眼睛仍旧没有从他身上移开。
  “不许看。”狼厉声命令。
  眼睛的主人们颤抖着逃跑了。
  “你别怕,有我在,他们不敢欺负你。”狼又温声安慰他。
  “嗯。”小白兔紧紧抱着狼脖子。
  狼的家很大。
  其实这并不能算是房子,只是一个有遮挡的地方。但是对于小白兔来说,只要有个可以挡雨的地方,就可以了。
  “你就跟我住在这里。”狼把小白兔放在一个草垫上,霸道地说,“不许乱跑。”
  草垫是凉凉的,还沾着点血腥味。
  小白兔吸吸鼻子,面对着黑脸的狼,把抱怨吞了下去:“好。”
  狼很快就窝在草垫上,进入梦乡。
  小白兔听着狼的呼噜声,辗转反侧。
  他想起自己在小女孩家里时,柔软温暖的兔子窝。
  小女孩的家很暖和,绝对不会让他睡在冰冷又粗糙的草垫上。还有吃不完的草和水果。
  但是现在,他回不去了。
  草垫睡起来太不舒服了。
  小白兔怯生生地爬起来,试探地跳到狼的背上。
  睡梦中的狼好像感觉到身上的重量,但他只是挥挥爪子,嘟囔一句,没有睁眼。
  小白兔在狼身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蜷缩起来。
  狼的体温很高,毛虽然硬,也比草地睡起来舒适。他还特地找了个靠近狼肚子的软毛的地方。
  狼呼噜一声,抬起爪子,把他揽进怀里。
  小白兔马上被柔软火热的狼毛包裹住。
  嗯……好像太热了。
  小白兔是被压醒的。
  他揉揉眼睛,就看到面前站着好几十只和狼一样的大动物,每一只都有一双狡猾而吓人的眼睛,惊得他差点晕过去。
  狼的一只爪子按着他的背,庄严地站在他身后。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