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破烂儿【CP完结+番外】──折烛

时间:2021-01-14 03:02:49  作者:折烛

 

  【黑历史警告】第一次写文结构剧情什么的都不好,某些地方看起来甚至非常羞耻()结局也很仓促……慎看!!
  —————————————
  一句话:
  江也给的东西谢潋一个都不想要,后来他后悔了。
  正经:
  “ 餐桌上有一盘草莓,挑了一颗最好的,
  在放进嘴巴之前,忽然想要拿给你。
  于是拿给你,不辞万里。”
  谢潋觉得江也的一切都寒碜极了。
  廉价的巧克力、盗版的潮牌T恤,还有他家里那些杂七杂八的破烂儿。
  只要是江也递过来的,他都不想要。
  “‘我给你贫穷的街道、绝望的日落,破败郊区的月亮。我给你一个久久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江也问:“谢潋,你想要什么?”
  谢潋说:“我想安静写会儿作业。”
  “我是不是挺烦的?”
  谢潋笑了,“你才知道?”
  后来江也照做,可他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谢潋还是不开心?
  谢潋x江也
  阴晴不定神经病攻x乐观迟钝小太阳受
 
 
第1章 谢潋
  江也掀起眼皮瞥了两眼高处的挡雨棚然后又垂下眼,手腕微动,铅笔“沙沙”地在本子上留下浅灰色的痕迹,覆盖在密密麻麻的数学题上。凌乱的线条拼凑在一起,几乎看不出是一幅画。
  胡乱勾描了一会后他又抬起眼,只不过这次的视野里除了景还多了两个人。
  老旧的小区被划分为几处四四方方的区域,每块区域由三栋住宅楼和一排带门自行车车库组成,两头用白砖墙搞出个“半包围”结构,留出中间的空档当作不大体面的大门。此时一个女人和一个少年人正拖着两个大行李箱从西边那头走进来,轮子在凹凸不平的砖地上“咔啦咔啦”响着,惊飞了车库挡雨棚上落着的几只麻雀。
  江也看着他们走过了一单元,二单元,然后脚步慢慢缓了下来,直到在自己面前站定。他这才反应过来,卷起本子将它连同铅笔一起塞进裤兜,然后从单元前的台阶上跳起来,往旁边闪出供人通过的空间。
  “谢谢。”穿着黛色旗袍的女人笑了笑,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气,大约是柔和的木质调。
  那个穿着黑色卫衣的男生一手提着一个行李箱走上台阶,江也走过去想伸手帮他拎一个,两人手指相触的瞬间身边人不动声色地向后让了让,侧过脸低低地说了句“我来”。
  江也下意识地看去,这才注意到眼前人生了一副好样貌。脸部的线条介于柔和与硬朗之间,是属于少年人的轮廓,而且下颚线也很好看,适合用凌厉的一笔留在画纸上。嘴唇……
  不等江也继续观察下去,少年已经转过身了。他走上去把最后那个行李箱放下,轻轻用脚尖把它们向里踢了踢,然后又走回单元门口,眼神略过江也直接看向穿旗袍的女人,“妈,钥匙。”
  女人边上楼梯边从白色小包中翻出钥匙,丁零当啷地走进一楼的楼道。
  原来他们搬到了一楼。江也想。
  “小同学你也早点回家吧,天快黑了。”女人的声音在楼道里 显得很通透。
  江也应了一声,转身却是又回到了单元门前坐下,把本子放在膝上摊平,开始和上面的数学题大眼瞪小眼。
  卫衣少年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他没兴趣多看,径直走到垃圾桶旁将手里拎着垃圾向里头一撂,拍了拍手,转头回到单元楼旁。他低下头点了根烟,这档儿脚上也没闲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踢着地上的石子,如果正巧把它踢到了砖地的缝里,就再耐心地用脚尖把它抵出来,以此解闷。
  江也觉得他们应该打个招呼,但此时的气氛着实有些微妙。
  那边在自娱自乐,全然没有要来搭话的意思,空气中安静到石子击地都震耳。
  “嗨。”江还是决定用中规中矩的招呼打破僵局。他有点紧张,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后再接再厉道:“我叫江也,三划的那个‘也’,你呢?”
  说完后他又懊恼起来,明明是个高中生,打个招呼怎么跟小孩子一样小心翼翼的。
  那人笑了一声,“谢潋。”
  “哪个字?”江也问。
  “‘水光潋滟晴方好’。”
  江也“啊”了一声,谢潋也不知道他在“啊”什么。
  两人间又回归到之前那种诡异的平静。
  谢潋不觉得有什么尴尬,又低下头自顾自地踢石块玩儿。江也猜他喜欢踢足球,可他不敢问。这天太难聊。就这样各干各的好像也不错。
  石块又一次卡到了缝里,谢潋用脚侧拨弄了两下没弄出来,脚尖用力一踢,石子“嗖”一下飞了出去,砸在车库门上后又被弹飞,最后砸在停在近处的电瓶车上。
  设有防盗器的电瓶车开始催命般叫了起来。
  “草。”谢潋骂了一声。手中夹的烟差点没拿稳,随着指尖的抖动烟灰细碎地往下掉。
  江也捂着耳朵说:“应该马上就不响了。”
  这时楼上一扇窗户突然被“唰”地推开,江也抬头看到一个女人从三楼窗户里探出头,不用猜了,准是他妈。
  “作死啊!”晋瑶中气十足地喊道:“江也你小子又在干什么?”
  在刺耳的警报声下,江也没解释,只提高声音喊回去:“没事,妈,一会就不叫了。”
  “一会”到来得很快,警报器响得有多突然,闭嘴就有多迅速。
  晋瑶蹬着高跟鞋从楼道口出现,随后出来一个穿着白衬衫系领带的中年男人。
  晋瑶里面穿了件紧身白吊带裙,一边的肩带松松地滑落,外面松松垮垮围了件宝蓝色披肩,蜷曲的长发随意地搭上一侧肩膀。浓黑与宝蓝的绝妙色彩搭配。她脸上未施粉黛,但娇艳妩媚的底子却怎么也藏不住。
  美人此时细眉倒竖拧着江也的耳朵,“走,跟你老娘回家了!”
  男人见状和晋瑶说了句“之后联系哈”,又尴尴尬尬地拍拍江也的肩膀,拽了拽短脖子上系的领带转身走了。
  看着男人的背影,谢潋脸色突然变了变。
  那边江也拍拍屁股准备和晋瑶上楼,临走前抬起手朝谢潋打了个招呼——五指张开又松松攥起,像虚虚地抓了下空气。“谢潋我先走啦。”他说。
  这句道别没得到回应,倒是引起了晋瑶的注意。她疑惑地顺着江也的视线看过去才发现那边站了个人,她没听过这个名字。那陌生人隐在楼房的阴影下看不清长相,只能看到一点火星和白色的烟。
  “谁啊……”晋瑶簇着眉头对江也说:“不许跟抽烟的孩子玩听到没有?都是些不三不四的。”说完拉着江也的手腕就要上楼。
  江也最后仓促的一眼只看到谢潋吐出一口烟,烟雾缭绕中看不清他的表情。
 
 
第2章 我不喜欢女的
  江也初一那年死了爹,靠晋瑶在百货商场里帮人看围巾铺子的丁点儿工资根本入不敷出。娘家一个亲戚找到她,说自己经常带人各地去扒小龙虾,包盒饭和十几人的宿舍。工资按斤结,扒得多赚得多,就看你肯不肯干。
  晋瑶顾不上脏累,只要有活儿就风风火火地跟去,用起了冻疮变得红肿的手让江也没冻着也没饿着上到了高二。
  去年晋瑶在县里干活的时候遇上了厂里的老板,她长得好看,老板在工厂里转悠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她。老板四十几岁也没成家,对晋瑶有意示好,晋瑶也好久没有体会男女情爱的滋味,一来二去两人还发现是连城老乡,谈起朋友更是顺理成章。
  晋瑶没活儿的月份会去男友家呆上一阵子,偶尔也将人带回自己家。大多数时间江也是遇不上,若是偶然碰到家里传来欢爱的声响,他就搓一搓泛红的耳尖,胡乱揣两本作业溜去楼下坐着。
  江也知道晋瑶不容易,平日里表现地比同龄人更懂事乖巧几分。
  今早同往常一样,他轻手轻脚地穿戴洗漱好,去厨房里用蒸锅馏了两个馒头,各从中间切了一刀,白白胖胖的馒头就露出了热滚滚的柔软内里。江也又煎了两个鸡蛋,拿出小碗往里头倒了点生抽,把泛着油香的鸡蛋从里面过一遍,然后夹进开了口的馒头里。江也叼了一个出门,将另一个留在客厅的茶几上。
  昨天是三明治,今天是馒头夹鸡蛋,明早做什么呢?江也一边啃馒头一边下楼,脑袋里还研究着菜单。
  也不知是全市的高中生都好在六点半出门怎么着,江也刚下到一楼就碰到了刚关上门的谢潋。
  “啊,”江也赶紧把嘴里那口咽了,“早上好!”
  谢潋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连句屁都没放就抬起脚先一步走了。
  江也有点懵,谢潋昨天虽然态度冷淡,但好歹还能接两句话茬,今天这是怎么了?
  江也自认为没招他,忽然想到晋瑶说过的那两句话,心里升起了些许名为“歉意”的情绪。
  他小跑着追出去,靠近谢潋的时候伸手抓住他深蓝色的袖口,“谢潋,等下。”
  “能别瞎碰吗?”谢潋把他的手拍掉。
  “不好意思啊,昨天的事我给你赔不是。”江也软着语气,“我妈不是那意思。”
  谢潋觉得挺可乐的,他根本不记得他妈有过什么“意思”。
  “没事儿。”谢潋虚情假意地笑,眼睛里却是一片冰天雪地,“我走了。”
  结果江也又把他拽住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的手里被塞了点什么,有点扎人。谢潋摊开手,是两块被塑料纸包着的巧克力。看起来挺廉价。
  江也眯着眼笑,“那晚上见!”又用他标志性的手势道别,咬了口馒头转头就跑。
  谢潋把两块巧克力揣进口袋,慢慢晃出住宅区,站在路边等车。早上车多人少,谢潋随手就拦下一辆出租车,把书包扔上后再坐进去“嘭”地关上车门。
  “师傅您吃早饭了吗?”谢潋问。
  “没呢,”司机奇怪地看了看后视镜,“咋了?”
  谢潋坐起身把两块巧克力丢到副座,“这您拿着吃吧。”
  “呦!”司机有点感动,觉得人间真情可真多,一时间想说的太多又不知道怎么说,只好又“哟”了一次。
  谢潋散发完真情又瘫回座位上,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的风景,脸上没什么情绪。
  高三新学期刚开始,附中第一周没有周考,这个周末注定人心松散。
  谢潋刚走进班级就听到王洪波的扯着大嗓门吆喝——
  “哎,不打篮球不打篮球,去谁家玩PS4呗,小岛的新游戏刚上!”
  立刻就有人搭腔:“那就去你家呗。”
  王洪波一脸晦气,“老爷子最近在家,逮我学习都能把我逮死,我没那个胆儿在家玩。”
  谢潋听到这笑了一声,过道上几个人看到他来了,打了个招呼后向各自的座位闪去。谢潋径直走去自己的座位,路过王洪波的时候轻锤了下他的肩膀,“你的学习是该逮逮了。”
  “和你这挂逼比不了啊。”王洪波还了他一下,笑着问:“潋哥,要不周末去你家玩?游戏我帮你买了!”
  谢潋一乐,“北小区三单元102,不来孙子。”
  王洪波大惊失色,“哪儿?北小区?那贫民窟??”他小心翼翼地问:“谢家最近是……?”
  谢潋从笔袋里摸出只笔转着玩,语气和手里旋转的笔一样平稳,“家里没法住,我可能随时闹出个一尸两命然后上社会新闻。”看着王洪波一脸惊悚他也没解释,自顾自笑笑,“北小区是我外公的房子,住着还行,离学校还近。”他看着王洪波,语气柔和,“有空一定要来寒舍小住。”
  “可不敢叨扰您。”
  王洪波摸着下巴,想到谢潋他老爹那些破事,心里多少有了点数,他暗叹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甭管那乱七八糟的了,我哥朋友开的吧周五晚上开,咱去放松放松!”王洪波紧接着举起右手发誓,“下周我真得开始学习了,真的!”
  “到时候提前给我开个包间,我得先写完卷子。”
  王洪波笑骂:“德性!”
  “对了,”王洪波又问:“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儿啊。”
  谢潋皱了皱眉,几乎把他的意图猜了个七七八八,“你要找人来?”
  王洪波说:“光几个大老爷们多无聊啊,有事没事啊一堆男的对着喝酒,拜把子呢?”
  谢潋手里的动作停下了,黑色中性笔被“啪嗒”一声按在了桌子上。“别,”他说:“我特烦那些乱七八糟的女的。”
  “嗨,不是!也是高中生,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就是找点外校的一起认识认识。”王洪波语气热切,活像个拉皮条的,“——所以啊,潋哥,你到底喜欢啥样的女的?咱同学第三年了,我也没见过你交女朋友,你这爱好忒难猜啊。”
  谢潋风轻云淡地说:“我不喜欢女的。”
  王洪波刚要说点什么,余光瞥到班主任从后面幽幽出现,他倒吸一口凉气,小声给谢潋留了句“哥们又幽默了不错哦”,灰溜溜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
  谢潋愣了愣,随后缓缓呼出口气,从书架上抽出语文书开始早读起来。
 
 
第3章 卷子拿来
  “江也,你让我怎么说你啊!”
  刘 旭川掀起茶杯的盖喝了口茶,嘴里吃到茶叶又“呸”地把它吐回去。他放下茶杯后转头看着眼前站得笔挺的少年,语重心长道:“学生学生,学而生根。你说这都高二了,也该紧张起来了吧,啊?学数学可不敢都堆到一起,有不会的就得及时解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